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 我要她/神秘顾爷掌上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黑色的车子行驶在宽阔的街道上,严逸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中间降下来的黑色幕布挡住了后面的情况,他看了眼腕上的手表,时针正好指在九点,九爷分明能够更快过来的,却只是让二少爷带着人过来先护住了白小姐。

他心里想的,也是给白小姐一方天地,白淽看上去什么都不在乎,可是对于自己的事情却还是挺在意的,九爷已经尽力给她自由,让她能够自己处置自己的事情,所以才会到现在才出现在宴会场地。

白家那点子事情,他们都查的清清楚楚,只要白小姐说一句,白家瞬间能够覆灭,也能够堵住海城悠悠之口。

可是白小姐的确也不是很喜欢让任何人插手她的事情,白家的事情是她自己要做的,也是她自己的仇恨,他们能做的,就是从旁辅助,九爷那些话的目的,也是放出去给了白小姐一个保障。

从今以后整个海城没有人能够看不起白淽,她背后是整个庞大的顾家,那个宛若神祇的男人,会单膝跪地给她系上鞋带,能够将她捧在手心,白淽得到了所有女人最想得到的,荣耀地位,和那个男人的宠溺。

只不过严逸也还是在担心,白小姐的性子的确让人看不透,也不知道会不会怪九爷不打招呼就过来了,这要是吵起来了,可怎么办。

车后座上,白淽和顾玖笙并排坐着,只不过角色有些变换,这会儿顾玖笙抱着她,头抵在女孩子的肩上,像是在撒娇的孩子,白淽抬手抚着他的额头。

“热度是退下去了,可是你现在又出来吹风,是不是不舒服了?”她语调倒是还算柔和。

对于他不听医嘱的行为,白淽已经格外的习惯了。

“嗯。”男人哼了声,像是慵懒的小兽。

白淽从包里拿瓶子药出来,“把这个吃了,一会儿头就不疼了,回去的话好好睡一觉,明天就好了。”

顾玖笙看着她手掌心里那颗黑色的圆形药丸,这些东西都不和现在的药物一样,也知道她是传统医学的,可是他心里还是有些奇怪。

“要我喂你啊?”白淽盯着他不动的动作道。

男人没说话,低头看着她,狭长的眼眸中满是笑意,白淽叹了口气,抬手将药塞进他嘴里头,顾玖笙听话的咽下去,舌尖轻佻的掠过她的指尖,白淽瞪了他一眼,手掌摊开,捂住他的薄唇。

没有水,这药挺难咽下去的,苦涩的味道在舌尖漫延开来,白淽眉眼细弯,满是笑意。

“好吃吗?”

顾玖笙抬手,修长的五指亲昵的点过她的鼻尖。

白淽玩够了,放开了手,将这边的水杯递给他,顾玖笙听话的咽下去,口中那股苦涩的味道却还是存在。

“为什么过去?”她接过水杯放在一旁。

男人笑了笑,“你一个人在哪儿,我担心。”

白淽双手搭在膝盖上看着他,“所有人都说我是私生女,整个海城的名门望族只怕也不会娶我,你不怕被人嘲笑吗?”

顾家这样的人家,顾玖笙这样的身份,只怕也是十分注重血缘的,在很多人眼里,她的出身就决定了她的一切。

“夏虫不可语冰,我顾玖笙要谁,还轮不到外头的人说三道四。”他嘴角轻笑。

白淽面带笑意,对于他的样子不做她言,她今天之所以没有反驳私生女的传言,是为了白姗媛,如果她一旦反驳了这些问题,白姗媛的就会被挖出来。

而且当年白老爷子并没有当着众人的面承认过白姗媛的身份,在外人眼里,白老爷子只有白建禾这么一个儿子,当然也只有少数几家人知道白建禾是收养的。

很多事情必须得有万全之策,她要保证对方毫无反击之力的时候,才会出手,当年的事情她还是云里雾里的,暂时还不能动手,否则的话轻易牵扯到白姗媛就不好了。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说了,无论你想要做什么,便去做,凡事别怕,有我在你身后。”顾玖笙抬手,指尖抚平了她微皱的眉头。

白淽闭眼,满怀诚意的开口,“谢谢你。”

他今天这样无条件的信任和保护,是她从来没有受过的,无论是在任何地方,白淽也从来没有试过这种感受,一个男人愿意为了你,挡住所有的不堪,不惧与任何人为敌,他的臂弯温暖,她承认,自己的确沦陷过。

但是很多时候,她并不能沦陷,白淽不是这个时代的人,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当然也不清楚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回去了。

这一切都说不准,她和顾玖笙,注定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你一摆出这样的表情,我便害怕。”男人抬手紧紧将她拥入怀中。

每次她一闭眼仰头,阳光为她镀上一层金色的光辉,他心里就莫名的恐慌,好像她随时都会消失,这样从骨子里透出来的恐惧,是最渗人的恐慌。

“我把什么都给你,你要做什么都行,但是只要你别离开我,别丢下我。”他低低的恳求。

白淽能够感受到他抱着自己的手臂越来越用力,像是要将她镶嵌入身体一般,那样的用力无比,看着他低低哀求的样子,白淽刚想抬手,猛然感觉心脏一阵疼痛。

她脸色发白,十指紧握成拳,俊秀的眉头紧蹙,感觉到她的不对劲,顾玖笙松开了人,查看她的情况。

“怎么了,什么地方不舒服?”他有些着急。

“我们去医院。”顾玖笙张口道。

白淽抬手拦下他的,感觉心脏的疼痛慢慢的消退下去之后脸色才平缓下来,“我没事,就是忽然有点心悸,已经好了。”

顾玖笙还是担心的看着她,“去医院看看。”

“我自己就是大夫,你带我去医院做什么。”白淽笑着说。

“你真的没事?”他再三确认。

“没事,小毛病,回去吃颗药就好了。”白淽自己也说不清楚,为什么忽然会有这样的感觉出现,从前她从来都没有过这样的情况出现。

顾玖笙握着她的手,一双眼睛却是死死的盯着她,像是生怕她有什么问题一样。

“我们现在是要回顾家吗?”白淽看着车外的景象。

“嗯。”

她想了想,现在还不能去顾家,白家那边,她今天晚上必须在,白建禾在公众面前允诺她的,肯定也都会给,可是接下来要处理的是念雯英那边,那个老太太不会轻易放过她,肯定是要找她的麻烦的。

“我先回白家去一趟,明天再过去看你,你回去好好休息。”白淽盯着他。

顾玖笙拉着她的手没松开,也没说话,可是白淽却看得出来他不高兴了,这顾玖笙的性子,是真的挺像小孩子的。

不是外头令人闻风丧胆的九爷吗,怎么总是跟小孩子一样,说起来还是有些任性了。

过了一会儿,他才松手,从一旁的抽屉里拿了一份文件递过去。

“拿着这个。”

白淽看着明黄色的文件袋,疑惑的接过来打开之后清楚的看到了是白家的百分之二十的股份,这是在外头的那些散股,为什么会在顾玖笙的身上。

“去做你想做的,没人敢伤你。”

白家那点事情,自然顾家是能够轻轻松松查得到的,夹在文件中间的,还有几个名字。

“这些人是?”白淽看着他。

顾玖笙抬手揉揉她的脑袋,“这些人都是当年白家几个分公司的董事,也是跟着你爷爷一起做了很多年事情的,最后白建禾能够全然掌握白家,和他们的帮助也有关系。”

“你的意思是?”白淽愕然。

“你爷爷的死亡,并不是正常死亡,这几个人是清楚的,你如果想要知道的话我让人绑过来。”顾玖笙张口道。

白淽蹙眉,她并不是正儿八经的原身白淽,自然对于她的记忆也不是很清晰,小时候对于白老爷子的印象已经很浅了,她记得白老爷子是外出查看药厂情况的时候,再回来的路上遇到了山体滑坡,车子翻下了悬崖。

白家人找到的时候,已经咽气了,如果按照顾玖笙说的,那么不是意外,是有人蓄意为之,是吗。

“你也说了医者仁心,恐怕爷爷小时候教给你的都是如何悬壶济世救人,想的都是怎么将濒死之人拉回来,为了救人命而殚精竭虑,却也从来不会理解,这个世界上有人会为了欲望而不折手段,甚至自相残杀。”顾玖笙吻着她的发间。

白淽的确也从来没想过,白老爷子的死,也是有人动了手脚。

“爷爷出事之前,他们都只不过是几个小经理,可是在白建禾上位之后就平步青云,甚至每个人手上还握有少量的股份,这已经能够说明问题了。”

这些问题如果想要清楚的话,肯定是只能去问甘叔了,甘叔肯定清楚。

这些人到底是什么品性,是不是会和白建禾狼狈为奸,背叛爷爷。

“送我回白家吧,那里有能够解答我问题的人。”

顾玖笙抱着她点头,小声的哄着,“好,我送你回去。”

白家的仇恨,白姗媛的恨意,都是白淽来到这个世界的责任,她这个人不喜欢欠人情,虽然不清楚她和原来的白淽有什么样的关系,才能够到了这个世界附在白淽的身上。

她们之间也许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缘分。

.....

白家别墅。

白建禾的车子是最先回到白家的,整晚上闹了这么一通出来,他这会儿也是真的累了,白薇和荀露霞在后面,荀安娅陪在两人的身后,可是也知道一会儿会发生什么,她也是个外人,送到门口就返回学校了。

念雯英坐在客厅里头,膝盖上放了本老旧的书本,书的纸张看得出来有些泛黄了,也看得出来被翻过很多遍,她自顾自的翻着书本,没有搭理进门的白建禾。

“妈,我回来了。”白建禾礼貌的叫了声。

念雯英停了动作,头也没抬的说,“你还知道你是我儿子?”

今天晚上的事情肯定是原封不动的都会传到念雯英的耳朵里头,所以晚宴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念雯英清清楚楚,他将所有的东西给了白淽,念雯英自然也是清清楚楚的。

“妈,这件事情很复杂,我也是逼不得已。”白建禾低头道。

念雯英抬头看着他,面色不算和善,“你是想把所有的问题都归给顾家吗?所以那丫头是真的成了顾玖笙的未婚妻?”

白建禾郑重其事的点头,的确是这样的,他当时接到严逸的电话的时候,里头说的很明确,白淽,是顾玖笙的人,他们任何人都惹不得碰不得。

“这丫头还挺厉害的,不过是到顾家去看个病,都能够成了九爷的未婚妻,你还觉得她简单吗?”念雯英手上的书本合上放在了一旁的位置。

白建禾没回答,对于这个问题他的确也不清楚白淽和九爷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从前就认识的还是她到顾家才认识的,未免也太过快了一些,她就成了顾玖笙的未婚妻了,而且这事情从头到尾都没有人通知他们一声。

“我告诉过你,这丫头不像白薇一样,养在身边知根知底的,她就像森林里的狼,随时盯着我们,你以为她不会恨吗?虽然那个时候六岁,她记不住很多事情,但是光她母亲和她被放在精神病院里头这十多年,就足够她能够恨你恨到死的!”念雯英恨铁不成钢的看着自己儿子。

不要小瞧了一个女人的复仇心,为了复仇,一个女人是什么都可以做的,她明面上是可以笑着叫你一声父亲,但是不知道背地里什么时候就狠狠的捅了你一刀,而且还是直直的扎在心脏上的位置,让人承受不住。

可是她这儿子,从前开始就学不乖,现在也还是一样。

“妈,她再怎么恨我,我都是她父亲,而且她现在才二十岁,也还是个孩子,能翻起什么大风大浪的。”白建禾劝道。

荀露霞扶着白薇进来,两人身上都无比狼狈,现在的白薇失魂落魄,昂贵的礼服也皱皱巴巴的跟梅干菜一样,上面沾着粉红色的奶油和花瓣和乱七八糟的污渍,精心做的发型也乱七八糟的,看上去格外狼狈。

老太太看到两人这样子,脑袋疼的更加厉害了,这两个人在现场是怎么将白家的脸面都丢尽的,她清清楚楚。

“妈,我先带着薇薇上去洗洗。”荀露霞对着老太太说道。

念雯英盯着失魂落魄的白薇,“你可真是有本事啊,这么多年待在白家,什么都没学会倒是学会了怎么丢人现眼了是吗。”

今天晚上的事情捅出去的话,恐怕明天整个海城都传的沸沸扬扬,白薇也会成为众矢之的。

白薇捏着手上精致的礼物盒子,没说话。

“我早就告诉过你,女孩子始终还是要嫁出去的,家里的生意不要让她沾手,你不听,现在好了,你自己看看这是什么局面。”念雯英对着白建禾呵斥了一句。

荀露霞心里不舒服,好歹白薇也是白家的女儿,怎么老太太一点也不关心自己的孙女是什么情况,反倒是首先呵斥,这未免太过不近人情了。

“你这段时间就给我好好的待在家里头,不要出门去丢人现眼,等到一两年这事情过去了你再出去走动。”念雯英有些厌烦的看了眼白薇。

“白旭呢?你们几天今天没有牵扯到白旭吧?”她问着看了看四周。

没见到白旭的影子,白旭是第一个从会场回来的,也没有和任何人打招呼,现在想起来,他们也没时间去顾及白旭的去向。

“他应该还没回来,可能肚子饿了去吃东西了。”荀露霞回了句。

念雯英蹙眉,掏出手机,“这孩子去哪儿了,这还给他炖了汤呢,不知道哪儿去了。”

白薇抬头,精致的妆容现在在她脸上全部化开糊成一块一块的,看上去十分的狼狈。

“奶奶,在您的心里,我到底算什么?”她张口,没有歇斯底里,没有深刻质问,很平淡。

老太太顿住,看了她一眼,“你是我的孙女,但是你也知道你做了什么,做事情尾巴不留干净,让人抓着把柄逼得走投无路,你还好意思说你是我的孙女吗?”

念雯英的话没有鄙视,只有轻叹气。

“当时是您说的,他们废了就废了,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人,让我随便打发了,不要让任何人知道。”白薇盯着老太太。

她这些年在家里头练针,的确也伤了不少的佣人。

刚开始的时候她的确很恐惧,但是念雯英当时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让她有了底气。

可是到了最后,怎么就成了她的问题了,这不公平,一点也不公平。

“是你自己没有处理干净让人找了出来,如果当时你选择的佣人能够更加忠心一些,给的钱能够封住她的嘴,也不会这样。”老太太瞪着她。

“奶奶,在您的心里,我还是您的孙女儿吗,您怎么可以这么对我!”白薇捏着那个礼物盒子。

今天可是她二十四岁的生日,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日子,可是一夕之间,她失去了自己所拥有的一切。

名誉和地位,她都拱手让人了,可是她的亲奶奶,一句没有问过,反倒是担心弟弟的汤凉了。

整个白家,她有什么存在的必要。

“你的意思是怪我吗?”老太太懒洋洋的看了她一眼。

“不是,我只是觉得不公平,我为白家操心操力,可是在你的心里,我却一点地位都没有,你满心满眼都想将白家留给白旭,凭什么!”白薇瞪着老太太,活生生想把她身上看出一个缺口。

“白薇!你怎么能这么和你奶奶说话!”白建禾厉声呵斥。

“我凭什么要尊重她,在她眼里我连佣人都不如,既然这样我为什么要对她小心翼翼!”白薇歇斯底里的吼了声。

吓得荀露霞往后退了两步,她还从来没见过女儿这样,从前无论什么时候,无论念雯英对她在怎么刻薄,白薇都不敢多言一句。

今天这是,真的气坏了吧。

“你是白家的女儿,从小到大得到的都是最好的教育,吃穿用度那个不是最好的?可是你呢,你觉得你配得上这些呕心沥血的对待吗?”念雯英满面严肃,活脱脱的长辈的样子。

白建禾低头看了眼地面,没有对母亲的话做出回应,从小念雯英对他就十分严厉,在她的眼中,既然继承了白家孩子的名号,那么肯定凡事都要做到最好。

“你从小天赋并不是很好,就算勤学苦练也还是没办法做到高深莫测,不光学医不精,这些年你妈妈对你的教养也不对,为人处世也没学好,种种样样都说明了你不配做我白家的女儿,也不配背着这个名号走出去肯蒙拐骗的,既然你没本事守住这些荣耀,自然要还给旁人。”念雯英分析的字斟句酌。

白薇面上带着嘲讽的笑意,这是在说她,虽然流着白家的血,但是却没有做到白家人应该做的事情,所以要毫不留情的抛弃她是吗。

“所以您选择了白淽?就算她不是在你的面前长大的,就算你不是知根知底的,你也宁愿让她堂而皇之的入驻白家,就因为她背后有顾玖笙是吗!”

念雯英满脸冷淡的看着歇斯底里的孩子,毫不犹豫的点头,“是,白淽比你要厉害,这点你毋庸置疑,而且她背后现在是顾家,不光我们要让着她,整个海城的人都要让着她白淽,从这些就说明了你已经输了。”

她不是儿子,没有传宗接代的本事,自然也就不配留在白家但任任何的职位,尤其是在这样的绯闻爆出来之后,她就没有了任何资格,再站在白家院子里。

“这一年你先出国不要待在海城,至于去哪个国家,你自己选择。”念雯英最后扔出了一条路。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白薇也没必要再待在这里了。

“我哪儿都不去,我只留在海城。”白薇说完这句话之后就往楼梯过去一步一步的上了楼。

荀露霞看着女儿的背影心疼坏了,对着老太太点点头之后就追了上去,现在她留下,肯定下一步老太太也不会放过她。

客厅里头只剩下了白建禾母子,他往后坐在了沙发上,对于白薇和白淽的姐妹之争,他也不愿意多做评断。

当年白薇做错事情,那些佣人当中有几个他是认识的,只不过他一直在外头忙着工作,没什么多余的时间能够回来,基本上每一次回来都能够看得到有新换的佣人,他也没多问什么,没想到这些人离开的缘故居然会是这样的。

当然对于白薇会让佣人给自己试针这点,白建禾多多少少也是知道一些的。

“老太太,先生,二小姐回来了,还带着九爷。”云妈走进来,毕恭毕敬的张口。

白建禾急忙扶着老太太起身,两人屏住呼吸看着门口进来的两个人,的确是顾玖笙和白淽,后头还跟着严逸和几个保镖。

“九爷。”白建禾迎上去,对着顾玖笙微微颔首。

后者点头,没说话,白淽看了眼空旷的客厅里头。

“老太太,白总。”顾玖笙的也算是冷淡的打了招呼。

这样的人若是放在寻常,他从来都是不屑的,可是现在,他们挂着白淽奶奶和父亲的名声,无论如何都得给些面子。

“九爷您坐,想喝些什么茶,我这就安排人泡上。”白建禾卑躬屈膝的引着人往沙发这边裹起来。

念雯英看着面前英气十足俊美无俦的年轻人,也难怪外头对于顾家人的传言那么多,其中不少人都说,顾家人生都很好看,不说嫡系,就是旁系的孩子也一样的好看。

她年轻的时候曾经见过一次顾老太爷,他们年龄相仿,的确,顾老太爷年轻的时候便是人中龙凤,只是一眼,她到现在都未曾忘记,顾玖笙的容貌生的要比那时候的顾老爷子更加的精致好看。

白淽这丫头,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寻到了好人家。

“白淽,过来奶奶这边,我给你炖了燕窝。”老太太说着吩咐云妈,“去端过来给二小姐。”

在外人面前,面子总是要做足了才是,尤其是对方还是顾玖笙。

“不用了,我现在不饿。”白淽宛然拒绝。

白建禾看着白淽笑了笑,“哎,你奶奶特地给你炖的,一定要喝点,你看看最近你这脸色都不太好。”

满满当当的是一副家庭和睦的画卷,如果不了解情况的人看到的话,恐怕也会误认为这真的是一家十分和睦的人家。

只可惜,一切都还是在背地里头。

“她不喜欢喝就不用喝,燕窝我那儿有的是。”顾玖笙握着白淽的手,丝毫没有松手的意思。

白建禾脸色未变,“也对,白淽肯定也被九爷照顾的很好才是,我在这里先谢谢九爷了。”

老太太也听过这白家的年轻掌权人顾玖笙性子不太好的传言,和这样的年轻人相处,自然还是需要格外的注意才是。

“自然在顾家是被照顾的很好的,我眼瞅着白淽就胖了些,谢谢九爷对我孙女儿的照顾了。”念雯英张口,脸上带着长辈的风范风采。

顾玖笙抬头,黑色的眼眸里头不是很高兴,听着这两个人说的话啊,他心里很不舒服。

“我和她之间,不用旁人来对我说谢谢。”顾玖笙说道。

两人面面相觑,这顾家的人也太霸道了一些,这好歹也是白家,这白淽好歹也带着白家的族姓,怎么就同他们没有任何关系了。

可是,人家权大压人,你不得不受着。

“别说话。”白淽说了句。

她身边的男人听话的闭上了嘴巴,安安静静的坐在她的身边。

念雯英眯眼,看得出来,顾玖笙对白淽是十分上心的,原本以为是白淽单方面的攀上,可是没想到,这九爷对白淽的依赖程度,这么高。

他们这样的结合,最恐惧的就是先爱上的人。

“九爷今天晚上过来,是要同我们谈些什么呢?”念雯英张口道。

这会儿长辈的架势倒是摆出来了,只要他顾玖笙心里头有白淽,那么就得尊重她这个奶奶,这是任何时候都没办法避免的。

白建禾看着不说话的白淽,这孩子无论什么时候对他都没那么多的话,其实很多时候,他还是希望白淽能够像普通人家的女儿一样,对着父亲撒撒娇,可看上去,是不可能了。

他这个女儿的心很硬,尤其是年少时还受过那样的伤之后,就更加的硬了,可是他想要让白淽放下对他的成见,这是很困难的。

这点白建禾清清楚楚,所以还需要一步一步的来,一点一点的来。

“很简单,我要娶白淽,一个月之后我们会领证结婚,她大学毕业的时候办婚礼。”顾玖笙简明扼要的说明了来意。

念雯英和白建禾愣住,刚才顾玖笙说了什么,他要娶白淽?

他们没有听错吧,顾玖笙要娶白淽。

“只是告知你们一声,毕竟现在,你们还是她的亲人。”男人意味深长的开口。

念雯英听到这样的消息,第一反应自然是担心的,白淽是一匹没办法驯服的野马,光凭她对白家,对白建禾和她这个奶奶还有仇恨这点,她就不会放心让她攀上顾家。

要是站在顾家的位置上,对于他们来说,会是最不利的。

当年的事情不知道白淽清楚了多少,要是有一天她全部知道了,只怕他们也活不了多长时间了,相比起让白淽嫁给顾玖笙,白家地位跟着水涨船高,但是这其中是他们要付出多少代价。

一旦有一天白淽知道了所有的事情,她不会不为所动,肯定要借助顾家的力量,这就相当于将一个定时炸弹埋在了火山口,一旦爆炸,会是毁灭性的打击。

“这,我们自然是没什么意见的,就是不知道白淽是什么意思。”白建禾看着白淽。

念雯英也死死的盯着白淽,就等着她说出一句不愿意。

“我已经答应了。”半响之后,白淽吐出这句话。

顾玖笙眼中一亮,低头温柔的吻着她的发丝,“真乖。”

最低沉亲昵的呢喃,白淽听在耳中,她原本是打算让这人在门口就转回去的,结果他自己陪着她进来了。

进来还提出这样的要求,他的性子执拗,要是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不嫁,恐怕是要热出乱子来。

“这,既然白淽答应了我们自然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你们孩子之间自己的事情,自己处理就好。”白建禾说着抹了把额头,他已经尽力去忽略男人身上那股气息了。

可是却还是没办法忽略掉那么可怕的气息。

这人,简直太恐怖了。

“既然这样,按照礼数来,见家长这关也算是过去了,至于礼物,后面会有人送过来,如果白家这边有什么意见,也可以同我提。”顾玖笙张口道。

念雯英看了看白淽,这个时候长辈的架子是绝对不能丢的。

“白淽是我的孙女,从小也不在我的身边长大,现在能够找到九爷这样的好对象,也是她的福气了,至于婚礼和其余的一些详细情况,我想我们这边弄清楚之后会联系顾家的。”念雯英张口道。

顾玖笙看着老太太,眸中的确是不太友好,甚至还有些冰冷刺骨。

“你说错了,不是她的福分,是我福分。”

念雯英表情僵硬在脸上,跟着松动了一下,“既然九爷这么喜欢白淽,那你们之间便好好的相处。”

“我想问问您,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将白家的股权和白薇手上的项目交到我的手上,是认真的吗?”白淽这才说了进门以来的的第一个问题。

白建禾愣了愣,跟着急忙点头,“是,合同也已经拟好了,只要你签字就可以。”

他低头从公文包里头将准备好的文件递过去,他名下的股份划了一半给白淽,是千真万确的了。

念雯英看着他的动作有些着急,这股份不能这轻易的就给了白淽,可是现在顾玖笙在这里,也不能当着他的面说什么。

如果她制止了,顾玖笙会觉得她一点也不重视白淽的存在,这可是大忌讳。

白淽低头看着上面的文件,的确是白建禾的股权让渡书。

“这些年爸爸对你有不少的亏欠,现在你也长这么大了,这些股份算是给你的一点小小的补偿,希望你也别嫌弃。”白建禾十分陈恳的说道。

念雯英听着他的话,心下了然,他是早就准备好了要给白淽的股份了,只不过一直没机会,这是当着顾玖笙的面递出来,她就没话说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果然他心里一直都是挂着白姗媛的。

不成器的东西。

白淽仔细的看过之后将文件递给了严逸,这些东西她从来也没见过,还是严逸碰的多一些。

“没有问题,白小姐。”

白淽接过来,看着字面上的东西,这是第一步,拿回白淽应该得到的,流利的将名字签上去。

如果能够找得到能够证明白姗媛和白老爷子关系的文件或者是其余的东西,很多事情她也及不用这么麻烦了。

“以后我以后的大部分心思还是放在学校,对于那些什么项目,我也不太了解。”白淽这话算是说明了。

白建禾高兴地笑着,“我知道,你年龄还小,也不会那些东西,都有人操持,你不用管那么多。”

最重要的是她要挂上一个名分。

顾玖笙偏头看了眼她纸张上的股权说明,“喜欢这些东西?要不要我给你?”

白淽瞪了他一眼,“你凑什么热闹。”

白建禾给的,是原本白姗媛的东西,当然是要拿回来的,可是他给的又算是什么,顾玖笙从来也不欠她的。

“逗你呢。”男人肆无忌惮的捏捏她的脸,丝毫不顾及现在还有外人在场。

“我老太太老了,看你们年轻人挺恩爱的,也不由得想起了我的从前,真是岁月不饶人。”念雯英叹了声。

白淽对着白建禾微微颔首之后看向了身边的人。

“你该走了,我送你出去。”

“的确也晚了,我该见的人也见了,就先走了。”

白建禾起身,“我送您吧。”

“不用。”

他拒绝之后拥着女孩子走出了客厅里头。

念雯英差点被气的喘不出来,“你这是真的将股份给她了,我以为你只是对媒体的说辞而已。”

只是为了能够堵住媒体的嘴,谁能想到他真的这么做了。

“你接下来把我的也给她算了。”老太太气的脸色通红。

白建禾去扶她却被甩开,“我这么做很合理,您只是记得她是姗媛的孩子,可是她也是我的女儿啊。”

“你也不只有这么一个女儿!”老太太吼了声,“她的血脉注定了不会和你和睦共生,你会后悔的。”

“就算后悔,我也不想再这么过下去了。”

午夜梦回,他什么时候不是看到白姗媛满身是血,他已经伤害了白姗媛一辈子,也伤害了无辜的白淽,到现在,连这点补偿都没资格给她吗。

好,真好,这就是她生出来的好儿子。

老太太气哄哄的上了楼梯。

白建禾打开钱包,钱包里最底部放着一张老照片,这些年,他从来没有勇气去见过白姗媛。

做了罪无可恕的事情,还想要求得原谅,他真的是太贪得无厌了。

白淽将顾玖笙送到了门口的位置,入秋的天气,也算是凉爽。

“回去之后要注意,不要再着凉了,你的身体经不起折腾。”白淽抬手,给他揉了揉肩膀。

顾玖笙握着她的手,“那要什么时候,你才能搬去和我一起住?”

总不能这么一直等着吧。

“我还得上学啊,什么时候我们领证了,也就能住在一起了。”

顾玖笙低头,算了算时间,还得一个月,他脸色不好,有些不高兴了。

下一刻男人被拥紧,他低头看着脸颊贴在他胸口的小姑娘,惊讶未动。

“谢谢你,”白淽陈恳道。

宽阔的铁门口,一男一女,女孩子拥着面前的男人,闭着眼睛,格外安宁,两人和身后的夜色,融合成了一副再美好不过的画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