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 我是你的女儿/神秘顾爷掌上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淽就算气势汹汹的冲过去,在看到躺在床上虚弱不堪的男人的时候,那是真的有火气也没办法撒出来,好像一拳头打在软软的棉花上一样的没办法,只能先忍着。

不过好在白姗媛被接到顾家来,看着她的病情也没有因为受到刺激而加重,顾玖笙安排人在建造的房子也是一模一样,和望华山上几乎是复制粘贴的,这样对于白姗媛的病情来说,没什么多余的影响。

这些年好不容易能够让白姗媛的病情稳定了一些,环境如果忽然变化的话,会对她的大脑产生刺激,是十分不好的事情。

等到男人彻底的闭上眼睛睡着之后,白淽才动动肩膀准备起身,不过不同的是她的手依旧被握的死紧,十指相扣,几乎是她动一下,男人握着的力道就紧一分,没办法挣脱出来。

她抠了几下之后没办法挣脱开,只能低下头俯身在他耳边张口,“月离?你能不能先松开我?”

闭着眼睛的男人没有回应,手上也没有松开半分,白淽抬手碰了碰他的额头,那药的药力很好,现在他的热度已经退下去了,慢慢的恢复成了他平时的体温状态,可是这么折腾一场,他的体力透支的也很严重,所以现在需要好好的休息休息。

恐怕这一觉要睡到晚上去了,可是她不能在这儿陪着到晚上啊。

“月离你先松开我,我去给你倒杯水?”白淽凑在他耳边轻轻哄了哄。

像是听到了她的声音,闭着眼睛的男人老老实实的松了松手,白淽顺利的挣脱出来,揉了揉被握红的手,在这么下去了,这手也快要没有任何的知觉了。

严逸听到了白淽的动静走进来,就看到了已经站在床边的女孩子。

“白小姐要走了吗?”

“我到我母亲那边过去一趟,他的温度已经降下来了,你注意给他保暖,别再着凉了,他现在的身体经不起了折腾。”白淽张口道。

原本给他炼制的那药力就有些霸道,而且他身体内还有封印,多多少少也是损耗了他身体一些体力,现在要用药力温养的话,是实在要格外小心。

说句不好听的,现在顾玖笙,必须得要和照顾一个婴儿一样的细心,才能够彻底治好他的身体。

至于封印的事情,她无能为力,顾玖笙的灵力已经很强大了,就算是从封印中强行外泄出来的灵力都能够直接将小白打成那个样子,更加别说彻底释放之后了,能够给他这样封印的人,只怕不是什么弱小的角色。

这个世界还有很多奇奇怪怪的事情等着她好好的探索,终究不能太过大意。

“是,我会格外注意,谢谢白小姐,我这就送您过去。”严逸走在她前面开口道。

白淽从口袋里再掏了一瓶药出来放到了床头的位置,“我一会儿会直接回去,今天晚上没空过来了,等到他醒过来之后你给他吃一粒,晚上入睡以前再吃一粒。”

“我知道了。”严逸点头。

白淽跟着他走出了房间,人才不过出去一会儿,床上的人就睁开了眼睛,那双勾人的桃花眼里头,除去刚刚苏醒的朦胧,还有一丝清醒的戾气。

他起身坐起来,白皙的手指握着床头上的玻璃瓶子,看着里头一粒一粒的小药丸,安安静静的低头倒了一粒出来,顺着吞了下去,男人睫毛微动,透着丝丝乖巧。

将白色的瓶子合上之后,男人往后躺在了床上,被子盖在了肩膀,安静的合上了眼睛。

小白在白淽的前面走着,不过严逸却丝毫看不见,带着白淽往前面过去的时候,他小心翼翼的问了句。

“白小姐,您还怪九爷吗?”

白淽闻言,半响都没能够说出来话,是怪还是不怪,她心里头其实也没个定夺。

“其实九爷也是为了白小姐考虑,您在白家是个什么状态九爷很清楚,他想帮您,可是也清楚的知道您的脾气是什么,害怕您不答应,所以才出此下策,也是为了帮您一把。”严逸张口道。

白淽这个女孩子年龄不大,可是浑身上下的气势却不和普通的女孩子一样,说她严谨冷淡,但是她也有自己的小性子,这个年龄的女孩子该有的天真烂漫,她都有,可是若说她是欢快跳脱的,可是不时冷着脸的样子,却也让人胆寒。

整个海城怕是也找不出来她这样的姑娘了,九爷喜欢她,也不是没有任何道理的,只能说九爷挑人的眼光极好。

“我明白,可是有些事情我还是喜欢自己来,什么时候我如果寻到了合适的地方,就会过来将母亲接走,这段时间就拜托你了。”白淽站在门口看着严逸。

严逸点头,“这是应该的。”

白淽推开门走进去,轻轻地合上了那道红色的铁门,这个小院子在整个顾家,只不过是一方小小的天地而已。

严逸站在门口半响,这人进来容易,可是想出去,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了,九爷有一双能够洞悉人心的眼睛,他看的出来很多事情,也看得分明,白小姐虽然面上欢快,可是正儿八经对于她来说重要的人,却很少。

人最怕的就是没有丝毫顾及和留情之人,白小姐心里还挂念的,也就是她的母亲了,九爷自然,是要切断了这条后路才会安心。

进门之后福婶已经在忙着做饭了,白姗媛吃什么都是有定数和时间的,这个时间也差不多该吃饭了。

她依旧坐在那个位置看电视,丝毫没动,白淽走过去从口袋里头掏了一瓶药出来,安安静静的换掉了以前一直装白姗媛药物的瓶子里头的东西。

小白自觉的往那边过去,跳上了电视柜上,挡住了白姗媛的视线,直勾勾的看着对面的女人,白姗媛眉头一皱,刚想大吼大叫,小白眼睛里头慢慢散出来绿色的光芒,让她原本要爆发出来的情绪一点一点的消散下去,最后慢慢的归于平和。

白淽给她倒了杯水,将药递了过去,白姗媛整个人眼神呆滞,好像被控制的木头人一样,动作机械一般的抬手,将药接过来放进了嘴里头,就着杯子里的水咽了下去。

这药是那天晚上在祠堂底下用药鼎炼制出来的,听了甘叔的话之后,她心里对于白姗媛和白建禾的过去有了些轻微的了解。

可是解铃还须系铃人,要想彻底的治好白姗媛的病,必须得找到白姗媛的心里那个郁结所在,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才导致了白姗媛的彻底的崩溃成了这个样子,是不是真的和白建禾当年的所作所为有关。

只要能够找到郁结所在,白淽就肯定能够彻底的恢复白姗媛的正常,现在药鼎找到了,只需要一味药引,就能够治好白姗媛。

小白抖了抖身上的毛发,隐隐发亮的绿光彻底的消退下去,白姗媛安静的闭上了眼睛,白淽过去扶着她,慢慢的将人往后放让她靠在了沙发上好好的休息。

白淽看着差不多了,走进了厨房里头,福婶这会儿还在炒菜,炖的汤香味扑鼻,小白跳上了台面,眸中隐隐发亮的看着正在冒气泡的锅子。

“呀,小白。”福婶高兴的叫了声,抬手揉着小白的脸,“你来了啊,怎么感觉比上次要胖了一些呢。”

上次的经历看来,福婶对于小白,是真的喜欢的紧。

“姑娘,你过来了。”福婶关了火,将菜铲到了盘子里头。

“福婶,这两天我妈妈有没有清醒过?”白淽看着她问道。

福婶放了锅子,手在围裙上擦干净,想了想,“没有,上次你过去夫人恢复清醒之后,就再也没有过了。”

她原本也在盯着白姗媛自己清醒过来,可是一天一天的,总是失望,也就到了今天了。

“这样啊。”白淽盯着桌上的东西。

“不过总得慢慢来,夫人都这么多年了,要一点一点的来才是,很快就能够治得好的。”福婶安慰道。

这小姑娘这么多年了一直都想着夫人能够恢复正常,现在却是这样,她心里肯定不好受,一定很失望的。

“没事,我知道。”白淽从架子上将碗筷取下来摆在桌面上。

小白欢喜的跳上桌面,盯着飘香的饭菜,蓬松的尾巴甩了甩。

福婶格外给小白备了一份放在了另外一个位置上,抬手摸摸小家伙的脑袋,“吃吧小白。”

听了她的话,小白欢喜的将脑袋埋进了盘子里头,吃的十分欢快。

刚将碗筷摆好的白淽要转身过去扶白姗媛过来,就看到了那边走过来的人,她眼中清灵一片,十分的清醒。

“你们,看到我的女儿了吗?”白姗媛倚在门边问道。

福婶惊讶的看着门口的女人,白淽看着她,没说话,半响之后,福婶迅速的反应过来,夫人这是恢复正常了是吗。

白姗媛走进来,满脸和善的看着白淽,一举一动和正常人无异,“你们看到我的女儿了吗?刚才她还在我身边呢,怎么一会儿就不见了?”

福婶走过来,拉着她的手指着白淽,“这,这就是你的女儿啊。”

白姗媛看了眼白淽,笑呵呵的摇头,“她怎么会是我的女儿呢,我女儿今年才四岁。”

这是白淽意料中的事情,虽然小白的灵力能够让白姗媛暂时恢复正常,但是却没办法让她错乱的记忆恢复正确的顺序,刚才服用的药物也只不过让她的记忆恢复了一部分而已,她怎么可能会知道面前的白淽就是她的女儿呢。

白淽上前一步,指着自己看着她,“我就是你的女儿,你生病了,已经睡了很长时间了,现在已经过去十六年了。”

白姗媛一愣,凑过去认真仔细的看着白淽的脸庞,的确从眉宇之间能够分辨的出来她与白建禾的相似,可是却也只是一点点而已。

“是啊是啊夫人,您的确是生病了,这就是您的女儿白淽,这些年她一直都在照顾您呢。”福婶附和道。

可是对于现在的白姗媛来说,的确是很难理解,就好像是你睡了一觉之后,别人告诉你你错过了很多年一样,在你记忆当中四岁的孩子忽然长到了二十岁一样的难以理解。

“是这样吗?”白姗媛看着白淽。

福婶点头,伸手拉着她过去,“您跟我过来看看。”

白姗媛面带疑惑的被福婶往客厅里头拉了过去,福婶带着她走到了电视柜子旁边,从里头取出了一个很大的相册出来给她。

“夫人您看看,这是这些年姑娘的照片,这是十二岁时候的,这个是十五岁的时候......”福婶拉着她一张一张的翻过。

那本相册上,有到了望华山上之后那些护士和医生照的,不过也是很少部分的,白淽原本不太喜欢这个世界的这些东西,可是那时候给她拍照的护士说,要一年拍两张,否则的话等到白姗媛清醒过来,错过了女儿的成长又没有可以观察的音像,那个时候她会很难过的,所以白淽才勉强同意每年都给拍两张照片。

她不是正儿八经的白淽,没资格剥夺白姗媛后来能够观察到女儿成长的机会,所以很配合的拍下了这些照片。

“这....”白姗媛看着一张一张的照片。

这些照片上面面容不同,但是看得到的都是白淽那稚嫩的面容一步一步的张开,到了今天这个样子。

她捂着脑袋,拼了命想要想起来什么,但是却丝毫没有任何的记忆,她的女儿,分明才四岁的,怎么就一转眼长这么大了。

小白的灵力加持,起到了十分猛烈的镇定的作用,让她能够坦然的面对这件事情,而不是更加的疯狂,如果不是小白的能量残留的话,恐怕现在白姗媛已经疯狂了。

“妈妈,我的确已经长大了,您这些年一直睡着了,所以不知道。”白淽走过去,拉着白姗媛的手。

捂着脑袋的女人抬眸,看着面前面色平淡的小姑娘,那双眼睛生的美极了,真真的是她的女儿。

“您过来坐下,我们好好的聊聊天可以吗。”白淽拉着她走到沙发边上坐下。

福婶欢喜的看着,夫人之前一直是癫狂的状态,现在能够有这样的时候,真的是太好了,上一次就是这么清醒了,那么是不是证明了,夫人就快好起来了。

难为姑娘照顾了这么多年,真的是上天开眼了,真的让夫人好起来了。

“你真的是我的女儿?”白姗媛拉着白淽的手,一遍一遍的揣摩白淽面容。

她从前就在脑袋里头无数遍的猜想过,她的女儿长大了会是什么样子,是不是能够倾倒海城男儿,现在看来,她的女儿生的很好看,比她预想的都好看无数倍。

“是的,我是您的女儿。”白淽对着她点头确认,现在的白姗媛已经无比的清醒了,如果原来的白淽看到这样的情况,心里不知道多么高兴。

“真好,你生的这么好看,你的意思是,我沉睡了很多年吗?”白姗媛看着她张口道。

“是,现在已经整整十四年了。”

白姗媛算了算,可是刚才福婶说了,白淽今年二十岁了,为什么会是十四年。

“我想问问您,您还记得您的丈夫是谁吗?”白淽看着她问道。

白姗媛一愣,“为什么会这么问?你爸爸是白建禾啊。”

果然是白建禾啊,白淽低头沉思了一会儿,对面的白姗媛急了,难道她睡着这些年,白建禾没有照顾白淽吗。

不可能啊。

“孩子,你不知道你的父亲是谁吗?”白姗媛拉着她有些急躁,“不可能啊,就算我生病了,你父亲也会好好的照顾你的啊,怎么可能你会不知道你的父亲是谁呢。”

她的记忆,只是停留在白淽四岁之前而已,白淽六岁那年白老太爷去世,白姗媛神经失常,紧跟着被赶出了白家那些让她疯狂的记忆,她一点都记不起来了。

“我当然知道我的父亲是谁,只不过我这些年都在国外念书,很少能够见到父亲,您也在国外进行治疗,我对于他的事情知道的很少。”白淽认真的说。

白姗媛松了口气,眼中有些暗淡,“我还以为他把你扔掉了,也是,他一直都不喜欢你。”

白淽心里大约有了底,有些试探性的开开口,“妈妈,您是知道他在外面有女人的事情的吗?”

白姗媛猛的抬头看着白淽,手有些不自然的紧紧的攥住了袖子,“你怎么......”

“您不用骗我,我现在年龄也不小了,外头那个女人生的孩子比我大四岁,您还想瞒着我吗。”白淽语调柔和,却没有咄咄逼人。

白姗媛眼中满是惊讶,原来这孩子已经知道了,她原本还以为能够瞒住很长时间呢。

“您是什么时候知道的?”白淽看着她。

白姗媛并不是蠢货,荀露霞在外头生下了白薇,大了白淽四岁,白姗媛不会一点都没办法察觉到。

“我也是偶然才知道的,你两岁生日那天,我给他打电话让,被那个小姑娘接到了,那个小姑娘说她叫白薇,她爸爸是白建禾。”白姗媛低头苦笑。

“所以那时候您就知道了,他在外面有女人。”

白姗媛点头,“那个孩子大你四岁,我私底下找了私家侦探去查过,在我和他结婚之前那个孩子就出生了,那个女人姓荀,他们之前是男女朋友的关系,我也去找她。”白姗媛低头。

那时候她的确是去找过荀露霞,那个年代虽然不开放,但是男女之间的情不自禁是可以理解的,而且那个孩子是在他们结婚之前就有的,算起来也不是白建禾对她的背叛。

她原本想着,过去看看那个孩子和那个女人,看看有什么能够帮忙的地方,可是没想到。

“我那天过去的时候没有和任何人说,按照私家侦探给的地点白姗媛找了过去,可是在小区门口的时候就看到白建禾抱着那个小姑娘,旁边的女人穿着得体,他对那个小姑娘的照顾疼爱,是父亲的慈爱,我便知道了。”白姗媛低头。

一个父亲对自己孩子的疼爱是十分正常的,白姗媛那时候也没多想,可是慢慢的她才发现,他和荀露霞,并没有断干净了。

那个时候白建禾一个月总是有几天会在外头外宿,那几天她按时按点的等到了那个小区楼下,总是能够看得到他们出双入对。

那个时候白姗媛就知道了,他的心思,不在他们这个家上,而是荀露霞和白薇的身上。

“所以您从那个时候就清清楚楚的知道了。”白淽看着白姗媛。

她知道丈夫在外面有个家之后,是怎么撑着过了这几年的时间,一直到了白淽六岁的时候,又是什么样事情让她彻底崩溃的。

“我也想过离婚,但是你爷爷十分得喜欢你,那个时候老爷子对我也很好,我总是不能下定决心。”白姗媛似乎想起了那个总是十分慈祥的老先生。

那个资助她上学,让她能够走出那个小村庄的老先生。

白淽握着白姗媛的手,“您告诉我,您真的爱过他吗?”

白姗媛定定的看着白淽,大约过了几十秒,她十分确认的点头,“对,我爱他。”

所以才没办法接受他的背叛,所以才没能够下定决心去同他离婚,那个时候的白姗媛总是认为,只要她能够对白建禾更加好一些,哪怕比荀露霞好一点,他是不是就能够对她和白淽好一些。

只可惜,对待恶人的善良,是没办法打动他们的。

白淽想到了上次她口中说出来的那个姓氏,她张口道。

“那那个姓段的叔叔呢?”

她上次说过,她的男朋友是姓段,不是姓白。

白姗媛脸上的表情停滞了一会儿,“你连段叔叔都知道?”

白淽点头,“是,所以我很好奇,你们之间的那段过去,那个段叔叔,到底是什么来头?”

白姗媛像是陷入沉思一般,想到了那段明艳的少年时光,想到了那个时候的青涩和校园图书馆的相遇,这个世界总是那么多的阴差阳错。

半响之后,白姗媛点头,“那个段叔叔,是我的大学同学,不过不知道现在他到底在哪儿了。”

回答了白淽的问题之后没多长时间,白姗媛眼中的清灵慢慢的消退下去,眸中慢慢的变得呆滞起来。

时间到了。

福婶从厨房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了已经变得痴呆的白姗媛,一旁的白淽面色沉重。

“姑娘啊,夫人又变回去了?”福婶走过去。

白姗媛一把抓起了她框子里头的葡萄开始吞咽,吃相很疯狂,福婶定定的看着,很快反应过来取了纸巾给她擦拭。

白淽看着白姗媛的样子有些酸涩,她亲口说的爱白建禾,提到白建禾的时候眼中的光是不可遮掩的,也许就是因为真的爱白建禾,所以才会心甘情愿的给他生儿育女,才会在知道他在外面有家庭的时候还那么委曲求全的对他好。

白淽已经知道了很多的信息了,当年的事情她大概也能够理清楚,恐怕白建禾最后带着荀露霞登堂入室,才是导致了白姗媛最后癫狂的原因吧。

“没事的姑娘,夫人肯定能够好起来的,你看你的药多好啊,再过一段时间肯定能够完全康复的。”福婶安慰她道。

那个姓段的,应该是能够知道当年白建禾和白姗媛结婚之前的事情的人了,如果能够找到那个姓段的人,一定能够弄清楚很多事情。

如果白姗媛真的爱白建禾的话,只要能够让白建禾松口,就一定能够医治白姗媛。

“我不着急,慢慢来总会好的。”白淽抬手,给白姗媛将额前碎发捋到脑后。

“福婶,麻烦您了。”白淽站在门口道。

福婶笑了笑,“不用这么客气,不过姑娘啊,这个把我们接过来的小伙子对你好不好啊?”

长辈总是对这些事情有种独特的敏锐感,无论有还是没有,他们有自己的一种理解方式。

“您在这里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就找严逸,有什么问题记得给我打电话。”白淽避而不谈。

福婶点头,满脸笑意的送走了白淽。

沿着东区的路过去,白淽身后跟着佣人和保镖,是刚才严逸留下来的人负责照顾她的,所以现在要将她送出去。

白淽才不过走出了几步路,就看到了那边过来的老爷子,顾老爷子自从服用了白淽的汤药之后精气神就好了很多,整个人无论何时看着都是容光焕发的。

迎面遇上白淽,老爷子抬手对着她招呼一声。

“白淽啊,快过来。”

白淽点头之后过去,走到了老爷子的面前,向管家对着她微微颔首,算是打过了招呼。

“是不是过来看看你妈妈的?”老太爷看着白淽道。

“是,我母亲住过来打扰了,真的很不好意思。”白淽低头道。

“哎,哪里有什么打扰不打扰的,都是一家人说的什么两家话,你这孩子也真是的,我们家院子大的很,只有我和那个小子还有其余的佣人,冷清着呢,你母亲过来我们这就热闹起来了,不要这么拘束。”老爷子对着白淽笑道。

这小姑娘不容易啊,父亲从小不闻不问也就算了,母亲还是个神志不清的,一个人不知道吃了多少的苦头才长大的孩子,那个不心疼的。

“你最近身体还好吗?”白淽看着老爷子的脸色道。

老爷子抬高了脚,“你看,我最近吃了你的药之后身体好了很多,腿脚有力了很多,好着呢。”

“那就好了。”

白淽笑笑,老太爷也知道这丫头心里难过,抬手拍拍她的肩膀,“你这孩子很机灵我也很喜欢,说实话我是挺喜欢你和笙儿在一起的,那孩子心硬,能够得他喜欢的人就你一个,你们也是天定的缘分,如果你心里也喜欢他的话,便不用在意那么多。”

白淽一愣,老太爷说这话的时候俨然是一副长辈同晚辈关心的样子,白淽想到了白老爷子,那个时候的白老爷子也是格外的疼爱白淽,只可惜,他活的也不长。

“你是个好孩子,以后在顾家不用那么拘束,就算你和笙儿最后不能走在一起,爷爷也时常欢迎你过来。”老太爷看着她道。

白淽远去之后,向管家看了眼女孩子的背影,盯着老太爷。

“您为什么这么喜欢这位白小姐呢,是因为九爷喜欢她的缘故吗?”

老太爷这些年练就了一副看人的好眼力,他能够分辨的出来什么是好人什么是坏人,对于白淽这个人的品行,恐怕从她进入到顾宅的那天起,就被看的清清楚楚了。

“这丫头心底善良,是个知恩图报的孩子,重要的是,就算在那样的身世之下,也没有长歪,依旧成了这么出色的孩子。”老太爷叹息道。

白建禾将自己疯掉的妻子和六岁的女儿赶出门,带着外头的女人登堂入室,这孩子从小在精神病院里头长大,有那样灰暗的童年,可是她却从来没有自暴自弃,依旧成了这样子。

而反观有些家庭幸福的人,有那样的好的家世和父母,最终却还是没能够长成好人,白淽已经很厉害了。

“也对,我过去见了见白小姐的母亲,那个照顾她的老妪说,在她过去之前,一直都是白小姐亲自照顾自己的母亲,一直到现在。”

“也难怪大师会说,这孩子是改变玖笙命格的孩子,无论从什么地方来说,这孩子的生长,都是无懈可击,她一定能够将笙儿引上正道,也能够让笙儿身上的戾气化解。”

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

“以后那个小院子你多照顾一些,看看有什么好药给送过去,别亏待了。”老太爷吩咐道。

向管家点头,这点他自然是清楚的,九爷和老太爷都这么喜欢白淽,就算白姗媛是个疯子,整个顾宅也不会有人敢提半个字。

如果最后九爷和白淽真的能够成一对的话,那白姗媛可就是九爷的岳母大人,整个顾宅的佣人拍马屁都来不及,自然是会好好的照顾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