154 动了我老婆,你想过后果吗/神秘顾爷掌上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台上播放的五分钟有关白氏筹建至今的短视频内容起初开篇由一系列的老照片组成,一页一页的翻过去,恍若进了光阴隧道一般,曾经那些被岁月抹去的记忆又重新慢慢额开始复苏,白建禾站在台下,安静的看着台上的视频。

念雯英环顾四周都没能够找得到白姗媛,老太太眼中的不满和不悦已经越来越分明。

“到底是谁放她进来的?”

白建禾盯着台上的视屏没转眼,“不清楚。”

不过荀露霞也知道今天这是什么日子,不会平白无故的就跑过来闹腾,这背后的原因,如果深思熟虑的话,恐怕有些不好说清楚了。

“让人出去将她带回白家等着我们,恐怕是不能任由她在外面乱跑了。”念雯英脸色铁青。

刚才那一幕简直就是对于白家的羞辱,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简直就将白家的面都给丢尽了,而且该说的不该说的也都将话给说死了。

那些行业内的老人几乎能够从那些话里听得出来些许端倪,这么多年过去了,当年的事情就算消息封锁的再怎么好,也堵不住悠悠之口。

“您不用担心,我会注意的。”白建禾看了眼念雯英,面色冷静沉着。

老太太气哄哄的在人群里寻找,可是却没能够看得到白姗媛。

“白姗媛呢?哪儿去了?”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她怎么半点踪迹和影子都没能够见得到,视线落在不远处罗马柱旁边站着的顾玖笙和白淽身上。

念雯英蹙眉,今天晚上的事情,难不成和白淽有关系。

“她刚才说累了,我让她去休息了。”白建禾回了句,“现在还在休息室里。”

“你说什么?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还让她去休息?”念雯英瞪大眼睛,转身吩咐身边的人,“去给我吧夫人找过来。”

人群里原本对于白建禾指指点点的声音已经恨不得越来越多了,这荀露霞刚刚闹腾了一顿,无论如何让白姗媛陪在白建禾的身边,是最合适的。

可是却让人去休息了,这不是白白的引起不少的流言蜚语吗。

“她累了,您就让她休息吧。”白建禾回神,面色平淡的说了句。

念雯英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人群中这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开始有些骚乱,两人齐齐抬眸看过去,就见到了大荧幕上放着的短视频上,安静的穿插了不少的照片。

有从前白建禾和白姗媛结婚的时候拍的全家福,也有和顾玖笙一起拍出来的全家福,往后的每一张照片,几乎都有白姗媛和白淽,相比起白建禾这个继承人来说,好像白姗媛和才是后期白家视屏的主角。

莫名的有种喧宾夺主的感觉,一直到最后,照片视频停了下来,页面停止在了一张亲子鉴定书上。

上面两个名字看上去十分显眼,是白姗媛和白元培的名字,最终的结果显示的十分清楚,白姗媛和白元培,是亲生父女关系。

“啊?”人群中开始起了骚动。

陆镇江站在最靠近白建禾地方,清楚的看到了那张照片上的内容,亲子鉴定书几个大字赫然浮现、

“这是什么时候做的亲子鉴定?”白淽蹙眉盯着那张照片。

“当年你外公能够找回你的母亲,肯定也是做了万无一失的鉴定才确认。”顾玖笙牵着她走过去。

恐怕当年这份鉴定书能够保存到现在,甘叔肯定也是用尽了全力,否则的话以念雯英的性子,连白姗媛都留不得,怎么可能让这么分明的证据保存到现在。

“这是怎么回事建禾?”陆镇江错愕的盯着白建禾。

念雯英差点被气的半死,当初她将老爷子的房间和书房翻了个底朝天,就连甘叔的房间都没有放过,也没能够寻到这份亲子鉴定书,她还以为当年老爷子根本就没有做过亲子鉴定,可是没想到。

“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马上关了关了!”念雯英吼了声。

听到她的声音,一旁的服务生马上去寻找设备开关,虽然他们其实也不太明白为什么老太太会这么着急,顾客是上帝。

甘叔安静的走上台,灰白色的头发一丝不苟的梳在脑后的位置,他冷眼看过了下面的念雯英和白建禾,握着从司仪手中抢来的话筒。

“各位,想必在这里的老人都认识我了,不过也有不少年轻人并不认识我这个老头子。”甘叔中气十足的开口。

台下的股东盯着台上的甘叔,这里过来的和白建禾差不多年龄的人士要居多,这些人都是海城名门望族的掌权人,当然其中也有不少是年少到海城拼搏奋斗的。

这些人也都是知道甘叔身份的,当年陪着白老爷子披荆斩棘的老人了,当初在白氏也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十分得白元培的信任。

只可惜在白元培去世之后,甘叔就宣布了告老还乡,回到乡下颐养天年。

“我自我介绍一下,我是白甘正,六岁的时候我被人扔在白家门口,是老太爷将我捡回来抚养,给我取了这个名字,我陪着白老爷一起长大,也见证了白氏这几十年来的风风雨雨,想必当年和白氏合作过贵人里,有不少都是认识我的。”甘叔开口解释自己的身份。

陆镇江看着身边脸色坚毅的白建禾,眼中一沉,白建禾的脸色有些不对劲,不像是普通人被抓包一样的恼羞成怒,为什么现在会这么安静。

“让保安将他给我拉下来拖出去。”念雯英冷着脸吩咐。

陆镇江将这句话听得清清楚楚,安静的看着老太太,“伯母,这么多人都看着,而且当中百分之七十的人都是认识甘叔的,我想这个时候还是别上去了,否则的话造成的影响会更加恶劣。”

他其实更多的是好奇,那份亲子鉴定书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什么白元培和白姗媛会是母女关系。

“我当年被奸人所害,被迫从白氏离职,放弃了我手上的所有权利,也眼睁睁的看着老爷唯一的血脉被害死,小小姐流落在外不知所踪,十四年后的今天,我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将所有的真相说出来。”甘叔捏着话筒的手都是颤抖的。

他等今天已经不知道等了多久,原本以为白姗媛已经死了,小小姐下落不明,他这辈子就守在白家刺疼,等着这些人自食恶果,等着上天给他们惩罚。

没想到,还会有今天。

“甘叔,您在说什么?”陆镇江往前一步,面色平和甚至有些僵硬,“所有人都知道白叔叔没有孩子,那里来的唯一的血脉之说?”

海城上流社会当年和白家交好,或者说是有过合作的商业伙伴都清楚,白建禾并不是白元培的亲生儿子,是他再娶之后念雯英带过来的孩子,白元培就算是娶了两任妻子,也还是没有自己的孩子。

可是白元培对白建禾是真的当做亲生儿子一样的培养,手把手的亲自教养不说,还将白氏全部留给了他,对于一个继父来说,白元培做了很多人都做不到的事情。

“所有人都知道,白建禾是先生的继子,而先生自己没有亲生孩子,大家其实都错了,先生有孩子,唯一的女儿就是白姗媛,嫁给了白建禾的白姗媛!”甘叔一句话,如同平地惊雷一般,在人群中炸开了锅。

念雯英脸色大变,叫喊着让保镖上去将人拉下来,可是这保镖刚靠近一步就被一群黑衣人挡住了。

再回头,顾玖笙拥着怀里的白淽安安静静的站在不远处,以旁观者的姿态看着台上的一切,现在整个大厅,已经被严逸安排的人围起来了,念雯英想要做什么都没办法。

“太太是老董事长的女儿?”股东们十分错愕。

当初白建禾娶白姗媛的时候,公司里的董事们大部分都知道,白建禾要娶得女孩子,是董事长资助上学的女孩子。

其中不少人还在调侃,这女孩子的命实属最好的,被人从山沟沟里带出来不说,还能够嫁给白建禾,这简直就是现实版的麻雀变凤凰啊。

而且还是个闪烁的金凤凰,格外的璀璨耀眼,可是都没人想过,这背后居然会是这样的原因。

“他胡说!”念雯英中气十足的吼了声,紧跟着被人搀扶上台,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甘叔,泛着杀气。

“各位,不要听他胡说,大家都知道我先生是没有孩子的,所以才会将建禾当做自己的亲生儿子,这么多年来细心教养,好好辅导,甚至在去世之后还将整个白氏都留给了建禾,格外不要听从他的片面之词,这段时间我白家经历了不少的风风雨雨,能够确认的是,背后有不轨之人想要陷害我白家。”老太太看着周围的众人,一席话说的格外大气恢弘。

她才是白元培明媒正娶的妻子,如果她说不是,那么白姗媛,就不是白元培的孩子,台下的人想必还是很多会相信她的话。

只要她不承认,现在白姗媛就不要想回到白家。

“老太太,您可真的是十分会演,您怎么会不知道呢?”甘叔面带嘲讽,“你若不知道大小姐的身份的话,那么为什么在白建禾已经有了女友的情况下强迫他接近大小姐,最后成功的娶到了大小姐,为什么白薇的年龄会比大小姐在婚后生的白淽要大了整整四岁,这些还需要我提醒你吗?”

所有人算是清楚了,为什么白姗媛当年是白建禾的第一任妻子,反而后面娶得荀露霞的生下的白建禾的亲生女儿,白薇的年龄会比白淽要大了那么多,原来这其中,有这些原因在里面。

“你胡说什么?老甘,我以前对你一直不错,老爷子活着的时候我们相处的很好,为什么在老爷子死去之后多年的今天,你要这么对我?!你对的起老爷的在天之灵吗?!”念雯英疾言厉色,那样子倒真的像是被冤枉的神色。

普通人这时候或许更应该声泪俱下才能够更加显示出来被冤枉的感觉,可是念雯英的性子,的确是不适合声泪俱下,而且她自己也做不到。

“我白正甘敢对天起誓,我现在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实话,若有虚假,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这句话出来,不少人也都清楚了。

“我想我们还是应该听听甘叔的话,甘叔的人品我们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当年和白氏合作过的人都接触过甘叔,自然也是十分清楚甘叔的为人的。”台下穿着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走了出来。

“对,我也相信您的话,当年您莫名其妙的就选择了退出白氏,我就觉得奇怪,多年后的今天您能够重新站在这个台上,说出您知道的事情,我相信你的人品更加相信白叔叔。”陆镇江跟着说了句。

不远处的陆念和陆金宵都有些错愕的看着台上发生的一切,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了,谁能够想到甘叔多年后再次出现,会带来这么震撼的消息。

“哥哥,你认识台上的人,你觉得他说的话能信吗?”陆念抓着陆金宵问了句。

她那时候年龄小,也记得对这位甘叔有些印象,大了她这么多岁的陆金霄那时候肯定有记忆。

“白老爷子和爷爷的性格差不多,都是刚正不阿的人,所以才能够做这么多年的朋友,甘叔跟在老爷子身边一起长大,要说人品的话,肯定是能够信任的。”陆金宵盯着台上的人开口道。

“那这么说来,其实白阿姨真的就是白爷爷的亲生女儿吗。”陆念呢喃道。

“恐怕这件事情,是千真万确的。”陆金宵将自己的怀疑说出来。

如果这件事情是假的,那么甘叔没必要在十多年后的今天编造这么一个谎言在这样的场合说出来,哦那么对于他来说有什么利益可图的,而且甘叔的人品刚正,他小时候跟着爷爷到白家的时候有接触过,所以对甘叔还是十分相信的。

而且白姗媛当年莫名其妙的出了车祸死亡,白建禾秘而不宣,安静的将人的尸体送到了东山墓园没有葬下这么多年,白淽也神秘失踪不知去向。

当年陆镇江都没有能够理通顺了为什么白家会忽然发生了那么多事情,如果现在将白姗媛是老爷子的女儿带进去的话,恐怕一切就有了解释。

“当年我们家先生将大小姐找回来之后养在身边好好照顾,为了照顾大小姐的心情,先生没有和大小姐相认,这个秘密也被我们一直保守住,可是他们,这个恶毒的女人知道了真相,害怕自己得不到白家的家产,所以她想出了一个办法,就是让自己的儿子去骗大小姐,只要能够娶到大小姐,自然也就能够顺利的得到白家的一切家产!”甘叔抬手指着对面的念雯英,语气中满是厌恶。

“就是这个女人,在自己的儿子成功的骗到了我们大小姐之后,以为能够高枕无忧了,白建禾在外面乱搞,不光外面女人的第一个孩子要大着白淽,他的第二个孩子更是和白淽不过相差了几个月,这段婚姻存续期间,他们母子折磨了大小姐多长时间!”

陆镇江看着念雯英和白建禾的脸色已经变了,甘叔说的是真是的话那么念雯英,真的是算计了所有。

“她活生生的逼疯了大小姐,将大小姐连同白淽一起送到了望华山精神病院,整整关了十四年,就是因为她拿到了白家的所有财产,已经不需要她们了。”甘叔说着眼眶泛红。

当年的一切,如果他能够有感觉的话,在外出的时候能够多安排一些人守着白姗媛和白淽,一切也就不会发生,一个女人最好的青春,就生生的葬送在了精神病院里。

“你如果再胡说八道我就报警了!”念雯英狠狠的盯着甘叔,“白姗媛什么时候是我逼疯的?我什么时候将人关在精神病院里,这样的胡话你都能够说出来,你到底和我有多大的仇恨?!”

那些事情当年做的神不知鬼不觉的,没有证据就是诬陷,这些都不是红口白牙就能够定下的罪证。

“老太太,到今天你还是不愿意承认你做下的事情吗?”白淽慢悠悠的上台,看着明明心里很害怕,可是还要摆出一副姿态的老太太。

“白淽,我始终是你的奶奶。”念雯英看着她提醒道,“你没必要为了白家的家产就这么同我折腾,我们始终是一家人。”

“呵?白家的家产?”白淽笑了笑,安静的盯着她,“到现在为止你还以为白家的家产还会是你的吗?”

白姗媛安静的站在台下看着念雯英,当年她有多痛,现在就要这些人有多可悲。

“我妈妈已经找到了外公留下的遗嘱,遗嘱里说明了,他死后,所有的财产全部由妈妈继承,你和你儿子,一分钱都分不到!”白淽字正腔圆的开口。

老爷子当年算计的一清二楚,他知道念雯英的性子,人心是不可测的,所以早早的将遗嘱立好了,放在了最为安全保密的地方,那地方,他甚至连甘叔都没有说。

“遗嘱在这里,明天我的律师会找你们谈,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始终要将所有的问题都解决清楚。”白姗媛面色平和,没有歇斯底里,也没有疯狂报复。

到了现在,一切终结的时候,她心中只觉得平静无比。

“遗嘱?”念雯英死死的盯着她手上的东西。

那个老不死的,原来到最后还留了这么一份东西,她不是没想过去寻找白元培可能留下的东西,可是她以为自己的演技已经足够完美了,已经足够让白元培信任她们能够好好的照顾白姗媛和白淽,可是没想到,会是这样。

“你看清楚了,白纸黑字,你以为你能够一手遮天阻挡所有,可是这个世界上始终还是会有报应的。”白淽接过白姗媛手上的遗嘱摊开放在念雯英眼前。

遗嘱条款上清清楚楚的写着,如果白元培发生任何意外的话,他名下的所有财产均有白姗媛继承,而且还附带着直系亲属证明的亲子鉴定书。

这已经能够证明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不可能的!他怎么可能会写遗嘱,不可能的!”念雯英抓狂的看着那张纸,仿佛遮天蔽日的恶魔一样毁掉了她所有的一切。

“白淽,是你对不对,你和顾玖笙做的这一切假证据,就是为了能够抢夺白家的财产?”念雯英恶狠狠额盯着白淽。

白淽挑眉,这样的话倒也是念雯英能够说出来的。

顾玖笙伸手将人拥在怀里,嘴角带着凉薄的笑意,看着对面小丑跳脚一样的女人,“我太太,什么时候需要去抢别人的东西了?只要她想,整个顾家要什么有什么。”

在场的人都知道顾家的财力如何,顾玖笙和白淽结婚了,顾玖笙随手给白淽的东西,恐怕都要比白家的家产来的丰富。

“妈,当年爸死了之后您将我关进地下室,没日没夜的折磨我刺激我,到现在为止我都不清楚为什么您要那么对我,自从嫁入白家,对您从来都是尊重满怀敬意,可是您到最后,却没有喜欢上我这个儿媳妇,甚至给我灌了汤药,我想那个时候你不是要逼疯我,,而是想让我死,对不对?”白姗媛最后才问出了这句话。

她到现在都还记得念雯英将她关起来,四周一片黑暗潮湿的环境里,她抱着白淽不知所措,荀露霞将一切的真相告诉她的时候,她才明白了,自己原来从始至终都只是白建禾争夺白家家产的棋子而已。

他的心里,爱的一直都是荀露霞,无论如何都没有她白姗媛的半点位置,身世的刺激和最爱人的背叛,最终才是导致了白姗媛精神失常的主要原因。

“你胡说,我从来没有做过,你们都在诬陷我!”念雯英转头看着自己儿子。

白建禾从始至终一语未发,安静的站在一旁,他脸上的表情意味不明,让人看不清楚喜怒,可是为什么,他的脸上会露出那样的表情。

“我想我们还是听听更多人的解释吧。”白姗媛说完,身后的保镖已经带着荀露霞走了进来。

除了念雯英和白建禾之外,当年白姗媛遭遇了什么,经历了什么,恐怕最清楚的第三人,就是荀露霞了,她不是旁观者,而是参与者。

“老太太,事到如今,您还是将一切都说清楚吧,别在浪费大家的时间了。”

看着台上的念雯英已经绷不住端庄的样子,荀露霞脸上带着的笑容分外明显。

“当年我怀孕生下白薇,你嫌弃我家世不好,嫌弃我生了个女儿,一直不让白建禾娶我进门,一直到后来你让他接近白姗媛,为了能够娶到白姗媛,你们可以说是无所不用其极,可是你有你的办法让建禾不理我,我就有我的办法让他不会放弃我,你害怕我带着孩子去婚礼现场闹腾,所以对我作出承诺,只要我有本事生下儿子,等到你们拿到白家的一切的时候,我就是白建禾的妻子,我生下白旭的时候,白淽刚刚出生几个月,是你害怕我带着孩子走掉到了找到我对我做出了承诺。”荀露霞说着掏出了一直以来都放在身上的录音笔。

红色的按钮按下,一段已经隔了不知道多少年录音文件被放出来。

“我知道你心里有气,可是你要相信建禾爱的人只有你一个,她对白姗媛只是逢场作戏,只要我们顺利的拿到白家的一切,这些都是我孙子的,所以你要忍耐,露霞,我知道你是个懂事的孩子,为了白旭的诶来,你要懂的忍耐,只有能够忍耐的人,才能够得到更多的东西......”老太太的声音从那支笔里放出来,像是经历了多年沧桑一样。

“可是夫人,如果您喜欢的我的话,为什么要让建禾娶了白姗媛呢?”荀露霞的声音传出来。

“白姗媛很得老爷子的喜欢,我不妨直接告诉你,我儿子娶她只是为了白家的财产,其余的没有多余的感情,等到一切尘埃落定,她也活不了,你就放心吧......”

那时候为了稳住荀露霞说出来的话,没想到今天会变成众矢之的。

“这是当年我录下来的内容,念雯英,你以为你很聪明你算计了所有的人,这些东西算是你对我的承诺,也是我能够威胁的东西,就凭这些内容,如果当年不是白建禾将白姗媛送到精神病院的话,恐怕现在人已经死了。”荀露霞按下停止键。

这也是她对老太太的防备,当年她想的很简单,只要白姗媛出了事情,这就是证据。

“您现在已经没办法抵赖了,至于你是如何将白姗媛逼疯的,详细情况我就不多说了,白建禾,到今天为止你还想说你是无辜的吗?”荀露霞死死的盯着对面的男人。

如果不是他的无情无义的话,她也不会落到今天的下场,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白建禾。

“我认识白淽的确是在精神病院,望华山精神病院的大夫和护士都能够证明,白阿姨和白淽是什么时候被送过去的,这些年一直给他们生活费的人,又是谁,恐怕这些都不难查出来。”苏念念上前一步开口道。

她现在都还记得那个被自己疯掉的母亲抓伤的女孩子是怎样的隐忍不发,念雯英和白建禾,真的做了太多的孽了。

“这些内容都是能够纠察出来的,为了撺掇家产,伤天害理的事情你们也做了不少,我苏氏从今天开始断绝和白氏的一切生意往来,什么时候白建禾下了这董事长的位置,我们再来商量合作的事情。”苏岩上期那一步开口道。

这样的事情简直就是惊世骇俗,这个世界上能够有为了钱财做到这地步的人。

逼疯发妻,将亲生女儿扔到精神病院里,这么多年,恐怕是个人都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做生意最讲究良心,尤其是做药的,你们母子不配成为白家的当家人,又如何称得上这个悬壶济世的牌子?”

“白老爷子将你一个继子当做亲生儿子教养,尽心尽力,你对不起白家的家训,也不配姓白!”

“程昱集团和白氏解除合作......”

“宏耀也是......”

和白氏解除合作关系的声音此起彼伏,白建禾不下台的一天,就算顾玖笙不出手,这些集团有不会再和这样没有良心的人合作。

“你们你们......”念雯英气的脸色发白。

白淽看着面前的老太太,安静的说出一句话,“多行不义必自毙,什么人做了什么事情总是要付出代价的。”白淽说着凑过去,在她耳边低声说了句,“您知道您错在哪儿了吗?”

念雯英没说话,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她,带着蚀骨的恨意。

“您错就错在了,做事情不狠,将你最后的生路给堵死了......”

念雯英瞳孔睁大,手臂高高扬起就要打下去,一只白皙的手掌紧紧的握住了她的手,捏的很紧,她有种自己的腕骨要被捏断的感觉。

“动了我老婆,你承受的起这样的后果吗?”顾玖笙说着将人的手甩开。

拉着白淽往后退了两步将人护在怀里,严逸递了湿纸巾过来,男人接过来低头慢条斯理的擦拭手掌,五根手指的每一个位置都擦得干干净净。

“白淽,你这个不孝女!”念雯英死死的盯着白淽,眉眼含恨。

从一开始,她回到白家就是有目的的,是她戒备不严,总以为这个死丫头能够为她所用,到现在为止,是她考虑不周到。

“老太太,您当年能够折磨我,是因为我背后没有人护着,可是我的女儿不一样,她有爱她的丈夫,一旦你碰了,便是地动山摇。”白姗媛嘲讽道。

她能够放心的将白淽交给顾玖笙,不是因为顾家滔天的权势,而是因为顾玖笙看着白淽的时候,眼中蚀骨的缱倦爱意。

顾玖笙将手指擦拭干净之后将那方纸巾扔在了地上,薄唇吐出一个字,“脏。”

那话里,带着绝对的恶心和鄙视。

白建禾站在台下,视线紧随白姗媛,不明心中所想......

------题外话------

大年初二。新年快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