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 你的东西都要被人抢走了/神秘顾爷掌上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淽要过来吃饭的时候和严逸说过了,今天的午饭她在外面吃,然后会自己回去,不过看这样子,是她在电话一挂断的时候,顾玖笙就已经知道了,否则的话这人不可能这么快就赶过来,她还一口饭都没吃,就是去了个洗手间的时间,人就坐在这里了。

这速度快的,简直令人发指。

整个包厢内气氛忽然变得有些奇怪,顾玖笙身上的那股压迫性的气势收敛的很好,宫黎原本就不是商场上的人,身上也没有那股血雨腥风的气质,整个人偏向柔和一点,但是好歹也是大户人家出来的人,宫家的人也从来不会趋于人前。

所以两人就算什么都没做,就是简单的对视了两眼,白淽也好像能够感受到空气中开始翻腾起来的火花,有种杀气腾腾的感觉。

白淽开口,简单的介绍了对面的人,“那是宫黎,我的朋友。”

顾玖笙看着她的视线落在对面的宫黎身上,再过来之前肯定是已经看过所有资料的顾玖笙也清楚的知道对面人的身份,宫家的人。

公家也算是个百年大家,这么多年过去了,一直都秉承着自己的家族观念,不过这些年也十分的低调,无论是生意还是其他的什么东西,也都十分的低调,可是却完全不影响宫家在整个A国的地位。

这宫黎也是家族中的次子,选择了文艺这条路,也没有继承家业的打算,现在宫家由他的大哥打理着,这宫黎是个闲散掌柜。

对面的人落落大方的伸手过来,“你好,宫黎。”

顾玖笙抬手,同他简单交握,“顾玖笙。”

两人这边算是自报家门了,宫黎没想到,白淽居然会有未婚夫,而且对方的来头还不小,现在顾玖笙是整个顾氏的掌权人,这点所有人都清清楚楚,他的手段不少人也都明白清楚。

可是白淽和顾玖笙,到底为什么会被关联在一起,这点让宫黎想不通。

“我没想到顾先生,会这么年轻。”宫黎看着对面的男人张口道。

顾玖笙抬手,将刚才他简简单单挑在小盘子里的鱼肉推到了白淽的面前,再将手上的筷子递给了她。

“外头关于我的传闻漫天乱飞,宫先生居然没有听过我的年龄。”顾玖笙慢条斯理的说道。

宫黎脸上表情未变,对着他笑了笑,“是宫某孤陋寡闻了,不过我很少看些乱七八糟的新闻。”

如果他到海城的时候能够多看看报纸新闻什么的,而不是将自己关在房间里鉴定古玩的话,恐怕也不会错过白淽和顾玖笙的新闻,对于那个男人,也就不会这么的措手不及,这些说起来,也是他自己的问题,怨不得旁人。

“白淽今年好像也才十九岁,怎么就有未婚夫了呢。”宫黎说着看向了正在低头吃东西的白淽。

顾玖笙好看的眉眼微皱,跟着说,“还有一个星期,她二十岁。”

他刻意去纠正这个数字,其实宫黎也不太清楚到底是为什么,他第一次遇到白淽的时候,小姑娘才十八岁的年龄,看上去很年轻,也很活泼。

如果说现在白淽就有了未婚夫的话,宫黎也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

分明还是青春正好的女孩子,为什么就要被一个男人给束缚住。

“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宫黎面色柔和,丝毫不见任何不悦,看着白淽问道。

“这个问题说来挺长的,也不用解释多少,总之你们之间互相认识就行了。”

反正以后也不一定能够见到,就算见到了她也未必在场,说这么多干什么。

“这样啊。”宫黎低头,眼中一片黯然。

她的生日就快到了,可是却忽然跑出来一个未婚夫,打乱了他所有的计划,原本以为只要到了海城,有了靠近她的机会之后,一切事情都能够一点一滴慢慢的来,就算没有感情,也总能慢慢的培养出感情。

可是没想到,她冒出来一个未婚夫,而且刚才顾玖笙提醒他的那句二十岁,摆明了就是另有意思。

“那你们呢,是怎么认识的?”顾玖笙低头,抚着身边女孩子的头发,问的十分随意。

宫黎听出来了他口中的冷意,在白淽还没开口的时候就接过去话说,“我们在国外认识的,那时候我正好发病,她路过就救了我,之后为了治好我,她也在国外停留了一段时间。”

所以他们之前在国外,是朝夕相处四目相对的时候更加多一些,而不是现在这样看着有些冷冰冰的样子。

也许是白淽的性格使然,很多时候宫黎都能够看得到她眼中的情绪变化,也看得出来他对于白淽来说,就是普通朋友的关系,甚至就是普通的医患关系一样。

其实在回国之前,宫黎想过,如果她忘记了也没关系,毕竟她是医生,治疗过的人数不胜数,也不可能会光凭那两个月的相处时间就将他放在心上。

很多事情只要他努力就行了,可是任凭他再怎么算计都猜不到,居然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出现了一个顾玖笙,打的他几乎可以说是措手不及。

他考虑过最糟糕的情况,也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可是就算是这样,也要迎难而上。

“这个是你最喜欢吃的,你那个时候不是最喜欢吃松鼠鳜鱼吗。”宫黎挑了一筷子的鱼肉放到她的盘子里。

顾玖笙看了眼,将手边的汤盅递过去,明晃晃的放在了白淽的盘子前面,“喝点汤。”

白淽抬头,看到了眼身边似笑非笑的男人,和那边满脸认真的宫黎,她了解这两人的性子,人总是有去利弊害的本能的。

所以...她安静的打开了汤盅的盖子,拿着调羹安静的喝了口汤,一旁宫黎夹过来的松鼠鳜鱼被孤零零的扔在那边的盘子里,没人搭理。

他眼中暗淡一片,却好像丝毫不介意一样。

“多喝点汤是挺好的。”宫黎笑着说,“我听说你们学校马上就要办迎新晚会了,听说你们学院的晚会可是学校的招牌,那天不知道你能不能赏脸陪着我一起过去转转看看。”宫黎说这话的时候丝毫不介意顾玖笙的存在。

说实话他们出生在也差不多的家庭环境里,宫家这些年虽然和顾家比起来是没什么好比的,但是毕竟也传承了数百年,底气就放在那里,他们宫家的人走出去,可是从来丝毫不差的,哪里能够对着别人低头的。

顾玖笙挑眉,看着吃东西的女孩子,格外明确的拒绝了,“不行。”

这话一说出来,连白淽都愣了愣,这人,这么不用作表面功夫的吗,怎么就能这么明确的拒绝了宫黎,连虚情假意都不会的。

宫黎脸上的表情变了变,依旧十分得体的说,“好像顾先生,并没有资格去决定她是不是去做任何事情,别说你们现在还只是未婚夫妻的关系,就算是正儿八经的夫妻,也断断然没有这么替她决定的。”

言下之意,你太霸道了,也管不着。

“她是我的妻子,不过一张纸而已,只要她想,我们随时都能够能够到民政去领回来,这点就不劳烦宫先生操心了。”

顾玖笙眼眸微眯,盯着对面的人,那张脸,从上辈子开始就无数次的出现在他的梦境里,也无数次的被他撕扯捏碎,没想到在她想起了从前的事情之后,会在第二天紧跟着就看到了这张脸。

有种被挑衅了的感觉,对面那个人,是不是还留有从前的记忆,他并不确定,但是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个世界。

一点原由都没有。

“我想白淽并不习惯这样的生活,我想顾先生还是能够调整一下自己的想法才好,别让她为难了。”宫黎丝毫不怵的继续说道。

严逸站在门口,听着里面的人不怕死的开口,每一句都像是在挑战九爷的忍耐极限,这个宫黎,不是不会察言官色,而是摆明了要招惹九爷的怒火,他是在想办法激怒九爷。

而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白小姐,他喜欢白小姐,所以才会和九爷针锋相对。

“乖宝儿,你为难吗?”顾玖笙轻柔将身边的女孩子揽在怀里,手指紧紧的扣在她的腰间,让人动弹不得,低头说话的动作亲昵无比。

宫黎垂落在桌下的手指紧了紧,指关节泛白,却还是忍住了。

战火弥漫到白淽这边来,她是真的没想过顾玖笙一点的也没有要让着宫黎的意思,这宫黎也是一样的,居然也一点也不退步。

以顾玖笙的性子,白淽倒是不奇怪,可是宫黎从前那样柔和的人,那么善解人意的人,怎么会和顾玖笙这么针锋相对,剑拔弩张。

“你们俩就不能好好说话吗。”白淽默然。

顾玖笙低头,亲昵的吻着她的额角,“抱歉,他毕竟是你的朋友,我也不能那么说话,对不起了。”

这话像是在哄她,也像是在对宫黎宣告主权,可是对面的人却丝毫不死心。

“白淽,你从前就看得出来我是......”

“宫黎,我吃饱了,你慢慢吃吧,我中午还有课,还得去学校我们就先走了。”白淽迅速的打断了公里还没吐出来的话。

她知道宫黎对他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在其中,可是当着顾玖笙的面呢,这人的占有欲多么的强大,白淽清清楚楚,宫黎要是真的说出他喜欢她的话,恐怕顾玖笙能把这地方给拆了,再把宫黎身上的骨头给一根一根的拆下来,活埋在这里。

这人做的出来,顾玖笙身上有一种特殊的黑暗的情愫力量,暗中力量和情绪,是不受任何人的阻挠的。

一般人还是不要轻易得罪他来得好,否则的话就算宫黎背后有宫家,顾玖笙也是丝毫不在意的。

白淽站起身来,一溜烟的往门口过去了,转身的时候还看到了坐在位置上丝毫没动的男人,她再转回去,对着他伸出手。

“你不走我走了。”嘴上是这么说着,白淽却真的不放心把这两人放在一起相处。

尤其还是在宫黎差点肆无忌惮的当着顾玖笙的面告白的情况下,就更加不可能了。

“白淽。”宫黎站起来,看着她,眼中有些受伤。

顾玖笙唇角轻勾,俊美的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安静的对着她伸出了手,握住了女孩子白皙如玉的手掌,握在手中。

“既然这样的话我们就先走了,等到办婚礼的时候,一定会给宫先生送一份请帖过去,到时候宫先生可别忘记了赏脸过来。”男人说这话的时候,眼中分明带着嚣张和狂妄。

白淽拽着顾玖笙差点没将他那张嘴给捂起来了,吃顿饭都吃的不安生,这两人就不能假模假样的好好吃顿饭,然后欢天喜地的散开不好吗。

偏要闹成这样。

刚刚走到门口的时候,宫黎追了出来,安静的站在他们的车子前面,将手上的东西递了过去。

“这是你最喜欢吃的糕点,这家店的传统糕点做的很不错。”宫黎和颜悦色的将包装好的黑色漆木食盒递过去。

这家店除了饭菜好吃价格昂贵之外,更加重要的一个经济收入来源就是这种做好了的传统手工糕点,放在定做的价格高昂的食盒里面,卖的贵气,可是味道也是实打实的好吃。

刚才白淽去洗手间的时候,宫黎就点了一个过来放在了包厢里面,原本是打算吃了饭之后让白淽带回去的,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来。

而且这程咬金,甚至连表面工作都不愿意做一下,猖狂无比放肆,可是这也是他的性子,毕竟从前,他就是这样,就算到了这个世界,也还是一样的。

乖戾嚣张,狂放不羁。

“这个就不用了,你自己带回去吃吧。”白淽推了推。

宫黎笑着将盒子塞进了一旁的严逸手上,“不过一盒点心而已,我想顾先生不会这么小气的,你就当做是尝尝看,如果真的觉得喜欢吃的话,以后可以让顾先生在过来给你买就是了。”

这话可是说的分明了,你顾玖笙可不能那么小气的将这盒子丢掉,否则的话容易让人看不起。

“至于学校那边,我会帮你留意,如果真的有了空位的话我马上联系你,最近一段时间我都会在医大,你若是有什么问题额话可以过来问我。”宫黎单手放在裤兜里,大步流星的走开。

白淽站在顾玖笙身边,一只手还拉着身边的男人,严逸抱着那个被宫黎强行塞过来的盒子有些无所适从,不知要怎么办。

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能够完全免疫九爷的压力,那么行云流水的做完自己想要做的事情的人呢。

可是当着他的面就想勾引他们夫人,这是罪无可恕的,看了看手上的盒子,严逸有种想要将它扔出去的感觉。

“你要是觉得不喜欢的话,就把这点心扔了吧。”白淽松口,给身边快炸毛的男人捋捋毛。

顾玖笙眯眼,看着那人的背影,和当年在草原上骑驰骋的少年王爷是一样的,那样的让他不舒服,让他讨厌。

虽然宫黎刻意压制了他身上的灵力,但是顾玖笙分明还是感觉到了他身上那股和当年同样的力量,真是没想到,他居然也来到了这个世界。

可是看他的样子,到底有没有想起当年的事情,或者是带着从前的记忆而来,还是和白淽一样的被抹去了记忆,安静的在这个世界重生。

等待返回。

“喂?”白淽冲着顾玖笙叫了声。

都叫了好几声了,他就跟着迷了一样盯着宫黎离开的方向,不会是在寻思怎么杀人焚尸呢吧。

“走吧,回去了。”顾玖笙拉着她上了车子。

严逸抱着盒子站在原地,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看着他的样子,再想起了刚才宫黎说的话,白淽伸手接过了盒子。

“你也上来吧严助理。”

严逸如释重负,抱着那个盒子,上车也不是不上车也不是,生怕九爷一个不高兴连着他一起折磨了。

白淽坐在顾玖笙的身边,安静的打开了红色的漆木盒子,里面摆盘精致的点心看的人口水直下。

“你和宫黎置什么气,你们两还是第一次见面,你不觉得失礼吗?”白淽说这话的时候多多少有点怪他的意思。

宫黎好歹也是她的朋友,顾玖笙这样未免也太无礼了点。

正在想事情的男人低头看了她一眼,跟着低头将她已经快要送到嘴里的糕点咬进了嘴里,白淽盯着手上只剩下一截的桂花糕,有些发愣。

“你这是做什么?”

要吃不会自己动手啊。

“你不觉得失礼吗,和我这样一个病人计较。”男人咽下嘴里黏腻的糕点,捏着水杯慢悠悠的说了句、

“这盒子就在你手边,你要是想吃的话可以自己拿,不用拿我的,就算饿了也不能这样。”白淽义正言辞的说了句。

顾玖笙嘴边扯出笑容,盯着她冷笑,“有人都要抢你的东西了,还顾的上有没有礼貌的吗。”

这话是在反驳她的话,白淽冷不丁的被噎了一口,如果宫黎不是当着顾玖笙的面告白的话,恐怕顾玖笙也不会对他这么不客气。

看了看身边好整以暇的男人,在看看自己面前的盒子,“那这东西还要吃吗?”

吃的话,她害怕这人要为了这个闹脾气,能闹一整天的。

顾玖笙凑过来,单手捏着她的小脸,笑的璀璨明艳,可是白淽却分明感到了后背的丝丝凉意,“你不能吃。”

礼物他是大方的收下了,可是要给谁吃,可就看他的心情了。

白淽看着盒子中央的那碟红豆糕,这点心她还一口没吃过呢,就这么给别人了,有种不甘心的感觉。

这么想着她拿了一块放到了嘴里,甜腻的味道刚刚在舌尖散开,身边的男人凑过来,抬手扣着她的后脑,稳稳当当的将人控制住,紧跟着一阵狂风扫落叶一般的气势,她口中的东西被男人舌尖裹过去,带着她脑袋晕乎的疼。

顾玖笙将人放开,满意的吻着她的嘴角,“家里的糕点师做的比这个好吃多了,以后我让他们给你日日备着红豆糕。”

染了她的气息,这红豆糕的味道,他格外的喜欢,也不讨厌。

“我还一口没吃过呢。”白淽瞪着他。

光明正大的耍了流氓算是怎么回事,不想让她吃这东西,一开始倒是别当着宫黎的面收下了啊,这个别扭的男人。

刚才被他们两吵得白淽根本没好好的吃饭,现在,是真的饿了。

顾玖笙听了她的话,顺从的点头,修长的手指点了点盒子,“想吃哪个?”

白淽看着他手下的五个格子里面的点心,有些疑惑的看着这人,他还真的会给她吃。

“不是想吃吗?挑一个,其余的给严逸。”顾玖笙认真的说。

白淽半信半疑的伸手指了中间那个格子,“就这个。”

顾玖笙拿了中间的糕点,像是杏仁酥,紧跟着将盒子往前面递了过去,严逸头也没回的伸手接过去,硬生生没敢转过去看两位祖宗的状态,就将档板降了下来。

他满意的看着盒子里的点心,看上去挺好吃的,传统的手工点心做出来,一点也不比外头那些喜事的餐点差。

白淽眼睁睁的看着身边的男人,将手上的饼干塞进了自己的嘴里,然后对着她凑了过来,等到意识到男人的意图之后,已经晚了。

她口中被渡过来一块饼干,杏仁的味道在口腔里散开,味道醇香非常,可是现在随着他的舌尖推进,白淽根本没办法好好的呼吸。

顾玖笙手指紧紧的将人按在怀中,发了狠的亲着不松口,手背上青筋泛起,他眼中带着些癫狂和湿意。

他永远不会忘记,白淽一板一眼的告诉他,她的最爱永远是那个骑着马驰骋在漠北草原上的男人,那一年秋风送爽,也是漠北进九天王朝朝贡。

他才第一次见到了那个她念念不忘的男人,那个她到死都还记挂着的男人,阴魂不散的跟着他们到了这个世界。

顾玖笙的心脏开始了不规则的跳动,他的要求很简单,哪怕有一世,哪怕只有一世她的眼中只有他一个人就好,心里能够有一个容得下他的位置,这样就好了。

可是为什么,上天连这样的心愿都不能满足他,偏偏要让他再次出现在他们之间。

白淽几乎喘不过气来,他的吻带着嚣张的戾气和放纵,压的她几乎喘不过气来,差点窒息的时候,他才将怀中的人松开,一下一下的拍着她的背给她顺气。

“你说过不会离开我的,你不会违背承诺的对不对?”顾玖笙轻声喘息着,在她的耳边低沉小心的问道。

这样的喘息声,一下一下在密闭的车厢内显得格外的暧昧无比,白淽愣了愣,握着他衣角的手紧了紧。

他这话里,像是在确认,也像是在恳求。

直到现在为止,白淽都不太清楚,到底对眼前的男人是个什么样的感情,可是顾玖笙对她的喜欢和疼爱,是实打实的,有的话时候白淽对于他,也是有关弱者的同情。

说实话,他身上的封印如果解不开的话,身体这么拖下去,恐怕也没多长时间的活头了,她也是带着同情弱者的心情才答应下来的。

“等到你生日那天,我们就去领证结婚。”顾玖笙紧紧的缠着她不松开,下巴抵在她的颈窝处,安静的说了句,“不能反悔的......”

无论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他们都是笙同衾死同穴的夫妻,她是他的妻子,没人能够抢得走。

白淽感觉到了顾玖笙的不对劲,想起了向管家跟她说过了,顾玖笙从小就对自己的所有物有很深的偏执欲,很大程度上他只相信自己说的话,从来不会相信别人说的话。

而且他的偏执欲和独占欲也导致了他十分的缺乏安全感,现在他应该是在和宫黎吵架之后,就将自己心里的那点脆弱放大了。

白淽有些好气又有些好笑,你有本事把人家宫黎气成那样,你倒是保持你胜利者的姿态时间长久一点啊,这么快就倒下了算怎么回事。

“你要是能听我的话,我就答应你。”白淽回了句。

抱着她的男人开始疯狂的点头,“我答应你,什么都答应你。”

宫黎的出现,无疑是给顾玖笙原本就脆弱的心理重重的一击,他真的没想过为什么那个小子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还顺利的到了白淽的身边。

银灰色的车子沿着国道很快停在了附近的一个公园内,宫黎按照手机上的地点下车,走了大约五分钟之后,在一棵银杏树下顺利的看到了坐在长椅上的女人。

她脚上穿着一双长筒的高跟过膝皮鞋,一件米色的风衣套在身上,一架茶色的墨镜挂在胸口的位置,面容俏丽看上去十分的引人注目。

“怎么来的这么慢。”女人抬手看了看腕上的钻石手表。

宫黎的脸色不太好,安静的走到了她的面前,“到底你们那边准备好了没有,什么时候才能够唤醒她的记忆。”

顾玖笙这个名字,只怕没人比他更加的清楚代表了什么,宫黎也是和普通人一样降生在这个世界的,可是一切都因为遇到了白淽而改变。

她的出现,让宫黎想起了从前那些记忆,那些高兴的快乐的,伤心的难过的,都一并出现在了他的脑海里。

宫黎才知道了自己的特殊身份,并不是那么的简单,可是今天遇到了顾玖笙,那份从前压抑下去的冲动,现在更加的汹涌澎湃,险些压抑不住。

“你别着急啊,凡事不是得有个万无一失吗。”女人开口道。

“还要我等,我已经等了你们一年的时间了,现在战皇就在她的身边,现在如果不快点动手,再过段时间就什么都晚了。”宫黎面色铁青。

女人笑了笑,安静的看着他,“你是害怕她爱上了顾玖笙,最后就算苏醒了,也会动摇是吗?”

男人啊,总是这么不信任自己的爱人。

被说中心事的宫黎脸色变了变,紧跟着说,“怎么可能,是你们了解她还是我了解她!”

从前的白淽,是那样的飞扬任性,不拘小节,敢爱敢恨,她是怎么怀着对顾玖笙的仇恨死去的,他清清楚楚,怎么可能会爱上顾玖笙。

“承认吧,你就是在恐惧,如果她醒过来了发现了自己爱了灭族仇人,这会是什么样热闹的局面啊。”女人张狂的笑着,笑着笑着眼泪就肆无忌惮的出来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她还真的就是等着这一天的出现。

“你别跟我扯这么多!你就告诉我到底什么时候她的记忆能够复苏。”宫黎死死的看着面前的女人。

无论如何要趁着一切还没有往不可调节的方向发展,将方向转回来,否则的话后果不堪设想,他不要再看到白淽的眼泪,和她会悔恨莫及的眼神。

更重要的是,看到他们两人之间的那股亲昵,他心里就嫉妒的快要发狂,为什么连着两辈子,他都没办法先找到她,也没办法好好的保护她。

“你放心吧,马上也就醒过来了,到时候我到是要看看,她怎么面对那个自己的灭族仇人,我想估计,是会亲手杀了他吧。”女人这么说着,捂着嘴笑意止不住。

没想到在取的白淽的心脏之前,还能看这样一出好戏。

“你别着急,你不是也很恨顾玖笙吗,现在有了能够消灭他的好机会,当然要好好的利用了。”

宫黎眯眼盯着面前的女人,“你什么意思?”

“还能什么意思了,顾玖笙唯一的软肋,就是白淽,只要是她刺过来的刀子,都不用她用力的,顾玖笙自己就能够解决了自己,我们得来全不费工夫,这岂不是好事......”

灭族之仇,不共戴天,他们动不了顾玖笙,他的力量太过强大了,只要有他在白淽身边的一天,他们的行动都不会轻松,现在能有这样的好机会,可不是得好好的利用吗。

不过她是真的想看看,白淽知道自己爱上仇人的表情,会是怎么样的精彩呢......

------题外话------

故事高氵朝马上到了,大家放心,你眼睛看到的不是真相啊,我保证,不虐不虐,绝对不虐,熟悉我写文风格的都知道,我们不玩狗血不玩仇恨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