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 一曲惊人/神秘顾爷掌上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未解之谜,不少现代专家现在都没有能够探测出来,这个世界上是不是有未知的力量存在,人类未曾到达之地太过多了,你没见过的,不代表不存在。

白淽带着顾玖笙翻了一个晚上,她最终在从小白洞穴里翻出来的一本羊皮书上找到了那列她曾经看过的记载,可是这本书来的蹊跷的很,像是一本已经传了千百年的书籍,在小白洞穴里被用木盒子封存的好好的。

也是放在寒潭底下最深的地方,她当时取出来的时候根本没想过里面放着的书会是这么古老的东西。

阳光透过窗户射进来的时候,白淽看着地毯上闭眼假寐的男人,一整个晚上,他都守在这里,帮着找书,虽然找的都是白淽刻意扔过去的现代书籍书册,也说了无数次,让他过去休息,可是这人却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

阳光直射在地面上,白色的羊毛地毯显得越发的刺眼,白淽凑过去,看着男人的侧脸,他皮肤白皙,现在在光下,看着越发的晶莹剔透一般。

长而微卷的睫毛动了动,他睡着的时候,和醒着的时候,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样子,白淽看了半响,还真的挺像个小孩子的性子,有的时候,固执的挺好的。

她抬手,碰了碰男人的睫毛,指尖刚触及到他脸颊的瞬间,黑色的眸子隐射出她的面容。

醒过来的男人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意,抓着她伸过去的手不放,放在唇边轻吻,“趁我睡着了,想偷摸我。”

他语气愉悦,带着刚苏醒的低沉和松惺,“现在几点了。”

白淽将手抽回来,“早上七点半了。”

顾玖笙扭着脖子坐直了身体,看着身边围着的堆书册,从前上朝一日批那么多的折子,都没这么累。

“找到了吗?”

白淽看着他疲累的样子,摇头,“还没有。”

顾玖笙看着她旁边更加厚重的一摞摞书本,握着她的手松开,给她按了按太阳穴,“我们再仔细找找,没事的。”

白淽摇头,“没事,我想起来是在哪里看过的,很快就能找到解决的办法。”

这也算是给他的安慰,毕竟让他陪着找了一晚上,总不能寻无所得。

“真的?”顾玖笙指尖轻柔,给她按的手法娴熟无比。

“嗯。”白淽视线落在放在书籍最底下的那本羊皮卷上。

先不用管这东西的来处,既然上面记载了,那些人的死亡,是有人用了邪门歪道的方法收集人气,这种方法会在人昏睡的两个月内逐渐吸干净了精气神,苏醒一个星期之后,就会死亡。

现在那些睡着的人,还有机会能够就回来,可是怎么阻断那些灵力的传输,才是最重要的。

她在这个世界没有修灵,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所以是没办法感觉阻断和终结,当务之急,是要找到臣义,臣义既然说了会一直跟着她,臣义和小白的本事,一定能够顺着灵力传溯的源头,寻到那些使用人命修灵的人。

“扣扣......”

客厅门传来响动声,白淽和顾玖笙看了眼,从地上起身。

保持这个姿势一个晚上,白淽现在腰酸背痛,差点没站住。

严逸推开门走了进来,就看到他们九爷抬手揉着小姑娘的腰和腿,弯下腰的动作和手法格外的娴熟。

“没事儿吧,先过来坐下。”顾玖笙扶着她坐在沙发上。

严逸有些尴尬,但是却不得不安静的看着,“九爷,您找的古琴送过来了,我现在让他们抬进来吗?”

白淽看着门口,就见到两名保镖抬着一个很大偌大的盒子进门,那盒子下方垂着一个明黄色的流苏,盒子是上好的木头制成,在这个时代能够有这样的好东西,的确是很难得。

两人小心的将盒子放在茶几上,顾玖笙看着她,“这是给你找的,你不是想弹琴吗,这也是个老东西了,木头和琴弦都是用最好的材质做成的,你看看称不称手。”

偌大的木头盒子打开,里面的琴用白色的绸布包裹好了,顾玖笙将东西取出来,放在了茶几上。

白淽清楚的看到了里面的东西,一把黑漆裹面的古筝放在其中,两侧雕刻的凤凰于飞栩栩如生。

白淽蹲在地上,指尖抚过上方的琴弦,清灵的音乐声传出来,这音色一听就知道,是上好的东西。

“你为什么知道我想要这个?”白淽看着他。

“你想什么我会不知道吗。”男人捏着她的脸,“试试这琴是不是合手。”

白淽坐直了身体,指尖勾动琴弦,一连串的琴弦声合成了最好的音乐,一曲高山流水,嘈嘈切切悠扬悦耳。

严逸听得点头,他虽然不懂音律,但是也听得出来,白淽弹奏的十分好,这功底恐怕没有五六年是弹不出来的。

顾玖笙看着她,眼前浮现出来从前她霓裳步摇,给他抚琴的时候,她从前性子跳脱,安不下来,也是从月牙的口中顾玖笙才知道的,那时候芸锦女王为了让白淽能够静下心来,才让她学的古筝。

这琴是弹得很好,在九天王朝都找不出几个能够比她更厉害的人,可是她的性子,却是一点也没能够改的过来。

就算到了现在,她弹琴的技艺,也是一点未变,这么多年,一如既往。

从前住在山间,她一个人找不到说话的时候,就会带着小白坐在山崖上抚琴,这么多年了,她现在一看到这琴就想起了从前那段时间,虽然孤寂,可是却别有韵味。

世事无常,谁能够想到她会有这样的奇遇,恐怕说给谁听谁都不会相信的。

一曲毕,白淽抚过黑色的琴面,面带笑容,“这东西也是老东西了,当初做这琴的人,肯定不一般。”

严逸笑了笑,心里却在滴血,这东西可是要九位数呢,可不是贵着呢吗。

这么贵的,可不是好东西吗。

“喜欢吗?”顾玖笙看到她的样子,就知道她喜欢。

“嗯。”白淽点头,这东西就算在栾朝也是不多见的。

这样的师傅手艺,加上这样上好的材质,恐怕琴弦也是特殊材质做成的,看上去光洁如新。

“这琴弦据说已经快百年没换过了。”严逸在一旁提醒道。

古时候的好东西,能够撑住这么多年的并不少见,从前老祖宗的东西也不都是最好的,可是总有一些最好的,会留下来,从前的技艺可不是现在能够同日而语的。

“谢谢。”白淽诚心的看着顾玖笙。

能够找到这样的东西,只怕也花费了不少的人人力物力,他费心了,白淽虽然对琴的要求不是很高,但是有最好的,总是不错。

“喜欢就好,学校的晚会在什么时候?”顾玖笙看着她问道。

白淽想了想,好像也没几天了,那些人给的时间总共也就七天,算起来也快了。

“还有五天。”

“那天晚上我过去看看。”顾玖笙盯着她说。

白淽看他的样子有些渗人,隐隐的有种他不愿意让她表演的感觉,但要是真的不愿意,为什么给她寻了这么好的琴过来。

“先吃饭,我一会儿送给你过去学校,你不是下午有课吗?”顾玖笙拉着她起来。

白淽虽然不用和普通学生一样要修满学分,但是她也挑了自己喜欢的课程去上,总的也没几科,加起来一个星期课也不多。

她的课程,总是顾玖笙要记得清清楚楚的。

早饭吃过之后,白淽被送到了学校里,虽然顾玖笙给她买了琴,但是那琴的确是挺贵重的,不适合搬搬抬抬的,她记得入学那天有看到传统乐社在纳新,她看到了宣传海报上有古筝和琵琶以及一些笛子长箫之类的乐器,去那个乐团的话,应该能够借到古筝。

往传统乐社过去的路上,白淽遇上了白旭和他的几个社员,传统乐社距离他们乐团的活动教室也并不远,能够遇上也不奇怪。

正在和樊夏说话的王亮第一个看到了白淽,大老远的就招手挥动着。

白淽对着他点了点头,之后走到了他们面前。

“你的节目决定好了没,是要唱歌跳舞还是怎么说?”吴冬盯着白淽发问。

这个女孩子真的一点也不着急的啊,迎新晚会的节目名单都要报上去了,这人还是不紧不慢的,今天早上上课的时候周琦在教室吼的天花板都要掉下来了。

“差不多定下来了,现在我要过去借乐器。”白淽开口道。

吴冬眼前一亮,小仙女这是说她要去借乐器,难不成是到他们乐团去借的,可是上次她才说过什么都不会的啊。

“你要表演什么?”白旭盯着白淽发问。

“高山流水。”白淽报出一个曲目。

对面一群人发愣,这不是古筝的曲子吗,所以往这个方向过去,就是要去传统乐社借古筝的。

“你会弹古筝?”白旭盯着白淽有些疑惑。

古筝这东西是要从小练起来的,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够弹奏的,她怎么可能会弹古筝,她从小不是在山上长大的吗。

“会一点,表演应该不困难。”

吴冬眨眨眼,这位小仙女是说,她只会弹一点点,所以就想用这个表演,然后过去找传统乐社的人借乐器是吗。

这个传统乐器社长是个大三的学姐,从小精通音律,会弹琵琶和古筝,而且是弹奏的十分好的那种,那些个乐器都是她向学校申请购买到的,可是这人性子古怪,要想从她的手底下借东西,可不容易。

从前也有人过去借过,而且也是传统乐社的社员,就是想借把琵琶在晚会上弹奏,结果就是因为弹得不够好,就被社长否决掉了,还被贬的一无是处,那人哭哭啼啼的退团了。

从那天开始,社长灭绝师太的名声就在学校里传出来了,很多人就算想要往传统乐社去借东西,而已不敢过去,社长实在太恐怖,没办法。

“你是要到那边去借古筝吗?”吴冬指指自己身后的那个教室。

“嗯。”白淽点头。

几人脸色变了变,面面相觑,还是上前过去说了句。

“要不你别过去借了,我们给你找。”

这么好看的小仙女,要是过去被那个老巫婆社长虐的话,恐怕有些不合适。

“为什么,我都到这里了。”白淽说完没搭理这几人就过去了。

吴冬叫了声,看向白旭,“怎么办,要过去救她吗。”

毕竟是人家白旭的二姐,白旭都没说什么,他们总不能越俎代庖,否则的话会被批斗的。

“过去看看。”白旭跟了上去。

樊夏和王亮对视一眼,白旭这人有的时候口是心非,嘴上和心里想的,从来都不是一样的,这两天看得出来他练习的强度有多大,恐怕也是为了到时候替白淽上台,好让她不被整个学院的人看不起吧。

才走了一段,白淽就听到了教室里传出来的琵琶和月琴合奏的声音,尤为好听,她探头看了眼,两个身穿汉服的女孩子坐在一起,十分默契的弹奏着手上的乐器。

指下灵动有余,白淽看着两人的动静,安静的站在门口等着。

白旭一行人跟在她身后,安静的停顿,没有进去打扰,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五分钟,十分钟,二十分钟。

吴冬背靠墙壁蹲在地上,再美好的音乐听了半个小时,他都嫌弃烦躁了,好想直接冲进去。

可是他们身边的白淽还是听得津津有味的,丝毫没有嫌弃的样子,他低头,继续撕扯摘过来的叶子,都这么长时间过去了,怎么还不停。

再不停下来,她估计就得疯掉了。

一曲毕,两个沉醉在自己世界中的人苏醒过来,穿着明黄色汉服的女孩子抬头看了眼门口的白淽,张口道,“你有什么事情吗?”

白淽看着房间内摆着的各类传统乐器,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我是白淽,过来找你们借点东西。”白淽张口道。

穿着暖红色汉服的女人偏头,挂在耳边的流苏耳环动了动,盯着白淽不放,“你是过来做什么的?”

“借东西。”白淽大大方方的开口道。

门口的王亮和吴冬闭眼,这白淽真的不懂得什么叫做迂回啊,一上来就直接说是要借东西,实在是不了解这社长的性子是什么吧。

生怕人家不把她给扔出去。

“我们这不是乐器店,不会随随便便借出去我们的东西,你出去吧。”社长毫不留情的开口,一点应付的意思都没有。

白淽看了看那边墙角放着的一把古筝,这把琴看上去不是很贵,也是普通的手艺做出来的,白淽波动了两下琴弦之后张口。

“可惜了,放在这里积累灰尘,算是糟蹋了。”

这话不轻不重,正好传在了社长的耳朵里面。

这个传统乐社说起来也没多少社员,要学习这个东西实在太苦了,过来的人也都是几天之后就退社了。

现在算起来,也就是有十五个社员而已,元旦或者各类晚会的时候会上台表演一下,也算是给社团宣传宣传一下,所以这房间里的很多乐器其实很长时间都不会有人过去弹奏,白淽这话说的是正儿八经的,真的放在这里积累灰尘。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社长急匆匆的走到白淽的面前,“这些东西要是被不懂它们的人借走使用了,才是真的糟蹋了。”

“你都没听过我弹奏,怎么就觉得我不会也不懂?”白淽反问道。

社长沉默,她的确是有以貌取人的嫌疑,白淽的名声她还没开学就听过了,现在医大贴吧里最火热的头条就是白淽要在迎新晚会上表演节目。

现在很多人已经在猜测到底这位搅动白家风云的白小姐会表演什么节目,其实她也挺好奇的,没想到今天人就到这里来借东西了。

“你真的会吗?”社长盯着她。

白淽耸耸肩,拉过椅子坐在古筝前面,动了动手指放上去,流畅的音律从她之下浮动起来,一曲高山流水,格外酣畅淋漓,有着水的轻柔和拍打石头的刚硬,刚柔并济,格外好听。

白旭瞪大眼睛看着白淽,她指尖灵活不已,像是已经弹奏了数十年琴的老师傅一样,让人移不开眼睛。

白淽停下动作的时候,社长还是回味无穷,她从白淽的琴声里听到了孤单寂寥,和热情向上,心情辗转至下到无所畏惧。

原来真的有人的琴声,能够这样打动人心。

“骗子,这叫只会一点啊......”吴冬泪流满面。

这人说的只会一点,还真的是让人难以接受啊,这叫做一点啊,分明就像是练了几十年的老师傅一样的,他这个不懂古筝不喜欢传统音乐的人,都格外的喜欢。

“你弹得真好!”社长扑过来握着白淽的手,眼中熠熠生辉,“要不要加入我们社团。”

樊夏上前一步,看着社长的样子,“你刚才可不是这么说的啊,而且人家只是来借东西的,没说要加入你们社团。”

“一边儿去,你们懂什么。”社长瞪了眼樊夏。

“加入社团呢我觉得我是有些不太可能了,所以这琴是能够借给我了吗?”白淽盯着她。

社长有些失望,却还是大手一挥,“借,必须借。”

白淽成了在这何为社长手底下,第一个借到东西的人,很快消息就传了出去,白淽要在迎新晚会上表演古筝,而且这古筝还是从灭绝师太的手上借到的。

她白淽,可是整个学校第一个从灭绝手上将东西借出来的人啊,而且听人说,白淽弹奏的古筝,可是好听了。

这样的消息也让不少人每天都守在传统乐社门口,想要去看看是不是能够听得到白淽练习的声音。

但是让他们失望的是,一连五天,他们都没能够听得到白淽在学校练习,也让人更加的期待药学院的迎新晚会,迎新晚会那天晚上,整个学院格外的热闹,可以说的上是人山人海,不少外院的人都跑过来想要一睹白淽的风采。

可是一直到了表演快要开始的前二十分钟,白旭都没能够联系到白淽,表演人员都在一一候场,可是就是白淽,莫名其妙的不见了。

“还是没能够联系上吗?”吴冬跑过来看着问道。

现在会场里面坐满了人,一大半都是冲着白淽过来的,可是这人到现在都没联系上。

再有两个节目她就上场了。

“没有。”白旭盯着拨通出去的电话不动。

樊夏从后台走过来,看了眼几人着急的样子,“我已经说了一会儿白淽要是还不到的话,就把她的节目往后推。”

“我靠,外面可都是冲着白淽过来的啊,人山人海啊!”李磊磊冲进后台。

怎么隐约好像还看到了有人做了白淽的灯牌过来呢,这人气,真是快要超过他们几个了。

“我看要不然还是换你们上去吧,要是白淽真的怯场不敢来的话,总不能让这么多人等着她不是吗。”周琦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走到白旭几人身边开口道。

虽然她没听到白淽弹奏曲子,可是光从她能够从灭绝师太的手上将琴借到,就已经说明了问题了,她估计也有点本事。

今天不上台也好,要是真的上台了,估计事情不会按照她们的预想去发发展。

“她不会怯场,很快就到。”白旭盯着周琦,脸色不太好。

看到白旭冰冷的眼神,周琦往后退了两步,她从来不敢招惹白旭,否则的话有她吃不了兜着走的。

“你就不用操心了,出去忙你的事情吧。”李磊磊盯着周琦道。

这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讨厌了,生怕人家赶上了表演是吧。

荀安娅绕到后台的时候正好正好碰上了周琦,她上前一步将人拉过来,“怎么样了?”

“白淽还没过来,我想我们估计得先动手了。”周琦开口道。

无论白淽过不过来,都得让她在弹奏不出来声音才是。

荀安娅的视线落在了对面的古筝上面,这就是传统乐社的人送过来的琴吧。

“她人来不来无所谓,要是没了这琴,你说她还上的了台吗?”荀安娅张口道。

周琦看向她望的方向,嘴角露出一抹微笑,既然这样就别怪她们了,两人从后台演员的桌上拿了把修眉刀过去。

荀安娅挡在了周琦的面前,默不作声的看着她将修眉刀伸向了古筝上的琴弦。

“你快点啊。”她催促道。

周琦低头,刀子刚刚要触及到琴弦的时候,感觉到一抹黑影落在她们两人的身上,再抬头就看到了白淽似笑非笑的盯着她们。

吓得周琦的刀子一下子就握在了手上,可是修眉刀的刀口锋利的很,她这么一握,就伤了自己的手,鲜血马上流了出来。

“怎么总是玩这些不入流的把戏,手起刀落毁了我的手不是更加的干脆利落吗。”白淽开口道。

荀安娅做贼心虚,却还是极力辩解,“你说什么呢,怎么乱七八糟的污蔑人,这是无聊。”

她说完这句话,就往门口过去了,丝毫不顾还捂着手在叫唤的周琦,白淽看着她的样子,笑呵呵的说,“你还不走?等着别人过来问你是怎么弄伤的?”

周琦听到这句话,低头急匆匆的跑了出去,她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

正在那边找人的白旭抬头看到进来的白淽,高兴的走过来,“你怎么不接电话的。”

“忘了带出来。”白淽回了句。

樊夏看着那边落荒而逃的两人,没多说什么。

“准备一下马上到你上台了,要化妆吗?”吴冬开口道。

白淽摇头,就是上去弹首曲子而已,没必要这么大动干戈的。

前面的现代舞跳完了,演员鞠躬往后退出去,女主持人高亢的声音喊出了白淽的名字,和她表演的曲目,整个大厅里人声鼎沸,无比热闹。

顾玖笙坐在最前排的位置,校长和院长陪在他的身边冷汗不断的往下流。

这位祖宗临时说要过来,吓得他们急匆匆的就跑过来了,工作人员将古筝抬上去放在了舞台上,白淽走出来,安静的坐在琴前。

没有鞠躬,没有感谢词,甚至连多看下面的人一眼都没有,态度嚣张冷淡,下面一片安静,等着台上的人表演。

“噔......”琴弦声响起。

大厅内人屏住呼吸,听得如痴如醉,台上的人分明就是穿着简单的长衣长裤,脚上踩着的都是板鞋,可是他们却有种被带到了从前那杨花柳下的古长安城走了一圈的感受。

琴声流畅悦耳,有恢弘大气,也有女儿家的娇羞。

顾玖笙坐在白淽正对面的位置,看着她的样子脸上露出了最宠溺的表情,只是她手下的那把琴廉价,实在配不上她这么好的技艺和琴声。

整首曲子是晚会最长时间段的表演,可是全程却没有任何一个人走出大厅内,都安静的坐在座位上,看着上面的女孩子不动。

分明应该是舒缓的调子,可是却成为了整个晚会最为高氵朝的部分,白淽起身的时候,下方余音未绝,紧跟着便是铺天盖地的掌声传来。

“啪啪啪啪......”

白淽清楚的看到了下方男人眼中的无比满意和他的沉溺其中。

“没想到白淽还有这样的本事啊!”

“就是,弹得真好听,而且你有没有发现,她长得真的好好看!”

“对对对,尤其是她的眼睛啊,真的好好看,我都要被她的颜值打败了,这么好看还这么的有才艺!!”

下面一片赞美声响起来,周琦和荀安娅听着身边人的赞美,眉眼含恨,分明就是等着她出丑的,居然让白淽出了这么大的风头,可是姑姑分明说过的,白淽从小什么都不会。

怎么可能会弹古筝呢。

“从今天开始,白淽就是我的女神啊!!女神!!!”

不少人开始带头起哄,大厅内所有人都开始呼唤着女神两个字。

原本起身的顾玖笙看着后面人这么情绪激动的样子,眼眸一眯,这丫头挺招人喜欢的,可是他却不想这么多人惦记着。

以后这样的活动,还是不要参加的好。

“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啊。”周琦着急的看着荀安娅。

“你问我,我问谁去。”荀安娅一阵烦躁,没管身边的人径直离开。

周琦看着还在呼噜呼噜冒血的伤口,咬咬牙追上了荀安娅的脚步凑过去,说起来也是她们考虑不周到,让白淽出了这么大的风头。

一群少年少女在一起,自然是有激动的时候,白淽才回到后台准备离开,就被围过来送花的一群年轻人逼停了脚步。

哪怕所有人都知道她有未婚夫,也还是架不住这么多人喜欢她。

“白淽你刚刚弹奏的太好,我听了都快哭了,我还从来没听过这么好听的琴声呢......”

“是啊是啊,你真的太适合弹古筝了,而且技艺这么高高超,是不是练了很多年啊.....”

“你做我女朋友好不好。”最中间一个捧着玫瑰花的男孩子盯着白淽,眼中满是光亮。

吴冬看着被围的水泄不通的白淽,叹了口气,“这人气太高也不是什么好事儿啊,你看看白淽被围成这个样子,不过很少有女孩子能够颜值和智商并存的,她已经两样都占了,居然还会弹古筝,这是要迷死多少人啊。”

白淽被围的走不出去,刚想开口拒绝的时候,严逸带着人走了进来,轻而易举的就开出了一条通道。

顾玖笙从中央走进来,将手上抱着的百合花递了过去,“不知道这位小姐是不是愿意赏脸,陪我一起赏月呢?”

他说这话的时候眼中分明带着狡黠。

白淽笑了笑伸手将花接过来抱在怀里,“好啊。”

男人满意的同她十指相扣,牵着她走出去,路过刚才告白的一群男孩子的时候,顾玖笙嘴角带着笑意,可是眸中却带着刺骨的冷意。

还未经历社会的少年什么时候看过这样的眼神,纷纷被呵退两步,再回头的时候男人已经不见了。

“那个男人是谁啊!好帅啊,简直是人神共愤!”后面传来女生的尖叫声。

“就是就是,真的好帅啊,白淽连男朋友都这么帅,真的是人生赢家啊......”后面一群女人羡慕的声音传来。

“可是我记得,白淽有未婚夫啊,她未婚夫好像是顾玖笙,顾氏的掌权人,难不成那位是......”

一群人吸冷气的声音传来,他们这些男生,居然当着顾玖笙的面,告白了人家的未婚妻,这是嫌弃自己家太厉害了是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