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 前世今生1 记忆初现/神秘顾爷掌上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淽的入学因为有顾玖笙在,所以不用在大太阳底下等着报名登记,而且萧教授也明确的说过了她的课程安排,相比起医大的很多老师来说,白淽已经十分厉害了,她的本事放在学生已经算是十分低调了,这学校的很多规章制度,都不用她来遵守。

只不过这样也好像少了些什么意思,严逸手脚很快,她带过来的行李基本上都被安置在了一个房间里,两个房间是一样大,也不用分什么主次分明,不过顾玖笙住的那间供暖系统是重新做过的,房间里的装修也不一样,要更加符合他的气质。

白淽这边她倒是没什么意见,从前进山采药,一去就是一个月,山洞树下,哪里不能休息的,现在睡在这样的房间里头,倒是格外的舒服。

不过最重要的一个问题就是,顾玖笙不喜欢有外人在,所以他们住的这地方,除去白淽和他之外,倒是有按时打扫的钟点工,不过也是在顾玖笙不回来的时候才会上门,所以平时除了严逸会过来,也就只有白淽和顾玖笙了。

白淽盯着楼下清幽的环境,这里的确也是个不错的地方,顾玖笙住的地方,首要第一点,肯定是环境要好,有助于他身体的调养。

“白小姐,您的猫儿送过来了。”严逸站在客厅玄关处,手上还拎着一个装猫的太空舱。

白淽转头,就看到透明的出气口那里,小白胖乎乎的脸偌大的呈现在那里,一双圆鼓鼓的大眼睛死死的盯着她,有些哀怨。

也没办法,她只能想办法让小白装作是猫才能瞒住所有人的眼睛,这世界上猫科动物的种类那么多,也不可能有人是全部都清楚知道,只要她说是猫,就肯定是猫。

“小白,你出来透透气。”白淽蹲下来,将小白从里头放出来。

顾玖笙转头,看着她蹲在地上照顾那猫的样子,视线紧紧的盯着那团白色的毛球,这物种,和猫挺像的,但是未免也还是有些不同。

“白小姐,您这猫是从哪儿买的,长得挺好看的?”严逸好奇的看着小白。

它的毛发是通体雪白的,比普通的白狐狸都还要白,墨绿色的眼睛,额前还有一缕金色的毛发,我把蓬松的如同松鼠一样,耳朵尖细,八根细长的胡须垂落在地上,看得出来是生的格外好看。

和普通的家猫绝对不一样。

“我去年出国的时候在奥地利买的,是不是很好看?”白淽回了句。

严逸蹲在地上,抬手刚想要摸摸小白的脑袋,它便迈着优雅的步子走开了,而且这动物转身的时候,严逸怎么从它的眸中看出了一丝不屑。

他这是,被一只猫给鄙视了?

“猫砂盆和猫粮也都准备好了,都放在阳台了。”严逸抬手指了指那边的阳台上的蓝色的猫砂盆。

白淽默然,她带小白过来的时候也没有这些东西,可是严逸是谁,能够在顾玖笙身边这么多年,肯定是能够面面俱到的人,所以自动自觉地买了猫砂盆和猫粮过来。

小白走过去,蹲在了放猫粮的浅蓝色碗面前,鼻子嗅了嗅猫粮,嫌弃的走开了。

严逸这下可是彻底蒙了,顾家采买的猫粮肯定是最顶级的东西,怎么小白,好像并不是很喜欢的样子。

“我的猫,有点不太喜欢吃猫粮。”白淽只能这么安慰他。

所以不是他的猫粮的问题,而是她的猫本身就不喜欢吃猫粮。

严逸听着看了看那边坐在地上的小白,沉思了半响,这猫好像真的挺胖的,应该不是普通的吃猫粮能够到达的胖的程度。

顾玖笙慢慢的走过去,他身上那股压迫性的气势让小白愣在原地未动,这样强悍霸道的灵力,小白能够感觉的清清楚楚。

白淽站在原地未动,看着他蹲下身子,单手拎着小白的后颈将它一起来,一双狭长的挑花眼同那双圆鼓鼓的墨绿色大眼睛对视。

白淽没说话,她这段时间隐隐的感觉得到顾玖笙身上的灵力有波动的迹象,至于原因她还没有能够找到是为什么,男人那双眼睛无比的锐利似乎能够看得到这世间所有的假象。

所以对于小白灵兽的真身,他是不是能够看得出来,还未必呢。

“这猫?”半响之后,顾玖笙张口,“长得还挺胖的。”

“乌咪......”小白挣扎着对着他挥出了爪子,只可惜男人的距离控制的挺好,它的爪子碰不到他的脸。

“还挺凶的。”顾玖笙盯着手上的小家伙。

还真的和这小东西挺像的,平时看上去云淡风轻,但是一旦招惹了,利爪放出来,也是还是挺凶的。

“九爷这碰到您就不好了,放下来吧。”严逸急忙张口道。

九爷的身体原本就不好,好不容易被白小姐调养的好了些,现在要是因为被这猫给抓了而感染上什么病就不好了,凡事还是要仔细一些。

“看着不像是普通的种类,你从哪里寻来的?”顾玖笙忽然转头看着白淽。

她停顿了想要将小白救出来而伸出去的手,“我也不太清楚,是在当地的乡村寻到的,说是很罕见的品种。”

“哦?是吗?”男人盯着她,似笑非笑。

白淽也不清楚他是不是已经看出来了小白的身份,到现在为止,她都没有询问过顾玖笙,他是否觉得这个世界上有用常理无法解释的现象存在。

或许他对于自己身体里那份被封印起来的力量会有一定的认识也说不定。

“是吗,除了长得丑了点之外,也没什么其余的缺点。”顾玖笙抬手,将小白随意扔在了地上。

听到这句话,地上的小白险些冲了出去。

白淽对着它使了个眼色,这种时候无论如何都不能逞强,也就是被说丑点,也不会掉块肉。

小白愣住,安安静静的转头往那边的沙发上去过去,它耷拉着脑袋好像没有精神一样。

打不过,先忍着。

“它好像不太高兴啊。”严逸说道。

这猫真的,看着有些一言难尽,但是也不至于到九爷说的丑那个地步。

“它比较通人性,十分有灵性。”白淽笑呵呵的说。

所以,不要随意说她家小白长得丑,就算是灵兽也是有尊严的灵兽,这个世界上对于小白来说两种不能接受,就是控制它的食量和鄙视它的颜值。

顾玖笙盯着她看了半天之后说,“它可以留下,但是你不许抱它。”

这对于他来说,是十分重要的问题。

“行。”白淽对于他提出的一些无聊的要求现在已经习惯了。

抱不抱的也不是那么重要,晚上小白睡在她枕头边上,在自己的房间里抱,鬼看的到。

“先吃饭吧,一会儿我们下楼去转转。”白淽看着已经摆在桌上的饭菜。

严逸默不作声的退出了房间里头,九爷和白小姐相处的时候,他还是不要在这里了,要是出了什么问题,把他给祸害进去,可是不太好。

“你不喜欢家里头有生人,那以后你吃的东西要怎么办?这里可不是顾家啊。”白淽给他盛了碗汤递过去。

顾玖笙看着已经跳过去坐在白淽身边的猫咪,面色微动,“不是有你吗?”

白淽夹了块香酥鸡腿放在小白的盘子里,“我,可是我做饭并不好吃啊。”

她会做的也只是一些家常小菜而已,从前在山野之间,她一个人吃点果子什么的也就过去了,做饭的水平不算是太好吃,也算是过得去。

他在顾家吃惯了那些山珍海味的,到时候换成她做的饭,怕会不习惯。

“你做什么我吃什么,你如果想要我做,也可以。”顾玖笙同她说话的时候,桌下手指一动,小白的盘子里的鸡腿便消失不见了。

一口咬上去吃了口空气的小白睁眼,就看到了空空如也的盘子。

怎么回事!它的鸡腿呢!!

“乌咪!!”小白围着盘子叫了两声。

为什么会忽然消失了。

白淽低头看了眼,“吃完了?”

她说着在夹了一个下去,“你要减肥了,这段时间看上去胖了很多,这么下去对于你的身体不好。”说完之后她回答了顾玖笙的话,“你还会做饭呢?”

他看上去并不像是会做饭的人啊,在顾家养尊处优的人,她是在是想象不出来顾玖笙围着灶台做饭的场景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顾玖笙看着她夹菜的动作眼眸微眯,不做声的看向了地上还在打转的小白。

“乌咪。”小白满意的舔着口水,刚准备张口时,鸡腿当着它的面,彻底消失了。

它愣了愣,跟着眨了眨眼睛,无数次之后确认了盘子里头空空如也,它才抬头看着现在还在应付白淽的人。

难不成,他的记忆已经恢复了,否则的话不可能这么流利的运用灵力,能够将鸡腿从它的盘子里变不见的,这只不过是小把戏,只要能够操控灵力的人,都能够做到。

它愣在原地,看着顾玖笙半响没动,再看看还在说话的白淽,低下了头。

好嘛,它也差不多确定了,无论这男人是不是回复记忆了,他现在能够利用从封印里泄露出来的灵力,这是毋庸置疑的。

“乌咪!”小白仰头叫了声,很急促。

正在和顾玖笙说话的白淽低头看了眼地上的小白,“吃光了,你过去那边自己玩啊。”

“乌咪!”

它才不是那个意思好不好。

“不能再吃了,乖乖的过去。”白淽叫了声。

它都胖成那个样子了,不管是不是灵兽,吃的太多了始终不是什么好事。

小白刚想再叫两声,就注意到了男人盯着它的眼神,后脊微凉,它默默的低头走开了,刚才那个眼神,绝对的是警告,一定是警告没错了。

白淽和顾玖笙聊了会之后看着他盘子里的两个鸡腿,这是什么时候夹的,而且他不是不喜欢吃这些东西的吗。

“多吃点,明天不是还要去学校吗?”顾玖笙给她夹了块水晶蒸饺过去。

白淽咬着筷子盯着他,没说话。

“想说什么?”顾玖笙主动开口。

白淽凑过去看着他,“你信不信这个世界上有鬼神的存在?或者说是你见没见过什么其余诡异的现象?”

男人握着筷子的手一顿,抬眸盯着她半响,“你想问什么?”

“我就是问问,你信不信?”

他身上有那么强大的灵力,在他遇到危险的时候,肯定也是会自觉主动的保护他的安全,那么如果他对于自己身上的力量有所察觉的话,可以从他身上来分析出来,这个世界的灵力者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信。”男人回答的斩钉截铁。

白淽一愣,“什么意思?”

这好像和她预想的答案有些不同。

“我从来只相信我自己,不信什么神仙。”男人张狂的开口。

白淽闭了嘴,这还真的像是他会回答的问题。

吃了晚餐之后和顾玖笙到楼下去走了一会儿,了解了这小区的构造和路线,已经差不多月色降临了,白淽安安静静的站在浴室洗漱虽然萧教授已经说过了她不受医大的束缚,想做什么都可以,要上的课也都是由她自己决定的,不过她还是得去医大转转才行。

所以今天早点休息,明天也才能够到到班上去。

顾玖笙站在落地窗前面,现在时间是晚上九点钟,外面已经一片漆黑,海城从前几年开始将污染严重的工业园搬出这里,但是这些年的发展下来,就算是晚上,天空也像是被一层薄薄的烟雾笼罩住一样。

他手上的握着白淽泡的竹叶青茶,茶香幽深,这样的味道是他最喜欢的,这里离市中心有些远,附近又都是比较高档的小区,所以格外的安静。

最高的楼层也才不过十层,是最高级清幽的小区,环境好,安静,住着也舒服。

而且小区后面还依靠着一片葱郁的树林,占地面积还挺大的,所以绿化和空气都挺不错,这里能够成为不少海城富豪追求的地方之一的缘故,也是因为海城最出名的风水大师说了,这地方是出了名的聚宝地,所以这里的房价才被炒出了天价。

对面楼顶上,三人对立着,两名穿着蓝色长袍的人站在楼层最边缘的地方,他们的对面,穿着黑色长袍的男人伫立,他右手垂落,刀尖泛着冷光点地,那两人手上的长剑依旧不留余情。

像是误入了某个古装剧的拍摄现场一样,三人之间杀气尽显。

“嘉衍,你的灵力现在还没有恢复,你是阻止不了我们的,别忘记了,我们背后是谁,你要是现在退出去,不要管他们的事情,我们便不追究你。”对面的人张口,声音尖锐的像是用扩音器扩充过一样。

“是啊,别忘了你身上现在还有伤呢,只要她死了,战皇能够回去,我们大家也都省心了不是吗。”另一人附和道。

天知道他们到这个地方来吃了多少的苦头,好不容易等到了现在,她出现了,只要芸锦女王死了,一切问题引刃而解,主上拿到他想要的东西,大家都省心省事儿的回去,多好。

“废话少说,要想过去,先过了我这关再说。”嘉衍手上的银剑抬起,刀锋笔直的对着两人。

二人对视一眼,看样子这小子是真的不识时务了,那就别怪他们不客气了,分明只要白淽死去的话,一切问题都能够引刃而解,只可惜啊,对方真的是不听话。

“既然这样,你也别怪我们以多欺少了。”两人抬手。

嘉衍四周的空气中,一团一团的黑色雾气汇聚起来,慢慢的变成了一个一个穿着黑色罩袍的人,分辨不清楚面容,可是每个人手上的武器都泛着冷光,看上去不是什么好惹之辈。

“以一挡百,我倒是要看看,你曾经的本事,还在不在。”两人说完,四面八方的人都冲着他扬起了刀剑冲了过来。

嘉衍往后退了两步躲开了攻击过来的两把刀,紧跟着一个旋身,手上剑柄而出,被他击中的人都化成了黑雾,消失在了空气中。

刀剑互相击打的响声在空气中格外的分明,消失了一个,又会有另外一个人出现,这些都不是正儿八经的实体,都是灵气所化的傀儡而已。

嘉衍避过了刺过来的两刀,抬手发出了第一波攻击,暗红色的灵气大面积的击中了迎面冲过来的数十人,他们迅速消失在了空气中。

“没想到他还能够使用灵力,原本以为被暗气击中之后会有所损伤,却还是这个样子。”

“别大意了,他可是战皇的贴身侍卫,上过的战场不计其数,而且他出身不低,幻灵大陆五洲十国里面,最为强劲的家族,到底是不容小觑。”

他们这些人能够在这个世界横行而灵力丝毫不受损,是因为有主上加持的缘故,为了寻找白淽,天知道他们吃了多少的苦头,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放过这个机会。

“对,我看顾玖笙还没有苏醒的意思,只要他没有苏醒,我们就还有机会。”

一旦战皇苏醒了,那可不是闹着玩的,他们就再也不可能有下手的机会了,所以无论是谁挡在他们面前,现在都必须死。

嘉衍被越来越集中的人开始攻击,也越来越往后退了好几步,一直到退无可退,刀尖刺了过来,他下意识的抬手挡住。

“砰......”

面前的人化成了黑雾消失,一根银色的羽毛箭消失在了空气当中,化成了细碎的光亮。

“谁?”那两人抬头,就看到了对面站着的白衣男子。

嘉衍抬手灭掉了面前的几人之后看向了对面的人,“来的可真晚。”

臣义握着手上的弯弓,月白的灵力化成了箭的模样射出去,击倒了他面前的人。

“我们可不太一样,我也是现在才恢复。”

嘉衍跳起来,越过去站在了他身边的位置,盯着对面的两人,“他们的目标,是王后。”

臣义眸中寒气乍现,手上化出三支箭射了出去。

“他还有帮手,这是怎么回事?”为首的其中一人死死的盯着凭空冒出来的臣义。

旁边的人抬手接住了月白的箭,“羽族人。”

“怎么会?他为什么会在这里?他不是应该被封印了吗?!”

幻灵大陆的人都清楚,羽族,在数百年前归顺芸锦族,他们族人时代只效忠芸锦女王一人,可是当年,可是战皇亲手封印了芸锦族和羽族。

为什么这个人能够活着。

“必须现在就地解决他们两个,否则的话后患无穷!”其中一人蹙眉道。

“可是我们在这个世界受到限制,主上说了,拿到东西之后迅速撤回去,否则的话灵力有损。”

“都这个时候了,还管什么灵力有没有损耗的,如果说嘉衍一个人没办法恢复战皇的记忆,可是这个人就不一样了,他们俩要是联手的话,到时候战皇苏醒,我们都得死在这个地方。”那人说着摆出了召唤的手势。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他们现在能够盯着白淽,可是因为她身边的战皇还没有苏醒,要是一旦他苏醒过来,冲破了封印的话,他们这些人都活不了。

两人齐齐抬手,黑色的罩袍一挥,无数幻化而出黑衣人出现在空气中,密密麻麻乌云密布。

“看样子他们是真的恼了,还是对你有所忌惮?”嘉衍仰头看着空中密密麻麻的人。

臣义手上箭的数量增多,冷着脸盯着面前的状况,这些人到底在忌惮什么,为什么要盯着他们殿下不放。

“给我杀了他们!让他们成为你们的食物,成为你们的养分!”那边的人中气十足的吼了两声。

悬浮空中的数百名傀儡抬手,刀剑扬起,厉光乍现的冲了下来。

这里被一个特殊的结界围住,外面的人是丝毫看不见里面的情况的,这样子要是被普通人看到了,恐怕真的会吓疯了。

“你还能撑得住吗?”臣义开口道。

他们的力量有所限制,这段时间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打击,恐怕现在身上都带着伤口。

“那是当然。”嘉衍嘴角带着冷笑。

就凭这些人也想要伤害他们王后,简直就是可笑至极,别说现在陛下没有苏醒过来,就算是从前百分之一的力量,都够将这些人打的落花流水的。

“别逞强。”嘉衍说着抬头叫了声。

冲过来的人手上的刀尖越发的逼近,已经是千钧一发的地步,外围的结界忽然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破开,一股紧绷的压迫感袭来,傀儡们还来得及反应过来,就已经在空气中化成了血水,炸裂开来,连化成烟雾逃命的时间都没有。

如同一场绚烂的红雨那般,那些人的血肉掉落在地上,一块一块,泛着浓郁的鲜血才有的腥臭味,令人作呕。

臣义和嘉衍回头,看到了从最上方的空中慢慢的降下来的男人,他身上还穿着最简单的黑色衬衫和长裤,悬浮在空中带着睥睨天下的姿态,气势和压迫十足。

那两人死死的盯着出现的男人,如同看到了从天而降的恶魔,或是雨夜当中从地狱爬出来的恶鬼那般,无比的惶恐。

“战......战皇......”

两人跌落在地上,恐惧的往后挪动步子。

能够以这样恐怖的力量,不费吹灰之力就破了他们傀儡阵的男人,也只有他了。

顾玖笙鞋子踩在地上,一步一步的往前过去,安静的站在地面上,他的四周,已经满满当当的是一片猩红色,染红了整片区域。

臣义也往后退了一步,没想到到现在,就算忘记了从前的事情,就算不是在幻灵大陆,他也还是这样强悍的令人恐惧。

顾玖笙只是盯着面前的两人,没有说什么,一直到两人在他面前消失不见,他也未有动作,一直背对着嘉衍和臣义。

“陛下,您这是想起来了?”嘉衍毕恭毕敬的单膝跪下,有些激动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十层楼的疾风吹动了他清爽的短发,顾玖笙转身,看着嘉衍旁边的臣义,紧盯不放。

“羽族人,居九层崖,有能够控制人记忆的本事。”顾玖笙眼眸扫过臣义,格外的轻狂张扬。

臣义抬手,微微鞠躬,“是,羽族臣义见过战皇陛下。”

“这样啊,你倒是和我说说,我到底,忘记了什么?”顾玖笙盯着对面的人。

从前的事情,他都想起来了,可是却唯独忘记了白淽的事情,像是被洗的干干净净的白淽,丝毫未有解释。

“多谢战皇相救,您身上的封印已经快要解开了,所以现在恢复了一部分从前的记忆,既然这样的话,为了感谢您的救命之恩,我愿意帮助嘉衍,恢复您的回忆。”臣义毕恭毕敬的对着对面人张口道。

顾玖笙看了眼对面的嘉衍,点头应下。

“我的灵力的确没有恢复过来,只有在月圆之夜的时候我的灵力才能够恢复,也才能够有替您恢复记忆的能力,是嘉衍无用。”嘉衍跪在地上,安安静静的张口道。

顾玖笙走过来,指尖抬手,一股纯黑色的灵力灌输到了他的身上,嘉衍原本郁结在心口的浊气全数疏通,浑身舒畅无比。

“烦请陛下坐下。”臣义看了眼头顶偌大的月亮。

快到中秋节了,所以这月亮,是越来越圆了,连同月光也是越来越亮了。

“别动什么手脚,我会看着你。”嘉衍站在他身边说道。

臣义嘴角嘴角扯了扯,已经是现在了,他就算想要动什么手脚,顾玖笙的灵力会立即反噬他,而且现在,他们殿下还在他身边,这个世界危机四伏。

他还暂时没本事能够将殿下带回去,在这样的情况下,只能够依靠顾玖笙的力量,才能够更加好的保护殿下。

这样的情况下,让他回忆起当年,是最合适不过的。

嘉衍却并不这么想,如果真的让陛下想起了从前,对于陛下来说,未必是间好事,陛下和王后当年闹成那样,陛下甚至动手封印了王后的族人,最终导致了两人的决裂。

若是想起来了,对于陛下来说,会不会是一件好事。

顾玖笙闭着眼睛,两股灵力分别注入了他的身体中,慢慢的,从前那些在时空穿梭当中,被撕裂的过去,也逐渐的浮现在他面前。

一点一滴,慢慢浮现,如同眼前播放的电影一般,细细碎碎的开始移动更迭。

山间虫鸣鸟叫,上百年无人踏足的神秘树林当中,正是盛夏最好的时节,树林最中央的位置,上百年的古木上藤蔓交错。

一个穿着浅绿色长裙的女孩子躺在高大的树木顶端的树干上,她闭着眼睛两手放在脑后枕着,阳光从树叶之间的缝隙中射下来,洒下细碎的光影,像是晃了眼睛一般,她的睫毛动了动却没有丝毫醒过来的意思。

顾玖笙看着穿着一身墨绿色衣裳走过去的人,他身形高大,脚上的穿着软皮靴子,袖口用鎏金丝线绣着格外贵重的翻云图案,发髻束在脑后,翡翠玉冠晶莹剔透,背脊挺直,身体健壮,他一步一步慢慢的走在路上,置于身前的白玉一般的五指中,拇指上戴了一个玉扳指。

他分明看到了那张脸,赫然就是他的脸,只不过是换了着装的,身处在另一个空间里头。

嘉衍跟在他的身后,一身软甲,腰际悬挂的长剑剑柄上刻着清晰的赤云图案,那是幻灵大陆上,最强大的栾朝王族的图腾。

安静的树林间,微风浮动,两人刚刚走到那棵百年古木下方,树上的女孩子微微动了动,一个用力过猛,直接从树上摔了下来。

男人仰头看了眼头顶掉下来的女孩子,嘉衍上前想要说什么,只看到他往后退了两步。

小姑娘直直的掉下来,落在了他脚边的位置......

他想起来了,那是他们的初见,是他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那时候的她年龄尚小,不过十五六岁的样子,天真烂漫,肆意张扬,有这世间所有女子羡慕的一切,从来不知烦恼为何物。

可是后来,却因为他,一切都发生了变化,措不及防......

------题外话------

前世今生要出现了,好害怕因为转换了场景你们接受不了,写着的时候都是提心吊胆的,呜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