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 晚宴1 画虎不成反类犬/神秘顾爷掌上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薇的生日晚会在整个海城最豪华的酒店里头举办,整个酒店大厅都被包下来,寸金寸土,可想而知这次白家是多么的重视了,不过这次的花费其中很大一部分也都是白薇自己掏腰包,其中白建禾和荀露霞分别补贴了一些,倒是办的挺风光的。

原本白老太太的意思是让她随便找个酒店办了就成了,反正也只是个女儿,没什么好在意的,何须那么多的花费,白薇自己掏了腰包,也冷了心,白旭的生日哪次不是老太太决定的,时间地点一样一样的操持,说是天价也不为过。

到了她这里,奶奶的态度就是这样,从小到大,她从念雯英身上得到的,总是辱骂比夸奖更加多一些,奶奶更加多的时候对她选择的是一个不搭理的态度,也这么长时间了,她习惯了。

不过这次能够答应她在海城最豪华的帝景酒店办这个晚会,更加多的也是为了堵住外面的悠悠之口,现在流言蜚语满天飞,只有白薇现在的状况是无懈可击,她过的很好,整个白家对她十分的重视,也才能够堵住外头的人的话。

酒店门口灯火通明,白薇这次发出去的邀请函几乎囊括了整个海城上流社会里头有头有脸的人家,也有不少的新闻媒体,这次也算是让白淽正式亮相。

虽然这个时机不太对,白淽在这个时候出现,也算是体现自己问心无愧的时候,正好是清扫外头流言蜚语最好的时候。

一辆一辆的豪车慢慢的从路尽头开过来,下车的人无一不是身着华服,光鲜亮丽,其中更加多的要是年轻人了。

黑色的房车寻了个空位停放上去,苏媚往后靠在座位椅背上头,闭着眼睛假寐,摄影师和助理将车窗摇下来,看着外头一个一个穿着拖地长裙走进酒店大厅的人。

他们心底感叹,这还真的是跟电影里头一样呢,活脱脱的上流社会的景象。

因为和陆金霄新闻的缘故,导致了现在白淽这个名字可是几乎到了家喻户晓的地步,很多人都十分好奇,这个从小走丢,才刚被白家找回来不过一个月时间的女孩子是怎么打败了海城第一名媛的白薇,获得了白薇未婚夫的青睐。

这个传说中的白淽,到底生的是一副什么样的面孔,来的时候主编特地吩咐过了,一定一定要将白淽的脸拍的清清楚楚。

明天的新闻恐怕是真的会大爆,白淽的脸会占据整个海城所有报纸的头版头条。

现在白淽的相貌,已经成为了海城今年的是大热搜点之一,甚至差点成为榜首。

“苏姐,我们是不是应该现在下去了?”助理看了眼苏媚。

毕竟他们可是带着工作过来的,下去得好好的拍照做内容才是,可是苏姐这样子看着就不像是要下去的样子,闭着眼睛还在休息呢。

苏媚拿起手机看了衍眼时间,出来的时候苏念念说了过去接白淽,现在应该也差不多该过来了。

“你们先下去不用管我。”苏媚张口道。

虽然不知道苏姐为什么要等在车上,不过他们是过来工作的,也没太多的时间,收到了苏媚的话之后,助理将门拉开,工作证别在胸前的位置,带着机器往大门那边过去。

这次白薇邀请了整个海城的主流媒体过来,所有的媒体都会过来对她的生日晚会进行报道,所有现场的人都是有数量限制的,fany这是时尚界的首席代表。

两人将机器架起来先对酒店门口做了一个系统的拍摄,摄影师刚刚才对焦的时候,对面的车位上开进来一辆白色的甲壳虫小车,车型在这些豪车的衬托下越发的娇小。

摄影师有些好奇,这场子除了他们记者之外,应该不会有人开这么寒酸的车子过来才对,无论是哪家的千金怕是都不会开这样的车子过来。

就在他们思索的时候,镜头对焦,车上的人走了下来,苏西西一身浅蓝色短款小礼服,波波头也被中规中矩的弄了个造型,她脚上的高跟鞋并不是很高,也算是照顾她的习惯了。

摄影师和助理对视一眼,那不就是他们苏姐的侄女儿吗,苏家的大小姐,现在在海城日报做社会版面的记者,也打过几次交道。

这苏念念可是他们到现在认识的一个最不像是豪门出身的女孩子,身上的气质和苏姐截然不同不说,有的时候甚至和地痞流氓差不多一样。

只是这小姑娘性子极好,整个fany的人都挺喜欢她的,苏姐那样傲娇的性子和苏念念这样软萌的性子截然不同,苏家这教养方式是怎么养出来的都不知道。

摄影师看了眼镜头里头的女孩子,跟着侧边副驾驶那边出来了一个人,身上穿着浅灰色的长裙,虽然也是裙装但是和这边的苏念念却是不同,她身上分明就是一身便装,一身便装不说,她脚上的那是,板鞋吗?

摄影师远离镜头定睛一看,那个小姑娘身材和苏念念差不过,刚才在镜头里头的侧面,美的无可挑剔,就算是在高清的镜头里头,那张脸也是找不出来一丝一毫的缺点的,他从业这么多年,拍摄过的女性数不胜数,还从来没见过这样美丽的女孩子。

他不由的看呆了。

“你怎么了?”助理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就清楚的看到了那边的白淽。

“好漂亮的女孩子!!”

苏念念走过来看了眼白淽,她身上的衣服说实话和这地方是真的不相配,要不是她脸生的好看的话,恐怕进去就被人给撵出来了。

“不是我说你,你也不是太穷的人,怎么就能穿成这样子?你是要让白家羞愧死吗?”苏念念盯着她身上的裙子。

她的性子也不太喜欢这些礼服之类会束缚人的东西,但是今天晚上可是要过来折腾白薇的,还没等进去,这气势就已经去了一大截了。

“我不喜欢那些衣服,有谁规定了不穿就不许进去的吗。”白淽看着苏念念身上的裙子。

“这个倒是真的没人规定。”苏念念回了句。

白家在念雯英的安排下也的确是找了造型设计师过来,要好好的给她做个造型什么的,毕竟要正式的将她介绍给海城人,尤其是她还是顾老太爷的主治大夫,就更加需要好好的博博眼球什么的。

但是白淽不喜欢自己的穿着被人指指点点的,所以还没去到那个地方就打车回来了,她不想做,那些造型师也没办法强迫她,毕竟这是人家自己的事情,不过对于白家那边不怎么好交代就是了。

苏念念过去接她的时候差点被气的半死,这人穿的普通就算了,简直就是和寻常时候没什么两样的,拜托好歹庄重一些好不好,至少别让过来的宾客歧视,只可惜白淽自己都不在乎。

正在车上补妆的苏媚透过车窗看到了下车的两人,将口红收回了包里头,拉开车门走了下去,她一身酒红色的长礼服,身形修长,前凸后翘,活脱脱的极品尤物。

路过的人都不由的将视线转向她,恐怕大部分的人都能够将苏媚认出来,知道她是大名鼎鼎的苏记者。

“看上去时间差不多,现在进去吧。”苏媚看了眼腕上的钻石手表。

苏念念环顾四周,没见到过来的苏岩,她是拿了白家的邀请函过来的,苏岩昨天也说了今天晚上会过来,这白薇的生日晚会来的人里苏家的合作伙伴也不少,而且苏岩的请帖可是由白建禾发出的,总归还是要给点面子才是。

“这车子是怎么回事?怎么破破烂烂的。”那边传来一个尖细的女声。

听到这话,苏念念脸色不好的转头,就看到了三个穿着长裙的人站在她的红色甲壳虫面前指指点点的,白淽定睛一看,她分明认出了那边的人是谁,荀安娅。

白薇和白旭的表姐妹,也是荀露霞家里头的亲戚。

荀家那种人家,在攀上了白家之后,肯定不会错过这样的场合,毕竟如果荀安娅能够顺利的钓上一个金龟婿什么的,那可是天大的好事儿,这要比全家人都依仗荀露霞来的更好不是吗。

所以今天的荀安娅穿的很漂亮,身上的衣服也看得出是顶好的牌子的,荀家这次也是下了血本了。

“是啊,这是车子吗?还能不能动啊。”荀安娅身边的一个女孩子嫌弃的开口。

这样的地方,放眼望去都是上千万的豪车,冷不丁的混进来这么一辆东西,有些人当然不会放过这种嘲讽的机会。

这边的苏念念盯着那群人,四个轱辘发动机都有了,风吹不到雨淋不到的,怎么就不是车了,这些东西开在路上的作用不都是一样的吗,凭什么要分高低贵贱的。

苏念念刚想走过去和这几个女人理论,就被苏媚抬手拉住了,“忘了以前教过你什么了,你和那样的人计较什么。”

苏媚这人十分的沉得住气,也算是和她这些年的工作经历有关系,有些事情不是你发火就能够解决的,这点苏媚清清楚楚,当然了要想她生气的话,当然也得看看对方值不值得。

那几个人,在她眼中一席之地都没有,自然是不值当的。

“一会我再收拾她们。”苏念念哼了声。

敢鄙视她的车子,她倒是要看看那几个坐的车子是不是镶金边的,都是一样在地上跑的,谁还看不起谁了。

荀安娅刚刚和旁边的的朋友吐槽完了这辆车子,转头就看到了站在她身后不远处的白淽,她眯眼,看着女人身上的便装,脸上露出鄙夷的神情。

到底不是姑妈亲生的,看都看的出来是什么待遇,表姐身上的礼服可是今天才从巴黎空运过来的,名设计师亲手操刀制作的,价值连城,可是再看看白淽身上的,这都是些什么啊。

就算拿到了他们大学的通知书又有什么用,还不是不得姑父的喜欢,一样的白瞎,以后就算是成功结婚了,估计嫁的也不会是多么好的人。

“我当是谁呢,你怎么也过来了?”荀安娅走过去,视线在白淽身上上下打量。

这人主动过来打招呼,白淽对着苏念念说了句,“荀露霞的侄女儿,也是白旭的表姐。”

苏念念算是清楚了,这对面的人是谁。

跟在荀安娅身后的两个女孩子走过来,她们其实也不算是海城上流人士家里的孩子,也是荀安娅的大学同学,因为知道她是白家的亲戚,所以很多人都对荀安娅算是阿谀奉承的。

其中荀安娅走的最近的,也就是她们两个了,要不是荀安娅答应带她们过来看看的话,以她们的出身,恐怕这辈子都没办法能够到这样的地方来。

能够见到这样的世面。

“安娅,这是?”两人走过来看着白淽问道。

两人愣愣的看着白淽,还从来没见过这么美丽的女孩子呢,而且她旁边的人是不是苏媚啊,那个记者苏媚是不是,这个没穿礼服的女孩子看起来,比苏媚还要美丽呢。

荀安娅环胸而立,看着白淽面带嘲讽,“白家二小姐,也就是我失散多年的表妹。”

听着她的口气,两人算是明白了这位是谁,白家那个被找回来的女儿,也就是外头传言抢了白薇未婚夫的那个白淽,白薇的脸她们倒是真的常常电视上看到。

“她长得比你表姐要好看多了。”女孩子凑过去,对着荀安娅说了句。

另外一个点头附和,“真的,她真的长得很好看啊。”

整个世界上最华丽的辞藻和最美丽的形容词用来放在她的身上,都没办法形容出来她的美丽,而且就算只是穿着一身便装,她的气质也绝对不比身边的苏媚差。

“啧,你们俩到底哪头的。”荀安娅小声说了句。

两人急忙闭嘴,没再说话,她们只不过是外人,对于白家的事情不能询问的过多,可是却还是能够感觉得到,荀安娅对于白淽的那抹深刻的敌意。

“怎么你穿成这个样子就出来了,你不知道今天是什么场合吗,我看你是出来打白家的脸的吧。”荀安娅蹙眉看着白淽身上的衣服。

今天可是表姐的生日,不能因为这个女人将她的好心情破坏掉了,当然要及时制止住她。

“我看你是一点规矩都不懂,这是什么样的地方,整个海城最高档的餐厅可不是你在乡下随便想去的哪家小店里头,穿的这么随便就出来了。”荀安娅嫌弃道。

姑妈原本就因为白淽的事情心情不好,这白淽还穿成这个样子出席表姐的生日晚会,这不是给表姐和姑妈添堵呢吗。

绝对不行。

“你给我马上过去换了,我车上还有备用的礼服,我让人给你拿,你穿成这个样子像什么样子。”荀安娅盯着白淽的板鞋道。

真是疯了,这个从乡下来的野丫头是从来没有人教过她规矩的吗,真的是一点礼貌都不懂,这要是进去了,不得让外头的人笑死了。

“荀安娅是吗?”白淽不确定的开口,像是在询问她的名字。

对面的女人一愣,点了点头,“是,我是荀安娅。”

白淽点头,“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姓白,叫白安娅呢。”

“噗嗤......”苏念念一声笑出来。

不得不说,这荀安娅刚才的那个架势,还真的有点像是白家的主人呢。

“你什么意思。”荀安娅脸色变了变,却还是忍着没发脾气。

白淽想了想,跟着又问,“你听过一句话吗?画虎不成反类犬?”

现在荀安娅这个指点江山的样子,还真的有些像白薇,简直是和白薇从一个模子里头刻出来的,可惜她没有从小就受到白薇那么良好的教育和熏陶,动作总是有些奇形怪状的,不论不类。

荀安娅脸色更加不好了,咬牙切齿的看着她,“白淽,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都听不出来啊?”苏念念好笑的看着她,“就是让你不要东施效颦,先不说你有什么资格站在这里,你这样子也怪好笑的,真是奇怪了。”

这个生日晚会,是荀家那样的人家上不了台面上来的,荀安娅要不是仗着是白薇的表妹的话,是绝对没资格过来的,苏念念从她身上能够清清楚楚的看得到那股小家子气。

“白淽,你敢这么和我说话,你信不信我去告诉表姐。”荀安娅盯着她狠狠的说。

毕竟还是得顾及到她身边的朋友,面子总是要留着的,白淽这个小贱人真是让人太生气了。

“等到你什么时候能够不依靠任何人就这么有底气的和我说话的时候,再来找我。”白淽也懒得和她多纠缠下去。

这边的助理和摄影师可是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他们苏姐身边的这个美的不可方物的小姑娘,就是白家的二小姐,那个“抢了”陆金霄的白淽。

真的是天大的消息,难怪苏姐这几天总是不慌不忙的,丝毫不为外界的声音所动,搞了半天原来是认识白淽的,那他们做采访不是更加好了。

这新闻现在可是要比顾清隽的新闻更加的火爆呢。

“白薇的场子可真的是一如既往的富丽堂皇,从小她就喜欢这样的地方,只要贵气,无论多少钱都可以。”苏媚捏着红色手包盯着整个大厅里头的人。

苏念念抖抖身上的裙子,看着人来人往的大厅,杯觥交错,灯光潋滟,说是纸醉金迷也不过分,最中央的位置放着一个十层的蛋糕,上面以蓝紫色的奶油包裹,旋转出最好看的花纹图样。

一颗一颗珍珠形的糖果点缀其中,格外的潋滟好看。

“啧啧啧,大手笔啊,看样子来对了。”苏念念张口道,她往四周看了看,“还是没见到我爸爸。”

苏媚转头看着白淽,她的妆容穿着和这里真的是格格不入,“一会儿你耳朵里头听得到的话估计不会太好听,毕竟这白薇在外人眼中可是天使的形象,不过也不知道今天她还会做什么,你自己要小心了。”

她一会儿也还有采访,不能够随时随地的跟在白淽的身边,不过这样的小场合,她能够应对。

“左不过是那点招数,她现在心里估计在想着怎么将我和陆金霄凑在一起,恨不得今晚就把婚礼给办了。”白淽冷淡的说了句。

她白薇在想想什么,不用多想就清楚。

现在要坐实她白薇被亲妹妹和未婚夫背叛的样子,就先肯定她好姐姐的形象才能够更加的让人印象深刻,所以接下来白薇会对她很好,起码是当着所有人的面对她很好,好到不行的那种好。

“也对,那块大屏幕上一会儿我会投上最热点的新闻,我倒是要看看白薇这层遮羞布被撤掉之后,会是什么表情。”苏念念哼了声。

她从小就格外的讨厌十分假惺惺的人,这白薇可已经不能够简单的用假惺惺来形容了,这个女人在很多方面已经算是恶毒了。

“她不过是在提前守护好她即将要被我拿走的东西而已,无可厚非。”白淽毫不在意的张口道。

“屁,白家和她白薇有半毛钱的关系啊,她连姓氏都是偷来的。”苏念念哼了声。

白建禾无论内心的到底对于白淽是什么样的感情,但是现在白淽在白建禾心里的重要程度已经超过了白薇,这点白薇和荀露霞已经清清楚楚了,老太太都对白淽亲青睐有加,她现在背后可是整个顾家,马虎不得。

而且白建禾现在大有让白淽取代白薇的意思,白薇现在心里肯定慌张的,在一切还未成定居尘埃落定之前,她必须未雨绸缪。

“行,念念陪着你,晚会开始之后的十分钟,fany会放出头条新闻,不过还是要小心,别被白薇带进坑里头了,今天晚上陆家人也会过来。”苏媚看着两人张口道。

苏念念点头,“你放心吧,我们肯定不会输的别担心。”

苏媚踩着高跟鞋步子优雅的走过去站在了角落里头的摄影师和助理身边,小姑娘看到她过来急忙凑过去,拉着苏媚的手臂发问。

“苏姐,那个真的是白淽吗?”

苏媚顺着她的视线看了眼,“嗯,的确是白淽。”

“啊,她长得好美啊,真的好美,比白薇漂亮了不知道几倍。”助理由衷的夸奖道。

没想道白建禾这么有福气,两个女人都长得这么好看。

“是吗,那我和她比起来,哪个更好看?”苏媚斜眼看着她,一双勾人的挑花眼里头满是撩人。

助理愣了愣神,“你们是不同风格的美丽。”

那位小姐是正儿八经清新淡雅的好看,可是他们苏姐,像是修炼了几千年的狐狸精一样,一颦一笑都带着撩拨人心的美感,让人没办法忘记。

这两个人能够成为好朋友,也是挺奇怪的。

“行了做事吧,仔细一些,一会儿拍她的时候多注意角度,尽量以侧脸为主。”苏媚吩咐道。

摄影师抬头看着她,“为什么?”

好不容易遇上了他们看的顺眼的女孩子,却不让好好的拍,这算是怎么回事。

“听我的话就是了,其余的不要多问,再过十分钟,摄影机全程录像。”苏媚看了看手表。

差不多时间白薇也该出来了,新闻也差不多该放了,最重要的就是白薇的那段录音。

苏念念带着白淽往休息区那边过去取了些吃的,安安静静端着盘子开始吃东西。

白旭从楼上下下来的时候就看到了这边格格不入的白淽,看着她身上的衣服,白旭蹙眉走了过来,一会儿白淽是要被介绍给来宾的,她穿成这个样子,估计下头的人看她的眼神就不是太好。

好歹也是白家的场子,白淽在这场晚宴里头的重要程度,可是和白薇差不多的,这么上台的话,很多人少不得要嘲笑她是被捡回来的野丫头,总归还是不太好。

“我们过去那边坐下吧。”苏念念扯着白淽打算过去那边坐下,等着白薇出来。

白淽给她端着几盘蛋糕,“你是没吃晚饭吗,饿成这样啊。”

都到这地方来吃东西了。

“没有啊,这家酒店的蛋糕特别的好吃,我很少过来,还不得一次吃够本啊。”

以后她更加没空会过来了。

白旭过来的时候白淽正好将东西放下,他居高临下的看着白淽,“你怎么穿成这个样子就出来了。”

为什么所有人的视线都放在她身上的衣服上了,她穿什么一点都不重要好不好。

“姐姐带了备用的礼服过来,你上去换一下吧,否则的话别人看你的目光就不太对。”白旭忍不住说。

白旭也是为了她考虑,这年头,别人口中的话才是最伤人的利器。

“谢谢关心,我一会儿就离开了。”白淽对着他说道。

白旭看看苏念念,再看看白淽,往她旁边的位置落座,“我知道你这两天和姐姐有很多的不愉快,但是我们始终是亲姐弟,很多事情还是要以大局为重的,无论今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你能不能先忍忍啊?”

这是白薇二十四岁的生日,请来的也都是海城有头有脸的人物,这节骨眼上要是出问题了,白薇估计会受不住的。

“这句话你不是应该去找你姐姐说的吗。”苏念念看着对面的少年。

白旭愣了愣,没回答苏念念的话。

白淽看了眼苏念念,后者马上闭嘴,“我多嘴,我不说话了。”

继续吃蛋糕多好。

“我从来没有想要找她麻烦过,是她一直都不放过,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这点你不用担心。”白淽对着他说道。

他们都是格外了解白薇脾气的人,也知道她今天晚上是不可能会放过白淽的。

“我知道,所以我希望你能够多多体谅姐姐,其余的我之后会同你说的,拜托了。”白旭诚心诚意的说道。

无论如何,他都希望姐姐在二十四岁生日的这天能够开开心心的,至于其他的,等到之后再说,他也会想尽办法的去阻止白薇想要做的事情的,白淽是无辜的,不应该成为姐姐算计的牺牲品。

苏念念咬着蛋糕看着白旭离开的背影,“白薇也不错啊,有这么个好弟弟能够为她着想。”

她原本还以为白家没什么好人呢,现在看来,这白旭也不差,至少没有黑心肝。

开放式的大厅上方,二楼的休息区这边,白薇身上穿着限量版的裙装,脸上画了十分精致的妆容坐在沙发上,现在人也来的差不多了,很快就是她的主场了。

荀露霞穿着浅红色的长旗袍走过起来站在女儿身边的位置,抬手给她理了理身上的裙摆。

“妈,陆家的人过来了没有?”白薇开口问道,“还有白淽呢?”

“陆金霄和陆念倒是过来了,不过没看到路镇江夫妇,白淽在楼下。”

一提到白淽身上的衣服她就气不打一处来,但是又想到那是那丫头自己选择的,不知道这是什么场合就胡乱穿出来,真的是不知死活,一会儿就算是被人嘲笑也怨不得她们,她这心里头可别提有多爽了。

“既然奶奶不在,一会儿这消息就由您来宣布,对外界而言,您可是白淽的母亲,当然有资格决定她的婚姻大事了。”白薇脸上带着冷笑。

荀露霞点头,又有些担心,“可是陆金霄那边呢?万一他不同意呢?”

白薇笑了笑,手上的杯子晃动了几下,“您放心,他会同意的。”

白淽背后的顾家有多么的诱人,她清清楚楚,陆金霄不会傻到不要这个机会的。

荀露霞点头,“好,我已经让人拖着你爸爸了,只要陆金霄不反驳,今天晚上这婚事就肯定能成。”

这可是她们计算了好长时间的,无论如何都一定要成功。

白薇起身,扶着栏杆站在上方,看着下面拿着酒杯游走人们,无论如何,白淽一定得嫁到陆家去,只有将白淽放在一个她能够操控的地方,白薇才算是彻底放心。

白淽,这次我倒是要看看你要怎么躲过去,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放你再到顾家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