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 能力很强……/神秘顾爷掌上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同那边的温情无比比起来,苏念念和苏媚这边情况截然不同,苏家虽然是豪门世家,家里人对于这两个孩子的保护和教养也很好,从来没什么勾心斗角的事情发生,但是却也不代表了这两人就是被保护在温室里的花朵,什么都不知道。

苏媚从小心思就比别人要细腻很多,人情世故这些东西也明白的厉害,有些危机意识也清楚的很,今天晚上的事情肯定是人为的,而且不说其余的,能够在顾宅动下这样的手,肯定和里面的人脱不了干系。

她晕倒前看到了向雯,这肯定不是她眼花了,而是向雯当时在现场,而且和她有关系。

苏媚带着苏念念往向雯住的地方过去,顾家这地界大的没法说,占地面积是很多人家可望而不可即的。

苏念念跟在苏媚的身后走在长廊上,这中午才走过一遍的路,姑姑怎么这么快就记住了。

她心里讶异,怎么就只有寻仇的时候,这路才能够记得这么清楚。

顾清隽安排的人紧紧的跟在两人的身后,今天晚上闹了这么一出,顾玖笙安排的人已经将整个顾宅的布防重新加强,老太爷虽然并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大体也能够猜的到到底怎么回事。

苏媚很快便到了向雯住的地方,虽然是向管家的孙女,在顾家不是什么千金大小姐,但是向管家陪着老太爷这几十年来,交情就在那,顾家子嗣凋零,老太爷又将向管家当做了自己家里的人,所以对于这向雯,当然也当做了自家的小孩子一样的养着。

所以向雯在顾家的地位不低,吃穿用度放出去都不是普通豪门人家的千金比的上的,这也是当初查不到向雯的身份,但是却能够看得出来不是普通人家的缘故。

“砰砰砰!!!”

一到了门前,苏媚便开始敲门。

这种老宅子里,向雯住的院子都是有自己独立的院门的,这会儿院门紧闭,差不多人应该也休息了。

“姑姑,这大半夜的我们过来会不会不太好啊。”苏念念回头看了眼后面的花园,怎么感觉有些阴森森的。

“开门!”苏媚没搭理她,继续敲门。

苏念念看着她的动作,也知道了这人是不会听劝的,姑姑从来都是有仇必报从不留到明天,她心里既然怀疑了向雯对她们下黑手,那么就肯定不会将疑问留在心里。

如果能够用的上的人,苏媚是绝对不会轻易得罪,可是要是对她或者是她身边的人有半分的不理,就算能够带来天大的好处,苏媚也是断然不留。

这是她的底线和原则,绝对不能触碰。

门从里面打开,门内站着的小姑娘还没来得及说话,苏媚就直接冲了进去。

苏念念跟在后头,对着小姑娘比了个抱歉的手势,“没事没事,就是一些私人恩怨,你先去休息,不用管。”

小姑娘没说话,小跑着进了屋内,虽然外头看上去古色古香的院子,可是顾家前宅内部却是装修的中西合璧,该有的什么都有,原本进来以为这屋子里应该也是中西合璧的。

但是却还是清楚的看到了传统装修风格的影子。

向雯坐在垫着金丝软垫的位置上,手边放了一盏茶,手上还捧着一本书,一本蓝色封皮书,看上去是老东西了。

“向小姐,她们非要进来我也没拦住。”小姑娘跑到向雯面前小声道。

她是刚刚才进顾家没多久的,向管家的孙女正好这段时间回来了,就被分过来照顾他孙女了,这想问的性子有些古怪,很多时候她也不敢多说什么。

只听说这向雯平时很少在海城,小姑娘心里可是求爷爷告奶奶的求着她赶紧离开海城呢。

向雯抬头就看到了走进来的苏媚,震惊的瞪大了眼睛看着,好像见到了从坟墓里爬出来的尸骨那样的震撼,破念阵一出,苏念念和苏媚气血耗尽,怎么可能还活着。

“怎么,看到我这么惊讶?”苏媚盯着她。

见到她这副神情,基本上已经能够确定了,今天晚上的事情,肯定和向雯脱不了干系了。

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向雯努力的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不能被人发现端倪了。

“苏媚,这大半夜的你闯进来,你以为这里是你苏家,让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向雯手上的书本合上,说话间气势十足。

苏念念愣了愣,这向雯怎么有点和刚才不一样了。

“这里不是我苏家,可也不是你向家,我们都是外来的人,也就不用分什么主次了,我过来是有事情要问你。”苏媚大大方方的站在向雯的面前,颇有种当仁不让的意味。

“这里是我的地盘,苏媚,你不要太过分了。”向雯盯着她。

苏媚没介意她的话,定定的看着面前的人,“我问你,今天晚上你到底做了什么?”

“你在说什么,特地闯进来就是为了问这样的话,不明所以。”

“今天晚上在我昏迷之前,我分明看到你了,我问了身边的人,都说没有见过你,而且,白淽现在还在睡着,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迷晕我们和白淽,你想做什么,最好现在就给我说清楚了。”苏媚盯着面前的人开口道。

向雯心理的防线逐渐崩塌,白淽现在还在睡着,怎么白淽没死,为什么白淽会没死,那些人说过了,白淽今天晚上必死无疑的。

怎么会只是昏睡的。

“什么昏迷不昏迷的,白淽怎么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要让你过来找我的麻烦,苏媚,你和还真的是和从前一样的刁钻任性。”向雯压住心里的慌张。

“向雯,你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心里在想什么,你看着九爷的眼睛里分明就装着那些不一样的东西,所以才将念头放在了白淽的身上对不对。”苏媚说着已经上前掐着人的脖子了。

“你给我放开!!”向雯吼了声,握着苏媚的手腕不断挣扎。

“苏小姐,你快放开!”一旁的小姑娘着急上前,要是向小姐出了什么问题的话,她怎么跟向管家交代啊。

“小妹妹,你先去睡了好不好,没事的。”苏念念拉着人哄了两声之后将人赶出了门外。

堂屋门被关上,小姑娘在外面着急忙慌的敲门,苏念念开始在整个屋子里翻找什么东西,她们如果真的是被向雯给迷晕的,那么向雯屋子里肯定有东西。

弄不清楚向雯对苏媚和她下手的理由,今天晚上肯定苏媚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你最好老老实实的给我交代清楚,否则的话我肯定不会放过你。”苏媚死死的捏住面前女人的颈子。

向雯扣着她的手,盯着她威胁出声,“苏媚,这里是顾家,你不要太猖狂了,我虽然不是顾家的大小姐,可是老太爷对我比亲生的更好,你觉得我要是出事了,他会放过你吗。”

“那你觉得要是我查出来了是你算计我们和白淽,九爷会不会亲手捏断你的脖子。”苏媚冷笑,手上的力道却是一点也没松开。

向雯没说话了,她清楚那个男人的脾性,要是真的知道了是她算计了白淽的话,恐怕会让她生不如死,他对于自己的东西有多么强大的独占欲,就肯定有多么强大的保护欲。

苏念念也没怎么翻,就在门口红色柜子的抽屉里找到了一包东西,她打开看了看粉末状的东西,捂着鼻子凑过去闻了闻,基本上和她们在昏迷之前闻到的那股味道是一模一样的。

“就是这个就是这个。”苏念念捂着鼻子将药粉放在了桌上,苏媚松了手,走过来看了眼。

“你现在怎么给我解释?”苏媚盯着对面的人。

向雯坐起身体整理了身上的衣服,“那是我的药,我从小就体虚体寒,所以一直吃着药。”

“死鸭子嘴硬,你可以将这些药提前掉包,湮灭证据,别以为我就没办法治你了,你最好给我好好的解释解释,否则的话我就把这药送到九爷那里去,宁愿错杀一千不愿放过一个,你以为他会怎么处理。”苏媚嘴角带着张扬的笑意。

向雯也清楚现在她处在不利地位,当时她的确没有用这药去对苏媚和苏念念做什么,带走她们的人是莫郄的手下,只不过她正好碰巧被苏媚看到了而已。

原本就是送去做祭品的人,现在完好无损的回来了,从将人送过去之后她就关了院门躲在院子里没出去,没想到,苏媚和苏念念完好无损的回来了,连着白淽也回来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莫郄违背了对她的承诺,怎么让白淽活着回来了。

“砰......”门被从外面打开。

向管家带着几名佣人安静的走进来,看了眼有些凌乱的屋子和正在对峙的苏媚和向雯,老人家走过去看了眼。

“苏小姐,请问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向管家目不斜视。

“管家您好,我是有些事情要问向雯,所以过来了,有些唐突真的是不好意思。”苏媚礼貌的出声。

“再怎么严重的事情,恐怕也得放到天亮再说才是,苏小姐刚刚才苏醒过来,身体恐怕也不是很舒服,我安排人送你过去。”向管家说着招了招手。

苏媚也清楚这意思是赶人了,她微微颔首,带着苏念念走出了院子,苏念念手上还握着刚才找到的药包,她看了眼手上的东西,刚才向雯的动作已经证明了她今天晚上的确是将她们迷晕了。

“姑姑,你不觉得很奇怪吗,如果说是她看不惯白淽的话,直接对白淽下手就是了,为什么会扯上我们两个人?”

这是最奇怪的地方,苏媚也没能够想明白原因,她和向雯充其量也只算是同学而已,从前也没有得罪过向雯。

“我们先过去,具体情况明天问了白淽就知道了。”

无论如何她都能够感觉到,今天晚上的事情并不简单。

苏媚和苏念念走掉之后,向管看着自己孙女,这孩子从小就和别的女孩子不一样,有自己的思想,所以他没操过什么心,很多时候他都不会去管这孩子要做什么。

但是如果太过分了,肯定是不行的。

“今天晚上的事情,是不是和你有关系?”向管家盯着对面的人道。

向雯正在想事情,听到了这句话,愣了愣,跟着回答,“您这是在质问我吗?”

“不是质问,今天晚上的事情我虽然并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我或多或少的能够猜到,你是不是,对白小姐做什么了?”向管家几乎是一针见血。

对面的人没说话,向管家明白了,看了眼被翻动过的房间。

“你要清楚,哪怕我们住在这里,就算老太爷对你再怎么好,你也只是佣人的孩子,不是这里的主人,九爷和你没有那样的缘分,断了心里的念想吧孩子。”向管家长叹一口气。

这是他的孙女,他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她怀着什么样的心思,可是顾玖笙满心满眼都只是看得到白淽,这点他这个老人都看的清清楚楚。

从小到大,向雯对顾玖笙,总是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在里面,他一直都是真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如果说九爷喜欢她也就罢了,可是九爷没有那个意思。

而且,他们的身份摆在那了,堂堂顾家的掌权人,怎么能够娶自己家里管家的孙女,只要九爷乐意,外面最好家世的孩子仍有他挑选,哪家不是欢天喜地的等着的。

若是白淽没出现也就罢了,可是现在白淽出现了,就应该断了这孩子的念头,让她本本分分的守着。

“您的意思是,我不配喜欢九爷,我是个下人的孩子是吗?”向雯盯着面前的老人。

虽然这是最不好听的话,但是却是事实。

“你要摆正了自己的身份位置,不要僭越。”

“这都什么时代了,再说了,您是管家没错,可是在老太爷的心里,您就是下人吗?老太爷从小就跟我说过,我和你都不是顾家的佣人,这是老太爷的抬举,您心里都不愿意受着吗。”

“可是我们的身份,在顾家从来也不高贵,你给我记住了。”

该说的他也说在这里了,要是这孩子还是听不进去的话,他也没办法。

“别去招惹白小姐,否则的话,后果你承受不起。”向管家说完这句话之后,带着佣人离开房间内、

被苏念念撵到门口去的小姑娘安静的走回来,轻手轻脚的在整理屋内的东西,向雯看了一眼,手上的茶杯直接扔了出来击中了小姑娘的肩膀。

滚烫的茶水倒出来,她疼的跪在地上。

“出去,别进来。”

地上的人急忙退出去了,门合上,向雯起身,从抽屉里取出了带过来的东西,安静的看了一眼之后走出了院子门。

她已经受够了过这样的日子,凭什么她就要受这样的气,分明是莫郄说过的,他有办法能够除掉白淽,她才选择了和他合作的。

可是没想到,那个蠢货,只是嘴上功夫而已,早知道这样就不和他合作了,白淽还活着不说,苏媚和苏念念都还活着,肯定意味着是那边出了问题,而不是这边了。

.....

清晨,朝露最为凝重的时候,大地苏醒,早上起来的天气有些凉意,就连晨起工作的佣人身上都穿着有些厚实的衣服,秋老虎来了,这天儿是越来越凉了。

四季分明是海城最大的特点之一,春秋凉薄,冬夏严寒酷暑,都十分的了然。

严逸带着佣人将准备好的早餐端在了湖心亭这边,因为有苏媚和苏念念过来了的缘故,所以这早餐是断断然不会两个人自己在东区吃的。

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情他一整夜都没睡,想了很多,也抓着嘉衍问了一些自己好奇的事情,但是奈何,嘉衍说的也是不清不楚的,他听了个一知半解,就回去睡了。

不过看着东区的方向,严逸脸上露出了满意的微笑,至少现在九爷心里是舒坦的,白小姐人好好的躺在怀里安静的睡着,早上东区的保镖都是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

这憋了二十六年,而且还正是男人如狼似虎的好年龄,有些事情就不要说出来都好。

晨光慢慢的透过纱幔进入室内,偌大的房间内,以灰白为主色调的房间内,今天床上的床单被套都换成了灰色的,偌大的和床底下散落了一地的衣物,两人的衣物交错在一起,可想而知这暧昧的气氛了。

床上灰色的被罩下,光裸着上身的男人紧紧的拥着怀中的女孩子,他低头,看着侧脸精致无比,还在安睡的女孩子,俊美无俦的脸庞柔和无比,侧脸精致完美,眉梢染着的笑意分明。

他低头,蹭着女孩子白皙的面容,长长的睫毛在她脸上蹭过去,带着睡着的人都微微皱了眉头。

白淽最终还是被他拥在怀里吻醒的,她仰着头,有些无力的承受,脖颈上和露出来的手臂上都能够清晰的看得到青紫的痕迹。

他从前就是这样,床笫之间的事情从来张狂霸道,顺着她的心意,可是却还是我行我素。

“醒了?”男人沙哑的嗓音在她的耳边响起,白淽眯着眼,臂弯挂在他的脖颈上,一副慵懒的样子。

从前他们便是这样,每次她累了,不愿意动了就挂在他身上,男人乐的宠着,就算是宫人也是见怪不怪,这样的习惯就算是到了这里,也还是没改变多少。

“累不累?”男人哄着她,一下一下的给她揉着手臂和腰肢。

“嗯,累。”白淽闭着眼睛不愿意睁开。

折腾一整夜,她现在还感觉自己在云端沉浮没下来,身上酸麻的无力极了,明明她的身体素质算是挺好的,尤其在这个世界还特地用药浴养了很长时间。

“先吃点东西再睡,先起来。”顾玖笙掀开被子,抱着人起身。

白淽两手环着他的脖颈,被人安安静静的抱进了浴室,一阵水声传过去之后,白淽站在镜子前,安静的看着背后正在给她挤牙膏的男人。

“刷牙。”他说着将牙刷放进了白淽的口中。

“我不想动。”她往后,裹着浴巾的身体赖在男人怀里。

顾玖笙想到了成婚一年的时候,她也是这样的赖着他,这样全身心的依赖,很久都没有过了。

“那我给你刷。”他动手轻柔的开始给她刷牙,另外一只手撑住了女孩子的身体让她靠在自己身上。

“今天可是我们要去领证的日子,吃了早餐之后我们再过去。”顾玖笙提醒道。

白淽刷的一下睁开了眼睛,安静的看着镜子里正在温柔给她洗漱的男人,“今天中秋节啊,不是不上班吗?”

她小声的呢喃了一句,这可是节假日,相关部门是不是上班。

“我能让他们上班。”男人说着取了杯子放到她嘴边,白淽吐赶紧嘴里的泡沫。

她偏头看着身边的男人,“你就这么着急娶我啊?”

似笑非笑的表情,一如从前那样,如同一只慵懒的小猫儿,挠人的心窝子,痒得厉害。

“嗯,洞房花烛夜都过去了,我得负责啊。”他说着低头,鼻尖蹭了蹭她的脸。

“你脸皮真厚。”她回了句。

“你是我老婆,怎么就脸皮子厚了。”他说着抬手。

一个红木盒子出现在他的掌心里面,盖子打开,那两捋用红丝带绑在一起的黑发出现在她面前,白淽愣住,想到了他抱着盒子倒在地上的样子。

“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这是我们大婚那日割下来的,我还保存的很好呢。”顾玖笙看着她,眼中盛满爱意。

他追寻她而来的时候,什么都没带,就是带了这个盒子,这对于他来说,是比命还要重要的东西,丢不得。

白淽握着盒子,低头看了眼,“你傻不傻。”

“怕你如果忘了我的话,至少这是我们成婚的证据。”他抬手,勾过她小巧的鼻翼。

“要是万一你找到我的时候,我已经结婚了呢?”

那时候他就是大了她六岁,可是过来寻找她,却也还是早了她六年出生在这个世界,他就当真不怕,如果真的找到她了,她已经有了自己的爱人,成了婚呢。

“你不会的。”顾玖笙握着她的手,放在胸口,“因为我知道你也在等我。”

这话说的情意绵绵。

不过很快男人便看着她,“再者,如果你真的爱上了别人,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这句话说的好像是从地狱里来索命的人那样,白淽抖了抖,抬手捏捏他的脸,“好了,昨天晚上的恶人嘉衍和臣义过去查了吗?”

莫郄能够到达这个世界,如果真的只是为了她的心脏也还好,就怕他还有更加重大的阴谋,不得不防,他是死了,但是难保他背后不会有更加厉害的人。

“我能够到这里是因为小白当初费心收集了我的一丝灵力放在药鼎里温养过后,才选择了将我放在这个世界让我有机会复苏,我的存在很大一部分的理由是因为小白,你天生灵力强大,所以能够承受魂裂的痛苦到达这里,存在这个世界,但是据我所知,莫郄的本事没那么大。”

白淽低头沉思,暗灵堂这个组织,从幻灵大陆他们芸锦第一任王在位的时候就已经成立,这千百年来盯着他们不放,白淽也不太清楚这具体的资料到底是什么。

可是莫郄这么热衷的想要杀了她,不惜追到这个地方,也要杀了她,这就让白淽心里更加的奇怪了,按理来说,整个芸锦已经被封印了,在无人能够威胁到他们的地位,他没必要这么穷追不舍的,跟苍蝇一样。

“你的力量恢复了吗?”顾玖笙自顾自的继续手上的工作,指腹挤了洗面奶之后放在她脸上。

“还没有,只不过普通的自保应该没什么问题。”白淽回了句。

昨天晚上她为了救苏媚和苏念念强行催动了体内的芸锦花,导致了遭到反噬,现在身体还是有些虚弱,要彻底恢复,需要一段时间才行。

她低头,男人捧了清水给她将脸上的泡沫洗掉,白淽站在原地听话乖巧的看着他。

“好了,先出去我洗漱之后来找你。”顾玖笙低头,在她唇边吻了吻。

“那我要去给你拿衣服吗?”白淽盯着他。

“不用,你乖乖的过去换好了衣服等我,我马上就好。”他揉揉她的脑袋。

白淽听话的走出了浴室门,安静的看着被已经被挪到他房间柜子里的自己的衣服,从中取了两间出来,她动作迅速的换好了衣服。

偌大的床铺上现在凌乱一片,就连地上都是乱七八糟的一通,她看的耳根子一热,动作迅速的跑出了房间。

从前就算是嫁给了他,白淽也没有多少时间能够和他好好相处,成婚的第一年,他们的确是甜蜜了一阵子,可是也只是短短的一年而已。

现在一切从来,她心里很多从来没有爆发出来的情愫在这一瞬间,全部爆发出来。

顾玖笙拉开房门走出来,房间里空空如也,他过去看着被女孩子用力塞进了沙发后面的内衣,不禁莞尔,还是和从前一样,脸皮薄。

男女之事从来都是不喜主动,说一下就耳根子开始泛红。

将衣服换好之后,他拉开房门走出去,等在客厅里的白淽凑过去,看着他身上的衣服,满意的点头。

“皮相好就是不一样,穿什么都好看。”

顾玖笙俊美的眉间微挑,伸手两人捞过来,“意思夫人满意的,只是皮相而已吗。”

这话听着隐隐能够感觉到威胁的气息,白淽状似认真的想了想,“除了皮相,好像真的没什么了。”

男人握着她腰际的手慢慢加重,白淽清楚的感觉到了他的不悦。

“脾气不好,为人霸道狂妄,聪明是聪明,可是关键时候总是犯傻……”白淽认认真真的掰着手指头数起来。

顾玖笙脸越来越黑,抿唇看着她不说话。

数落的差不多了,白淽心情顺畅的拉着人要出去吃早餐。

拽了半天,发现扯不动,她回头就看到站在原地盯着她不说话的男人,他眼眸幽深一片,额前的碎发有几丝细碎的阴影,看上去心情不是太好。

“生气了?”白淽凑过去拽着他。

……

她眨眨眼,笑呵呵的看着他,“你有这么多的缺点,我都能喜欢你,说明了你的魅力是当之无愧的……”

对面人的脸色冰冷了一度。

好像生气的孩子一样,低头看着被她拽着的手,也不松开。

“好了好了,我错了,刚才是逗你的。”白淽投降。

凑过去抱着男人精瘦的腰际,她脸贴在他身上,“你就算有千万个不是,有一点,你爱我如命,这便够了……”

她的要求从来很低。

顾玖笙低头,下巴抵在她的头顶,一声一声的的说了什么。

在外面等了半天没等到两人过来吃早餐的苏媚几个人往东区过来,大老远的就看到了坐在房檐下的白淽。

此时此刻她低着头,面前摆着一张透明的茶几桌子,她面前放了一张很宽大的纸张,手机握着一只钢笔。

她旁边的男人坐在沙发上,膝盖上放了一本书,白淽的另一边桌上,放了刚刚做好的早餐。

此刻男人低头,看着他身边哀怨的小姑娘一笔一划的在纸上写着什么。

“这是在做什么呢?”咬着面包的苏念念小跑过去,努力忽略掉了身边人压迫的气场,探头看了眼。

跟着就看到了白淽飞扬的字体,最上方赫然写着一行大字。

顾玖笙的一百条优点……

苏念念看看抓耳挠腮的白淽,再看看好整以暇的男人,默默的低头往后退了过去。

“还真是会玩儿,这禁欲系的谈恋爱都是这么直白的吗?”

她甚至看到了第一行,上面标了个序号一,能力很强……

那几个字看着就知道不是白淽的字,那样苍劲有力飞扬跋扈的字体,只能是她身边的男人的。

苏念念对着苏媚耳语几句之后,原本打算过去的人,在白淽渴望的眼神中,默默的转身走了……

白淽石化,这个记仇的女人,不就是上次相亲没帮她吗,记到现在……

她仰头看了眼身侧的男人,顾玖笙笑了笑,抬手捏捏她的脸。

“乖……好好写……”

白淽低头,认命的开始奋笔疾书,所以为什么要数落他,最后都是自己扛着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