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 前世今生3 两族联姻/神秘顾爷掌上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从前一幕一幕浮现,说是阴差阳错,也不为过,顾玖笙后来想过,他是不是第一次见到那个毛毛躁躁的小姑娘,心底就有了她的位置,有些感情不是一眼看到就确认的,但若是看准了,便是一生一世。

他刚刚回到王都不久,就传来了芸锦族女王薨逝的消息,紧跟着她的女儿继任,成为了芸锦族长,既芸锦女王。

没过几天芸锦的书信便来了,上面写的清清楚楚,他们拒绝了联姻要求,芸锦族喜好自由,千百年来隐居山中,自由散漫惯了不喜收拘束,所以对于归顺九天王朝,也提出了拒绝。

只可惜,那个帝王不是有野心的,九天王朝现在在整个幻灵大陆已经是最强悍的存在,怎么可能还想要留着一个芸锦不除去。

短短一个月内,他安排了所有暗影寻找,却并没有再找到那个名叫吱吱的姑娘,到现在顾玖笙其实都分辨不出来,他攻打芸锦,为的究竟是雄图霸业,还是那个笑起来似满天星辰的女孩子。

他们的第二次见面,是在战场上,九天王朝战皇御驾亲征,带着王朝内所有高阶武者到了五国交界地带,亲自给芸锦去了战书。

他从来不是一个愿意被束手束脚的人,芸锦的存在会威胁到九天王朝的统治,手上有刺,当然得拔掉。

两军相对,十万大军压境,芸锦族人一万五对峙在灵江边上,打了三天三夜,却并没有分辨出个胜负来,从前的传言他以为不过是蛊惑人心而已,可是这几天打下来,芸锦族人,的确是骁勇善战,而且不死不伤。

他们的伤口愈合的很快,就算被箭镞刺伤了心脏,也能够全身而退,到现在他们大军残缺,可是对方却不伤不损。

大帐内,顾玖笙一身戎装,黑色铁甲穿在身上,英姿飒爽雄姿英发,颇有帝王之气。

“陛下,现在要怎么办?”嘉衍张口道。

两方都有灵力加持,他们这边伤亡虽然也不是很大,但是现在这事情已经看的分明了,这放为前锋的一万兵马已经探出了底子。

当年对于芸锦族人的传言并不是危言耸听,他们女王能够得到设庙供奉,能够盘亘五国之间中央地带,以出尘姿态矗立,是有它的本事在的。

“到现在了,恐怕女王也该出现了。”顾玖笙抬手,沙盘上红色棋子插在了云宫的位置。

嘉衍盯着上面的东西,从头至尾,这新任的芸锦女王,可是一点都没有露面啊,到底生的什么模样,什么容貌,他们是一点也不清楚。

不过陛下说了,吱吱姑娘是芸锦族中人,他用灵力探测那枚腰牌,也并没有发现她在附近。

“可是自古以来,芸锦女王从来都没有参与过任何战争。”嘉衍有些担心。

也正是因为她从来不露真面目,却主导了所有战场,所以才被幻灵大陆奉为神砥,可是千百年过去了,那位格外厉害的女王也已经烟消云散,不知道她的后代会是什么样。

这位新任的芸锦女王,好像也才十六岁,年龄尚小,应该对于兵法并不是十分的了解,可是最棘手的,是芸锦士兵的能力,那样自愈能力太强悍,无论再上去多少,都是没办法伤损。

他们以血肉之躯上去,可是对方却不伤不损。

顾玖笙抬手,掌心中蹿腾出来一束黑色的火苗,从黄豆般大小变得越来越大,一直到形成了一个绣球般大小,穿过了大帐往空中而去。

黑色的火焰慢慢的照亮了漆黑的天空,随后浮动到了灵江对面,停在了芸锦士兵的营帐最上方的位置。

嘉衍露出笑容,从战事开始到现在,陛下都一直未曾动手,陛下的是整个幻灵大陆最为强大的武者,如果不是想看看芸锦族人的本事的话,恐怕也不会等到现在了。

两人消失在大帐中,灵江对岸,漆黑的夜幕下,顾玖笙悬浮在空中,看着对面军营中开始一点一点燃烧起来的黑色火焰,大有越发燃烧起来之势。

睡梦中的士兵在一片喧闹中迅速起床,黑色的火焰没办法用水熄灭,沾上了人就开始熊熊燃烧,虽然芸锦族人有自愈的能力,可是伤口愈合之后又被烧开,这样的疼痛也能够折磨死人。

对面军营中一片哀嚎,火光冲天,顾玖笙默默的数着时间,凛冽的夜风浮动他的发丝,他身子侧边挎着的宝剑泛着冷光。

大约过去几分钟左右,就在嘉衍准备吹响号角的时候,远处天际漂浮过来一团白光,十分灼眼,以绝对的速度到了芸锦军营的上方,晶莹的白光幻化成为了一朵巨大的透明五瓣花,开合之后,缓和的灵力降下来,将整个军营包裹起来,黑色的火苗开始慢慢的熄灭下去。

被烧坏了衣服的士兵躺在地上,清楚的感觉到了灵力的附和,放心的躺在地上。

顾玖笙眯眼,这股力量,莫名的熟悉。

“陛下您看那边!”嘉衍抬手指着对面,慢慢走过来的女孩子。

她身上穿着一身素服,发髻梳的规整,头上没有一份首饰,她身后跟着月牙和若水姑姑,在看到了山丘上的男人之后,月牙微愣。

她们追寻了对方的灵力而来,没想到见到的,会是顾公子和嘉衍公子。

白淽顿住脚步,看着对面的男人,他不是,陵城城主吗,怎么会在这个地方。

“族长,那便是九天王朝,战皇顾玖笙了。”若水姑姑开口道。

也是他开口求娶族长的,虽然她们都不清楚,到底顾玖笙是怎么拿到族长的画像的,不过现在族长已经拒绝了联姻,这些也都不用顾及太多。

“顾玖笙?”白淽愣愣的看着对面的人。

他居然就是战皇顾玖笙,她外出游历的时候听到过很多有关战皇的传言,有人说他是幻灵大陆上百年不遇的天才灵者,六岁便打败了最强大的武者,时隔多年,他无论是从哪个方面都已经有了飞跃的长进,要比当年更加的厉害。

而且,母亲临终前也说过,顾玖笙,是整个幻灵大陆现在最强大的人。

“是你。”顾玖笙缓缓落下,一步一步走到了她面前。

若水姑姑说了,战皇连闯禁地,直接到了云宫面前,不光劝说芸锦归顺,也提出了要娶她的想法,手上还带了她的画像。

她从未想过,这个想要娶她的战皇陛下,会是和她朝夕相处了五天的顾公子。

顾玖笙上下打量她,清楚的看到了她腰间挂着的玉佩,以及她袖口绣的五瓣花,他心里的猜测越发明显清晰。

“没想到我们会有这样的缘分,战皇陛下。”白淽看着他,眼中毫无畏惧。

顾玖笙轻笑出声,原来是这样,芸锦族人宁愿得罪他也不愿意将画中人嫁给她,吱吱,她的身份,竟会是现在的芸锦女王。

“没想到居然会是你。”白淽低头轻笑,他们彼此,都骗了对方。

军营中燃烧的火苗已经被熄灭了,那朵透明的五瓣花也慢慢的随风而逝,白淽看着面前的人,他丝毫未损,如果这场战争是和他打的话,以现在芸锦族的实力,恐怕要取胜,会很困难。

顾玖笙抬手,指尖轻轻的触及到了面前女孩子的面容,这是真实的,她是真实存在的,不是梦境,也不是幻想。

若水姑姑看着两人间的惊讶互动,也算是明白了,族长和这位战皇之间,有些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否则的话以族长从前的性子,现在已经不由分说的打起来了。

哪里还会这么站着好好说话。

“我们还打吗?”顾玖笙勾住她的指尖,“我想见的人,已经见到了。”

白淽心中一震,难道他猜出了她是芸锦人,所以才会画了那副画像想要娶她。

“早就听说了现在九天王朝的皇帝本事不小,我也算是见识到了。”白淽回头,看着被烧的满目狼藉的军营。

“你也很厉害。”顾玖笙意有所指,看着那边被她熄灭的火。

白淽心里清楚,这场战争,战皇既然已经发动了,那么肯定就不会轻易停下来,不光是为了一国荣耀,更是为了他的雄图霸业,如果不等到芸锦松口,他是不会撤兵的,两方只能够打个你死我活。

可是她们沿着灵江而来,清楚的看到了沿途普通百姓逃难的样子,短短几日的时间,灵江的水便红了一大半。

“我问你,芸锦一日不归顺,你是不是一日不撤兵?”

“这是自然。”顾玖笙握着她的手,对面的人挣脱了两下,没挣脱开。

这样的回答,意料之中。

“您的目的很简单,不过就是为了芸锦能够归顺九天王朝,我今日便应下了,从今天开始,芸锦归顺九天,但是对于族人的管理,我希望九天王朝将权利放给我,我们维持现在的状况,你们可以派兵驻扎密林,若是有一天有人进攻九天王朝的话,我芸锦,必身先士卒。”白淽张口道。

若水看着白淽,面带欣慰,殿下现在也慢慢的开始成长了,若是换做从前,她必定是要和九天王朝斗个鱼死网破的,可是今天,她能够看到沿途百姓因为战乱纷纷逃难的样子,而做出这样的决定,上任女王,也能够闭眼了。

可是公主变成今天这样,也不光是因为战争吧,至于女王的突然去世,也是一个原因。

“好,可是我还要加一条。”顾玖笙看着她,眉眼柔和,丝毫不像是刚才杀伐果断将豁然投入对方军营的狠辣样子。

“您说。”白淽的语气还算是正常的。

“自古以来,都有两族联姻结永世之好的方法......”

他话只说了一半,白淽明白了他的意思,这是要两族联姻。

“我没有兄弟姐妹,如果要娶要嫁的话,恐怕也只能从芸锦望族里头选出来适合婚嫁的适龄男女。”白淽张口道。

历代芸锦王族子嗣并不旺盛,而且连续五代都只是有女儿降生,白淽小时候的确有个弟弟,只可惜七岁时候夭折,现在王族也就只有她一个人。

如果真的要选择的话,也只能从芸锦望族当中选择名门之女嫁过去,可是对于联姻,白淽是排斥的,芸锦从来崇尚一生一世一双人。

年轻男女如果真的是你情我愿互相喜欢的话,会到神庙请求见证而后结为夫妻,联姻的话就是互相不喜欢的两个人为了两族牺牲,如果不是真正喜欢的话,若是直接让人嫁过去,未免也太对不住她们了。

和自己不喜欢的人过一辈子,最悲惨的事情莫过于这样。

对面男人抬手,动作轻缓的抚过她额间那朵隐隐约约浮现而出的五瓣花。

若水心里一沉,战皇这是要娶白淽了,可是他们外头的人三妻四妾,尤其是帝王,有几十个妃子也是不足为奇的,他们女王怎可做人妾室。

“我送国书到芸锦的时候说过,我要娶的人。”他低头,一眼望进了女孩子眸中,最纯粹的地方,“江山为聘,我娶你为后,永世姣好。”

从见到她的时候,顾玖笙心里头已经明白了,起初为这场战争寻得借口,原来也都是假的,若是芸锦一开始就将她交出来,他也不会屯兵灵江。

芸锦女王和战皇联姻的消息很快传遍了幻灵大陆,所有人愕然的时候更加劲爆的消息便是,从来都不同任何一国交好的芸锦归顺了九天王朝,设封地,封芸锦女王为云王,九天王朝士兵也顺利的驻扎在了密林外面。

原本因为战皇的缘故,九天王朝已经让幻灵大陆上还未归顺的一些小部落臣服,现在加上了芸锦,更加是如虎添翼得意不已。

战皇登基三年,后宫中也只是有当初老皇帝给他赐的一个侍妾,这后宫可以说是空悬已久,甚至连个皇子都没有,这芸锦女王以后,可就是九天王朝的皇后了。

他们的成婚大典在九月初五,那是个万事皆宜的好日子,江山为聘,芸锦全族送嫁,顾玖笙现在还记得,她那一身红衣,走到他面前时候的样子。

芸锦族人,一生只能有一次穿红衣的机会,那便是成婚那日。

九天王朝人人尽皆知,他们皇帝对于这个芸锦女王可是格外宠爱,皇后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婚后两年,皇帝都是独宠皇后一人,对于大臣提出来的纳后妃一事驳回了不知道多少次,甚至下了法令,允诺一生一世一双人。

战皇对于皇后的爱恋程度也传为佳话,只是皇后入宫两年,一直都没有诞下子嗣,这点让大臣们都更加着急。

御花园内花团锦簇,一位老宦官带着几个小太监正忙活着泼水,最近这段时间天气干燥,这些从密林移植过来的花草格外的不耐干,所以水是必须要一日一次的。

“公公,这些花可都是要生长在湿润的地方的,我们王都气候有些干燥,陛下为什么要下令种这些花呢?”一位小太监好奇的开口问道。

“咱们皇后娘娘是哪儿的人你不会不清楚吧?”老宦官问了句。

小太监急忙点头,“整个幻灵大陆谁人不知啊,咱们娘娘可是芸锦族女王呢。”

那个从来不可一世的芸锦族,在女王嫁入九天王朝之后就归顺了九天王朝,现在封地依旧在密林,陛下保留了他们的很多权利,所以现在整个芸锦族也还是听命于娘娘一人。

“那不就是了,陛下宠爱娘娘,怕她一个人在异乡过于思念家乡,所以安排了人从密林移植了这些花草过来细心养护着,好让花开时节,娘娘能够看到家乡景色。”老宦官张口道。

整个宫里也就只有皇后娘娘这么一个正经的主子,陛下也没有其余的后妃,而且自从立后之后,陛下从来都没有回过自己的勤政殿,都是留在皇后娘娘的芸锦宫里。

“陛下待娘娘可真好。”小太监感叹了一句。

老宦官笑了笑,“所以啊,这宫里你要讨好的人,也就只是咱们娘娘了。”

他们都无数次看到过娘娘耍小性子的时候,可都是陛下哄着的,成婚这两年来,陛下都将娘娘放在心尖上护着,从来也不曾大声呵斥过娘娘,就算在前朝生气了,回到后宫也是对着娘娘笑脸和熙。

所以不少人都清楚,只要拿住了皇后,那么皇帝自然就是束手无策的。

月牙刚好从外头取了书信回来,听到老宦官的话笑了笑,她们殿下嫁过来这两年,的确战皇对殿下的宠爱也是只增不减,他们都看得到。

若是对殿下不好的话,恐怕他们全族都已经冲过来了。

芸锦宫是白淽和顾玖笙大婚前修葺的,从前皇后的宫殿因为未曾立后,所以一直空着,这地方是下令按照她们芸锦的样式来修筑的,地方也算是得殿下的喜欢。

正好是正午的时候,院子里不少婢女正在忙着洒水降低温度,这些天气候燥热,殿下从小就住在密林,那地方四季分明,可是却并不像这里一样的干燥,就算已经适应了两年,也还是没能够适应过来。

她进门的时候白淽靠小榻边上已经闭眼睡着了,她身上依旧穿了芸锦的衣服,皇后的衣服太过华贵繁琐,穿衣服就要花很长时间,从前殿下闹着不肯穿,也是陛下过来哄着四五天亲自给她穿衣,可是无论如何,殿下也还是不愿意穿那身贵重的服侍。

过了一段时间拗不过白淽了,他才松口答应,在宫里的时候可以穿芸锦的衣服,可是会见外臣和国宴的时候必须换上皇后的服饰。

月牙走过去,抬手摇了摇白淽,“殿下?”

睡着的女人悠悠的转醒,抬手揉着眼睛看着她,“怎么了?”

“这是芸锦的书信。”月牙将书信递过去。

白淽将若水姑姑留在了芸锦,让她帮忙打理族中事务,每个月都会按时寄书信过来同她说说族内的事情。

“我看看。”白淽坐起身来,盘腿坐在了雕花小榻上面,“姑姑说族内一切安好。”

月牙给她取了一盘点心过来,抬手有些担心的摸摸白淽的脑袋,“您最近是不是生病了,怎么总是睡觉呢,我让臣心进来给你看看吧。”

最近殿下无比嗜睡,就是跟他们说会儿话的时间都能睡着,以前殿下可是从来没有这样的情况的。

“就是总是觉得睡不够,现在什么时辰了?”白淽盯着外头看了眼。

“陛下该下朝了。”月牙动手给她倒了杯凉水,顺便安排了婢女去叫臣心过来。

“他下朝跟我有什么关系。”白淽哼了声。

看到她的样子,月牙笑了笑,这两人昨天又闹脾气了,每次闹脾气都是殿下气哄哄的,人家倒是一点都没放在心上。

这话才说完,那边就看到了穿着黑色衮服进来的男人,他背后跟着嘉衍,打扫的婢女纷纷停下来低头行礼。

“陛下。”月牙说着起身,按着九天的礼仪行了个礼。

塌上的人儿没说话,反倒是翻了个身继续闭着眼睛,气哄哄的样子。

顾玖笙低头,看着她的小模样笑了笑,凑过去坐在她身边,指腹刮过她的小脸。

看到这样子,月牙笑着退出了殿内。

“还生气呢?”男人碰碰她的脸。

白淽抬手拨开,没说话。

他附身,摸着她的脸颊,薄唇在她的耳边吻了吻,“早上没控制好力道伤了你,这是我的错,给你道歉好不好?”

白淽偏头瞪着他,眸中满是微怒,像是只小兽,怒气的很。

“下次喜欢什么样的,都听你的。”他蹭着白淽的脸颊粘腻的哄着。

“顾玖笙!”白淽坐起身来盯着他,“你再胡说八道别怪我不客气!”

男人盯着她,抬手捏捏她的小鼻子,“不是为了这个生气?我还以为你是为了早上的事生气呢,下次我会控制好力道。”

这话说着像是情人间最深刻的呢喃,白淽翻了个白眼准备走过去,却被旁边的人一把拽回来。

她听到了自己头顶的珠釵晃动的声音,然后就跌坐在了男人膝盖上。

顾玖笙手紧紧的握着她的腰,两人控制在身上,他腰间的玉佩咯着她。

白淽低头看了眼,抬手握着那枚玉佩,这是大婚之日她从自己腰上解下来亲手挂在他的腰带上的。

这两年来他一直没离身过。

“这些日子我有些忙,等到水患的问题解决了,难民也安置好了,我带你出去走走。”他手掌在女人背上一下一下的抚摸轻拍,似在安抚。

她之所以这两年闹腾着,是因为这两日宫外热闹,她想出去走走,从进了这宫门到现在,白淽出去过的次数,掰着手指头都能数的清楚。

她从小就不是容易被束缚的人,有母亲的庇佑,全族人的宠爱,她无忧无虑,可是在继位之后,要考虑到的东西是她从前从来都没考虑过的。

成为顾玖笙的皇后,她学习了九天王朝的所有礼仪,顾玖笙宠着她,从来也不对她做出任何要求。

但是被关在这地方,如同一个偌大的笼子,他知道,姑娘心里头不舒服。

可是这又能如何。

“你忙着便不用管我,我自己带着月牙出去就可以了。”白淽抓着他的手,满怀期待。

顾玖笙替她正好头上的珠釵,小声哄着,“乖,我陪你,过两天便去。”

她眸中的光慢慢的灭下去,这句之后,便是他的敷衍了,白淽清楚。

整座王宫都有他的灵力覆盖,形成一个格外强大的结界,除非从正门,否则她不可能有办法出去。

可是他,却并不愿意让她出去。

“乖乖,最近怎么总是闹着要出去?”男人吻着她的额头,一下一下,粘腻不已。

“我听说最近有城里来了不少漠北的杂耍团,再加上过节,肯定很热闹。”白淽抓着他,眸中满是渴望。

听到漠北,男人眸中沉了沉,没有说话,只是直勾勾的看着她。

白淽已经明白了,他这是拒绝了。

月牙带着臣心过来的时候正好两人对峙,她行了个礼,丝毫没有在意两人亲昵的样子,现在已经是司空见惯了。

“殿下,臣心来了。”月牙开口道。

看到进门的灰衣女子,顾玖笙眉头动了动,看着怀里的人。

“哪儿不舒服?”

这臣心是她从芸锦带过来的,负责给她诊脉和调理身体,最高阶的医者,比这宫里大部分的医者都要厉害。

“你身体不舒服?”他说着抬手摸了摸她的额头。

“娘娘这两天十分嗜睡,精神不好,所以找了臣心过来看看。”月牙回道。

他抬手示意,一手却丝毫没有松开怀中的女人,臣心看了眼,走过来蹲在地上给白淽诊脉。

臣心抚着女人的手腕,震惊的抬头。

“怎么了?”白淽看到她的眼神,有些奇怪。

顾玖笙也低头,握着白淽的手看着臣心,“有什么不妥?”

臣心起身,恭敬的低头,“殿下这是,已经有两个月的身孕了。”

室内一片沉默,白淽愣住,低头看了眼自己的小腹,她已经,有喜了?

“恭喜娘娘恭喜陛下。”月牙高兴的开口。

男人愣住,半响之后反应过来,抱着身上的女人起身,“你有喜了?!本皇要做父亲了!我们有孩子了!!”

陛下爽朗的笑声不断从殿内传出来,门口的侍卫都不由得回头看了眼。

“陛下小心些娘娘的身子!”月牙叫了声。

这孩子可不光是九天王朝的第一位皇子,更加是他们芸锦的第一位王族继承者。

当然是普天同庆的大事儿了。

狂喜中的男人停下,将怀里的白淽放在了软塌上,单膝跪在地上。

“我们有孩子了,我们有孩子了!”他握着白淽的手,声音激动颤抖。

这是他这辈子最高兴的事情,他继位的时候,都没有这般的狂喜。

白淽有些微愣,她现在,有身孕了是吗。

月牙看着白淽,脸上满是欣慰,从殿下嫁入王朝之后,两年夜夜恩宠,肚子却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不少大臣以此为借口逼迫皇帝纳妃,以诞下子嗣。

从前皇帝不纳妃子所以未有所出,因此没人敢有任何异议,可是有了皇后之后再没有孩子,对于白淽的流言蜚语四起。

月牙听着心里也不好受,现在好了,他们有孩子了。

“那我能出去走走吗?”白淽拉着他的手。

她语中带着渴望,顾玖笙捧着她的脸,柔和的哄着,“你有身孕了,要好好的休息。”

看着她的样子,顾玖笙松口,“明日我带你出去。”

画面停止在他拥着白淽,附耳贴在她肚子上的样子。

她怀孕了,他们有了孩子,可是最后,一切都发生了变化。

顾玖笙亲眼看到了他给她套上了锁链,看到她拉着一个穿着漠服饰的男人的手,也看到了他癫狂的样子。

一片火光之中,他看到了那个穿着红衣对他微笑的女孩子,一如从前那般。

顾玖笙笑着笑着,眼泪就出来了。

宽阔的天台上,顾玖笙坐在地面上,他一左一右分别站着嘉衍和臣义,暗红色和墨绿色的灵力从他们各自的掌心中输入了男人的太阳穴中。

唤起了他藏在心底,那份最深刻的记忆。

嘉衍看着面前的男人,他了解陛下的痛苦,可是却也知道那些记忆对于陛下来说,却是最重要的。

哪怕最后他们之间闹成那样,在娘娘神形俱灭之后,陛下将自己关起来整整一个月的时间。

守着那座空荡荡的芸锦殿不肯挪动。

而后和堕神敲定了契约,以灵魂,换取了能够再次走到她身边的机会。

哪怕只是微弱的希望,就算知道她神形俱灭,永远不可能寻到,也要抱万分之一的希望,不断寻找。

承受日复一日灵魂被撕裂拉扯的痛苦。

哪怕她拿着刀子在他心口撬动,陛下最舍不得的,最放在心上的,也还是白淽。

他看不懂这样的感情,可是却也还是多多少少,有些体会。

娘娘那个时候,也是对陛下误会太深了,才会导致了最后,会是那样的结局。

------题外话------

这是男主视觉,我女主不渣,绝对不渣,男主更加不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