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 宴会3 暗地里的恶毒/神秘顾爷掌上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整个大厅内一片哗然,刚刚白薇才宣布白淽和陆金宵订婚,所有人都盯着这冒出来抢了自己姐姐未婚夫的白淽,可是没想到,这白建禾冒出来了,而且还宣布白淽的未婚夫另有其人。

这白家可真的是乱七八糟的。

白淽的未婚夫另有其人,怎么父女俩说的话自相矛盾,到底应该相信谁的。

“这怎么回事?”高湘看着白建禾疑惑的说。

这白薇刚刚刚宣布,白建禾就冒出来了,到底哪个才是白淽的未婚夫。

白家这到底是在闹什么?

“不清楚,不过白薇不可能莫名其妙的就被自己父亲否定,这其中肯定不简单。”林琳回道。

“白家这关系是挺乱的,我看这白淽的身份可是不简单,我看白薇这次估计够呛。”

“你管她,我们就当作是看个乐子,你还真的和她荣辱与共啊。”高湘嗤笑。

荀露霞看到白建禾过来的时候脸色就不好,分明已经安排了秘书把他就在公司了,最起码还要半个小时才能过来,怎么人就忽然过来了。

这节骨眼上出来不是捣乱呢吗,这么想着她走过去,拉着白建禾的袖子扯了扯。

“老公你在做什么?”她压低声音问道。

白建禾看了她一眼,一把抽回手,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你知不知道,你差点毁了白家。”

他再晚过来一会儿,整个白家都被毁掉了。

这对母女从来不让人省心,这白薇也是一样。

“白总,请问您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白淽小姐的未婚夫另有其人?”这边嗅到味道的记者急忙跑到了白建禾面前。

“您的意思是白二小姐的未婚夫并不是陆先生是吗?”

“请问白二小姐的未婚夫是哪家的少爷?和您是什么时候定下来的,婚礼打算放在什么时候?”

一个一个的问题接踵而至白建禾面带微笑的站在原地未动,一个一个的回答媒体的问题。

好在白薇控制了主流媒体的进入量不过也就几家媒体而已,这新闻放出去,可是大热门。

而且,这白二小姐的模样,真的和外头传言的一样,美的惊为天人。

妥妥的要挂一个星期的热点,所以才惹得所有的记者都乌泱乌泱的过来,生怕自己漏掉什么。

“多谢各位对于小女的关心,方才白薇宣布的时候有了错误,的确是白淽要订婚,她的未婚夫一会儿就到。”白建禾额头上渗出了厚厚的一层汗水。

刚才那个电话里头的人说的清清楚楚,如果白淽今晚上出了任何问题,他白家别想有什么好下场。

严助理明确的说明了,白淽是九爷的人,也是九夫人。

如果这会陆金宵真的成了白淽的未婚夫,他整个白家和陆家,都会覆灭。

听到白建禾的话,白淽微微抬头看了眼,蹙眉盯着白建禾。

白家只是和一个陆家有过婚约,这点毋庸置疑,什么时候她也冒出来一个未婚夫了。

这对父女到底在做什么。

白薇脸色十分不好看,有些站不稳的靠在了后面的大理石柱子上,白建禾不是被拦在公司了吗,为什么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忽然跑了回来。

而且,他就那么护着白淽,就算编造也要编造一个未婚夫出来是吗,凭什么所有人都希望她嫁入陆家,而白淽却什么都不用放弃就什么都可以得到,这根本就不公平,一点也不公平。

高湘和林琳走过来,站在了白薇的身边,看着她有些苍白的脸色,高湘心里头差不多也清楚了白薇现在的脸色为什么这么差了,她爸爸可是在当众打她的脸啊。

自己的生日晚会,连面子都没有了,两人齐齐的看向了那边的白淽,若说生的好看的话,白淽的容貌当真是得天独厚,可是见过的人都应该心里头会想,白建禾和荀露霞的容貌原本就不算生的极好的,白薇和白旭也是不差,但是为什么白淽的面容就是那般的妖娆无比。

那样的面容,感觉并不像白淽并不像是荀露霞生出来的孩子。

“你在宣布你妹妹的婚讯之前没有提前和你爸爸打招呼吗,还是你刚才说错了,你是想说你和陆金宵的婚事,而你妹妹也要订婚了。”林琳看着白薇,有些关切。

她的样子可不像是十分高兴的样子,到现在整个海城也并没有听说任何一家人有和白家结亲的意思和新闻出来,那么这白建禾口中的,白淽的未婚夫到底是何方神圣。

“这些和你们都没有关系。”白薇冷冷的回了句将杯中的酒狠狠的喝干净。

苏媚看了眼那边有些混乱的情况,再看看被顾清隽的保镖围起来而清清静静的白淽,这可是截然不同的场景,现在也有记者打算要过去询问白淽问题,可是都被一一拦下来了。

她眼眸微眯,顾家对于白淽的保护可真的是严丝合缝,顾清隽亲自过来,只怕旁人也没有这样的荣幸了,可是如果只是一个给顾老太爷治病的人就能够被保护的这么彻底的话,岂不是太说不过去了。

顾清隽今天晚上过来,分明就是为了白淽来的,而且只是为了白淽过来的。

“很好奇吗?”顾清隽低头看着身边的小女人。

苏媚动了动杯子,满不在乎,“要是你想让我知道的话,肯定已经同我说了。”

有些事情不用她问,对方就能够自己告诉她答案,再着说了,她和白淽的关系这么亲密,就算顾清隽什么都不说,白淽那边肯定也是会同她说的。

“她是被人保了的,别说在海城没人敢招惹,恐怕在整个顾家也没人敢招惹她。”顾清隽慢悠悠的开口道。

九爷那个脾气,看上了哪个姑娘,哪个姑娘可不就是能够在顾家横着走的人吗,就连顾老太爷也是因为心疼顾玖笙,而对白淽更加多的一些关照,有九爷罩着她,可不是能横着走的吗。

今天晚上这场子,也是九爷要过来,否则的话他怎么可能到这里来。

苏媚眼眸微眯,过来的时候根本没说过什么未婚夫这个问题,她想了想,再看看那边和记者解释了两句的白建禾,白淽的脸上的疑惑是看得到的。

“所以这个未婚夫,到底是什么人?”苏媚开口道。

顾清隽环胸而立未动,盯着对面的情况,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意,“等着看不就知道了。”

这白建禾也是个识时务的人,九爷正儿八经的看上了他们家女儿,可不是上赶着将女儿送过去的,要是白淽不乐意的话,甚至能够将人腿给打断了绑到顾家去,这会儿可不是拼了命给媒体解释的。

看了看时间,苏媚掏出手机将fany官网的一面调出来,果然没错,现在整个头版头条的位置上,都是白薇那段录音,他们通稿写的不错,标题也是一针见血。

场地内不约而同的所有人的手机上,网页都定时跳出了这个条消息,亲妹抢夺姐姐未婚夫,疑似姐姐骗局,白家二女儿身份成谜?

这标题真的是十分的引人瞩目的了,这会场里大约有五十名左右的女性是订阅了fany杂志电子版额,所以任何新闻消息一放出来她们的手机都能够及时的接收到这条消息。

苏媚盯着那些人,果不其然,其中几位打开了手包之后看着手机上的消息,惊讶的捂住嘴巴之后看向了白薇,紧跟着将手机拿给了旁边的人查看。

一瞬间人群中开始熙熙攘攘窃窃私语,白薇的真面孔被人写的透透的,真真的。

“各位,在整个晚宴开场之前,我想我们来先听听一段录音,现在这可是网络上最火爆的新闻了。”一道女声从大厅的喇叭里头传来。

所有人不约而同的仰头看看四周却找不到发声的源头,与此同时,大厅偌大的大屏幕上,现在播放了最新的网页搜索词条。

女神白薇人设崩塌,治病救人只不过是幌子。

白家或遇最大危机,代言人白薇人气崩塌。

白薇瞪大眼睛,看着搜索词条内的内容打开,鼠标不断往下滑,她急忙掏了手机出来。

她自然也是fay的订阅会员,偌大的标题十分醒目,看着里头的内容,她脸色越来越惨白。

“这是怎么回事啊?”台下的人握着酒杯看着上面的人操作。

“你们没看到新闻吗,我刚刚才听了那条录音,我告诉你可劲爆了,原来不是白淽去勾引陆金宵,人家两个人从来都是清清白白的,是白薇不愿意嫁给陆金宵了,才陷害陆金宵出轨自己的妹妹。”一旁的人越过来,小声低头的解释道。

“真的?”穿着红色礼服的女孩子瞪大了眼睛,“可是白薇为什么要把脏水往自己的妹妹身上泼啊,这未免也太极端了吧。”

“切,她是不嫁,可是这白陆两家的婚事都是定下来的,没人能够违背老一辈的意愿,白薇要是还想要继承权的话,肯定要听从自己父亲的安排才是,所以才出此下策,又拿准了继承权,还不至于毁了自己的名声。”穿着黑色礼群的人说了句。

现在网络上已经炸开锅了,对于白淽身份的猜测可以说是沸沸扬扬的,不少人都觉得白淽并不是白建禾和荀露霞的女儿,起码不是荀露霞生的,同顾同母的话这白薇应该不会想到要用自己亲妹妹的名声去换这个自由。

这未免也太过分了,不像是一个姐姐能够做出来的事情。

白建禾刚打算让保镖将媒体记者全部请出去,就看到了那边大屏幕上已经在放映着什么东西。

与此同时,他面前的记者兜里头的手机都不约而同的响了起来,拿着麦克风的记者低头接了电话,脸上的表情变了变,跟着回头看向了那边已经点开的录音文件。

那天白薇在楼上和白淽说的话全部被清晰的放出来,但是也经过了苏媚的剪辑,言辞最为激烈的部分并没有剪掉,所有人都清清楚楚的听到白薇说出来的话。

“我七岁开始学习草药辨识,这么多年以来我一直都严谨以待,生怕有一点不对劲我就会被淘汰,每天晚上我都练习到深夜......可是凭什么凭什么到最后成为了顾家主治大夫的是你.....不是我!”

“我就是要让所有人都知道,我白薇的东西,任何人都不能碰,哪怕是我已经扔在地上了,你要是动了,就是千夫所指,万人唾弃!!”

众人哗然,原来在白薇的心里头,这陆金宵也只不过是一个被算计的工具而已。

“这......这是怎么回事......”白薇现在脸色煞白,险些跌落下去。

旁边的高湘扶了她一把,看着瘫软无比的白薇,脸色有些凝重,这样的话能够毁掉一个人的一生,白薇就错在这话说错了,而且还被曝光出来了。

白建禾脸色已经十分铁青了,这算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折腾出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来。

先是白淽的事情,再又是白薇,这名声也算是彻底折腾完了才是。

苏媚听着播放出来的声音,满意的点头,还不错,这音质也算得上是十分的好了,还能够将是不是白薇的声音听的清清楚楚,这设备还不错。

“苏姐,现在咱们的官网已经崩溃了,技术部门正在忙着检修呢。”一旁的助理拿着手机开心的看着苏媚。

真不愧是苏姐,一出手就是这样的好成绩,整个海城恐怕也找不到一个比苏姐更加厉害的记者了。

“还不够呢。”苏媚低头看着酒杯里头殷红的液体。

只是这么区区一点的家族内斗的录音,想要白薇万劫不复还不足够,好戏才刚刚登场,慌什么,恐怕今天晚上之后,她白薇就彻底不敢出门了。

她做的孽可不少啊,总得要一样一样的还回去才是。

“建禾,这可怎么办啊。”荀露霞跑过去站在白建禾的面前。

这些话她听得清清楚楚,可不像是不会出什么事情的样子啊,现在白薇的脸色已经铁青了,要怎么办啊。

“你过去拉着白旭,别让他上去。”白建禾铁青着脸。

今天晚上摆明了是有人想要针对白薇,对方既然出手了,就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这种情况下,白家的人少折损一个是一个。

媒体已经都纷纷围过去了,有种势必要从白薇口中听到真相的气势,能够说出这样的话,白薇平时公众面前树立起来的形象可是也跌落的差不多了。

“白小姐,请问这录音里头是您吗?”OU的记者将话筒递过去,看着白薇问道。

高湘扶着白薇,狠狠的捏了她一把,让她回过了神来,白薇稳住心神,看着对面的人,“不是,这不是真的,我不会说出这样的话,一定是合成的!”

听着台上人斩钉截铁的回答,下头的人都半信半疑,这年头的确是能够录音合成,能够用机器做成多少人的声音也不足为奇。

“可是我们已经询问过了,fany的主编唐小姐做出了回应,也将这个检测报告放在了官网上,现在fany的官网已经崩溃了,可是我们依旧能够清楚的看得到,上面显示了这录音文件的确是真实的,唐小姐也说明了,这录音文件的来源,是白家的佣人,所以能够确保这份录音文件的真实性。”记者说着还将手上的手机给周围的人浏览了一遍。

“不是的,这是假的,我从来没有说过这样的话,我要告他们诽谤!!”白薇站在台上叫了声。

苏媚将杯子放在了托盘上,踩着高跟鞋慢慢的走了过去,站在了众人的后面,盯着台上的白薇,中气十足的说,“我是苏媚,fany的特约记者,我代表fany接受白小姐的质询,不过我们敢保证,fany所发布的每一条新闻,都是真实的,至于其他的,白小姐如果想要走法律程序的话,我们自然奉陪。”

众人一片哗然,苏媚的地位他们都清楚,相当于半个fany的老板,她都这么说了,那么这文件的真实性也就有了保证,就算白家再怎么否认也没有任何的意义,这文件可是白家内部的人提供的。

“苏媚!你和白淽串通好了的,是她诈我!!”白薇咬牙切齿的盯着苏媚。

别以为她和白淽的那点交情她不知道,她看的清清楚楚,肯定是白淽那个贱人让苏媚这么做的,为的就是让她在今天的名声扫地,未免也太小看她了。

“我已经说了,白小姐如果对于我发出的新闻有任何的质疑,可以联系聊律师,我随时恭候,不过现在你应该好好的想想怎么处理你跟前的问题才是。”苏媚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顾清隽看着前面的女孩子,笑着摇摇头。

白旭和陆念站在不远处的位置,两人也刚刚才听完了录音文件,陆念脸上的表情还是震惊的,她从来没想过,她一直都喜欢的薇薇姐姐,会是这样的人。

从头到尾,白薇都只是将陆金宵看做一个工具吗,她不相信,不相信薇薇姐姐会这么对她哥哥。

明明他们之前感情那么好的,明明差点就能够结婚了,怎么能够这么忽然的就变化了。

“我不相信,姐姐肯定是被冤枉的。”陆念吸吸鼻子,坚定的站在原地。

就连白旭也听得清清楚楚,如果是放在从前,他觉得姐姐肯定不会说出那样的话,但是现在,他却觉得,那没准,就是姐姐说的话。

可是那样尖酸刻薄的话,真的是她说出来的吗。

白淽看着那边咄咄逼人的记者问出白薇的问题,是一个比一个还要尖锐无比,从录音文件一放出来,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

白薇但凡心底有些善良,不要太过贪得无厌,也不要努力想要去将任何人逼上绝境,今天的一切也就不会发生。

是她自作孽不可活。

陆金宵看着那边走出去的苏媚,再眯眯眼看着他对面慢条斯理的白淽,苏媚和白淽的关系他看得出来,今天晚上的事情,只怕白淽也是参与其中的人。

“你不生气吗?白薇这么算计你和我。”陆金宵看着面色平淡的女孩子。

比起白薇的歇斯底里,白淽真的是平淡无波,好像什么都不在她眼中一样,让人看不透也摸不着。

“生气,我和她并没有深交,为什么要生气?”白淽抬头,一双眸子清澈无比。

陆金宵愣了愣,“可是,她算计的是你啊。”

这都不生气的吗。

白淽将小白放到了一旁,在周围人的眼中,她手上可是没有任何东西的,这动作看着有些奇怪。

“无关紧要的人为什么要放在心上因为她的所作所为而费神?”白淽这话问的很认真,一时半会儿让陆金宵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她的话。

“你觉得生气,是因为你和她有从小到大的情谊,她这么算计你,伤害了你的感情,也枉顾你们之间多年的来往,所以你生气,可是我和她,从前并没有交集,如果她害了我,我反击回去就是,费那么大的礼群和她生气,不值得。”白淽这话说的挺认真的。

陆金宵抿唇,没有反驳,他之所以觉得生气,的确是因为白薇伤了他们之间这么多年以来的感情,在她的眼中,这些年他们之间的相处只不过是她单方面的讨好,也是她彻彻底底的将这些当做了一份交易。

可是却忘记了,就算是一只小猫小狗,捡回来养的时间长了,也是有感情的,她忽略了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情感,将一切都当做是一个交易,也就注定了会是这种局面。

“这样啊,我敬你一杯。”陆金宵拿着杯子俯身过去,就被一旁的保镖抬手拦住了。

对方冷若冰霜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笑容,只是十分机械化的同他说,“请您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不要过来。”

陆金宵看了眼,没做他言,对着白淽扬了扬手上的杯子将酒一饮而尽之后起身离开。

白淽有些头疼的看着四周围着她的人,这些人是顾家的人,说白了也是顾玖笙安排过来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会过来,还是得速战速决才是。

苏念念握着话筒玩的很开心跟着就接到了白淽的信息。

只有简短的两个字,继续。

她继续打开了话筒,“大家,这新闻现在可是整个网络的热点新闻,当然大家都看得到,那么接下来我们看些不一样的,这些新闻,可能有些沉重,有希望大家都能够瞪大眼睛好好的看着哟。”

白建禾一听到这句话,急忙安排人过去要将大荧幕给关上,可是过去人都无一例外的被挡了回来,现在那边被顾清隽带过来的人控制了。

而且苏念念安排人提前溜进来调整了线路,就算是插座拔掉,也是不可能关闭的。

大荧幕上出现了一个人,一个戴着一只眼罩的女人,她看上去很憔悴,不过是三十多岁年龄的样子。

荀露霞盯着出现的人像,半响之后的瞪大眼睛,这个女人,好像有些眼熟啊。

“我今年二十五岁,五年前曾经在海城白家做佣人,在白家的那段时间内,是我人生当中最灰暗的时间,白薇小姐每一次都用我们这些佣人来练针,无论我们的身体状况如何,无论我们是不是健康还是疾病,我的眼睛,是在一次被施针过程中弄瞎的,白家为了封住我的嘴,给了我一笔钱让我离开海城,我找了很多医院都没办法治好我的眼睛,现在钱也用完了,我也没地方去了,找工作没有人愿意要我......”

画面再一转,又是另外一个女人。

“我今年二十七岁,在白家做了两年的佣人,那两年里,一共被白小姐扎了一千七百针,一直到我大小便失禁,都没能停下来,最后那一次,她手失重,扎在了我的脊椎上,我很疼,可是白小姐还是不让我走,我的脊髓神经被损害,一共五针,我到现在都没能够站起来......”

“我今年二十八岁,在白家做过佣人,有一段时间,大小姐心情不好,拉着我给她练手,那一天一共挨了她五十针,我到现在肌肉萎缩,没办法过正常人的生活......”

苏念念握着麦克风,盯着屏幕上一个一个出现的人,有些哽咽,“这些人都是曾经在白家做过佣人的,也都被白薇当过实验的工具,最后也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伤,一直到现在还是没办法恢复和正常人一样的生活,可是我们的白小姐,却过着光鲜亮丽的生活,这些人从白家拿到了一笔抚恤金,可是却并不足够维持他们生活的,我倒是想要知道知道,白薇小姐,怎么解释这些人的过去。”

白淽起身,看着大屏幕上的人像,她学医第一天,师傅教给她的第一件事情,医者仁心,不仅对于人类,还有世间万物,百草树木,花鸟百兽。无论何时何地,都要对生命满怀敬畏。

医者能杀人,也能救人,手下半分是杀人,半寸是救人,如何取舍,在于本心。

可是白薇却并不是这么想的,在白薇的眼中,她的医术只为少部分的人服务,她所看过的每一个病人无一例外不是海城的名望望族,参加的各种大赛也不过是为了她的身价水涨船高而获得更加多的利益和名望而已。

而这些穷苦人们的人命,在她的眼中,丝毫不重要,不过是她迈向另外一种生活的进阶之梯而已。

她这样的想法,这样的理念,从头到尾都是错误的。

也才导致了那么多人在她的手底下,诞生了那样的悲剧,她给IE委托的时候,一共寻到了二十五名被白薇施针后有一定后遗症的人。

他们都经历了非比寻常的折磨,每一次白薇施针的时候,这些人都像是被凌迟一样,经历了无数的痛苦,像是蚀骨的疼痛。

可是到现在,没有人为了他们因为白薇失去的人生负责,甚至没有人知道他们受到过的伤害。

白薇对这些人不能感同身受的话,也就不配拿起那枚银针,也就不配带着白家的姓氏,欺瞒世人。

“不是这样的,不是的,她们都在说谎,都在说谎!!”白薇往后退了两步,脸色惨白的指着大屏幕上的人歇斯底里。

在场的媒体无一例外不在拿着相机记录下来这些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

白薇在外人的眼中,一向都是温婉大方,善良无比的活神仙,她十五岁的时候就到山区给那里的穷苦人看病,也从来投身在公益事业里头。

可是谁能够想到,这样的人,内心却是这样的肮脏不堪,令人发指。

“这些并不是假的,我找齐了这二十五个人,如果大家想要见他们的话,明天早上,我会带着他们在法院门口等着,我希望他们能够用法律的武器捍卫自己的尊严,而我们大家所相信的,济世救人的白薇小姐,现在到底是一副什么样的面容,希望大家都能够看的清清楚楚!”苏念念高亢的吼了句。

“不是这样的!不是,他们在说谎,他们都在说谎,是白淽,是白淽串通了这些人来害我的!是白淽啊!”白薇站在台上,所有的灯光打在她的身上,好像整个人被解剖一般。

她整个人不堪的被人指指点点,那些人透过来的视线,带着的是满满当当的鄙视,她什么时候接受过这样的目光,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苦。

“不是这样的......”白薇脸色惨白,手脚不自觉的颤抖。

高湘和林琳也不自觉的远离和白薇,他们这么多年的同学,还真的没想过白薇暗地里头会是这么的恶毒,能够将人害成这个样子,这样的人,她们连看一眼都觉得脏了。

荀露霞冲上去,扶着瘫软的白薇,身体挡住了女儿的脸,替她挡住了那几盏不断在亮着的镁光灯。

事到如今,她能做的也仅仅只是这样了。

荀露霞扶着她往台下走的时候,两人脚下一偏,白薇整个人失魂落魄,两人直直的倒进了中间半人高的蛋糕上。

场面一度混乱,镁光灯就没有停下来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