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 宴会2白淽的未婚夫/神秘顾爷掌上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整个晚会来的都是由头有脸的人家,身着华服,杯觥交错,哪个人身上穿着的礼服不都是动辄几十万,加上手表首饰等等东西,行头可都是几百万的,这样的场合之下,白淽的寒酸就显得越发的分明了。

穿着寒酸和长得一张美丽面孔的女孩子,总是格外的热惹人注目,周遭人都将探究的目光放在了她的身上,这场子若是没点什么身份,是进不来的,就算身上穿着寒酸,但是那张过分美丽的面孔和出色的气质,就算是几十块钱的衣服穿在她身上,也不会有人觉得廉价。

陆金霄进门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他身上,所有人都知道白家和陆家险些决裂,这白薇和陆金霄这对金童玉女听说也是被自己的妹妹折腾的够呛,原本大家都猜着今天陆金霄只怕是不会过来了,大部分的人也都是想过来看看传说中的白淽,到底是个什么相貌。

苏念念抬头就看到了承受所有人注目礼进来的陆金霄,她停下了吃东西的动作,拿了杯子过来。

“陆金霄还真的来了,我还以为他今天晚上是不会过来了,没想到人居然来到了。”苏念念盯着对面的人开口道。

白淽看了眼这边的方向,“你是媒体,当然知道这种情况下陆家应该怎么应对,是避而不见更加好一些,还是直接过来面对所有人的好奇要更加好一些。”

苏念念点头,她是学媒体的,当然知道舆论导向怎么引导控制,陆家那样的人家只怕是有很好的公关部门,现在这节骨眼上,陆金霄大大方方的出现,反倒是省了很多口舌,他原本也没有做什么对不起旁人的事情,不用藏着掖着不敢出来。

“我看一会儿白薇就要出来了,我吃饱了,先过去做事了。”苏念念说着起身,往那边的大荧幕后头的控制室里头过去。

她这好戏都没还没开场呢,白薇做的那些事情,总归还是要有人替她揭发开的。

陆念是跟着陆金霄一起过来的,一进门左顾右盼的找了找,却还是没看到白薇的影子,她刚刚打算上楼的时候就看到了这边穿着便装的白淽。

低头看了看身上的裙子,陆念再看了看白淽,今天的日子,她身上的是最精致好看的礼群,也是今年的限量款,从小她就喜欢这些格外好看的裙子和东西,每一次精心打扮之后总是很高兴,可是为什么白淽要穿成那样子参加这场晚宴。

这是对白薇姐姐的不尊重,这怎么可以,她可是白薇姐姐的妹妹,怎么能够这打自己姐姐的脸呢。

陆念这么想着就十分的不高兴了,一下子就从那边冲了过来,跑到了白淽的面前,原本的打算过去搭讪的公子哥看到过去的陆念,都自觉地往后退了两步。

整个海城上流社会这个圈子里恐怕没人不知道陆家那个小公主的性子,一言不合就开始哭,总是能够哭的人心烦意乱的,还是不要轻易去招惹这位小姐,不然的话吃不了兜着走。

陆念过去的时候白淽低头摸着小白的脑袋,这样的场合原本是不打算带着小白过来的,但是偏偏小白又喜欢这样的地方,毕竟那么多好吃的,这会儿嘴里头叼着一个鸡腿正在哼哧哼哧的吃着。

因为灵力的缘故,整个大厅里头除了白淽外就没人能够看得到它,小家伙甩动了尾巴,吃的正高兴。

“白淽。”陆念走过去,叉腰站在白淽的面前盯着她。

白淽收回了抚着小白的手,看着面前这个年龄不大,有些稚嫩的小姑娘。

“陆小姐找我有事吗?”白淽语气不冷不热。

陆念愣了愣神,跟着张口,有些奶凶奶凶的动作瞪着白淽,“你给我听着啊,今天晚上可是白薇姐姐的生日,你也坐在这个地方了,你给我离我哥哥远一点,最起码要有五十米以上的距离才行。”

无论如何今天晚上她一定要让白薇姐姐和哥哥和好才行,白淽这个拖油瓶,绝对不能再让她有丝毫的机会去靠近哥哥才行。

“我对你哥哥不感兴趣,同样的我对你也不感兴趣,如果说完了的话陆小姐可以离开了。”白淽听她的声音听的脑袋疼的厉害。

这小姑娘无论去到那儿都和个小麻雀一样的叽叽喳喳的,上次她房间里头的那条玩具蛇,也是陆念做的吧,那股香水的味道,和陆念身上的味道一模一样。

这些年练就了十分好的鼻子,只要闻一点就能够闻的出来这事是什么味道,不过这小姑娘咋咋呼呼的,但是心眼也确实不坏,只是从小被惯坏了而已。

也怨不得她是这样的性子,从小家里头的人宠坏了,除了骄纵一些,也没什么坏心眼。

“可是你和我哥哥有绯闻这点是真的,为了我哥哥的名声,你不许靠近我哥哥听到了没有啊。”陆念张口道。

要是他们在一起说句话什么的,这些人看在眼睛里头,不都得胡说八道起来了,到时候白薇姐姐更加生气的话怎么办。

所以一定无论如何都不能让白淽再靠近她哥哥了。

“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你啊,否则的话你看我怎么收拾你。”陆念留下了毫无攻击力的威胁语言走了过去。

陆金霄从那边看了眼自己妹妹,再看看白淽,严格说起来他到现在为止,还真的是没好好的和白淽说过话。

“白淽身后可是整个顾家!”

他想起了白薇的话,取了两只香槟杯子之后往那边过去,这个看上去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姑娘,最终成为了顾老太爷的主治大夫,这个消息是被封锁起来了,否则的话现在白淽不可能是孤零零的坐在那个地方。

要是整个大厅里头的人都知道白淽是顾老太爷的主治医生的话,就算她身上穿的再怎么破破烂烂的,也都有人会过去围着她说话。

苏媚带着人将摄像头放好之后她端着酒杯看着对面,整个场子里头有权有钱的人都聚集到了一起了,这白薇也算是有本事的,就是不知道她一会儿是想做什么了。

那边白淽的身边现在已经站着陆金霄了,苏媚蹙眉,如果按照陆金霄的行事风格,他没做过的事情是绝对不会承认的,只不过现在人多眼杂的,他就那么坐到了白淽的身边,一会儿白淽的身份揭开之后,他不是村了心思要让人误会他们两了。

白薇站在不远处,看着走过去的陆金霄,嘴角带着笑容。

饶是陆金霄也是格外懂得趋利避害的,他懂得怎么选择才能够让自己获得更高的利益,生在这个世界,谁还不是算计着的。

“表姐,你为什么不把白淽给扔出去啊,她有什么资格站在这里。”荀安娅走过来气哄哄的站在白薇的面前道。

刚才白淽那句话真的是惹到她了,什么叫做东施效颦,不过是个私生女而已,哪里来的那么多的自信敢这么跟她说话的。

荀安娅真的差点被气的半死,这个白淽,要不是有老太太护着的话,早就被姑妈给扔出去了,还在这里摆的什么架子啊。

“你过去找她麻烦了?”白薇盯着荀安娅。

“她居然骂我你知道吗,表姐,你要给我做主啊,先把她扔出去。”荀安娅说着抱着白薇的手臂。

从小到大荀文在她耳边教导的最多的话就是,让她一定要好好的讨好白薇了,只要能够和白家大小姐搞好关系,以后她想要什么都不愁得不到的。

这些年荀安娅也做的很好,和白薇的关系一直都特别的好,也十分的听白薇的话。

“我告诉你,今天晚上不要招惹白淽,要是她一会儿起身走掉了,我饶不了你。”白薇盯着荀安娅,说话一点都不像是在开玩笑。

荀安娅一愣,看着白薇没说话,表姐这是什么意思啊,要她过去讨好白淽吗。

表姐分明要比她更加的讨厌白淽的,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表姐,你怎么了这是?”她问了句。

白薇盯着她,“最后告诉你一遍,你给我盯着白淽,不要招惹她,要是一会儿她不在这个场地里头的话,看我怎么收拾你。”

这话一点不像是开玩笑的。

“我的话你听到了没有。”白薇再问了一声。

荀安娅低头,“我知道了。”

无论如何,白薇的话她是要好好听的,只有让对方感觉自己的价值,你才能够拥有更加多的东西,这是荀安娅这些年知道的道理。

她今天能够参加这样的晚宴,能够见识到这些不同的人,都是白薇带给她的,无论如何都要讨的白薇的喜欢才能够拥有更加多更加好的东西。

“过去盯着她,还有,看清楚她今晚都和什么人接触。”白薇吩咐道。

差不多是荀安娅先过去一会儿之后,荀露霞从那边走了过来,匆匆忙忙的看着她,“你爸爸现在被拖着,估计短时间内没办法过来了,我们动作迅速一些,媒体我已经安排好了。”

只要木已成舟,就算是老太太也没办法反驳他们,最后还不是听话的将白淽嫁过去,这婚事只要陆金霄不反对,整个陆家人也就不会反对。

“好。”白薇笑着抬高杯子斜眼间就看到了那边走进来的顾清隽。

他身上穿着浅蓝色的西装,看上去还挺正式的,周围的人在他进门之后就不约而同的围了上去,那可是顾清隽啊,顾家人,居然会出现在白家的场子里头。

这边端着酒杯的人对视一眼,看上去白薇过去给顾老太爷治病的事情是很顺利了,否则的话顾清隽这样的顾家人,是不可能会出现在白薇的生日晚宴上的。

“顾总,您怎么会忽然过来?”白薇的语调中透着一丝惊喜。

顾清隽双手放在口袋里头看着她,脸上带着吊儿郎当的笑意,奶奶灰的短发在灯光下格外的让人瞩目。

白薇看了眼门口,她送请帖过去的时候,可是连同九爷的一块儿了。

“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顾总。”那边走过来一个穿着喜欢西装的男人,自顾自的去到了顾清隽的身边。

“海先生,好久不见。”顾清隽简单的同这边的人打招呼。

顾清隽的到来算是引起了不小的骚动,没想到这白薇算是有本事的人,居然能够邀请到顾清隽过来。

“顾总,我们一起喝一杯如何。”围着顾清隽的人张口道。

“不用了,你们随意,不用在意我。”顾清隽说完就往另外一个方向过去了。

苏媚环胸而立看着镜头里头过来的男人,她手上的杯子晃动了几下,这顾清隽,就这么过来了,她才不信顾清隽会是为了白薇过来的,在顾清隽的眼里,白薇并没有那么重要。

跟着荀安娅过来的两位同学看到了顾清隽,眼中恨不得都要冒出来绿色的光芒了,盯着顾清隽扯了扯荀安娅的手。

“安娅安娅,那是不是顾清隽啊,好帅气!”

但凡是个海城人,都不会不认识顾清隽这号人物的存在,连天的霸占头条新闻的顾二少爷,可是神秘顾家的子嗣,过来的时候她们没想过,居然能够见得到顾清隽。

真的是太幸福了。

“嗯。”荀安娅看了眼那边的顾清隽,眸中多多少少也带上了一些迷恋。

那可是顾清隽啊,是白家这样的人家无法攀附到的顾家。

“可是他为什么会过来,股少爷和你姐姐是朋友吗?”穿着蓝色礼服的小姑娘好奇的问道。

荀安娅挺直了腰杆,“是,我姐姐可是到顾家去给顾老太爷治病的人,当然顾家这次会来人给我姐姐祝贺生日的了。”

“真好啊,你姐姐真的好厉害啊,能够和顾少爷认识......”女同学发出羡慕的声音。

两名穿着长款礼服的人站在角落的位置,其中一位身材高挑,气质出众,看着过来的顾清隽,再看看那边已经得意洋洋的白薇。

“没想到顾家会过来人。”

“可不是吗,听说白薇去给顾老太爷看病了,想必是成功了大半,否则的话顾家也不会过来一个顾清隽了,没想到白薇还是有点本事的。”高湘脸上有些难看的盯着对面。

她们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孩子,也都是富贵人家的孩子,只不过名声没有治病救人的白家那么大而已,可是却从来不受重视,无论什么时候只要和白薇站在一起,总是能够被白薇抢了风头,这么多年了总是这样。

“你说她怎么什么都有,从小到大长得好看,又是白家的大女儿,白家虽然说没多少钱财,但是也架不住悬壶济世的招牌在这儿挂着,名声就是大,想出书就出书,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现在还这么大的排场过生日。”高湘脸上十分的不好看。

大家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凭什么白薇什么都有,她们就是碌碌无为的人,除了有个富家千金的名号在这儿摆着,她们还有什么。

“你也别气,再怎么说而只不过是个给人看病的而已,有什么好羡慕的。”

白薇看到转头走过来,正在窃窃私语的两个女人停止了议论,脸上挂上了得体热络的笑容。

“高湘,林琳。”白薇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走过来同两人亲切的拥抱了一下。

两人脸上不复刚才那样的神色,一脸的温婉和谐,“你这段时间可真的是太忙了,好几次约你出去吃饭都没过去啊。”

“我不是忙着出书的事情吗,还有一些采访之类的,家里头这段时间事情也挺多的,你们俩怎么样?”白薇看着自己这两个发小。

高湘笑了笑,“我们还是老样子,没你这么的风生水起。”

“哪里的话,对了,我出版社的名片寄给你你收到了吗,你不是一直都想出本书吗,找她就行了。”白薇看着林琳道。

她们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这些年虽然也因为上学的缘故不是经常联系,但是对方是什么情况可都是清清楚楚的,这林琳一直都想出本书,但是文笔太差,总是被退稿,也算很多人都知道的事情了。

白薇这么提起这件事情,不是给她难看吗。

“我联系过了,还没谢谢你呢,要是真的成了,我请你吃饭。”林琳脸上倒是毫无表情变化。

“不是我说你,要多多磨练一下自己的文笔才是,不能总是固执己见,多写成熟的作品。”

林琳皮笑肉不笑的应了下来。

高湘看了眼不远处的白淽,“那个人是谁?”

白薇回头看了眼,“是我妹妹,一会儿介绍你们打招呼。”

林琳和高湘都不约而同的看着白淽,原来这就是将白薇的未婚夫给抢了的白淽啊,不得不说长得是真的好看极了,难怪陆金霄会把持不住了。

“你妹妹长得真美。”

白薇嘴角扯了扯,“是吗,我也觉得她的相貌生的是真的挺不错的。”

这边司仪已经过来找人了,白薇和两人简单的说了句话之后跟着过去了,林琳和高湘看着那边的白淽,两人心里头有了其余的想法。

这白薇还是老样子,一点也没没改变,说话专挑别人的痛楚来戳,戳完之后还一脸认真地问你,痛不痛。

真的是恶心极了。

这边司仪已经领着白薇上台去了,她穿着月牙白的抹胸长礼服,长发挽起,脖颈修长白皙,如同高贵的白天鹅一样,她站在台上,握着话筒看着下方的来宾。

“各位,想必大家都认识我了,我是白薇,感谢大家从百忙之中抽出空来为我庆祝生日,在这里,我十分衷心的感谢各位......”白薇声情并茂的站在台上开始了她的表演。

苏媚端着红酒盯着视屏里头的女人,这高清的镜头能够将她脸上的不完美给放大,看上去也不是那么的好看。

“我原本以为这两天苏记者还是会联系我的,毕竟我们之前的合作那么的语愉快。”顾清隽从后头走过来,和苏媚并排站在了一起。

摄影师看看两人的样子,有些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两步躲在后面一点。

“顾少说笑了,我一向对于得不到的东西都不是太过执着,当然对于不要了的,就更加是不会太在意了。”苏媚不轻不重的说了句。

上次他选择了OU这事儿苏媚可是记在心里头的,虽然后面好像也没听说顾清隽有去参加专访的意思,OU新一期的访谈人物也出来了,并不是顾清隽。

但是苏媚这个人,说着也算是别扭,她说了不要了,那就是不要了,主编也没办法将人扭回来了。

“我听说了苏记者到我公司去了一趟,好像也闹出了不少的不愉快。”

“不是,闹出不愉快的不是我,是顾总的女朋友。”苏媚想了想,“以后顾少找女朋友的话,还是要好好的挑一挑,不要夹到碗里就是菜,免得拉低了你的档次,你说是吗。”

顾清隽眯眼,这是说他饥不择食了是吧。

要不是今天一会儿九爷会过来,他也听说了这个死丫头在这里,他才不愿意过来这个乌烟瘴气的地方,没想到过来还是被人给怼了。

“既然苏记者觉得我的眼光有问题的话,那不如,以后你帮我挑啊。”顾清隽抬手,轻轻的虚扶住了女人纤细的腰肢。

苏媚感觉到他呼在她耳边的气体灼热,这男人的动作也是轻佻至极的,真的是花丛中走多的人,一点也不顾及四周的情况的。

她除了是记者以外,也还是苏家的大小姐,上次就被那些人误会一次了,这次绝对不行,不能再让这些人误会了。

“在今天这样的场合内,我也想要郑重的给大家介绍一个人,这个人就是我的妹妹,从小就走丢了的妹妹,白淽。”白薇面带柔和的光波,眼神格外温柔的看着台下的白淽。

众人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清清楚楚的看到了台下坐着的白淽,整个世界好像只是看得到她一个人一般,她的面容让不少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个穿着便装的人,就是白淽啊。

可是这场合内,怎么会穿成这样子过来。

“听说了吗。这白淽是在乡下长大的,自然是什么好东西都没见过的,也没穿过什么高跟鞋,所以肯定是不会换礼服的。”人群中开始有女人就白淽的穿着窃窃私语。

“是啊,我也听说了,她住的那地方可是连路都不通的地方,好像这人也没上过几年学......”

“不会吧,我看着她身上有股书卷气很重啊,看不出来是没念过书的人,不过这脸长得是真的好看。”

“能不好看吗,要不是真的好看的话能把陆金宵从白薇那儿给勾走了,你没看他们两个人还坐在一块儿呢,真是不要脸啊,到底是穷乡僻壤里头出来的,才回来没多长时间就勾引自己姐姐的未婚夫,这白家是家门不幸啊,除了这么个不要脸的狐媚子......”

白淽安静的坐在沙发内,没有在意旁边人说的话语,她低着头把玩手上的玉佩,陆金宵自然也是听到了这些人的话,更是倘然自若落落大方的坐在白淽身边的一个沙发上,丝毫不为所动。

这些流言蜚语,就是你越搭理它,它就越来劲儿了,你要是丝毫不在意的话,就没人能够奈何你。

“这白二小姐挺能忍的啊。”这边的高湘看了眼道。

白淽这么淡定自若,好像这些人说的话都不是冲着她说的一样的,丝毫听不见任何人的议论声,这样沉得住气的人是最可怕的。

“你看看她那个样子,真的是不知道礼数的人,这是什么严肃的场合,抢了自己亲姐姐的未婚夫还穿成那个样子出席白薇的生日晚宴,这是瞧不起谁呢。”

“我听说白薇对她这个妹妹是真的挺好的,只不过却被人背后暗算了一下,真是可怜,现在还要为妹妹着想。”

人群中的议论声丝毫没有压制的意思,白淽确实没说话,似乎没有听到的样子。

苏念念站在人群中,听这些话听得生气,这些人怎么说的跟真的似得,好想他们都亲眼看到了白薇对白淽很好一样,说瞎话都是添油加醋的加进去的。

这些人真的是太无耻了。

她揉着手腕,有种想要过去爆锤他们脑袋的想法。

“大家听我说,我知道这段时间有很多的流言蜚语,有针对我们白家的,也有针对我的,很多人都是关心我爱护我的,我现在也谢谢大家的关心,有句话说的好,生活给了你多少不幸,就会在以后的生活里头回馈个你们多少的快乐,所以我相信我现在经历的不快了,都是生活给我的考验,我一定能够走过去......”

苏念念翻了了白眼,这是开始心灵毒鸡汤的灌输了是吗,这个女人真的是太能够误导大众了,真的是个做川传媒的种子选手。

治什么病啊,那简直就是淹没了她的才华,她应该开一个传媒公司,肯定大有作为。

“所以我在这里也给大家宣布一个好消息,那就是我的妹妹白淽,即将要和陆金宵陆先生订婚了,我知道我们从前有很多误会,但是我希望从今天开始,每一个人对待我妹妹,都能够抱有祝福的态度......”白薇声情并茂的扔下了这个重磅炸弹。

人群中炸开了锅。

“啊?”

“这不是开玩笑吧!”

陆念站在下面,错愕的看着白薇,为什么,白薇姐姐要宣布哥哥和白淽订婚的有些消息,为什么不是她和哥哥呢。

就连这边的白旭也咻的站直了身体,姐姐这是想要做什么,爸爸和奶奶肯定也已经警告过她了,为什么还要犯这种低级错误呢,为什么要宣布这样的消息。

“白小姐,请问您说的是真的吗?”在场的媒体迅速的冲上去,将话筒对准了白薇。

一拨人也往白淽那边过去,但是被顾清隽带过来的保镖完整的挡住了,白淽这会儿安静的坐在沙发上,抬头看着这片喧闹的场景。

“这是不是就坐实了外界的一切传言,你妹妹真的和陆先生暗度陈仓,你悲痛之下才决定了要放手成全这两个你最爱的人吗。”记者的话筒恨不得伸到了白薇的脸上去。

“请您回答我们的问题......”

白淽抬头看了眼,“你就这么容许别人对你的名誉做出诋毁而什么都不做吗?”

这个世界的人将名声看的很重要,尤其是陆金霄这样的人,怎么能够答应白薇这么泼脏水在他的脑袋上。

陆金霄蹙眉,他的确是没有反驳白薇的意思,但是也不代表他同意了啊,白薇刚才的样子,简直就是在开玩笑,她受害者的身份,几乎已经坐实了。

看着那边喧闹的场景,顾清隽叹了口气,他提前过来是对的,这些人要是真的碰到了白淽的话,恐怕过来的时候九爷就已经发飙了,这些人是承受不起九爷的怒火的。

这些肮脏的东西都往白淽身上泼过去,恐怕这白薇是不想要命了。

“恐怕你过来,是另有目的吧,顾少。”苏媚盯着将白淽围起来的保镖。

那些都是顾清隽的人,他不会平白无故的就来做这样的事情。

“猜的不错。”

白建禾进门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喧闹的场景,这边的媒体眼尖,一下子看到了进来的白建禾,拿着东西就跑了过来,“白总,请您对于白淽小姐和陆金霄先生的订婚发表一下看法。”

白建禾眯眼,盯着台上的白薇。

“刚才白薇小姐说的是真的吗?白淽小姐和陆金霄先生什么时候打算办订婚宴呢,您又是什么样的看法?”

好好的生日晚宴,活生生的成了记者采访会,场面喧闹,但是也算是有条不紊。

“不是,白淽不会和陆金霄订婚!”白建禾中气十足的吼了声。

原本还在窃窃私语的人们停了下来,四周陷入一片诡异的安静当中,所有人都愣愣的看着白建禾,包括衣着华丽,一脸端庄的白薇。

紧跟着他扔下了另外一颗炸弹,“白淽的未婚夫另有其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