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 暗度陈仓/神秘顾爷掌上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家和白薇断绝关系的新闻是在第二天就紧跟着发出来了,白建禾的动作很快,白氏的公关部门也应对的及时,也找了全城的主流媒体,早上八点钟,新闻出来的时候正是人们陆陆续续上班的时候,这算的上是整个海城的年度头条之一。

要知道当初白家一家人家庭和谐美满,父慈子孝,女儿又有本事,这可是白家的招牌,可是这么短的时间内,白家就来了个私生女,紧跟着就是白薇不惜用自己的未婚夫来陷害同父异母的妹妹,紧跟着就是那个被人不看好的私生女,顺利的成为了顾家掌权人口中的未婚妻。

这两个月,海城可是热闹极了,这些豪门大家都不怎么太平,不过火爆的莫过于白建禾和白薇断绝关系这段新闻了。

新闻出来的时候白旭还在宿舍里面蒙头大睡,他今天早上没课,昨天晚上在药方又耽搁的时间太晚了,所以到现在还是没起床。

樊夏和吴冬拎着早餐冲回来,打开宿舍门之后跑到白旭的门前开始疯狂的叫喊。

“白旭!!快起来了出大事儿了!!”吴冬伸手将蒙头大睡的白旭的被子扯开。

里面的人睡意松惺,闭着眼睛抱着枕头开口,“有什么事儿一会儿再说,困着呢。”

吴冬上前将人拖起来,“还睡呢,你好好看看这新闻,你爸爸和你大姐断绝父女关系了!”

他说着将手机屏幕点到了新闻的页面,放在白旭面前,睡得迷迷糊糊的人眼睛也没只睁开的回了句,“你乱七八糟说什么呢,怎么可能。”

这种事情不会发生。

一向话少的樊夏这时候也开口,“是真的,你还是赶紧看看新闻吧,现在外面都炸开锅了。”

白旭听到樊夏的声音,猛的张开眼睛,一把抢过了吴冬的手机,眼睛快速的浏览过了上面的信息,清清楚楚的写着,白建禾已经向相关部门申请,现在已经登报声明,断绝和白薇的父女关系。

从今以后,白薇和白家再无任何关系。

“这,这是怎么回事!”白旭指尖颤抖。

分明前两天还好好的,他回去的时候姐姐也安安静静的待在自己的房间里没有走动过,大家都相安无事,怎么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不清楚,可是现在外面风言风语的满天飞,你还是回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吧。”樊夏开口道、

他们回来的路上看到这消息的时候也是惊呆了,白旭和白薇从来姐弟感情就十分的好,就算白薇前段时间丑闻满天飞的时候,都没人敢在白旭面前提起白薇的半点不是,可是现在家里居然和白薇断绝关系了。

而且肯定是突然做出的决定,否则的话白旭这两天不会这么怡然自得的待在学校里,早就闹翻天了。

“我先回去了。”白旭下床穿了鞋子,随便套了件外套就直接跑出去了。

“你等等,你睡衣不换了!”吴冬吼了句。

可是却没能够得到跑出去的人的丝毫回应,不过好在少年的睡衣从来也都只是类似宽松的休闲家居服,白旭人长得又好看,这些缺点都是可以弥补的。

吴冬点头,可是又马上反应过来,“为什么刚刚我说他不信,你一说他就信了?”

樊夏抬手拍拍他的肩膀,“过来吃早餐吧。”

白旭冲出去的时候拨通了白淽的电话,父亲不会无缘无故的做出那样的决定,如果他猜的没错的话,白淽肯定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电话响了两声之后那边的人迅速接通了,还没等白旭说什么,那头的人发话了。

“我在学校门口的咖啡店等你。”

简明扼要,电话很快挂断了。

顾玖笙坐在白淽的身边,安静的喝着咖啡,将手机收起来之后,她无奈的叹了口气。

“我说了一会儿我过去找你,你跟着我做什么?”

男人手上的叉子给她放了块蛋糕到嘴边,“吃一口,味道挺好的。”

这是说不听了,这人是赖上了就是赖上了,你无论说什么都没用,他坚定自己的理想信念,就是跟着你不松手就对了。

“吃一口。”顾玖笙坚持道。

白淽无奈,张口吃进了他递过来的蛋糕。

“为什么那么在意那小子的感受,还特地过来要和他解释解释。”顾玖笙手上的叉子狠狠的插到了眼前的黑森林蛋糕中间。

“他帮过我,虽然没有帮成功,可是也是实打实的替我着想,也算是还了这个人情,让他不至于云里雾里的太难过。”白淽看着桌面上的文件道。

白旭和白薇不一样,他身上有少年应该有的朝气蓬勃和正义,还没有被污染的市侩,也许他的确是骄纵了一些,也有少年应该有的趾高气昂,可是内心,的确也是温暖的。

她在白家看到白薇和白旭的相处模式,也看到白旭对白薇的崇拜和喜爱,她不由的想起了自己的亲弟弟。

如果絜儿还活着的话,对她是不是也是一样的喜爱和崇拜,也会黏在她身边一声一声的唤着姐姐。

白旭来的速度很快,几乎是以奔跑的速度到了餐厅里,上前打招呼的侍应生还没来及说话,他便一股风一样的冲了过去。

满头大汗的少年喘着气坐在了站在桌子旁边,紧紧的盯着白淽,“怎么回事?”

白淽偏头看到他着急的样子,手抽了张纸巾递过去,“先坐下吧,我会告诉你怎么回事。”

白旭接过纸巾捏在手里,安静的坐在了两人对面,额头上的汗水一点一点的下来,白淽看到他着急的样子,也没做多于的事情,将手边的文件递过去。

“白薇用人体炼药,现在已经死了数十人,不少人还在昏睡当中,白家是知道了这件事情,在事态还没有发展的太过严重之前,提前做出了了断。”

白旭指尖有些发抖,甚至都没办法将文件袋打开,迅速的浏览过了里面的东西,白旭脸上的表情由惊讶开始慢慢的转化为震惊,紧跟着就是错愕。

“这......这不可能是真的。”

纸张的纹路在他手上变得扭曲起来,古铜色的手背上青筋乍现。

“这是事实,你可以去调查,现在白薇因为药力反噬的作用变得情况不太好,这事情也许换做普通人听上去会觉得是天方夜谭,但是你是白家人,从小这些古法子在书上也看过不少,所以对于你来说,这并不是不能理解的。”白淽说这话的时候就如同再说外面的天气有多好一样的平淡无奇。

严逸查询到的资料十分的详细,死者的家庭住址身份都尽数其中,白旭也能够一眼看的分明,上面一个一个罗列出来的名字,都是白薇害死的人吗。

“你没有质疑,说明了你也相信,现在的白薇是会做出这种事情的人。”白淽看着已经再平和不过的白旭。

从第一次知道白薇给白淽下药开始,白旭心里就清清楚楚,他的姐姐,已经不再是当年的那个温婉贤淑,善良大方的姐姐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善妒恶毒的女人。

可是这么多条认命,白薇到底要做什么的。

“这件事情,是不是和你有关系?”白旭盯着白淽。

现在能够让白薇再次癫狂的,也就只有白淽了,只要能够让白淽痛苦,她能够付出任何代价。

半响之后,白淽摇头,“和我无关,她之所以会这么做,是她内心的贪婪所致,怨不得旁人。”

不管白薇事前是不是知道豢养睨虫的下场是要人的性命,就算她是被利用的,可是她心甘情愿的做了那么一件事情,不能因为她不是始作俑者,就轻易的原谅了她,她背后的人固然重要,可是白薇做出这许多事情,已经不再是能够看病救人的大夫了。

她已经失去了这个资格,再不配进药庐。

“我明白了。”白旭将手上的纸张折叠起来,装在了自己的口袋里面,“对于从前的一切种种,我同你郑重其事的道歉。”

白淽看着面前鞠躬弯腰的少年,这一切都本不该是他应该承受的,可是身在其中,谁人又是无辜的,她,白薇和白旭,都有自己存在的意义,无论是从前的白淽还是现在的她,都有在这里的意义,你得到了什么,享受了什么,自然也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白旭现在面对的,便是自己熟悉的一切一点一点的崩塌下去,心理上的惩罚,远远比生理上的惩罚要重的多了。

看着她盯着白旭的背影不放,男人不满的伸手,捏着她的下巴将脸转过来,“看他作什么,他比我要好看?”

不过是个毛头小子,有必要盯着看那么久吗。

“觉得他,其实也挺可怜的。”白淽愣然道。

顾玖笙轻笑,一字一句的提醒她,“他只比你要小一岁。”

年龄都差不多,有什么好感慨的,不都是少年少女吗。

“这个和年龄无关吧。”白淽无语道,将他的手拨到了一旁去。

“有什么好可怜的,人总是要付出代价的,这世道,没人是无辜的,他的出生就决定了以后的罪恶。”男人慢悠悠的说了句。

好像也是那么个道理。

“走吧,不是要回家吗。”顾玖笙拥着她起身。

今天两人要一起到顾宅去,白淽也想过去看看白姗媛,昨天晚上老太爷特地打了电话过来,让他们两今天回去一趟。

顾玖笙的身体这么差,老太爷也时时挂心着,这段时间他从顾家出来之后还没有去看过老太爷。

......

白旭从学校冲到白家也不过半个小时的时间,路上就听着一路的新闻广播,都是白薇被逐出白家的消息,他心里特别的不舒服,这么大的事情,哪怕白薇真的是做错了,家里也不能不通知他一声就这么直接将姐姐给撵出去,这对于他来说不公平。

白家客厅内一片安静,白建禾因为新闻的事情现在在公司处理后续的问题,荀露霞在楼上陪着还在昏睡中的白薇,就只有白老太太一个人坐在客厅里,她背后还站着张良。

“奶奶!!”白旭冲进客厅,将车钥匙扔在茶几上。

“这是怎么回事?”他叫了声。

老太太慢条斯理的拿了茶几上的炖好的血燕,“慌什么,教过你多少次,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能慌慌张张的,怎么就是学不会。”

白旭环顾四周,没有在客厅里见到母亲和姐姐,甚至也见不到白建禾。

“爸爸为什么要登报就这么将姐姐撵出去了?无论她犯了什么错,她都是我们家的一份子,怎么能这么做?”白旭瞪大眼睛吼道。

白薇的确是做错了,甚至错的很离谱,可是无论她再怎么错,一母同胞,血脉相连,怎么都不能在这个时候将她逐出去。

这样的话他们成了什么,舍弃自己家人的胆小之徒吗。

“你不清楚你姐姐做了什么,当然能够这么说出来。”老太太搅动盅里的血燕。

以她这个孙子的性情,知道了白薇做了什么,第一个就会批判白薇。

“我知道,她害死了很多人。”白旭语调平稳的说。

老太太手指一顿,“你知道?”

“我问的是为什么要和姐姐断绝关系,她犯了法有法律来批判她,我们是她的家人,在她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就这么舍弃她,您觉得合适吗?”白旭张口吼了声。

老太太一愣,手上的东西重重的放在桌上。

“你觉得你是为什么过来找我吵吵闹闹的?”念雯英第一次对这白旭这么疾言厉色,“如果是为了将白淽撵出去这件事情,你大可不必,我这是为了保住白氏,在将白氏交到你的手上之前,不能有任何的闪失你清楚吗!那些新闻一旦爆出来,对于白氏来说,会是多么大的打击你清楚吗!”

在事情还没有被曝光的时候,他们先舍弃了白薇,才是最明智的决定。

念雯英身后的张良身形僵硬,垂落身侧的手指紧紧的握成拳头。

“所以,就这么把姐姐扔了吗?”白旭脸上带着绝望。

他们是家人啊,是最应该守望相助相互扶持的,为什么要弄成这个样子呢,家人这个词汇,在他们眼中,难道就什么都不算吗。

“这不是扔掉,只是一个家族在衍生发展的时候必须要做出的牺牲,白薇对于我们来说,没有任何的意义,她犯了法,一旦上了法庭肯定是要被判处死罪的,一个医生,所学的东西没有用来救人,反而杀了那么多的人,这是多么大的忌讳,你觉得到时候事情会怎么样发展?白家如果不表决态度的话,你觉得最后会怎样?”老太太中气十足的张口。

所以白薇的牺牲,只不过是将这个家族更加好的发展下去而已。

“那以后姐姐要怎么办?”白旭脸上带着嘲讽,“以后我们是不是要形同陌路,就算在路上遇上了也当做是不认识的?”

念雯英抬手,拍了拍孙子的肩膀,“不是要你这样,只不过你以后就需要和白薇保持距离了,毕竟这新闻已经发出去了,我们不能当做一切都没发生,你要理解你爸爸,这是为了保全白家必须要做出的牺牲。”

这样冠冕堂皇的话白旭已经不想听了,他从小到大被这句话骗了多少次都不清楚。

“奶奶您错了,这样的方法不是帮了白家,而是将白家陷入不仁不义的境地,外面的人会以为,我们白家冷血无情的样子是遗传的,会将姐姐的错误也归咎到我们头上。”

不是说撇清楚了关系就真的什么都不用去在乎了,很多人会将白薇的冷血恶毒归咎于白家的家教上,能够在这样的时候扔掉女儿保全自身,白家的名誉只会损失不会保全。

“我们应该做的是和姐姐一起站出去,共同面对大众,承担她的错误,而不是一味的撇清楚关系,只有堂堂正正的面对自己错误的人,才能够走的更远,只想着逃避,怎么周全自己,怎么趋利避害的人,不会有大作为,您错就错在不懂得这点上。”白旭说的字字珠玑。

一瞬间念雯英居然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他,眼睁睁的看着白旭上了楼去了,眼前的少年再也不是牙牙学语时候的小孩子,能够听从你的说教,没有明白是非的能力,只会一味的听从你的语言,他是有血有肉的,有自己想法的人。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还成了我的错了是吗!”反应过来的念雯英将手上的血燕重重的砸在地上。

从小到大,白旭什么时候这么和她说过话,真是滑稽。

张良低头上前一步,安静的站在老太太的身边,“我觉得小少爷说得对。”

“啪!”念雯英反手就是一巴掌打在了张良的脸上,掌声格外的清脆。

厨房里的佣人吓得不敢出来,站在里面安静的等着外面人的气消了,这个家里从昨天开始就不安生,早上闹了一次,晚上大小姐醒过来闹了一次,现在少爷回来又闹了一次,真的是没完了。

“你认为他说的对,我看你是脑袋糊涂了,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指手画脚的了!”老太太面色铁青,说出最厌恶的话。

张良低着头,没有回应,可是拳头却攥的死紧。

“我说过你的存在就是让我高兴的,下贱的人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指手画脚的了,你说他说的对,那么是我错了,我将那个贱蹄子扔出去是我的错吗。”老太太死死的瞪着眼前的人。

和她相处了这些年的张良深知老太太的性子是什么,知道她这时候想听什么不想听什么。

“是我错了,您没错,是小少爷太不懂事了。”

老太太深吸一口气,安静的往后坐在沙发上,翻了自己准备好的杂志过来,“一会儿你上去看看她醒了没,要是醒了就把人给送出去,随便送到郊区找个地方安置了。”

张良错愕的抬头,这是要把白薇给送出去吗。

“都断绝关系了肯定不能在家里住着,安排两个人盯着,要是警方那边起了疑心的话,就把人给送到警察局去投案自首。”

这些证据已经都在顾玖笙和白淽的手上了,估计那两人是不会放过白薇的,与其他们帮助白薇逃窜,还不如博一个大义灭亲的好名声。

“老太太,大小姐可是您的孙女啊,真的要交给警方吗,先生知道吗?”张良急忙说道。

念雯英翻了两页杂志停住,不屑一顾的说道,“孙女,我又不是只有一个孙女连给白家联姻带来利益的资格都没了,我要她做什么。”

很难相信这样的话是从看着白薇长大的奶奶口中听到的,张良手握的更加紧了。

逐出去还不够,现在还想要他的女儿来为白家再做最后一次牺牲,这个不要脸的老妖婆,白薇从小是怎么战战兢兢的孝顺她服侍她的,这个老东西是一点都想不起来了。

“听到我说的话了没?”念雯英看了眼。

张良迅速的恢复了神色,“是,我会好好安排的。”

白旭上楼之后直接到了白薇的房间里面,她昨天晚上醒过来之后闹了一夜,现在是注射了镇定剂才睡过去的,荀露霞坐在床边,面容憔悴的盯着床上的女儿。

床上的人看上去要比昨天更加的憔悴无比,头发花白,脸上还有些许皱纹,苍白憔悴无力,就连挂着点滴的手背都有不同程度的的褶皱。

“妈,姐姐醒了没?”白旭出声。

荀露霞有些机械的转头,看着出现在房间里的儿子,如同枯木逢春一般的抓着他的手,“儿子,你奶奶最疼你给你的话了,你去劝劝她,现在这个样子不能把你姐姐撵出去啊,她会死的,真的会死的!!”

她办法看着自己的女儿就这么被丢出去了,白薇现在已经够惨的了,被从白家撵出去之后,就真的什么都得不到了。

“姐姐她,为什么要这么做?”白旭盯着床上的人。

白淽说的药力反噬,恐怕就是这个样子了,能够让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孩子,苍老成这个样子,白薇是真的动用了不该用的药方。

“还不是为了那个白淽吗,她才被找回来多长时间,你姐姐就被她折腾成这个样子,我真恨不得亲手解决了她。”荀露霞扯着嗓子吼了两声。

她的女儿,好好的一个孩子,被折腾成了这个样子,怎么让能够让她心头不恨。

“妈,白淽从来没做过什么伤害姐姐的事情,反而是姐姐一直在伤害她,为什么到现在你还是护着姐姐呢?”白旭蹲在白薇身边,握着白薇变得粗糙的手。

荀露霞听到这句话有些愕然,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你的意思是,白淽没错,是我们错了吗?”

“我没说这句话,总之姐姐变成这个样子,您要好好的反思一下,而不是一味的指责别人,姐姐也有错她如果不用人体炼药的话,自己也不会弄成这样,更加别说她害死了多少人了!”

为什么这么简单的事情,她们就是看不懂呢。

“你这孩子你现在是护着白淽吗!”荀露霞叫了声。

房门被从门口推开,张良走进来对着两人点头示意,“太太,老太太让您出去一下。”

荀露霞眼神同他在空中交汇,紧跟着收敛了神色走出房间。

白旭握着白薇的手,看着躺在床上的人,她想起了从前姐姐带着他,那样的天真烂漫,可是为什么,才短短的这几年,事情就变成了这样,无论是妈妈还是姐姐,都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张良带着荀露霞迅速的进了一间客房将门锁上了,房间内光线幽暗,看不出来人原本的样子。

“怎么了?”荀露霞开口问道。

“老太太刚才让我马上将白薇送走,抽时间再将她送到警察局去投案自首。”张良面色凝重,身后笼罩着厚厚的乌云。

“什么?!”荀露霞一下子就着急了。

老太太这是要让她的女儿去死啊,送到警局去,那还能活着出来吗。

“这个恶毒的老东西,是要将所有的东西都算计的清清楚楚才肯善罢甘休。”张良啐了口吐沫。

荀露霞面色焦急,“那现在要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无论如何都不能让白薇去送死,你马上收拾东西,我们带着白薇马上走。”张良握着荀露霞的手道。

无论如何,都要保住白薇,他这些年在白家也攒下了不少的家当,远走高飞之后生活是没有问题的,他有能力能够保证她们母女两衣食无忧。

“可是......”荀露霞还是有些舍不得。

毕竟白旭还咋白家,这也是她的儿子,她怎么舍得将白旭就这么给扔在白家,带着白薇走了。

“怎么,你不舍得离开?是舍不得白旭还是舍不得白建禾?”张良盯着她冷笑。

“不是,我是担心白旭。”

她要是真的走了,白旭怎么办。

“你放心他白家唯一的男丁,那老东西可是宠着爱着,就算没了你在他也一样能够继承白家,可是白薇就不同了,如果现在我们不将白薇带走的话,她的下场只有一个死字了。”张良冷静的说出这句话。

“我还是觉得......”

“觉得什么啊你到底。”张良着急了。

“她当然是觉得待在这里做贵妇人,要比跟着你浪迹天涯好过的多了,怎么舍得跟你离开。”房门被人从外面轻易拉开,老太太站在门口好整以暇的看着昏暗房间里的两人。

荀露霞惊慌失措的将张良握着的手甩开,面色急促的往后退了两步,“妈您不要误会了。”

老太太慢悠悠的走进来,她背后跟着进来几名保镖,顺利的将张良制服踩在脚下。

“误会什么?误会你们没有暗度陈仓生下了白薇?”老太太好笑的看着她。

张良错愕的抬头,面前的老太太脚上的高跟鞋踢了他一脚,“你以为你能够瞒着我多久,你们那点烂事儿,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不过看在你这些年跟着我也伺候的我挺高兴的份上,我才带着你在国外没让你和她接触,可是没想到你就这么禁不住考验?”

“考验?”荀露霞盯着老太太。

“原本只要你能够忘记这个女人,安安心心的将白薇送到监狱离去,我肯定是会和从前一样转作什么都不知道好好养着你,毕竟能够让我这么满意的男人,你可是第一个,没想到,你太让我失望了。”老太太手指动了动,抵在张良的唇瓣上。

荀露霞脸色变得惨白,不可置信的看着老太太,整个人被崩溃的情绪掩埋其中。

“这是你们自己选的路,我就让建禾回来看看,他这些年宠着的,是什么女人。”老太太抬手,保镖已经拨通了那边的电话。

张良想要反抗却不得其中,倒是荀露霞连滚带爬的到了老太太的脚下,“妈,我是白旭的母亲,您不顾及白薇不顾及建禾的面子,也该顾及白旭啊,他要是知道的话会受不住的,而且我保证,白旭肯定是建禾的儿子,我肯定!”

老太太一脚将人踢过去,“你以为我提前没有验过?你荀露霞是什么品行的女人,我会不清楚,现在你已经没了作用了,和我抢人,瞒了建禾这短时间,我良心的确是难安啊。”

荀露霞心里清清楚楚,当年如果不是她怀上了白薇的话,恐怕早就已经和白建禾分手了,现在要是让他知道了白薇不是他的女儿的话,她不敢想想自己即将会面对什么。

“当年他为了你甚至不惜得罪我,也要和你在一起,现在白薇没用了,白淽倒是后来居上,我正愁没办法将你们清出白家,我想建禾心里肯定也乐意将白姗媛接回来。”老太太笑着。

白薇已经没用了,可是白淽却是如日中天,比起白薇更好的是,白淽是正儿八经流着白建禾血液的孩子,更加好操控。

白珊媛是白淽唯一的软肋,只要能够带回白珊媛,何愁白淽不听话。

老太太轻笑,这些人用了这么多年,也差不多该换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