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 身体上附着的东西/神秘顾爷掌上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孩子也是小孩子,无论再怎么聪明也都是小孩子,清玥随便哄了哄就抚平了他的情绪,也是因为从他出生开始身体就一直不好,医生也来了好几波,清家这几个孩子都聪明的没办法,尤其是权宴曦,对于自己的身体状况,他嘴上不说,但是其实心里在乎的很。

权老爷子给外的热情,倒也不是因为白淽的能给权宴曦治病的缘故,顾玖笙这孩子他是见过的,能够得到这孩子这么的喜爱,也说明了这小姑娘和别的女孩子不同。

“看,她对着你笑呢。”苏落英笑着说和白淽说。

襁褓里的女婴脸上带着灿烂的笑意,这样年龄的小孩子是没什么烦恼的,尤其对外界事物有种很深刻的好奇感,白淽心里一动,安静的伸手揉着小姑娘的脸颊。

“我看你好像挺喜欢孩子的,要不要抱抱?”苏落英提议道。

白淽往后退了一下,心里有些抗拒礼貌的摇头婉拒,“我不会抱孩子,一会儿摔了怎么办。”

“没事的,你就这样托着她的头部,慢慢的哄着就可以了。”苏落英亲自给她演示。

白淽架不住长辈的热情听话的伸出手接住了她怀里的宝贝,按照苏落英的教导小心翼翼的托着孩子的头部,这孩子不认生,抱她都是一副好奇的眼神看着你,一点也不害怕也不恐惧。

“呵呵......”小宝宝的小声很清脆,如同最清灵的泉水那样。

白淽想到了当年,那个降生的孩子,连一眼也没能够睁开看看这个世界就随着她的脚步里去了,当初顾玖笙给孩子取过很多名字,还想着等到孩子出生了,是男孩是女孩再一一的斟酌,可是到最后,那些名字却也一个都没用得上。

“看上去你还是挺熟练的啊,宝宝也是真的喜欢你,都没哭呢。”苏落英逗弄自己孙女。

她只生了权璟霆这么一个儿子,并没有女儿,尤其是在清玥生下了那对双胞胎儿子之后,她心里就越发的想要一个孙女了,可是第二胎生下的就是权宴曦,而且这孩子的身体还一直都不好。

原本她都已经打消了抱孙女的念头了,想着能够安安心心的将权宴曦养长大也就算了,可是没多长时间,没想到清玥居然意外怀孕了,这孩子也就生下来了。

算是圆了老太太一个孙女儿的梦,不过这也好,他们之间也就不用这么纠结了。

“趁着年轻,赶紧生一个才好,我看你和玖笙这模样都是生的极好的,以后孩子一定也差不了。”苏落英开口道。

白淽笑了笑,没有回应老太太的话,所有的长辈几乎都会催生,这点无疑了。

“宴曦下来了。”于宁抬头看着清玥牵着走下来的小男孩。

苏落英将孙女从白淽怀里抱走以方便她一会儿给宴曦看病,白淽转头就看到了慢慢下来的小男孩,一张白皙的小脸格外的精致好看,不过这个年龄的小男孩基本上都是活泼好动的,也都喜欢在外面东奔西跑的,肤色能够这么白皙,肯定是在室内常年不见太阳的缘故了。

相比起权宴凌和权宴殊的模样,宴曦的容貌要更加的柔和许多,不是那么的像男孩子一样的粗狂好卖,不过更多的是柔和和一股有些安静的气质。

应该也是家里看护的好极了,不让跑跳,才养成了这孩子身上这股独特的书卷气。

“太爷爷,奶奶,于宁阿姨。”权宴曦乖巧的一一开口叫过。

老太爷看着面前的小男孩儿,满意的点头算是回应。

“这位是白阿姨,也就是小婶婶,顾叔叔不是很疼你的吗,这就是顾叔叔的老婆了。”清玥蹲在儿子身边有板有眼的给他介绍。

小男孩的头转过来一直看着白淽不放,白淽伸手摸摸自己的鼻子,冷不丁的听到这样的介绍称呼,她还是有些不是很习惯呢。

“叫小婶婶。”清玥说道。

权宴曦盯着白淽半响之后开口,“可是小婶婶好年轻。”

“哈哈......”权老爷子高兴的笑出来,“是啊,你小婶婶是很年轻,可是你顾叔叔也不老啊。”

童言无忌,在场的大人都笑出声来,白淽摸摸鼻子,她年轻也不是她的问题啊,这个世界出生的完了也不是她能够决定的。

“小婶婶。”权宴曦还是上前,礼貌的叫了声。

白淽蹲下身子,和小家伙保持平视,要想能够好好的给一个孩子治好病的话,肯定第一步是要建立良好的医患关系才是,现在的情况就是良好的医患关系的开端。

“你叫宴曦是不是?”白淽对着他伸出手。

“嗯。”宴曦伸手抓着她的掌心,白淽低头,看到了他手背上的针孔。

这些都是治疗留下的痕迹,才这么小的年龄,就要遭受这么多,白淽心头一酸,紧了紧握着他的手。

“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朋友了,我叫白淽,我是负责给你们几个小朋友检查身体的人,刚才在外面我已经看过宠儿和外面几位的情况了,现在就要看你了呢。”白淽小心翼翼的说道,“你告诉阿姨,你怕不怕疼啊?”

权宴曦抬头看了眼自己母亲,再看看对面看着他不动的奶奶,坚定摇头,“我不怕。”

爸爸说过,男孩子是不能怕疼的。

“真勇敢,既然都不怕疼了,那么是不是也就不怕苦了呢?以后阿姨给你开的药肯定是特别特别苦的,一你一定要喝干净啊。”白淽张口道。

“嗯。”小家伙儿十分坚定的点头。

“那曦儿坐过来,阿姨好好的给你检查检查好不好。”白淽带着权宴曦到了一旁的小厅内。

小孩子的手腕嫩白嫩白的,白淽搭着脉象,仔细感觉着这孩子身体内蕴涵涌动的气息如何,一旁的人都屏住呼吸没敢动,清玥脸上挂着鼓励的笑容看着自己儿子。

这些年中医西医都试过不少,可是还是没有用,在这么下去,恐怕宴曦的身体就有大的问题了。

半响之后,白淽松开了握着他的手,安静的从包包里取了一瓶白色的药丸出来递了一颗过去,“刚才宴曦说的不怕苦,是不是真的不怕苦啊?”

宴曦看了眼,紧跟着抿唇接过了她手上的药丸像是鼓足了很大的勇气一样的放进嘴巴里,清玥急忙将水递过去,可是却看到宴曦脸上的表情。

“小婶婶,这是不是糖果啊?”

白淽指尖轻点小家伙的鼻尖,“真聪明,听话啊,这是小婶婶给你的奖励,好不好吃?”

“嗯。”宴曦高兴点头。

这糖果的味道清甜,不像是普通的那些糖果,倒像是什么植物的味道一样,很好吃,也很香,这应该就是书里说的,大自然的味道吧。

“这是?”清玥和于宁都有些好奇的而看着白淽。

按照白淽的身份操作,不是应该直接倒了一瓶药粉出来才对吗,怎么会掏出这种糖来呢。

“你们以为药就一定是苦的啊,也有不苦的药材,取其根茎熬煮过了七七四十九天之后,当然就肯定是药草本身的味道了。”白淽小声和清玥于宁说。

两人点头,原来还有这样的操作,他们对于传统医学的认识,实在也是太过于浅薄了一些。

“吃完了。”宴曦听话的咽下了药丸,安静的看着白淽。

不过两秒钟的时间,对面的孩子安静的闭上了眼睛,倒在坐上睡着了。

“哎?怎么这么快就睡着了,这么困的吗?”清玥凑过去看着自己儿子。

于宁挑眉看着白淽,一语点破,“你这不会是给一个小朋友下药了吧?”

不然的话为什么宴曦好好的会这么快就倒在桌上睡着了?

“嗯,我接下来要给他施针,让他看着始终还是不太好,不过半个小时一套针法走完也就差不多哟了。”白淽有些心疼的看着闭着眼睛的宴曦。

普通孩子都应该是最天真活泼的年纪,他却要承受这么多。

“对了,这个。”清玥将折叠好的纸张递过去,这是刚才白淽递给她的。

“采集到了吗?”白淽翻开纸张看了眼,上面的血迹变成了蓝紫色。

“怎么会这样?”清玥有些吓到了,不是普通的纸张吗,怎么还能够起了化学反应呢。

白淽嗅了嗅,当中没有奇怪的味道,是很正常的铁锈的味道,也有血迹独特的腥味。

“先把孩子抱上去吧,我准备一下针具就上去,还要麻烦于宁姐姐去外面看着别让外面的小朋友进来了。”

于宁点头,“行,我这就出去了。”

清玥小心翼翼的将坐在椅子上的儿子抱起来往楼上过去,佣人跟在她的身后小心翼翼的照顾着,苏落英和老爷子安静的坐在沙发上,看着对面的白淽在桌面上摊开的针包,里面大大小小粗粗细细长长短短的银针都有,看上去很厉害的样子。

两位老人对视一眼,默默的点头,他们也不是不相信白淽,可是毕竟这患者是他们的亲孙子,马虎不得啊。

“白小姐,请问一下,宴曦的病能够有多大的把握治好?”苏落英率先开口道。

这么多年看过的多少医生都没办法确认到底宴曦是生了什么病,只是一句,从娘胎里带出来的,说是在母亲肚子里就没养好,可是怎么可能没养好,清妤怀宴曦的时候整个清家都不知道多么担心,上上下下都是宝贝着的。

要说营养不够的话,那也不可能啊,宴曦出生的时候斤两可足了,详细的全身检查也去做过了,身体内的任何一个器官都完好无损,功能正常,没有一点说是缺了一块少了一块的。

“这个还需要看后续的治疗,不过权夫人,我想问您一下,孩子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吐血的?”白淽整理着手上的东西看着苏落英。

“三个月的时候。”苏落英记得格外的清楚。

宴曦是从三个月的时候开始吐血的,那次吐血把全家人都吓坏了,围着医院守了一整个月还是没能够检查出个所以然来。

从那之后,孩子的身体也开始陆陆续续的出现了状况,一直到现在位置,身体都没能够治好。

“体虚着,无非五脏六腑,内在气血,孩子这么小的年龄所用的药物也不能太过霸道了,需要时时用温润的药物开始温养身体,不过您放心,宴曦的病并不是很严重,能够治好。”白淽给了老人一个安心的眼神。

苏落英和老爷子大喜过望,这两年来给宴曦看病的医生都不敢明确的去说能够将宴曦治好,甚至连是什么病都不清楚,现在能够得到这样肯定回答,是他们等了多少时间的。

“那就麻烦白小姐了,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开口,我们一定满足。”老爷子起身看着面前的小姑娘开口道。

白淽点头,安静的抱着针包上楼去了,其实她心里也不是很有底,现在这宴曦的脉象和顾玖笙的像极了,身体格外的健康,可是却能够感觉到的内里的开始腐败,而且归根究底是寻不出来原因的。

所以,只能在施针的时候,用小白的力量来看看,到底是不是其余的什么缘故。

清玥守在宴曦的身边安静的等着白淽上楼来,看着床上的孩子,清玥百感交集,其余的三个孩子出生之后都特别的健康,可是偏偏宴曦是这样。

很多时候她面对宴曦的时候不是心疼,是愧疚,是她这个母亲没能够给孩子一个很好的身体,平时哥哥在外头玩的时候,他只能一个人捧着书本安静的坐在凉亭内看着,更加是不能冷着热着了,一切都要很小心很小心。

有的时候看着宴曦渴望的眼神,她当真是心疼极了。

“准备好了吗?”白淽带着针走进来看着她。

清玥点头,“你可以开始了。”

白淽想了想,还是张口,“你先出去吧,用这个药方煎药,两副水煎成一碗,要格外的注意火候,不过这上面的药材应该现在权家没有,能不能够找得到?”

清玥急忙接过来看了眼,“没问题,能够找得到,我现在就去。”

房间门被合上,白淽走过去上了锁,安静的蹲在床边看着孩子,手上的戒指闪现一阵绿光之后小白浮现在空中,慢悠悠的浮动到了宴曦的枕头边上。

“你好好的看看,我现在灵力还没有完全的恢复,所以暂时动不得,你先帮我看看这孩子身上是不是有什么东西?”

如果不是自身的缘故的话,那么肯定是外界的缘故了,这个世界一样的拥有能够使用灵力的人,权家树大招风,因为被人嫉恨上了而报复在孩子的身上,这是很正常的,不用多想什么都能够猜得到。

“乌咪。”小白叫了声之后仰头,嘴里慢慢的吐出一个绿色的泡泡安静的浮动在半空中,很快跌落在孩子的身上。

宴曦整个的身体都被那股淡绿色的光芒包裹起来,小孩子闭着眼睛,睡得香甜。

小白低头,额前的金光开始的进入孩子的身体里,一点一点的如同温暖的阳光那样让人倍感舒心。

差不多一瞬间之后,小白原本平坦的大饼脸皱成了一个包子脸,紧跟着挺了动作看了白淽一眼。

“是真的有东西在宴曦的身体里吗?”白淽看着它的样子肯定道。

小白肯定是感觉到了什么东西了,否则的话不会是这个样子的表情。

“乌咪......”小白哼了声。

白淽眨眨眼,“你的意思是你驱逐不了?”

不可能啊。

“乌咪。”它格外肯定的叫了声。

“你是神兽,你是芸锦的守护神兽,怎么可能驱逐不了?”白淽瞪着它。

肯定是又想偷懒不想动手了,小白很多时候真的有点懒得让人没话说了。

“乌咪。”

这下好了,圆滚滚的屁.股直接对着白淽,显然就是一副我做不到我也不想去做的表情,白淽愣了愣神,她现在灵力还没有恢复,肯定是做不到驱逐的,估计得让顾玖笙过来一趟。

“乌咪......”小白回头盯着她,像是警告一样的眼神。

它的意思很明确,顾玖笙也不能出手做什么,附着在这孩子身上的力量很强大,如果用顾玖笙那样霸道来的力量强行拖出的话,恐怕会两败俱伤。

“也对,顾玖笙的力量太过浑厚了,宴曦的身体肯定是受不住的。”

白淽哼了声,现在恐怕也只能够等到她的灵力恢复的差不多了,她再来做这件事情了。

“先用针法巩固住这宴曦本身的灵魂,你从旁辅助,至少让他的身体开始强健起来。”白淽说了句。

她自身的力量也差不多该恢复了,那天是因为刚刚苏醒就驱动灵力去救了苏媚和苏念念才会导致身体的损伤太大了,现在都还没能够恢复的过来。

不过也快了,按照这样的速度的话,她的灵力汇聚也差不多了,当初小白将她的灵气投放在这个世界,是希望能够重塑形体,只要形体重塑了也就很快就能够恢复到从前的力量。

“你要好好的啊。”白淽说了句。

小白抖抖身上的毛发,安静的对着身边的小孩子开始驱动额前的金光。

源源不断的绿色灵力一直从宴曦的身上输送过进去,白淽安静的动着手上的银针,顾玖笙的身体在封印还没有解开之前,她就是用的这样的方法来控制了他情况的恶化,宴曦和他不同的是,宴曦的身体不会排斥小白输送进去的灵力,所以很大一部分上,治疗宴曦要比治疗顾玖笙轻松的多。

清玥按照白淽药方的开过去的药让佣人出门去配药,低头看着手上的药方,的确是些权府没能够被备下的药材,短时间内肯定是需要治疗好的。

她往楼上过去,有些担心孩子的情况,不过白淽看上去很懂得和孩子相处,宴曦对她不像是对前几位大夫那样的排斥,这点清玥很放心。

只要能够互相配合,就一定能够治得好宴曦的身体。

扭动把手,她打开房间门就看到了正在给宴曦盖被子的白淽,她身边的针包已经收拾好了,清玥有些错愕。

“这么快的吗?”她明明都感觉没有花费多少时间。

可是怎么就这么快就已经结束了呢。

她走过去查看宴曦的情况,因为熟睡的缘故,可能也没有感觉到施针的痛苦。

“因为是第一次所以要顾及小心一些,不过不用担心,宴曦的身子骨还是很好的,只不过在教养的时候需要格外的主意,这两天不要受风受凉了,那个药方按照比例每天喝两次,差不多一个月我过来施一次针也就差不多了。”白淽开口嘱咐道。

清玥看着床上人有些红润的小脸,抓着白淽的手有些着急,“你不会是骗我的吧,宴曦的病真的能够治好吗?”

她甚至都还记得那些医生摇头叹气的样子,这个孩子明明是才刚刚升起的朝阳,可是却如同即将熄灭的蜡烛一样的可怕。

“我是大夫,不会骗人的,治得好肯定是治得好,如果治不好也需要提前告诉家属,让对方做好心理准备,你就放心吧,孩子的病不是你们想象的那么严重的。”白淽张口道。

清玥心里紧绷的那根弦也好不容易松开了一些。

“不过我也希望这段时间姐姐你能够相信我,我需要无条件的信任才能够有全身心的投入。”白淽提前打了招呼。

清玥点头,“你放心,我相信你,我肯定相信你。”

无论是从顾玖笙那边还是从白淽这边,她都相信这个年轻的小姑娘,如果不是真的有本事的话,也不会敢这样断言。

清玥恍惚,看着白淽自信飞扬的样子,有些像她年少的时候,却又不像,她们像是一种人,却又是两种人。

“谢谢,他现在要好好的睡一觉,估计应该明天才会醒过来了,注意别吵醒他,这孩子平时肯定晚上睡得不好吧?”

“是啊,从三个月的时候开始到现在,他经常睡到半夜就起床,一个晚上会醒两三次,现在好一些了,不过也没好太多。”清玥看着床上酣睡的儿子开口道。

她心疼的厉害可是却总是也没办法。

“我们先下去吧,别吵了他。”白淽开口道。

这才刚刚下去就看到了满客厅的人,那三个男人打完拳之后洗了澡换了衣服过来,看外面的天色是英快黑下来了,原本办晚宴的地方在另外一栋小厅里面,现在不少的亲戚朋友都往里面过去了。

也就只剩下这几个人在这儿等着白淽下来了。

看到两人下来,顾玖笙起身过去将自己媳妇儿给拉了过来,安静的坐在自己身边的位置,“累吗?”

白淽摇头,现在的场合不适合和顾玖笙说宴曦的状况。

“老三啊,你这是找了个好老婆,能够把我儿子的病给治好了。”权璟霆看着对面忙着查看自己媳妇儿的顾玖笙道,“你放心,不会欺负你们家心肝宝贝的。”

这样子生怕离开一秒钟他这心头宝就生怕被人给碰了似得。

白淽耳根子微微泛红,伸手拨开了抓着她手的顾玖笙。

“差不多了应该出去了,礼服也都送过来了你们先上楼去换吧。”清玥招呼道。

顾玖笙带着白淽上楼去换衣服去了,楼下的四人看着两人的背影轻笑,这年轻人,还真的是不一样啊。

“宴曦怎么样了?”权璟霆看着清玥道。

“还在睡着呢,白淽说起码要睡到明天早上,我让人看着了。”清玥嘴角带着笑意。

权璟霆有些微微的错愕,“真的?”

那小子平时晚上可是没有说是能够完完整整的好好的睡一整夜的说法。

“是啊,我看这次老九可是找到好人家了,白淽本事着呢,难怪能够把他的病给治好了。”清玥感叹道。

权璟霆微微呢喃,“看样子还真的得把我儿子给他当干儿子了,否则的话还有点不知道怎么表示谢意。”

清玥手肘捅了他一下,“哪里有你这么感谢的。”

权璟霆没说话,这不是最好的感谢方法吗,可是直接给了一个儿子好不好,再说了,这小子现在不是还没有的儿子呢吗,当做是提前让他们适应适应。

“你们先上去换衣服吧,妈已经带着孩子过去了,我们也不能太晚了。”清玥动作挺小的扭了把男人的腰。

这样子估计就是刚才打拳的时候没打过人家顾玖笙,分明是他们两带出来的徒弟,可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这两人就再也没打败过顾玖笙。

更加别说现在他的身体好了。

毕竟权家的晚宴是挺正规的晚宴,邀请的人虽然少,但是也的确都个个来头不小,顾玖笙原本是没打算让白淽穿礼服的,她不喜欢那些衣服,这点他清清楚楚。

不过为了显示对主人的尊重,白淽也说了要穿礼服,他也就随她了。

这次他们过来的礼服都是清玥负责准备的,都是M国最好的设计师做出来的,刚刚才送到了权家过来,两排男装和女装分别挂在不同的两边,两人站在中间盯着两排衣服,白淽有些发愣。

为什么要把他们两安排在一个房间里换衣服,这是故意的吗?

“怎么还没选好吗?”顾玖笙探头过来盯着她面前的两排礼服。

白淽点头,转头看着他身后那排西装,好像男生的衣服要更加好挑一些,尤其是顾玖笙这样天生的衣架子,更加不挑衣服。

“穿这个。”顾玖笙从中挑出一条黑色的礼裙递给她。

裙子的长度很长,一直到脚踝的位置,上面也是抹胸设计,丝毫没有走光,不过下方开叉的设计看上去略带性.感,她的身材很好,穿这样的裙子很能够显气场。

白淽好像也从来没穿过黑色的礼服。

“对了,我有点事情要跟你说,不过你今天不是陪着大哥二哥去打拳了吗?”白淽盯着他。

也是刚才清玥告诉她的,说是顾玖笙打拳很厉害,他的半个师傅就是权璟霆和厉冥熠不过这两人将他教会之后也慢慢的被打败了,白淽从一看到顾玖笙的时候,内心就觉得他是一个文弱的样子,经不起风吹雨打的病秧子,还真的没想过他打拳是什么样子的。

“嗯。”男人从背后环着她的腰,俊美的脸颊蹭着她的脸,“我被打的很疼。”

这语调声音听上去好像是在撒娇的小孩子一样的,白淽侧目盯着他,“可是我刚才还听说你很厉害的啊,怎么就被打的很疼了?”

“他们两可都是实打实的练家子,下手从来不手软,我是厉害,但是也不能保证不被攻击到。”男人回应的理直气壮的。

白淽愣住,这话说的真的挺好笑的。

他什么时候怕过疼了,这样的人就是刀子插进心窝里都还能够数落对方姿势不对的人,会怕疼。

“我被打的可疼了。”男人抱着她开始耍赖。

白淽偏头,“那你要怎么办?我给你揉揉?”

顾玖笙挑眉,大大方方的将手放在口子上,一颗一颗,当真解开了。

“你要干什么?”白淽往后退了一步。

这可是别人家,而且外面的人可是都在等着呢,别胡闹。

“老婆说的要给我揉揉,我当然得解开衣服了,不然怎么揉。”他脸上的表情可是认真极了。

“你先别脱下来,听我说。”白淽伸手按着他,“你先把衣服给换上去,我晚上回去再帮你揉怎么样?”

这话说的可是格外的认真,对于这男人的不正经她是尝试的够多的了,要是真的在这里给他揉起来了,到最后只怕不是她揉他,而是他折腾她了。

顾玖笙往前一步,安静的凑过去盯着她,“那,你先给我点止疼药。”

白淽闻言,安静的低头开始翻找口袋里带过来的止疼药,下巴被男人的修长的手指握住,紧跟着被抬高,她低头,看着带着魅惑眼神俯身吻下来的女人。

“唔唔......”白淽眨眨眼,这个死男人,又套路她。

他盯着面前的小姑娘,唇角带着分明的笑意,将她的手按在了自己赤裸的胸膛上,感受了那份火热赤城。

半响之后,顾玖笙松开她安静的蹭了蹭她的鼻尖,“老婆真乖。”

白淽盯着他,两手挣脱出来的时候还能够感觉到掌心的炽热,两手扯着他的嘴角用力的揉了揉,“现在不疼了吧,不疼的话要不要挑衣服?”

“好好好,换衣服换衣服,你乖乖的啊。”男人笑着说。

白淽拿了那条黑色的长裙进了一旁的洗手间,动作迅速的将裙子换在身上,化妆师等在门口给女孩子做造型,其实也没花费多少时间,毕竟几人都是属于天生丽质容颜出众的那种,不用浪费多长时间就能够轻松搞定。

白淽走出来的时候,穿着墨色西装的男人站在门口等着她,西装革履的样子更加多了一丝沉重稳重,看到女孩子出来,男人眸中闪过一丝惊艳,紧跟着上前将人拥入怀中。

“老婆,你今晚真美。”

从前的白淽只喜欢穿浅色系的衣服,所以身上那种清新淡雅的气质一直都在,可是他现在才发现,原来黑色的衣服也是这么适合她,穿上去整个人身上的气场都不一样了。

“顾夫人的容貌生的很好,我们能做的也只是给她固定发型而已,不过两位的脸真的是生的最顶尖的容貌了,也是我见过最相配的人。”身后的化妆师开口道。

顾玖笙很满意她的说法,带着白淽往楼下过去了。

“你刚才说的想跟我说什么?”顾玖笙带着她往前走。

白淽想了想,“等到后面告诉你吧。”

反正现在他知道了也没办法帮助宴曦,顾玖笙的灵力太过强劲,不适合用在一个三岁的孩子身上,而且这个孩子还是个普通的孩子。

男人也没多问,他从来不会深究一些问题,只要她想说自然什么时候都会开口告诉他,而他能够做的就是要努力的让白淽能够信任他,能够给他毫无保留的信任,保证了她能够随时随地都不会对他有任何的隐瞒就对了。

权璟霆和厉冥熠夫妇先过去了,留下了佣人等着给他们引路,这里虽然是权家,但是并不像是顾宅那样的占地面积过大导致要走很久,这里的面积不大,而且建筑物之间相隔的距离也不长,所以不用走很远就能够到达。

顾玖笙小心翼翼的牵着白淽,现在这个时间点,帝京也不算是太冷的天气,白淽肩上搭了一件小外套,一步一步的往院子过去。

“宠儿,别往外跑!”那边刚刚传过来一个稚嫩的男声,这边一个小不点就径直撞在了白淽的身上。

顾玖笙挑眉,拎着小家伙的后颈将人抱起来。

小宝贝安静的盯着顾玖笙的脸半天之后笑出来,“帅叔叔。”

白淽好奇的盯着宠儿,今天都没时间仔细的去盯着这个小姑娘好好的看看,不过也是对得起这个名字,能够被宠成这样的小公主。

“宠儿,你知道我是谁吗?”白淽伸手摸摸她软软的小脸。

宠儿盯着白淽看了半天,稚嫩的声音脆生生的喊出来,“姐姐,妈妈说你是漂亮姐姐。”

白淽挑眉,看着已经跑到了自己面前的小男孩,是她给处理了伤口的厉桀。

“顾叔叔,小婶婶。”厉桀礼貌的叫了声。

这是四胞胎,不过白淽看着这个懂事的过分的孩子,还是觉得这些孩子里面,只有宠儿像是附和自己年龄段的孩子,不然一个一个的都聪明的过分,无论是八岁的还是四岁的,都是聪明的太过分了些。

“你的伤好了吗?”白淽看着他的膝盖。

现在厉桀身上换了一身银白色的小西装,格外的帅气逼人,裤腿也遮挡住了她帮忙贴上的纱布。

“嗯,刚才换衣服的时候看了一下,已经好了太多了,您真的很厉害。”厉桀开口道。

她的药要比漉铭和鬼医大叔的好太多了。绝岛上的几位大夫也没有见效这么快的药的。

白淽点头,伸手摸摸小男孩的脑袋,“你是过来带着宠儿过去的吗。”

“嗯。”厉桀说完跟着白淽一起抬头看着被抱着的宠儿。

现在的顾玖笙正在一字一句的跟一个小女孩纠正,“你不能叫她姐姐,要叫婶婶。”

宠儿看了眼白淽,跟着说,“叔叔,是你太老了。”

白淽低头轻笑出声,童言无忌说的是不错。不过顾玖笙的年龄也还没有到很老的地步。

“我不老,她是我老婆,轮辈分,你就不能叫她姐姐,宠儿听话,叫婶婶。”顾玖笙十分有耐性的开口。

比起刚才对着那几个小伙子,他对这女孩儿的态度可是柔和的很多了。

“不要,就要叫姐姐,叔叔你这是不服老。”宠儿有板有眼的说了句。

“严格说起来你爸爸比我要更加老。”顾玖笙纠正道。

“可是我爸爸帅啊。”宠儿再次声明。

在她的世界里,爸爸才是世界上最帅的人,别的都比不过爸爸,这就是颜值家庭的好处,宠儿身边见到的每一个人都是容貌出众的,自然以后看到什么样的美男子都是会好好的细细斟酌的了。

顾玖笙还想说什么,一旁的白淽伸手将宠儿救下来放到地上,“过去玩吧。”

宠儿看着白淽,对着她勾勾手,白淽顺从的低头,小丫头在她脸上落下一个亲吻,“谢谢姐姐。”

厉桀对着两人鞠躬之后安静的带着宠儿跑开了,白淽笑着看着两个孩子,这宠儿的性子是挺好的,被厉冥熠那么惯着还能够这么不骄不躁的。

“走了小婶婶。”顾玖笙有些生闷气的拉着她往前去。

白淽看着他笑出声来,“你这是和宠儿生气了?能和一个孩子置气你也是真的挺可以的。”

就刚才他那个样子,一本正经的纠正宠儿的叫法,也不怕吓到孩子了。

“行行行,你最年轻了好不好。”白淽哄了两句。

男人脸上的线条这才软下来一些,牵着她一步一步的往前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