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 宴会4 我的未婚妻/神秘顾爷掌上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厅内白薇和荀露霞双双跌落在地面上,大屏幕上的影像记录还在重复播放,白薇听着后面人的声音,趴在地上,周围的人指指点点,原本对着她羡慕的眼神,现在都变得开始鄙视起来,一些长辈看着她的样子直直摇头。

都说白家医者仁心,可是谁也没想到白薇居然会用自己家的佣人来练手,简直就是不将人命作数,白旭推开了拉着他的保镖走过去,将地上的姐姐和母亲扶起来,白薇身上染了不少的奶油,看上去狼狈不堪,混乱不堪。

“姐,这些都是真的吗?”白旭握着她的手,不自觉的用力。

从小,第一个教他辨识药草的人是白薇,也是她教给了他如何做一名合格的医者,可是现在,屏幕上的那些人说的清清楚楚,白旭也认得出来,他们真真的都是白家做过佣人的人,这些年他在外求学,很少时间会在家里头。

但是也知道,白家的佣人更新换代的时间特别的短,基本上一年左右就要全部换一次,除了云妈之外,现在的佣人都是刚刚到白家做事半年多左右的。

“不是这样的,不是,是她陷害我,是她!”白薇抬手指着对面云淡风清的白淽。

她站在人群之外的地方,周围一身轻松,宛若不染纤尘的精灵,冷眼旁观的看着被围在人群中指指点点的白薇。

她这么一指,也算是提醒了所有的人,白家的第二个女儿白淽也在这现场里头,大家都不约而同的转身看着白淽。

众人惊艳,后面身穿黑衣的保镖将她安全的保护在一方不受打扰的天地的当中,和这边喧闹的环境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如果说刚才只不过是少数的人注意到白淽,那么现在,所有人也算是十分正式的看到了这白家刚刚找回来的二女儿。

“是她,是她陷害我,白旭你要相信,我们是亲姐弟。”白薇紧紧的握着白旭的手。

不是她做的,都不是她做的。

记者也算是嗅到了一部分敏锐的气息,白薇这话说的更加印证了白淽和白薇,不是同母所生这个事实。

“是你自己持身不正,医者,可杀人可救人,你从来没有认为你学到的东西是用来救人的,那只不过是你沽名钓誉的一种手段而已,如果他们真的不是因为你变成那个样子,现在也不会过来找你。”白淽冷淡开口。

苏媚盯着镜头里白淽完美的侧脸,和那边白薇的狼狈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场闹剧也差不多该结束了,不过白淽也算是自爆身份,这也算是毁掉白建禾拥有的白家的第一步。

“白淽小姐,我能否当面问一句,刚才白薇说的话,我是不是能够合理怀疑,您并不是她的亲妹妹。”苏媚带着摄影师走过去,站在保镖外围,面带微笑的问。

所有人竖起耳朵想要听到白淽回答,这可是最大的绯闻了,要是白淽真的不是荀露霞的女儿的话,俺么也能够理解为什么白薇要想办法陷害自己的妹妹,让她在整个海城名声尽失。

“不是,我和白薇小姐,并非同母所生。”白淽毫不避讳的张口。

“啊?”

“怎么会这样。”人群中起了骚动。

白淽是因为被记者曝光了养在海城郊外,也明确的看到了白家的司机按时按点的给送钱过去才怀疑是不是白建禾养在外头的私生女,白家在被曝光之后就迅速的结束了这件事情,马上大大方方的将白淽接了回来,说是当年荀露霞生的,小时候走丢了,刚刚找到。

现在看来,那也只不过是公关手段的一种了。

“你的意思是,白夫人并不是你的生母是吗?”苏媚接着问。

白淽视线落在了对面的女人身上,她现在如同掉进水里的老鼠一样,那么的狼狈可笑。

“她不配。”女孩子唇中吐出这三个字,透着清冷风意,也带着蚀骨寒意。

苏媚笑着点头,被外界说是荀露霞的女儿,白淽心里头也不好受,好像身上被粘了一块最恶心的胶带一样,现在在这胶带也撕干净了。

白建禾走到白淽的身边去,现在这局面他也看出来了,这三个孩子,没有一个是和他一条心的,白薇被曝光出来这样的事情,已经没办法再救回来了。

而白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承认了自己的身份,丝毫不顾及白家的面子也不顾及他,其实他也能够理解白淽心里头有恨意,可是到底是白家孩子,白淽就算再怎么否认,都是他的女儿。

总不能现在两个女儿都废掉。

“抱歉各位,一开始骗了各位,白淽和白薇的确不是同母所生,我也确实犯了这个世界上所有男人都会犯的错,我也十分愧疚没有对白淽负起责任,让她从小流落在外,在知道了她的存在之后我就想将她接回来,让我弥补我这十多年来的愧疚。”白建禾声情并茂的开始了自己的表演。

白旭握着姐姐的手,看着那边开始表演的父亲,他知道现在应该做最危急的公关处理,也知道这件事情白薇的确是十恶不赦,但是现在作为一个父亲,他却没有过来查看自己女儿的情况,不是很可笑吗。

那些身外之物,远远的要比自己的家人更加的重要,多么的可笑。

“姑妈表姐,你们先起来过去清洗清洗吧。”荀安娅走过来扶着荀露霞。

现在记者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去了,正好是能够将白薇带走的好时机,否则的话不知道要被写成什么样子了。

“妈,我们先离开。”白旭开口道。

白薇一把将白旭甩开,拿了一旁的毛巾狠狠地擦干净脸上的奶油,她为什么要走开,她才是白家的大小姐,才是白家的女儿。

凭什么要让白淽站在那里,这是她的生日,也是她的地盘,绝对不可能离开。

“白总的意思是您已经承认了白淽小姐的身份,是您的私生女是吗?”记者看着白建禾张口。

白建禾还未点头,白淽便看着对面的人,脸上笑意分明,“你说谁是私生女?”

记者被她的眼神看的有些打怵,稳住心神继续说,“您和白薇小姐并不是同母所生,那么您肯定也就是私生女了。”

不过一个私生女而已,有什么好怕的。

白淽偏头看着白建禾,再看看那边的荀露霞,还没等说什么话,就被白建禾打断了。

“她并不是私生女,在我的眼中,三个孩子都一样的重要,并没有什么私生女不私生女的,白淽的母亲早些年便死了,只有她一个人长大,我缺席了她这些年的成长,也让我十分的羞愧。”白建禾摆出了一副好父亲的姿态,语中的哽咽十分的分明听着就像是真的一样。

“所以真的是白薇小姐陷害白淽和陆金宵是吗?”

只是为了她自己不嫁入陆家,真的是太过恶心。

“是,是我陷害的她,我承认,她和陆金宵的确是清清白白,只不过她也未必干净到哪里去!我就是看不惯她如何!”白薇站在对面吼了声。

苏媚将白薇的疯狂拍摄的一清二楚,现在白薇已经是气急攻心了,什么话都敢说出来。

“这是你自己承认的。”白淽看着她不急不躁的说了句。

“是,我承认我陷害你,我也承认我想让你死,那你呢,你敢不敢承认你到底做了什么!”白薇狠狠的看着白淽。

后者笑了笑,抬手指着大屏幕上的人,“他们一个一个的来找过白家,现状凄惨,我住在白家这段时间,清清楚楚的能够听得到你房间里头传出来的惨叫声,那么凄厉那么悲惨,他们都因为你白薇而半生悲伤,你想掩盖,你的良心能安吗?”

“那又如何,我给了他们安家费了,那是他们一辈子都见不到的钱!凭什么现在又回来找我的麻烦!”白薇咬牙切齿的张口。

白旭往后退了两步,这些话如同在他的心上狠狠的扎了一刀那么狠,他为什么会从来没有发现,他一直崇拜的姐姐,背地里居然会是这么的阴险肮脏。

“我才是白家大小姐!我才是白家未来继承人,你白淽凭什么对我指指点点的,你也只不过是去顾家给人治病而已,你和我一样!”白薇歇斯底里的叫了声。

白建禾闭了眼睛,不去看她癫狂的样子。

所有人看着白淽的眼神变了变,这么说来前段时间传的沸沸扬扬的,白薇成了顾家的医生,那是假的,正儿八经到了顾家的人不是白薇,而是白淽。

可是白家却对外说是白淽,是想让白薇的名声更盛,好顺利的继承白家是吗,白建禾这未免也太过偏心了一些。

基本上能够猜想到白淽在白家的地位是什么了。

“白总,白薇小姐掌管着整个白家的公益性医院和一些公益性项目,如果她是这样的人的话,那么我们是不是能够合理的猜想,这些年白家从来没有对慈善事业上过心,如果以后白家是交到这样的人手上,那么公正还有多少人敢到白家的医院去看病?”苏媚盯着白建禾,大有咄咄逼人的气势。

白建禾目光定定的看着对面的白薇,白薇现在之所以还能够这么猖狂,也是因为她身上的东西,现在她还是白氏很多项目的负责人,也掌管了白家的大部分实权。

有底气的人,才能够这么有恃无恐。

白薇像是从父亲的眼中看出了什么,开始有些恐惧的摇头,“不......爸......”

白建禾眼中敛去痛意,看着对面的媒体,“从今天开始,白薇在白氏所有的职位全部卸去,我也对公众承诺,从今以后,白薇不会入驻白氏,无论以后她的成就如何,白氏也容不得这样的人存在。”

白薇这下才彻底慌了,父亲这是要让她死无葬身之地吗,没了白氏,她就什么都没有了,也没有了能够东山再起的资格和权利,怎么可以这样,这是她最后的念想。

“我们白家留不得这样的女儿。”白建禾最后中气十足的开口。

苏媚站在边上,看着火候差不多了,便对着那边的示意,后者意会,上前一步。

“可是白氏的代言人是白薇小姐,而且很多项目的负责人也是她,现在忽然被撤下来恐怕公众会臆测,对于白薇这样不负责的态度,我相信公众都会想要的到白家的一个明确的表态,而不是出了问题之后直接将人撤下来就没问题了。”苏媚盯着白建禾,说的话有条有理。

这是很多公司会采取的做法,一旦董事的孩子有了任何的丑闻出现,马上将她原本的职位卸任之后就以为万事大吉了,可是后续的问题一直都处理不好。

白建禾看着白薇叹了口气,这孩子一直都十分懂事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

“我宣布,从今天开始,原本属于白薇的所有职位全数由白淽担任,我本人名下的股权也会划分十五在白淽的名下,白淽从海城医科大学毕业之后,整个白氏的董事长,会由她但仍。”白建禾声音不大不小的宣布。

这样的话听在白薇的耳中,却是最无情的刀子,狠狠的割在她的身上,每一刀都切在她的心上,血流如注。

“您说白淽小姐也会进入海城医科大学就读,可是据我所了解,白小姐根本没有上完高三,怎么进入海城医科大学呢?”记者抓住了他的话语点追问。

这才是最让人关心的话,刚才白薇说了,白淽是顾家的医生,那么就证明了白淽获得了给顾老太爷看病的机会,那么她的本事已经碾压了白薇和整个海城的医生。

但是她没上过高三,这是事实,没有经过高三的学习,怎么能够上海城医科大学呢。

“这点我另做说明,白淽在这个月初已经拿到了海城医科大学的通知书,之后会以特招生的身份入学,成为海城医科大学大二的学生。”

高湘和林琳诧异,所有人对着白淽另眼相看,这个凭空冒出来的私生女,也不是什么懦弱的角色,居然能够拿到海城医科大学的特招生的名额。

三年前开始,海城医科大学特招生的名额锐减,今年好像只有一个,而那个人,就是白淽是吗。

简直就是剧情大反转,也难怪白薇会选择要陷害白淽,豪门世家,为了家产什么都能够做得出来,无论是放在从前还是现在,嫡系子女和私生子女之间的争斗,从来都只是为了利益两个字而已。

陆念站在角落里头,才不过半个小时的时间,为什么就能变成这样,她看着瘫软在地上的白薇,今天她对于白薇所有的认识全部被颠覆。

从前那个对她温柔的薇薇姐姐,原来是假装出来的吗,那些关怀,都只不过是她带着面具的不得已吗,难道她从来没有过真心吗。

“我们走吧,该回家了。”陆金宵走过来拉着陆念的手低头道。

他脸色未变,白淽的不简单从一开始他便看出来了,是白薇太过轻敌,以为只要毁掉白淽的声誉,就能够阻止白建禾将整个白家给白淽。

她为了自己即将失去的东西而提前行动,可是却忽略了对方的实力,也忽略了白建禾对于她的重视程度,才导致了自己这个局面。

“那么请问一下陆先生,您对于和白淽小姐闹出来的绯闻有什么样的看法呢?白淽小姐这么优秀的话,您心里头有没有动心过呢?”这边的记者注意到了陆金宵,话锋一转看向了陆金宵。

白薇也算是自食恶果,为了扩大白薇是私生女这件事情,想让她成为千夫所指的人,才邀请了这么多的主流媒体过来,可是没想到,现在这些记者都像是嗅到了血腥味的蚂蟥一样咄咄逼人,丝毫不放。

陆金宵看着对面瞪着大眼睛看着他的一群人,再看看站在白建禾身边一副事不关己样子的白淽,从头到尾,她虽然没说多少话,但是却是整出戏的主导者。

真的挺厉害的。

“你觉得陆金宵看白淽的眼神,像不像是对白淽有情的人?”林琳盯着陆金霄问道。

高湘看了眼,的确这陆金宵看着白淽的眼神有些不对劲,从前他就没将白薇放在眼睛里头,可是现在看着白淽的眼睛里头,比看着白薇的要多一些东西,的确是挺暧昧的。

“喜欢又怎么样,白淽不过是个来路不明的私生女,陆金宵要怎么选择自己清清楚楚的。”荀安娅站在两人身边,恶狠狠地说了句。

林琳偏头看了她一眼,也知道这人是白薇的表妹,也不是什么大户人家的孩子,小模小样的,学了一身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私生女又怎么样,现在她才是白家三兄妹里头得到的东西最多的,白薇的名声已经臭了以后这白家会落到谁的手上还不一定呢。”高湘冷笑着说了句。

荀安娅听着这话十分的不舒服,就算白薇被姑父剔除了继承人的名额,但是还有白旭呢,白旭才是白家唯一的男丁,他肯定能够得到一切,这些人凭什么指指点点的。

“现在都二十一世纪了,谁还在乎这些东西,大家不都是两条腿的生物,哪里还来的什么私生女不私生女的。”林琳意有所指的说了句。

荀安娅彻底不高兴了,虽然白薇的确是有错在先,但是也轮不到白淽来作威作福的,这些人都什么眼神,看不出来白淽不是个省油的灯吗,怎么都这么护着白淽啊。

“那她也是个私生女,海城有名望的人家都不会要她做儿媳妇的。”荀安娅声音不大不小的说了句。

陆金宵这么被当成了众矢之的,环顾四周之后看着对面记者殷切的目光,刚打算张口,就看到了数十名穿着黑色衣服的保镖从大门那边训练有素的进门,每个人寻了大厅的墙壁边缘,笔直的站好了,面无表情的盯着对面。

像是被这些人包围一样,大厅里头的来宾都有些疑惑和莫名的恐惧,这种数量的黑衣人,这样进来将他们围起来,难免会惹起不必要的猜测。

白建禾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看着那边欧式圆形罗马拱门前,慢慢出现的人影。

看了半天好戏的顾清隽嘴角轻笑,看着门口慢慢出现的男人,来人身上穿了简单的黑色休闲西装,身形修长,亚麻色的碎发垂落在眼前,微微遮住了眼帘,男人一手随意的垂落在裤缝线的位置,另一手搭在裤兜上,进来的动作随意慵懒。

头顶的水晶灯洒下橙色的光辉,照亮了男人那张俊美无俦宛若天赐的面孔,尤其是男人皮肤白皙,唇红齿白,勾人的挑花眼微微上扬,肌肤中有种病态的白皙,也有种病态的美感。

白薇微微拦住,好像看到了恶鬼一样的盯着进来的男人,在这样的夜色灯光下,他无疑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视线,尤其是是女性这样看脸的生物。

严逸跟在他身后,毕恭毕敬的态度,这里来的人也不乏有和白家的合作伙伴,整个海城的人或许都没见过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顾九爷,但是却都认识九爷身边那位专职助理。

但凡严逸出现在哪个地方,可不就说明了九爷在吗,而且整个海城,除了顾玖笙之外,他严逸还需要对谁马首是瞻的?

白建禾想到了那个电话,再看看对面走进来的男人,他其实也从来没有见过顾玖笙,只是传闻听得多了而已。

可是没想到,真人居然会是这样的气势十足。

他急忙走过去,毕恭毕敬对着男人低头,“九爷。”

这声九爷叫出来,在场的人心里头也都清楚了,这是谁。

整个海城,能够叫这个称谓只有顾氏的掌权人,顾玖笙。

严逸看着四周,二少爷来的挺快的,至少白小姐不会因为这些人受到骚扰。

“九爷?”荀安娅看着对面神采出众的男人,那样的男人,身上带着与生俱来的尊贵之气,比她见过的任何男人,都要出色一百倍。

“顾玖笙……”白薇眉眼含恨,看着他一步一步的走过去。

男人抬头看了眼台上的白淽,眉头紧了紧,迈着步子走到了白淽的面前。

女孩抬头看他,众目睽睽之下,踮起脚尖手掌放在了他的额头上。

“退烧了。”感觉到掌下的温度冰凉,白淽盯着他,“你应该好好休息,过来这里做什么?”

顾清隽的人将她围起来的时候,白淽已经猜到了,顾清隽过来的目的了。

无论她走到哪里,这个男人都如影随形,这辈子,她永远没办法摆脱。

男人眉梢染上消息,握着她的手掌捏在手心里头,“想你了,过来看看你。”

台下的人也都看的清清楚楚,顾玖笙和白淽之间的关系,恐怕已经分明了。

顾玖笙最出名的传闻,莫过于不近女色,整个海城只手遮天的男人,却从来不曾有过女人,也让外界多了许多猜测。

可是现在,从来不喜欢出现在公众场合的男人,居然为了一个白淽,出现在了白家这样名不见经传的场合。

所有媒体的相机已经被关上,整个海城的主流媒体都清楚,顾家的行事作风,九爷去到的地方,从来不喜欢有摄像头对着。

顾清隽从这边走过去,停在了两人的面前,“九爷,刚才可是有人在问了,白淽小姐的未婚夫,是谁?”

大厅内人心惶惶,白淽私生女的身份在他们眼中那么不堪,可是谁能想到,她居然会和顾玖笙有这层关系在。

陆金宵看着台上的两人,眸中了然,看到顾玖笙过来,他也算是明白了,估计白建禾口中白淽的未婚夫,就是顾玖笙吧。

众人屏住呼吸等着男人的回答,这样身份的人,顾家那样身份的人家,最重视血脉血缘。

虽然白淽这人看上去不错,本事也不小,能够成为海城医科大学的特招生,现在在白家的地位也盖过了白薇。

但是就凭这么点本事,九爷怎么会真的看上她了。

就在众人等着他的回答的时候,男人却忽然单膝蹲在了地上,动作极其自然的将白淽脚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散落的鞋带系了上去。

他五指白皙纤长,裹着鞋带往里头系起来,他侧脸柔和,表情格外认真,像是在做什么十分重要的事情一般。

看样子什么都不用猜了,事情已经很清楚分明了。

白淽那个另有其人的未婚夫,就是台上蹲着系鞋带的顾玖笙,是那个令整个海城闻风丧胆的九爷。

白淽居然能够有这么好的婚事。

“好了,能走了吗?”顾玖笙起身,抬手碰了碰她的鼻尖,亲昵无比。

“能走了。”女孩子点头。

顾玖笙牵着她的手,十指相扣,严丝合缝。

男人抬眸扫过了下面的人,分明是不经意的一眼,下头的人却感觉到了丝丝凉意。

“我是顾玖笙,这是我的未婚妻白淽,以后若是各位能够和她和睦相处也就罢了,但就算她有什么得罪的地方,也给我受着,我这人护短,有的时候是不管不顾的,我今天把话放在这儿了,希望各位能够听的清清楚楚。”顾玖笙语气慵懒平淡,但是众人却听得出来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多么目中无人的态度,放肆的威胁,这是在明明白白的告诉所有人,白淽是他的人,背后有他顾玖笙,无论白淽做错了什么事情都有他顾玖笙在。

白薇听的清清楚楚,眸中只剩下白淽和顾玖笙,低头看看身上的油污,她从出生到现在,从来没有像想现在这样的无助过,不过一个小时的时间,她什么都没有了。

成为了整个海城最可笑的笑柄,她成为人人喊打的存在,她追求的,想要的,渴望的,都被白淽拿走了。

现在她这样的不堪,而她从来看不起的白淽,却站在那里,被她追逐的男人拥在怀中,他眼中的柔情万丈,像是一把尖锐的刀子狠狠的扎在她心上,血流如注。

世界上最残忍的惩罚,莫过于你从来看不起的人,成为了你高攀不起的人。

多么可笑,多么绝望。

“我们走吧。”顾玖笙低头看着她,眸中满是柔情刻骨,温柔的眸光羡煞旁人。

白淽听着他的宣告,沉默了半响,顾玖笙对她的关照,她从来都是知道的,这么长时间,他每做一件事情,都是为她。

“九爷?”白建禾脸上满是笑意,看着被呵护的女儿。

他顾玖笙的眼中的深情,白建禾看的清清楚楚,原本还害怕顾玖笙只是将白淽当做一个玩偶,可是这么看来,他是真的放了真感情在里头。

白淽是白家的女儿,有了顾玖笙刚才的那些话,白家在海城的地位,恐怕也是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九爷若是忙着就先走吧,这里我来处理。”白建禾张口道。

顾玖笙终于将视线落在他身上,唇角似笑非笑,“你来处理?”

“是。”白建禾低头道。

“好,那我希望,白总能够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

说这话的时候,他分明看着对面的陆金宵,男人眸中的气势迫人和丝毫不让,那么的狂野放肆,陆金宵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如同被黑夜里狂野的野兽盯住一样,恐惧和胆寒从脚底开始往上漫延,他这是不高兴了,白淽看的清清楚楚。

他点头,同男人微微颔首示意。

陆金宵到现在为止,看着白淽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情愫,也许,是真的有过那种名为喜欢的感觉存在,可是她的确,是他陆金宵高攀不起的人。

他看得出来,顾玖笙对白淽的喜欢,是一个男人彻彻底底占有的喜欢,有这样的人陪着,白淽会很幸福。

“走吧。”白淽不做停留。

她该做的也做了,该得到的也得到了,现在才只是开始而已,白家的人现在还动不得,尤其是白建禾,在确定白姗媛心中所爱之前,她必须保证白建禾能够活着。

这样,能够救白姗媛的药引,也才有可能取得到。

顾玖笙抬手,拥着她慢慢的往门外走,原本守在四周的保镖提起脚步,跟着两人逐渐离开这里。

荀安娅眸中含恨,她白淽凭什么,一定是她陷害了表姐,可是为什么,这样好的男人,会成为白淽的。

她不甘心,一点也不甘心。

凭什么什么好东西都是白淽的,凭什么她什么都不用做就能够得到那么多,别说现在是白薇原本得到的股份和所有项目都归白淽了,她的地位在白氏可是比荀露霞要更加重要了。

而且,就算没有白家,她有那个男人,可是什么都有了。

“别走!你们不能走!”反应过来的白薇追出去,却被顾清隽的人驾住身体拖回来,丝毫动弹不得。

白薇看着逐渐消失在大门口的两人,死死的盯着白淽,眸光含恨,“白淽,你回来给我说清楚了!!你不能这样,是你害了我!分明是你害了我!!”

她歇斯底里的样子,声音里头满满当当的都是悲痛之意,在场的人不由闭眼,白薇变成这个样子,怨不得白淽。

如果不是她自作孽的话,任何人也无法扳倒她,是她为人心中没有丝毫善意存在,才会给了别人打击的机会。

“薇薇。”荀露霞过去拉着女儿,“跟妈妈回去吧,我们回去啊。”

现在的白淽,是他们轻易动不得的,她有顾玖笙,一切已成定局,无法更改。

“妈,我不甘心,你把她拖回来她不过是个私生女,有什么资格这么对我!她没有资格拿走我的一切!!”白薇哀嚎道。

荀露霞看着女儿这样子,心疼的直掉眼泪。

现在主角都散去了,整个大厅里头的人也只剩下了震惊,尤其是被白薇请过来的世家千金小姐,这里头的人那个不是抱着看看白淽长什么样子的心思过来的,当然也有些人对白淽的印象不是很好。

一个出身不好的女人,也不是很懂规矩,可是偏生,人家有顾玖笙的疼爱,就是整个海城的世家千金加起来都没办法得到的东西,原本以为是一个不值钱的女儿,结果摇身一变,变成了九爷的未婚妻。

这样地位的转变,是任何人都没想到的。

“走吧,回家了。”陆金宵拉着陆念准备离开。

小丫头拖住他的袖子,低头从包里拿了一个包装精致小巧的礼物盒出来,“哥哥你等等我。”

陆金宵停在原地没动,看着她小跑过去,到了白薇的面前,白薇现在如同遭了大难一般,安安静静的被荀露霞抱着坐在地上,有些呆滞。

她抿唇,将盒子放在了白薇面前的地上,“白薇姐姐,生日快乐。”

这句话像极了讽刺,但是却包含真诚。

陆念小跑回了哥哥身边,挽着陆金宵的手往门口出去,走到门口的时候,她回头看了眼,清楚的见到了白薇捏着那个绒布盒子,也不知道还是在哭。

虽然不少人现在都想和白建禾套近乎,可是除了白淽之外,白家还有另外一个女儿现在人不鬼不鬼的在大厅里头坐着,大家也没好多说什么,现在最合适的,还是马上离开才对。

人稀稀落落的往前走离开大厅。

“我们过去将礼物给了白薇之后再走吧。”林琳拉住高湘。

后者回头看了眼,“你是不是傻子,刚才九爷的话你也听到了,得罪白淽的人都没什么好下场,更何况白薇还是陷害了白淽和别的男人有染,你觉得现在谁还敢过去和白薇说话的,那个不是跑的挺快的。”

林琳有些可怜的看着白薇,一夕之间失去所有,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受得住,现在看她的动作,人已经有些意识不清楚了。

最终两人还是没过去,笔直的离开了大厅。

苏念念从控制室里头走出来,欢天喜地的蹦跶了两下,刚才大厅内的情况她通过监控摄像已经看得分明,没想到白淽和顾玖笙,居然有这层关系。

“苏姐,今天晚上的收获可真是丰富啊,明天肯定能够引爆整个海城。”摄影师对着苏媚开口。

她低头想了想,刚才顾玖笙进来的时候所有的摄像都被控制了,fany和所有的媒体,当然都不会傻到去报道顾家的消息,也不会去泄露任何顾玖笙的长相,估计就算有报道新闻,也只是说明白淽和顾玖笙的关系。

可是正儿八经的照片,却是任何一个人都不敢刊登,无论是白淽的还是顾玖笙的。

“辛苦了,收拾收拾准备走了。”苏媚对着他们点头。

苏念念冲了过来,看着差不多空落落的大厅,“我们也走吧。”

明天无论如何都要将白淽约出来,让她说明到底和顾玖笙是什么样的关系,否则的话这件事情她一直会挂在心上,一直不舒服。

“我们送你们吧。”顾清隽走过来,慢悠悠的开口。

苏念念看了眼顾清隽,再看看苏媚,没说话。

“不用了,我们有车。”苏媚礼貌的拒绝。

对于白淽和顾玖笙的事情,她的确也好奇,但是也不会选择去问这个男人。

后者耸耸肩,“行,你们先走吧。”

顾清隽走了两步之后返回来,对着苏媚笑了笑,“其实上次你要是再坚持一天的话,我就答应你们了,真的是太可惜了。”

这话听在苏媚的耳中,却像是挑衅。

苏媚笑着摇头,“不可惜,我们fany选择的人都是品位高端的人,如果这次因为我看走眼了将顾总放上去的话,之后让读者质疑可就不好了。”

这话还是在说他的品位是吗。

顾清隽没有生气,对着她绽放出一个十分艳丽的笑容,“我最喜欢你的,就是你这张嘴,以后见了。”

摄影师收拾好了机器,几人往外头走出去。

苏念念哼了声,“这顾家的男人,长得都挺艳的,刚才顾玖笙出现的时候,我心都快跳停了,不得不说这男人是真的挺勾人的。”

苏媚没说话,是都生的好看,可顾玖笙和顾清隽,是两种人,既然不同的两种人,比不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