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 亲我自己媳妇儿/神秘顾爷掌上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中秋节过后一个星期之内,整个海城被两条消息席卷,第一条,白建禾宣布和现任妻子离婚,疑似妻子有外遇,但是却未可知,第二条,在宣布离婚之后的第三天,重磅消息,白建禾的第一任妻子活着回来了,而且已经确认,认为是私生女的白淽,是白建禾和第一任妻子生下的孩子。

不少人都认为这是为了扶正白淽的母亲才做出的宣布消息,可是从另外一则从民政部门打出来的报告中确定了,二十年前白建禾的妻子,的的确确是一个名叫白姗媛的女人。

还有人找到了当时他们结婚的时候刊登他们结婚消息的老报纸,整个海城几乎是一片哗然,白建禾和荀露霞作为模范夫妻在商界被公认了这么多年,从来没有人想过,原来荀露霞是白建禾的第二任妻子。

更让人细思极恐的是,白薇的年龄要比白淽大四岁不说,而且白旭和白淽细细数来也不过是相差了九个月,意思就是,几乎是在他的第一任妻子怀孕的时候,第二任妻子也在外面怀孕了,那么这到底谁是谁的第三者,没人能够说的清楚。

其实很多人对于这则消息的关注度会有这么高,理由也很简单,白淽和顾九爷的消息可是在整个海城惹了不小的风波,这其中最为众说纷纭的一点就是,对白淽私生女的身份总是有人不断的进行诟病,现在好了,人家已经确定了是白建禾和白姗媛结婚之后才生下的孩子。

要是按照古代的说法来,那可是妥妥的嫡女,白薇和白旭的身份就变得有些尴尬了,新闻上说的很清楚,当年白姗媛遭遇车祸被认为是死亡了,还将尸体葬在了东山墓园里,而白淽则在车祸现场就失踪了,现在这算不算是华丽的逆转。

校园里这两天因为这则消息窃窃私语,不少人对着白淽和白旭指指点点了,甚至有人下了重注白淽和白旭会不会为了这件事情而反目成仇。

毕竟豪门世家,一切皆有可能,白家也不是什么小门小户的,遗留下来的家产可是不计其数,除去白薇的陨落之外,荀露霞至少给白家生了这唯一的儿子。

而白淽,虽然说的好听不是私生女了,是婚生子女,算起来也算是嫡女,可是也架不住白旭这根独苗,不少报纸不是一次的提过,白老太太重男轻女的事情,这以后到底谁会拿到白家的顺利继承权,还未可知。

同那些人的猜测不同,白淽和白旭之间倒是挺安静的,两人见面的时间算起来也并不多,白淽现在和顾玖笙住在一起,白旭也很少回到百家去了。

不过昨天晚上白姗媛给她打了电话,说了见到白旭的事情,对于白旭,白姗媛心里是矛盾的,可是她说了,白旭很尊重她,是个很好的孩子。

讲台上讲师讲的声情并茂,白淽坐在阶梯教室的后面一点的位置,安静的杵着下巴有一搭没一搭的听课,这课程的讲解还不如多去给两个病人看看病来的好。

如果不是为了打发时间的话,她也是不会过来的,不过早上顾玖笙要到公司去,她一个人待在家里无聊,就想着过来学校看看,好家伙,从进学校大门开始,一路上遇到她的人就跟看到大熊猫在逛园子是一样的表情,白家的事情因为她和白旭都在这里念书,所以在这学校好像引起的关注度挺高的。

白旭是最后才从后门进来的,原本以为不会看到白淽,可是没想到,这人好端端的坐在后排的位置打瞌睡。

樊夏跟在后面捅捅他的腰,站在这儿演什么雕塑呢,没看到上面老师的眼神都能够杀死人了,这两天白旭都没什么心情过来上课,今天早上要不是他强行将人拖起来的话,恐怕现在还在睡着呢。

不过一进门看到白淽的时候樊夏就后悔了,天知道这位不用和他们同步毕业的特招生白淽,怎么会在这里上课。

“我们过去那边吧。”樊夏指了指教室最后方的位置,只不过要多跑一段路。

白淽身边倒是有空位,距离他们也近,但是他害怕白旭心里不舒服,毕竟现在白淽和白旭的关系挺尴尬的,也没人能够弄清楚到底白淽和白旭的母亲,谁才是破坏别人的第三者。

“不用了,过去吧。”白旭径直走过去,安静的将书放在了白淽旁边的位置上,动作利落的坐下。

樊夏摸摸鼻子,安静的选了个距离两人最远的位置坐下,时不时的观察着两个人的情况,不少同学都注意到了白淽和白旭并排而坐的情况,而且是白旭主动过去坐在白淽身边的。

所以这两人的关系,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前方的周琦转过头来,悄悄的动了动手机摄像头,拍了白淽和白旭的照片发过去,荀安娅这两天为了自己姑姑和姑父离婚的事情可是心烦意乱的很。

可是他这个表弟主动过去坐在了自己同父异母的姐姐身边,这是个什么操作,怎么有那么点不一样呢。

“这是怎么回事,白旭过去和白淽坐在一起了?”周琦旁边的女生凑过去说了句,时不时的还转头看着后面的两人。

现在白旭和白淽不掐起来打起来就是好的了,怎么还能够兴平气和的坐在一起,难不成这父辈的恩怨还真的而没办法延续到子孙后代的身上去。

“天知道怎么回事,不过白旭从一开始就对白淽挺好的,上次迎新晚会白旭还帮忙来着呢。”

周琦盯着手机,没一会儿荀安娅就发了消息过来,上面也说的不清不楚的,总之是一会儿她会过来,也让他们不要对白旭和白淽的情况太过好奇。

“豪门世家的关系,利益牵扯的太多,我们这些小老百姓好好的看着就成了。”周琦收了手机安静的坐着。

白家牵扯了太多的利益,不说别的,白淽的未婚夫就是多么庞大的利益综合体,多少人上赶着攀关系都还攀不上呢,白旭多少也是那样复杂的家庭出来的孩子,很多事情,他心里算的清清楚楚。

白淽的书上没写几个字,几乎是空白的,这些内容白旭都知道对于她来说很简单,常年生活在温室中的老师讲出来的东西,怎么会有常年上山采药的白淽懂得要多。

“为什么要过来上课,你不是没有学分和课程要求吗?”白旭问了句。

白淽杵着下巴,“有点无聊,所以过来听听。”

她当初答应进海城医科大学的原因也是为了体验体验这里的人认为最顶尖的学府生活学习到底是什么样的,只不过详细情况看上去,好像也并不是太好。

不过最近在家里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情,最近因为要到M国去的缘故,所以顾玖笙处理的文件和工作有些多,他说带她去看个老朋友,也不知道对方是谁,只不过顾玖笙是确确实实没多少时间缠着她了,她也就闲下来了。

“最近学校的流言蜚语你听到了吗?”白旭状似无意的开口。

他是个男孩子,而且对于白姗媛回白家的事情也是认识的很透彻,当年说起来,是荀露霞伤害了白姗媛,无论后来到底白姗媛为什么会变得疯癫,这其中肯定有荀露霞不小的功劳。

这么多年的嚣张和养尊处优,的确是要付出代价来的,而现在,他们的报应就已经到了。

“不想听的就不用听,人活一世,要是什么都那么在意的话,不是很累吗?”白淽看着她。

白旭笑了笑,“是啊,的确不用那么在意。”

无论外面的人已经传说他们撕成什么样了,他们心里清楚就是了,有些事情不用摆在台面上来说,也不用将自己的伤疤撕开来换取别人的共鸣,那是最蠢的行为。

“无论你再怎么解释,总是有人会不相信你的话,他们总是以自己的眼光去看待这个世界,邪恶还是善良,黑白之间,由他们自己定夺,旁人,是说不清楚的。”

所以对于别人的看法不要那么的在意。

“那你呢?白阿姨有没有告诉你,到底当年发生了什么。”

白淽没说话,白姗媛这两天在白家过的生活是她当年完全不敢想象的,当年每一步都要伺候念雯英的白姗媛从来没想过,老太太也有看她的脸色生活的一天。

可是她一直没有下定决心,也许是因为还是对白建禾,有那么点兴怀侥幸吧。

白旭刚想说什么,他的手机震动,掏出来看着上面跳出来的信息,是陆念发出来的。

看外面......

他盯着信息转头,就看到了外头窗外草坪上背着包包的小姑娘,他笑了笑,手机打出来几个字发了过去。

陆念发过去之后,抬手指了指他身边的白淽,白旭瞬间明白了这是要做什么,抬手捅了捅白淽,“外头那丫头要请你吃饭,要过去吗?”

白淽偏头,看到了穿着白色小礼群的女孩子她腰上的粉红色包包格外的扎眼。

正好,听着这课也挺无聊的,出去逛逛还能够有人陪,也不错。

达成共识之后,白淽和白旭不约而同的收拾了桌上的书本,默默的弓着腰往后门跑了出去,上面讲课的老师激情澎湃,也大有睁一只眼那闭一只眼的意思。

跑掉的两个人可都是成绩顶尖的人,今天的课程对于他们来说,就是在浪费时间而已。

陆念站在综合楼前面,看到跑出来的两人欢天喜地的迎过去。

“你们来了。”

白旭盯着她,“你今天是没课吗?”

传媒学院和他们学院的确是不相同的,陆念的学校距离这里并不远,所以她也是时不时的会过来串个门子什么的。

“嗯。”陆念跟白旭说话的时候眼睛落在白淽的身上。

上次因为听说了白淽要上台表演的事情,所以她到了现场观看,的的确确是被台上的人惊艳了一把,没想到白淽还有这样的本事,坐在台上弹琴的时候简直不要太迷人了。

就连她都被迷得五迷三道的,从前第一次见到白淽的时候她讨厌白淽,是因为白薇的缘故,那时候她固执的认为是白淽破坏了她最喜欢的白薇姐姐和她哥哥的婚事,结果最后,她脸都被打肿了。

回去之后陆念也颓废了两天,自己从小就那么喜欢那么崇拜的姐姐,在她面前人设崩的一塌糊涂,她现在还能够爬起来都算是不错的了。

之后陆金宵也告诉她了,看人不能光从表面去看,这个世界光怪陆离,每天在大街上行走的人都那么多,光用眼睛和常识去判断,也说不清楚到底谁是好人谁是坏人。

“白淽姐姐,我想请你吃顿饭可以吗?”陆念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就算是我对你之前态度的赔礼道歉了。



她之前还把玩具蛇放到了白淽的房间里,虽然没有亲眼看到白淽是不是被吓得半死,但是她做错了就是做错了,昨天晚上她想了很久,才下定决心过来的。

对面的人倒是大大方方的点头,“行,吃什么你定。”

这小姑娘倒是挺聪明的,人看上去也生的好看,只不过有点傻气,总归说起来她也没有做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那玩具蛇,也没有吓到她多少。

就不用揪着人家小妹妹不放了。

“真的,那我们出去吧,门口有一家日料超级好吃,我们一起去啊。”陆念说着上前就挽着白淽的手要走。

白淽毫无防备的就被面前的小姑娘牵着往前走了,一直到走出一段路她脑袋都还是有点蒙。

白旭跟在两人的身后眨眨眼,这是要他去还是不要他去,这陆念平时做事情总是有点不带脑子。

“快点走啊,你在看什么呢。”陆念回头不耐烦的叫了声,“你总是这么慢,这腿长的那么长是摆设吗!”

那家日料小店是医大门口挺好吃的一家小店,医大的学生大多都在实验室度过,基本上每天就是解剖小动物解剖尸体,每天血淋淋的探索人体结构之后,再吃油腻的食物肯定就有些反胃。

这家小店的口味清淡,所以最受学生的欢迎,不过做的料理也是十分正宗的东西,陆念过来的时候总是会过来这里尝一口,就算吃遍了那么多的高档餐厅,她还是喜欢人多热闹的小地方。

店内不大,不过有用柜子分隔开的小包厢,三个人坐了一个不大的桌子,刚刚落座,陆念就将菜单推到了白淽的面前。

“姐姐你看看你喜欢吃什么。”

陆念这殷切的动作让白旭愣了愣,这一开始都没看他一眼的人,还真的是过分极了。

“行。”白淽倒是毫不客气的点了几样菜出来。

店里布置的很温馨,是个特别适合情侣的地方,他们周围坐着的也都是医大的学生,而且其中以情侣为多,不少人都奇怪的看着中间这桌子。

白旭自然是所有人都认识的,学校的风云人物,而白淽就更是不得不说了,自从白淽到了海城,这都霸占了多少天的头版头条了。

“行了。”白淽将菜单递回去。

陆念拽过来看了眼,“给我们来点酒。”

服务生点头应下,跟着安静的拿着菜单离开,这边听到陆念中气十足的说出酒这个字眼的时候,白旭眉毛不规则的跳了下,嘴角也开始了疯狂的抽动。

“姐姐你能喝酒吗?”陆念问了句。

白淽点头,这个她倒是没什么问题,白旭悄悄的伸手扯了扯白淽的袖子示意,只可惜已经太晚了。

陆念蹦跶着往过去跟老板要了两提啤酒过来,看着她冲过来的样子,白旭用力的按住了太阳穴。

“姐姐,我一直就想和你道个歉,我以前对你的态度不好,后来我知道了你是个好人,可是我却也没什么机会去白家了,所以就一直没能够见到你。”陆念熟练的将易拉环打开。

白薇当时的所作所为的确是惹恼了陆镇江,两家人的关系的确也不如从前那么的亲密了,她也没了时不时就到白家去串门子的资格。

她的确也没几次能够见到白淽的机会。

“我觉得你要是真的觉得对她的态度不好的话,可以不用喝酒就以茶代酒就成了。”白旭说着将她手上的易拉罐抢了过来。

陆念一把夺回来,嘴里振振有词,“不行!这才叫诚意好不好!”

这杯酒,她必须干了。

服务生的动作很快,将陆念一开始点好的烧酒给上了上来,白色的小酒壶和三个精致的酒杯倒是十分符合这家店的风格。

“姐姐,你要喝啤酒还是烧酒?”陆念盯着她。

“我都可以,没关系。”

陆念倒是动作挺快的,先给两人倒了酒,然后恭敬的将杯子递过去,“姐姐,我敬你。”

白旭抹了把脸,安静的坐在原地看着,陆念这性子吧,不是一般人能够劝的住的,从小陆镇江宠着,陆金宵惯着,什么时候碰过酒,她可是沾酒就醉的人啊。

这下完蛋了,要怎么办才好。

“白淽姐姐,我其实一直想问你一个问题。”陆念看着对面的人。

白淽抿了口烧酒,“你说。”

这酒的味道还不错,只不过比不上他们这儿的传统酒,醇香度都不够。

“我想知道,你对我的印象是什么样的?”她眼中有亮光,好好的盯着白淽不放。

白淽看着面前的小姑娘,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只觉得这个小姑娘挺精致的,长的跟洋娃娃似得,性子虽然刁蛮任性了些,但也是个善良的孩子。

“活泼开朗的女孩子。”白淽夸奖道。

陆念脸上并没有因此很高兴,反而问她,“你有没有觉得我很蠢啊?”

被白薇骗了那么多年,傻傻的把白薇当成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女人,还一心欢喜的等着她成为自己的嫂子,结果,在她的眼里,只不过是把她最亲爱的哥哥当做是一个棋子,能够随时舍弃往上爬的棋子。

“为什么要这么说。”白淽不以为然的给她倒了酒。

陆念接过来格外豪爽的喝下去,白旭在一旁有些绝望的咬着三文鱼片,这是要出大问题了。

“以前我妈妈总是说我没心没肺的,被人骗了还帮人家数钱,后来事实证明我真的很蠢,念书的时候结交的朋友很多,原本以为她们都是真的喜欢我的,可是没想到,这些人都是为了我的钱,我被骗了不知道多少次,还总是上当。”陆念低头说了句。

小姑娘可怜巴巴的看上去就跟被抛弃的小动物一样,她看得出来,陆念是被保护的太好了,陆金宵保护了她的纯真,让她总是相信这个世界上好人更多,也给了她能够无忧无虑看待这个世界的资格。

如果说她这是蠢的话,那么多少聪明人在与人交往的时候,是带着功利性的呢,这也是第一眼她看到陆念的时候并不讨厌这个小姑娘的缘故。

她的眼睛里,有白淽从前到现在都没有见过的光芒,是那么亮,那么璀璨。

“你要相信你的眼光,不要被旁人的阳光左右,这个世界上的人,聪明还是蠢笨,由你自己定夺。”白淽笑着说。

小姑娘高兴的将酒杯举高,十分爽快的喝下去。

白旭车扯扯白淽的手,凑过去小声说,“别让她再喝了,一会儿她疯起来可是无边无际的。”

“没事吧。”白淽看着陆念的脸都没有红起来,应该没多大的问题吧。

“你信我的就是了,不然的话你一会儿可是受不住的。”白旭颇有种语重心长的感觉。

二十分钟之后,白淽彻底相信了白旭的话,看着站在桌上开始疯狂跳舞的陆念,白淽脑袋疼的厉害,这丫头怎么疯起来就是无边无际的呢,两个服务生都没能够拦得住,现在店里的顾客已经全部跑出去了。

白旭给服务生付了该付的钱之后就走过去,伸手将桌上的人拽下来。

“别拉我!我要起飞,我是一只小小小小鸟,想要飞亚飞!!”桌上的人看着面色清醒无比,嘴里说出来的话也是无比清醒的,可是就是精神状态有些不对劲。

“我给她哥哥提前打了电话了,马上就过来把她接走,我们先把人给弄走。”白旭说着伸手就要将她拽下来。

可是现在的陆念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制得住的,开始了在店内所有的桌子上狂奔的时候,从这里跳到那里,绝对没有片刻含糊的。

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将人弄在了白旭的肩头上扛着,白淽才松了口气。

“我飞起来拉!”陆念扯着嗓子叫了句,跟着两条手臂打开,比出了飞翔的动作。

白旭现在别提多么尴尬了,在门口等着陆金宵过来接陆念的时候,不少人已经往这边看了好几眼了,其中也不乏掏出手机拍照的。

白淽也是生平第一次,有这么尴尬的感觉,偏偏这陆念已经挥动双臂做出了飞翔的摆动,“飞啊飞!我是一只小小小小鸟,想要飞呀飞,却飞也飞不高!!!”

“你说她的嗓门是怎么会这么大的。”白旭有些不好意思的捂着脸。

有种想把身上的人给扔出去砸死的冲动,这种冲动简直是太强烈了,简直不要太丢脸了好不好。

那边熟悉的褐色车子停在校门口不远处,顾玖笙将手机放下来,已经连着打了五个电话,这丫头就没有接电话的意思,从后视镜里看得到九爷的脸色不太好,严逸悄悄的没说话。

太太到底哪儿去了,电话都没接,不知道她要是不接九爷的电话的话,是会死人的吗。

“九爷,那个好像是太太。”严逸从挡风玻璃前面不远处,看到了一脸尴尬站在门口的白淽,她身边的两个人,好像动作有点诡异。

“那,是太太的朋友吗?怎么会那么奇怪?”

那动作看着就不像是正常人,太太什么时候找了这样的朋友的?

顾玖笙顺着严逸的视线看了眼,就见到了不远处的三人组,的确看上去是吸引了不少人的视线。

今天的阳光挺好的,白淽出门的时候早上有点阴沉,她就什么都没带,现在面对阳光,她又有些尴尬,不由的将手搭在了额前挡住了太阳。

忽然,她面前的阳光消失了,一阵阴影将她笼罩起来,她眨眨眼,看着自己面前的男人。

“你怎么过来了?”白淽放下手看着他。

“过来接你去吃饭。”顾玖笙说着将带过来的帽子按在她的脑袋上,视线转向了她身边的白旭和还在“飞翔”的陆念身上。

“我刚刚吃过了。”白淽有些尴尬。

她其实也没吃几口,陆念就开始闹腾了,现在已经差不多把人家的店砸了,好不容易才将人制止住了。

“这是?”顾玖笙盯着陆念。

“我要飞,我是一只鸟,一只羽毛长得特别好看的鸟!”陆念叫了声,跟着抬手看了眼,“我的毛呢?白旭,是不是你拔光了我的羽毛!”

现在的陆念可真的是没什么形象可言了。

“她酒量不好,有点喝多了。”白淽解释道。

她要怎么说陆念其实也就只是喝了两杯而已,就那么两杯,她安静了十分钟之后就开始狂躁了。

“你喝酒了?”顾玖笙说着凑过去闻了闻。

“也就一点。”她哼了声。

陆念转头迷迷糊糊的看到了身边的两个人,“哎,你这是干什么呢!那是我的大嫂!!”

白淽被这句话弄的有点雷,急忙对着面前的人摇头,“她喝多了乱说呢。”

白旭也被吓到了,动了动身上的人,“你给我安静点,不要这么乱七八糟的。”

“本来就是,如果白淽从小就养在白家的话,那肯定是我大嫂啊,所有人都知道我们两家有婚约的!哥哥肯定会喜欢她!”陆念哼了声。

陆金宵对白薇没有什么感情她是看得出来的,可是对白淽就不同了,白淽身上的气息和为人处世的态度,和白薇截然不同,哥哥如果是从小和白淽一起长大的话,肯定会喜欢上白淽的。

而且现在如果要深究婚约的话,白淽十有八九就是她大嫂了。

“是吗?”顾玖笙似笑非笑的盯着白淽。

“她乱说的。”白淽说着将顾玖笙拖过去,“不要和小孩子一般计较不行吗。”

“你!”陆念抬手指着对面的顾玖笙,一下子如同被侵犯了领地一样的小公鸡,“别靠近我嫂子!”

顾玖笙眼中幽深一片,安静的站在原地,对着陆念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跟着低头,吻上了跟前的女孩子。

白淽现在还在发愣,唇上传来了软软的触感,看着那双满怀深意的眸子,白淽算是明白了,这人是和陆念杠上了。

“你在干什么!!”陆念一下子就叫起来,白旭拼命的抬手按着她不让乱动。

路过的人都纷纷停下脚步安静的看着正在接吻的两人,那不是白淽吗,还有那个帅的没办法的男人,是不是就是白淽的未婚夫,那个传说中格外帅气的男人呢。

是不是就是,顾九爷呢?

一吻毕,顾玖笙松开面前的女孩子,安静的捧着她的脸,蹭了蹭她的鼻尖,嘴角带着的笑意格外缱倦温暖。

周遭的人疯狂的开始叫喊,这分明就是本年度见到的在学校门口接吻的情侣里面,颜值最高的。

白淽对周围人的视线有些害羞,小声说,“你怎么一点也没顾呢。”

当着这么多的人呢。

“我亲我自己媳妇儿还用看别人的脸色吗?”顾玖笙说着,凌厉的眸子扫过了周遭。

围着的人都被男人的神色盯得低下头,那是什么样的眼神啊,看着真的太恐怖了。

“走吧先回去了。”白淽拖着人往车子那边过去。

陆念的嘴被白旭死死的捂住喊不出来一声,这要是她喊一声大嫂出来,让周围的人都怎么看白淽,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和陆金宵是真的有点什么呢。

“祖宗啊,你就不能不折腾吗......”白旭生无可恋的哼了声。

早知道刚才就直接别搭理她就对了,这是给自己找了个大麻烦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