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 殿下,您重生了/神秘顾爷掌上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同样的夜晚,不同的人却有不同的心情,有的人能够被一夜之间颠覆所有的人生,有的人也能够因为生命里忽然照进的一束光,而重拾信心,这样的一个晚上,除了对于白薇和白淽来说不同,对于其余的人的人也是如此。

白家一个不得人宠爱的私生女,摇身一变成为了白氏的大股东,而且还成为了海城最尊贵的人,顾玖笙的未婚妻,顾家的消息从来没人敢刊登,就算有人敢报道,也只是一笔带过而已,不会做过多的解释。

白淽沿着小路往后面的老宅过去,经过顾玖笙这么一点拨之后,她的确也开始怀疑老太爷的死亡是不是正常的。

甘叔陪着白老爷子的时间最久,他熟悉知道整个白家的很多事情,当年除了白老爷子之外,整个白家的很多事清都是甘叔来处置的,要是有什么问题的话,他肯定是第一个发现的。

小白这会儿已经幻化了形态成为实体,安安静静的蹲在白淽的肩膀上,她走了几步出去之后停顿,偏头有些无奈的看着自己肩膀上的这团毛球。

“你不觉得最近你长胖了很多吗?”白淽有些无奈。

小白最近的体重她抱着就有感觉,估计是时不时的跑到顾家的厨房里头偷吃了,否则的话不会胖的这么快。

“乌咪......”小白不满的叫了声。

它这不是胖,是丰满,丰满。

“说你你还不满意了,要是再这么吃下去你看看以后我还抱不抱的动你。”白淽抬手戳了戳它蓬松的毛发。

小小的爪子紧了紧抓着她肩头衣服的小爪子。

白淽看它的样子笑了笑,往前走了两步之后,小白盯着对面墙角的位置,墨绿色的眼睛动了动。

感觉到它的不对劲,白淽停下了脚步,也顺着那个方向看过去,往前走了两步,她从口袋里取了手机出来点亮了手电筒,往那边照了过去。

跟着就看到了靠着坐在墙角的白旭,他身上的西装还没换下来,领结被揪的七零八落,看上去情况很不好。

别墅后头是白家老宅,很少有人会过来,整个白家的人,尤其是白旭和白薇,恐怕一年到头也过不来几次,可是这人这会儿在这儿就有些奇怪了。

白淽也没多管,往前走了两步,前面是一个修建得当的小花园,越过这个小花园才到已经差不多荒废的老宅里头去。

走了出去一段路之后,白淽停了下来,抱着小白转了回来。

白旭靠着白色的墙壁,上面刮的墙漆随着这些年的风吹雨淋,有些斑驳,看上去十分的有年代感,他旁边种着一棵柳树,对面路灯照射的光线被柳树叶挡住,在墙上摇曳挥动,形成最诡异的浮动。

她站在了白旭的面前,低头看着他脚边的几个啤酒瓶。

“在这儿做什么?”看上去喝的也不少。

不过也只是些啤的,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白旭听到她的话,抬头看了眼白淽,脸上泛着微微的酒意,跟着低头没说话,闷头灌了口酒进去,样子颓废。

他这个样子白淽也能够理解,白旭和白薇年龄相差五岁,从小作为姐姐的白薇,都对他十分好,白家人秉持的理念也都是白薇一字一句复述给他的。

白旭身上那股子高贵傲气,也多多少少来自于白薇,可是今天晚上白薇从前教导他的那些东西也都白薇亲手捏碎,他不是没听过姐姐对着佣人施针时候的动静,要想在真正治病的时候能够不错分毫,肯定是少不得私底下的练习的,这点也是能够理解。

可是他却没想到,因为他姐姐,居然有那么多人的人生被毁掉,残疾,后遗症,这几乎是对他最讽刺的。

“你过来干什么,嘲笑我吗?”从他的角度,能够看得到白淽并没有挪动的步子。

从进入白家的第一天开始,她的衣服裤子就好像只是有这些颜色一样,穿的很浅淡,可是却和她那张艳丽的脸十分的适合。

“嘲笑你?给我个理由。”白淽未动。

白旭将手上的空酒罐人出去,滚在了白淽的脚边,他抬头,就看到了白淽手上抱着的东西,眯眼,“那是什么,猪吗?”

那么胖。

“乌咪!”小白发出微怒的叫声。

“是我养的猫。”白淽摸摸小白的脑袋,安抚了它暴躁的情绪。

“你回来不过一个月的,我家里就变成了这样,我很难不怀疑在你的头上。”白旭盯着面前的女人。

他从第一眼看到白淽,就感觉不对劲,可是他却说不清楚这样的感觉到底是因为什么。

“你是想把白薇的事情怪到我的头上吗?”白淽抱着小白,蹲在了他面前。

白旭没说话,捏着易拉罐的声音在安静的夜晚格外的明显。

“也不是我让她做那些事情的,她持身不正,有今天这样的记过,是她自找的,同我无关。”

有些事情只要做了,就不要妄想能够藏的住,无论时间过了多少,那些被隐藏起来的东西,总是会暴露人前。

白旭没说话,白薇漠视生命是事实,陷害白淽和陆金宵也是事实,这些无可分辨,就算现在身败名裂,也是她自找的,怨不得任何人。

“少喝点吧,对身体不好。”白淽抱着小白起身。

她和白旭白薇,从来也不是什么感情好的人,最多也只能说这些话。

整个白家,如果说是最无辜的,也就是白旭了,他和白家的任何一个人都不一样,对白薇的惩罚,最心疼的是白旭。

“你到底回来做什么的?”白旭的声音在空旷的院子里头格外分明。

白淽停下脚步,站在原地。

“我看得出来你对爸爸没有任何的感情,更加别说喜欢我妈妈和我们,既然对于我们一点感情都没有,你为什么要选择回白家来。”白旭踉踉跄跄的扶着墙壁起身,盯着对面的女人。

“别说你是逼不得已的,事到如今,我不得不怀疑那则曝光你的新闻,到底是谁放出来的,你到大学那天,我清楚的看到了苏媚和你站在一起,今天晚上她也,你别告诉我,你和她不认识。”

苏媚的身份白旭清清楚楚,当初曝光白淽身份的那份报纸杂志,就是娱乐杂志,虽然不是fany但是也和苏媚估计脱不了干系。

白淽转身,小白轻轻的落在地上,蹲在她脚边等着。

“那你认为我回来是做什么的?”白淽看着他,面无表情。

“报仇,你想替你母亲和你报仇,你想向我们复仇?”白旭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倒是十分平淡了。

白淽和白旭年龄相差也不过一岁左右,当年白淽六岁,他五岁,他和姐姐被白建禾带到白家的那天,他似乎有记忆,一个疯疯癫癫的女人和一个小孩子,强行塞进车子带走。

那天下了很大的雨,她们身上都浑身湿透,小姑娘嘶喊着父亲,白建禾抱着白薇,白旭被荀露霞小心翼翼的从车上抱下来。

小姑娘趴在车窗上歇斯底里的样子,他看的清楚,可是时间过去了这么多年,他也是记得模模糊糊额。

直到白淽的新闻爆出来,荀露霞站在客厅里歇斯底里,他才知道除了他们,父亲在外头还有一个女儿,和他一样大的年龄。

很多记忆就像是被封闭的潘多拉盒子,一旦找到了钥匙,能够打开,就如同喷涌而出的泉水一样。

“我当年看到的那个小女孩,就是你对不对?”白旭盯着她,“那天下着大雨,你被淋湿,你母亲也和你一起被带走。”白旭的曾经的记忆慢慢浮现上来,“我五岁之前并没有在这里长大,我搬进来的那一天,你正好离开,所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些年对于白淽的存在,白旭丝毫没有听到父亲提起过,甚至连母亲都没有说过,而在白淽的新闻爆出来之后,他清楚的听到了荀露霞说了一句。

终究这些年,还是被人找到了,当初就应该下手更加狠一些。

那句话他这一只都不懂,所以母亲是从一开始就知道白淽的存在,是吗,只有他一个人被蒙在鼓里,什么都不知道吗。

“你身上,到底背负了什么?”白旭盯着她。

一个女孩子,如果没有蚀骨的恨意,怎么会委屈自己到这个地方来,白淽虽然看着云淡风轻,什么都不在乎,可是白旭却还是能够感觉得到,白淽在看着他们的时候,心底的那股不屑。

她这样傲气的一个人,如果没有自己的目的的话,怎么会有心思去面对他们这些人。

白淽看着对面的少年,他这样的年龄,也是鲜衣怒马少年时,在栾朝也早就已经娶亲了,白旭在白家,的确被教养的不错,他和白薇,是不同的人。

“你们搬进白家的那一天,我和我母亲,刚好被赶出去,我是在这里出生,也是在这里长到六岁的。”白淽环顾四周。

这里已经和十四年前不同了,物是人非,念雯英和白建禾恨不得将整个宅子毁掉,按照他们的心思去重新修建一个白家的宅院,又怎么会好好的保留下来。

很多东西他们都想抹去,是不会允许遗留存在的。

白旭微微错愕,“你说你是在这里出生的?”

不可能啊,为什么他和白薇都不是在这里出生的,反而白淽一个母亲口中私生女,会在这里长大,这其中哪个环节出现问题了。

“你可以到民政部门去搜索白建禾的婚姻记录,他的第一任妻子叫什么名字?”白淽说完这句话,抱着小白慢慢离开。

很多事情不用她多说,这样的事情如果从她的口中讲出来,白旭会觉得是在嘲讽他,这些记忆对于原来的白淽来说,是最为重要的,所以记得十分深刻,她刚好也是沾了光,能够寻到一些事情的真相。

白旭往后退了一步,从震撼中回头之后,抬手掏出了手机给拨通了一个电话。

很快那边的人就接通了。

“哟,你不是去给你姐姐过生日去了吗,怎么有空现在给我打电话?”那边的人睡得迷迷糊糊的。

“我有事情拜托你。”白旭张口道。

那头的人叫柯述,是他的高中同学,父亲是民政局的局长。

那边人从床上坐起身来,看了眼时间,昨天通宵酒喝多了,这一觉就睡到了晚上九点多,他现在脑袋还是眩晕的。

“你说。”柯述倒是干脆。

“你爸爸不是民政局局长吗,能拜托他给我查一下我爸爸的婚姻记录吗,我现在等着要。”白旭张口道。

柯述打了个呵欠,“这不是什么难事儿,我爸现在还在局里加班,但是你查你爸干什么,怎么你爸妈要离婚啊?”

白旭扯着领带往外走去,“别胡说,没时间跟你乱扯,你帮我一下,一定要查的干干净净的。”

“知道了。”

白旭走到别墅前面去,拿着车钥匙上了停放在门口的车子上,佣人闻到他一股的酒气,急忙过来阻止。

“少爷,您喝了酒现在不能开车出去啊。”

白旭没搭理,发动车子之后离开了院子。

几名佣人站在原地跺脚,那可是老太太的心肝宝贝,也是白家的独苗,得赶紧去告诉夫人和老太太才行。

白淽抱着小白很快去到了祠堂门口,她推开门走了进去,甘叔正坐在一旁的竹沙发上闭眼小憩,年龄大了很多时候总是有些力不从心,甘叔就明显的感觉到今年他不舒服的时候变得多起来了,时不时的就要坐着休息一会儿。

“甘叔?”白淽小心翼翼的叫了声。

老头子睁开了眼睛反应过来,“小小姐,你过来了。”

甘叔看到她总是很高兴。

“我来找您有些事情要问,您现在有空吗?”白淽往甘叔对面坐下了。

甘叔点头,坐直了身体看着她,“您说。”

小白安静的跳下白淽的膝盖,往甘叔身边的垫子上过去,脚上踩了踩松软的垫子之后心满意足的缩成一团安静的睡在了上面。

“我想问问您,当年我爷爷出车祸时候的情景?”白淽想了想,还是问,“不是对外说爷爷是病死的吗?”

甘叔想了想,这段时间也没能好好的和小姐好好的聊聊这件事情。

“老爷当年是到江北去查看那边新建的药厂,那段时间我挺忙的,也就没跟着去,后来回程的路上在环山道路上遇上了山体滑坡,正好就埋在里头出事儿了,被找到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了,送到医院抢救了一段时间,老爷子在ICU里头住了一个月的时间,也没睁开眼睛,也就去了。”甘叔道。

当年老爷子的死太过突然,可是天灾枉然,他也没办法,也就是在老爷子死去之后半年的时间内,甘叔手上的权利被白建禾联合所有的股东全部拿下,好在他有先见之明,将一些财产转移了一部分,为的是能够保障白淽和白姗媛的以后的生活。

他到外地出差了不过半个月的时间,还在外地就听到了老太爷已经死去的消息,回来的时候,白建禾就一板一眼的告诉他白姗媛出门也遇上了车祸,已经确认死亡,而白淽也找不到了。

“您当年有没有怀疑过,我爷爷的车祸呢?”白淽看着甘叔。

老人想了想,跟着摇头,“那的确是山体滑坡将车子整个压住了,我也到现场去看过了,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

“我出差之前老太爷也的确是情况十分不好,医生已经下了病危通知书了,我当年怀疑的是你和小姐的失踪。”甘叔道。

很多事情也不用猜想了,她算是清楚了。

“今天白建禾已经将他名下的股份转了一部分给我,从明天开始我将取代白薇成为白家现在在行项目的负责人。”白淽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了甘叔。

“真的。”甘叔高兴的笑出来,“小小姐真厉害。”

白淽看了眼祖宗牌位的方向,“可是,当年爷爷就没有留下什么遗书吗?”

她不相信老爷子那么聪明的人会什么都没有做准备,他都知道将药鼎的存在隐藏起来,说明他对白建禾是留了一手的。

怎么会不给白姗媛留一个保障。

“这点我也想过,可是当年守在老爷身边的人一直都是你母亲,你母亲现在也不在了,没有人能够知道老爷子在临危的时候是不是和她说了什么。”甘叔叹了口气。

如果当年老爷真的留下了什么遗书之类的将所有财产留给大小姐的话,在知道大小姐死去之后,他就已经拿着遗书将那些不要脸的人给撵出去了。

哪里还能容得下他们在这里作威作福的。

“我知道了,您好好休息,我先走了。”白淽说着从背过来的包里取了一盒点心出来塞进老人手里。

“这是您最喜欢吃的,我下次再给您带过来。”

甘叔拿着那盒糕点,“一个人小心些,多注意一些。”

他年纪大了,也帮不了小小姐什么忙,却还是要劳烦她挂念着。

白淽点头,叫了声还在睡着的小白。

甘叔看了眼那边白老爷子的牌位,再低头小心翼翼的看着精致的糕点盒子。

“老爷,你要是还活着该多好啊,小小姐这么善良这么孝顺还这么有本事......”

白淽顺着走出了祠堂,因为晚上的事情,这会儿整个白家的气氛都不太好,佣人也都早就回自己房间了,这会儿整个后宅安静的很。

“殿下......”像是跨越了多年的呼唤,白淽以为自己听错了,愣在原地没动。

她背后,繁茂的树木下,一个穿着浅白月牙色长袍的男人走了出来,他满头乌黑的长发束在脑后,面色白皙,眉眼俊逸清秀,浑身上下透着儒雅的气息,像是从古装剧里头走出来的贵公子。

白淽看着他腰间的那柄短刀,刀柄是银制的,雕刻的纹路很熟悉,像是......

和那枚玉佩上的一模一样。

“你是?”白淽盯着他未动。

“您看到我并没有恐惧,证明您其实也想起来一些东西了是吗?”男人看着她笑了笑。

从探查到顾玖笙身上那股被封印的灵力之后,白淽对于这个世界也有了另外的印象,她自己都不是这里的人,也难免这里肯定会存在其余的不是这里的人,这很正常。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上次站在祠堂房顶那个黑色罩袍的,是不是你?”白淽盯着他。

他点头,“是我,您果然对于我还是有记忆的。”

“你刚才叫我,殿下?”

她是从其他的时代过来的,当然知道这声殿下意味着什么,平白无故的,就算在栾朝,她也是一个长在山野的人,怎么会被人唤作殿下。

“是的,您现在记忆还没有恢复,那是因为我的灵力有耗损,还不能替您复苏记忆,可是您已经使用了云凌鼎,就说明了您也应该恢复记忆了。”他看着白淽,眼中有股自觉而成的尊重。

白淽蹙眉,狐疑的看着他,“你叫什么名字?你说的话我一句也没听懂。”

“我叫臣义,从小就负责保护您的安全。”他道。

“臣义。”白淽复述了这两个字。

像是被点中了什么地方一样,她脑海中闪现而过一副画面,那是一副辽阔的山水画。

葱郁的山间,广袤无垠的土地上,两匹骏马并肩驰骋,白色的马匹上坐着一个女孩子,一袭青衣,长发及腰一串银色的铃铛挂在发间,随着她的动作叮铃作响,两匹马跑出了一段距离之后,她回头,叫了声她后面的人。

“臣义,你太慢了,再这个速度下去,他们都要把冬菇给采完了......”

后面穿着白衣的臣义笑了笑,发髻浮动,手上的马鞭扬了扬,面上是肆意飞扬的笑容。

“殿下您小心一些,这里路难走!”

“没事!倒是你太慢了,再不抓紧些我可不等你了!!”

白淽摇头,挥散脑中的东西,瞪大眼睛看着他,“我脑袋里有你的记忆,但是很模糊,我也看不清楚。”

可是那记忆,却并不是在栾朝的时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分明是从栾朝穿越过来的,而且在穿越过来之前她并没有什么失忆的情况出现产生,怎么就会有这样的记忆。

“是,那是因为您还没有完全的恢复,等到恢复了也就好了,您能够在这个世界重生,已经是上天垂怜,等到了时间差不多的时候,我就能带着您回去了。”他看上去有些激动。

“重生?”白淽盯着他,“你到底在说什么?”

她现在已经懵了,她分明是穿越的啊,而且她也不认识面前的人,无论是在栾朝还是在这里,都不认识。

“我想告诉您的是,离顾玖笙远一些,别再同他联络,他很危险,至少对于您来说是这样的。”臣义说这话的时候格外的严肃。

当年他们亲眼看着殿下如何因为那个男人变得郁郁寡欢,最后导致了身形俱灭,如果不是伤的太狠的话,他们芸锦族的女王,又怎么会散灵,现在好不容易活过来了,无论如何他也是不希望殿下再因为那个男人,而有半分的损伤。

哪怕他是战皇。

“你知道顾玖笙?”白淽想了想,“那不成他身上的封印是你下的?”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这臣义是要有多么厉害,才能够封印住那么强大的灵力。

“您说笑了,我的灵力怎么可能能够封印住他呢,当年连您都没能够打败他。”臣义笑着说。

“你总得给我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会认识我,而且你是怎么来到这个世界的,我又是怎么过来的?”

这一切总得要解释清楚,她现在心里可是越来越疑惑了。

臣义笑着点头,“您不用着急。”

刚刚说完这句话白淽就看着他的下半身开始慢慢变得透明,手脚若隐若现慢慢消失,她错愕的上前,伸手想要拉住他,可是伸出去的手却穿过了他的身体,暴露在空气中。

“我的时间的到了,您务必要记住我的话,离顾玖笙远一点,我很快会回来找您,在此之前,请您一定要好好的保重自己的身体。”臣义看着她道。

话音刚落,白淽就清楚的看到他消失在了空气中。

“你倒是说清楚啊!”白淽的声音回荡在院子里。

四周空旷寂寥,丝毫再没有那个男人存在过的痕迹,小白蹲在她的脚下,仰头看着有些着急的女人叫了声。

......

白旭的车子沿着白家门口的这条路往市中心过去,这辆白色的法拉利跑车是十八岁生日的时候,念雯英送给他的,他从来对这些东西是没什么执念,只不过男人总是天生对车子有种喜好,可是平时他开的次数也很少。

脚下的油门踩到底,油表盘上的指针滚动的越来越快,酣畅淋漓的速度趁着酒兴格外畅快,引擎声呼啸在山间。

很快沿着国道,他开到了海边,海城能够有这个名字,自然是临海城市,海城三分之二的边境线,都是汪洋大海。

车子停在了沙滩上,白旭脱了脚下的鞋子踩在松软的沙滩上,晚上的风有些凉,他拢了拢身上的衣服,远处海上繁星满天,格外寂寥,电话响了起来。

“我给你发过去了,不过我爸说了,你爸爸的婚姻记录有人刻意更改过,他也是找了以前老旧的档案才寻到的。”柯述握着水杯说道。

“谢谢。”白旭从背包里头掏出了平板。

“我昨天宿醉现在才醒过来,现在朋友圈里头都炸开了,我听人说,今天晚上你们家的场子,九爷过去了?”柯述好奇的开口。

白旭停住了动作,敷衍的回了句,“是。”

“我靠,还真的是,那人长得什么样子,你见到了没,九爷当真要娶你二姐啊?你这凭空冒出来的二姐还是她能够有本事的嘛,能够拿下顾玖笙!”

那可是海城的神话,不少人都听过,顾玖笙曾经以一己之力拿下了M国五个赌场,惹的最大的赌王都出动了,可是也没从他手上讨到半分好处,那时候的顾玖笙也就是十九岁的年龄,那时候整个海城也就都知道了,顾家的新任掌权人,是何等手段,再也没有人因为他年纪轻而小看过他。

“你倒是说话啊,你要急死我。”柯述急忙问。

白旭现在哪里有时间的搭理他,忙着看他发过来的文件,“我还有点事情就先挂了,你忙着吧。”

没等柯述说话,这白旭也就挂断了电话,他捧着平板仔细的查看这上面的文件数据。

的确是这样的,二十年前的记录,他分明看到了,上面白建禾配偶的那一栏里头,清清楚楚的写着,第一任妻子的名字。

白姗媛。

那是白淽母亲的名字,他也是后来问过了奶奶,奶奶也没有透露太多,就说了白淽的母亲是当年爷爷资助过的一个女大学生而已。

可是这震撼已经很大了,白淽的母亲,居然是父亲明媒正娶进门的,而且看时间,那时候白淽还没有出生,他也没有出生,但是姐姐,已经快四岁了。

简直就是莫大的笑话,这么一看来,到底谁是第三者,清清楚楚。

“所以,妈妈才是第三者,她才是破坏了白淽家庭的人,而且还生下了姐姐。”白建禾喃喃低语。

可是却又不对,在白建禾娶白姗媛的时候,白薇就已经出生了,那时候也四岁了,那么荀露霞和白姗媛,到底谁才是那时候白建禾的未婚妻呢。

“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关系!”白旭一把平板砸在了方向盘上。

之前他一直以为白淽的母亲是在荀露霞和白建禾结婚之后才勾搭上的白建禾,可是现在看来,在白姗媛刚刚生下白淽一年的时候,他就出生了。

光凭有那本结婚证,荀露霞这个小三的名声也就脱离不得。

所以他从小不在白家长大,反而是白淽在白家长到六岁,外界传说的白老爷子死去的那年,他五岁,原本以为是年龄太小了,他记不得和爷爷的相处时间,现在看来,他是完全没有见过白老爷子。

真他妈可笑无比。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凌厉的海风吹得他现在格外的清醒,才刚刚扭动钥匙要开回去,后面射过来一束十分强烈的灯光,格外的分明。

他没管太多,发动了车子就要开过去,那边的车上下来一个小姑娘,背上背着毛绒兔子的包包,奔跑着冲他挥手。

“白旭!!”

听到他的叫声,白旭踩下了刹车,是陆念。

“大叔你回去吧,我找到白旭了一会儿他会送我回去的。”陆念转过去对着送她过来的司机张口道。

司机看了眼对面的情况,还是有些担心,原本这个点少爷是吩咐过的,无论小姐想去哪儿都不许送她过去,女孩子在外头这么晚了总是危险的,可是架不住小姐的请求,他才送出来的。

这祖宗可是一哭二闹三上吊的,轻易拒绝不得啊。

“没问题吧,我在那边等着小姐算了。”司机还是担心。

这对面的的确是白少爷没错,可是这大半夜的,这还有点冷,把车子的敞篷开着,始终不像是正常的样子。

“不用了,白旭会照顾我的,你还不相信白旭啊,你回去吧。”陆念冲着他挥挥手。

好说歹说之后,司机才发动了车子离开的。

白旭被对面的车灯射的没脾气了,刚要直接不管不顾的开车过去,就看到车子掉头,那边小姑娘踩着软软的沙滩跑了过来。

“白旭!我就知道你在这里。”陆念说着拉开了他的车门坐了进去,还格外熟练的合上了车子的敞篷。

“你过来做什么?”白旭盯着她有些烦躁。

陆念揉揉鼻子,有股酒味,“我过来找你啊,你喝酒了,我现在让司机叔叔转回来送你回去。”

白旭摇头抓着她掏手机的动作,“我没喝多少,你过来有什么事情快说。”

小姑娘眨眨眼睛,跟着拉开了背着的包包,她身上现在穿着简单的长衣长裤,晚上的礼服早就被换掉了,就陆念来说,很少有服装妆容正常的时候,现在就是那个时候。

“我过来陪陪你啊。”她说着从兔子背包里头掏了包瓜子出来,“我知道你心情肯定不好,也猜得到你一定会过来这里,所以才过来找你的。”

白旭小时候只要一生气就会到这里来,陆念也偷偷跟着他来过两次,远远的看到过白旭坐在海边看着落日时候的样子,她还不屑一顾的说过他装深沉。

但是有几次她心情不好的时候过来,看着太阳下山的时候的景象,一个人安静的听着远处的海风,的确能够让心情变得沉静起来。

“你为什么知道我难过,我难过什么?”白旭盯着她。

陆念打开瓜子包装,细心的开始剥瓜子,“我就知道啊,因为我和你是一样的心情。”

她不以为然,她也一样十分喜欢白薇,也曾经以为白薇是真心的对她好,可是听了那份录音之后,她才明白过来,白薇不是对她好,只不过是有对她好的原因而已。

她的关心是不带有任何感情的关心,而且,还放肆的将哥哥当做了一个物品,能够彰显她本事的物品,这点让陆念很难过。

从前以为那么善良的薇薇姐姐,变成了蛇蝎心肠的女人,这个转变,陆念现在还是没办法接受。

“你有什么好难过的,她又不是你姐姐。”白旭莫名的回了她一句。

“你没良心啊,你明明知道我说的是什么。”陆念头也不抬的说。

分明她就是为了照顾他的心情才过来的,结果还被嫌弃了一下,妈妈说的也对,很多人不能够只用一眼就看得清楚分明,尤其是在他们这样的阶层。

你永远不知道对方对你好的时候,是真的发自内心,还是另有所图,这将是她一辈子都需要学习的东西。

“那你准备怎么安慰我?”白旭看着她。

陆念想了想,“我就陪着你啊,不说话,我知道你现在不想说话的,但是生活还是得过的啊,无论你接受还是不接受,这一切总归是发生了。”

想要改变也是无济于事的,他们只能无比坦然的接受这个变化,毕竟他们也没资格要求白薇做一个好人或者是做一个善良的人。

“你就不生气吗,你也被骗了。”白旭盯着她。

陆念摇头,“我没资格要求薇薇姐姐是我心里的那个样子,是我自己要对她付出感情的,不能怪她,而且我们又不是她,没资格对她指手画脚的。”

她从小被保护的很好,可是也明白是非黑白对错,白薇这件事情是真的做错了,可是转而一想,白薇也并不是全然有错,至少在白薇自己的角度上她自己没有做错,她只是做了她想要做的事情而已,可是最可怜的就是被她伤害到的人了。

那些人,真的是太可怜了。

“那你现在觉得你还要理她吗?”白旭盯着陆念。

小姑娘想了想,斩钉截铁的说,“不会,她是坏人。”

这样的话说出来,白旭还是有些扎心的,可是却架不住她有理,如果放在从前,任何人敢在他面前说一句白薇的不是,他能够直接灭了那个人,可是现在,他没资格了。

“那你刚刚说我们没资格对她指手画脚的。”

“我的确不会去她面前批评她,可是最后和不和她来往相处,这是我自己决定的。”陆念倒是说的清楚。

陆镇江夫妇已经说明了,这婚约已经废了,和白家的关系也有了裂痕,以后两家人之间的相处也不会再和从前那样自然了。

“那你要原谅她吗,不再给她一次机会吗?”

这是他最想从陆念口中知道的答案。

陆念抓着他的手,将一把剥好的瓜子仁放在了他手上心里头,“我不会在给她机会,因为她骗了我,而且也不尊重我哥哥,但是这是我的立场,我和她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以后也没有要必须说话交流的场合,所以我能够自由,可是你不一样,白旭,她是你姐姐,无论你再怎么气,再怎么恨,你也不能不理她,也不会不管她。”

“所以啊,不要把自己关在盒子里了,该看开还是应该看开,每个人都是有缺陷的,也真是以为这些缺陷,所有才需要家人的互相弥补,否则的话,人该是多么孤独的生物啊。”

白旭听得愣愣的,另一只手摸摸她的额头,没发烧啊。

这话听着就不像是她会说出来的,这是怎么回事。

“所以啊,既然最后的结果都一样,你也不用钻牛角尖那么久了。”陆念拍开他的手。

“你,能说出这样的话来?”白旭呢喃道。

什么时候他的思想觉悟还没有陆念高了。

“不是,我这段时间在上伦理学,这是我们老师说的......”

果然白感动了,白旭看看手上的瓜子仁,再看看她脚底下的瓜子壳,有些头疼,却还是抬手摸摸她的脑袋。

“我送你回去了。”

“那我给你剥瓜子吃。”陆念抱着瓜子开开心心的说。

白旭原本想要制止的,他这坐垫可是全皮的,这丫头脚底下现在全是瓜子壳,可是看看她的表情,想要拒绝的话又咽回去了。

就是因为有这些不完美,才会有家人,是吗......

------题外话------

这段时间都会是晚上十点左右更新,当然如果我写完的早的话也会早些放上来,谢谢大家的支持,爱你们哟。

然后,这是宠文,不会虐不会虐的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