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 白家母子忽然转变的好/神秘顾爷掌上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家的客厅里头,今天晚上人到的非常齐,白建禾和在外头游玩的白旭也都回来了,老太太这会儿脸色是真的不太好,笔挺的坐在沙发上,面前的茶几上摆满了今天的所有报纸和杂志,头版头条五一例外的都是白薇的新闻,就连电视上的一个娱乐频道都在放着有今天晚上白薇露面的消息。

白薇憔悴露面,手腕上缠着白色的绷带,疑似因为未婚夫劈腿妹妹而自杀,内部消息透露,白淽回到白家之后很受姐姐的照顾,却借此机会勾引了自己的姐夫......

这些新闻标题一个比一个更加博人眼球,也一个比一个更加劲爆。

现在白氏的股价倒是还算稳定,可是与之对应的陆家的股票却开始大幅度的暴跌下去,陆镇江的电话一个接着一个的打过来,白建禾这边是真的应接不暇了,这个新闻要想终结唯一的办法就是白薇和白淽一同出面澄清,然后让白薇和陆金宵迅速结婚。

这样的话就算没有新闻报道,外头的那些流言蜚语也能够不攻自破,可是白薇当着陆夫人的面将话都给说死了,打死都不会嫁给陆金宵,陆家也不可能上门来求她,而且陆镇江和陆夫人,也不会愿意让自己儿子娶这么一个两面三刀的女人了。

所以要想能够稳固住白陆两家的情分,也就是让白薇和陆金霄一起出面澄清,澄清这新闻是假的,只有这样才能勉强维持住两家的情谊。

只可惜啊,白薇这边已经劝说不动了,她无论如何都不想要出面澄清,有些话,你不说,不代表别人不会乱想,她拖得时间越久不去说明澄清,那么白淽所受到的误解也就会更加大。

到时候就算白建禾想要让白淽入住白氏,外界的舆声也会碾压他的信心,白薇这也算是未雨绸缪,在白淽还没有动手同她争抢什么东西的时候,先下手为强。

“碰!”老太太一巴掌拍在了桌面上。

对面的荀露霞被吓得抖了抖身体,有些害怕的看了眼白建禾和白薇,老太太是在外头看到了这消息才赶回来的,而且看样子十分的生气。

白旭目光直勾勾的看着对面的白薇,她这会儿脸上没有丝毫的情绪波动变化,也就是那副样子,不冷不热。

“你给我说说!这新闻上放的又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了?你那手又是怎么伤的!全部给我说清楚!”老太太喘着气吼道。

白薇面色未动,握着自己受伤的手腕回了句,“昨天晚上不小心割伤的,我今天出门是为了到酒店去看看场地的布置,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被记者被拍到了。”

简而言之,这新闻同她没有任何的关系,一点关系都没有。

摘得可真的是干净啊。

老太太盯着她,嘴角带着冷笑,“你手上的伤,恐怕不是那么简单的吧?”

她甚至都怀疑这绷带下方,到底有没有伤口,白薇这个节骨眼上以这样的形象被媒体拍到,基本上是坐实了白淽和陆金宵的罪名。

什么能够让一个从前落落大方温婉得体的第一名媛变成这个样子,除了男人的背叛,恐怕也想不到什么了。

白薇愣住,轻轻动手将绷带揭开,“奶奶我知道您不相信我,可是这伤口可是正儿八经的,我不会伤害我自己的身体,这样不值得。”

看到她手上血肉模糊的伤口,白旭心里松了口气,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姐姐不会为了陷害白淽而伤害自己,这样的话太过无所不用其极了,这并不是从前那个骄傲放纵的白薇了。

“姑且不论你这伤口是怎么回事,外头闹得沸沸扬扬的,我看你生日晚会也别办了,不知道要闹出什么事情来,马上把场地退了,通知所有人。”老太太盯着她手上的伤口叫了声。

白薇缠着绷带的手顿住,跟着有些冷淡的看着她,“奶奶,您不觉得我如果将原本打算要大半的生日晚会取消了,外头的传言风言风语会更加的严重吗?”

这可不是一件好事儿啊,老太太不会连这么点事情也弄不清楚的。

荀露霞急忙附和,“对啊吗,现在外面已经流言蜚语太多了,如果白薇这个时候再取消了生日会的话,我恐怕那些个流言蜚语会更加的严重,这个可不太好啊。

“我怕她生日结束之后,流言蜚语会更加严重!到时候彻底将陆家得罪的彻底,我怎么有脸去见白家的列祖列宗!”念雯英气的捂着胸口喘气。

白陆两家的关系感情从前就一直十分要好,如果不是上一辈陆家没有女丁的话,恐怕这会儿他们已经是秦家了,哪里还有这么多的事情,作孽啊。

“奶奶,您先别生气,姐姐说的也有道理,你还是多听听姐姐的话在说。”白旭在一旁劝道。

总之现在的情况对于陆家来说是最不利的,如果真的这件事彻底的将陆家得罪了个干干净净的话,到时候陆镇江真的停了两家的合作,那么白氏开拓海外市场没了陆氏的辅助,基本上是等同于不可能的事情。

如果不是老一辈的情分在那,白建禾和陆镇江这些年也的的确确的是关系很不错,现在陆家就已经终止了和白家的合作了。

可是白薇这次,真的是疯狂过头了,险些将白家也拉入了深渊当中。

白建禾那边和陆镇江挂断电话之后走了过来,看着白薇就气不打一处来,如果不是因为她的话,现在白氏也不会这么被动。

“我和镇江已经说好了,明天你在你的生日晚宴会上宣布,你和陆金宵两个星期之后结婚。”白建禾的语气不像是商量,更像是直接下达命令。

白薇抬头笑了笑,“怎么陆家就只会盯着我不放是吗?”

“混账东西,胡说什么呢。”老太太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你别以为人家陆家是真的想要娶你,现在娶你,不过是为了解决这个危机而已。”老太太哼了声,“我告诉你,明天要是再出什么幺蛾子,我就将你赶出白家!”

这样的人,不配做白家的女儿,也不配冠以白家的族姓。

“奶奶,你也觉得我应该嫁给陆金宵吗?”白薇看着老太太。

“不是觉得,而是这原本就是你的命,是你生来就应该为白家做的。”

享受了这么多年的荣华富贵和外头人羡慕的目光,哪儿有什么都不付出的道理,这个世界不是那么好混的。

“可是我也说了,白家的女儿可不止我一个。”白薇冷笑了一声。

白旭看着白薇的样子,脑袋现在乱做一团,什么时候姐姐变成了这样了,从前她明明很喜欢陆大哥的,而且为人也善良,从来不会和人计较什么。

怎么今天姐姐,变成这个样子了,他现在实在是想不通。

“这是你最后的机会,如果你真的不按照我的想法来,我会剥夺你作为继承人的资格。”白建禾中气十足的张口。

白薇心下冷笑,只要有奶奶在的一天,她都不可能会继承白家,奶奶会想尽一切办法将能给的都给白旭了。

她这个孙女,一点也不重要,而且是必须要在关键时候随时能够为白家做出牺牲的女儿,在奶奶眼里,她连佣人都比不过,真的是荒唐可笑。

荀露霞手扯了扯女儿的衣角,这个时候不能和奶奶对着干,她知道白薇不会做错的。

半响之后,白薇点头,“我知道了,我会按照你们的要求,不过明天我还是希望白淽能够到现场去,毕竟这个事情,是我们三个人的新闻,我想她在场的话,更加能够具有说服力。”

她话音刚落下,白淽就进了客厅里头,这个时间回来,她想过会遇上白家全家人都在家,也没多说什么,白淽同他们颔首之后打算往楼上过去。

“白淽,你过来。”老太太叫了声。

白建禾对着她点头,示意她往老太太那边过去,陆念跟在白淽后头进了白家客厅里头,看到了开头满满当当的人。

“叔叔阿姨,奶奶你们好。”陆念站在原地礼貌的打招呼。

白淽看了眼,往那边过去站在了老太太的身边,白薇的视线锐利的扫在她身上,分毫不让。

“念念来了。”荀露霞看到进来的小姑娘,脸上扯出一抹笑容,“白旭,带着念念上楼去玩。”

白旭也清楚家人的意思,现在这是白家的家事儿,陆念好歹也是陆家人,在这里听着总归是不太好。

“那我先跟白旭上去了,打扰了阿姨。”陆念倒是听识相的,这个时候这么多人在这儿,她也不好过去缠着白薇不放。

白旭往楼梯那边过去,荀露霞吩咐了佣人给他们那些糕点和水果上去,陆念听话的跟在白旭的身后上楼,不时的还回头看了眼客厅里头的人。

现在的情况,好像有些不对劲啊。

“今天在顾家怎样?顾老太爷的身体有没有好一些了?”老太太看着白淽,语调柔和的问。

和刚才同白薇说话的语调,可是天差地别。

白淽点头,“有些进展了。”

白建禾听着白淽的话满意的点头,他当初决定将白淽带回来,也知道老太太不会接纳,但是现在白淽的身后,是海城顾家,老太太也不得不对她刮目相看。

总的来说,这孩子能够在白家站稳脚跟,是她自己的本事。

“这样啊,这段时间也辛苦你了。”老太太对着她关心道,“外头那些流言蜚语你不用管太多,明天我们都会出面澄清,你现在要做的,就是专心好好的将顾老太爷的病治好了。”

毕竟这可是白家声名大振的好机会,这些年白家的脸面也丢的差不多了,说实话也是因为白建禾学艺不精的缘故,白薇拿了大奖,好歹也搬回了一成。

现在白淽替白家攀上了顾家这棵大树,只要她心里是正儿八经的装着白家的,那么她的价值,就远远大于白薇,在老太太心里头,已经将价值量算的清清楚楚了。

白薇看着老太太的样子,心里头不知道冷笑了多少声,这可真的是看着她长大的奶奶啊,一点情面也不留,只要已经寻到了更加好的,就能够毫不留情的将她给蹬开。

“明天你姐姐的生日晚会,你过去玩玩,当做是过去看看,而且在生日会上会隆重的介绍你,你回到白家到现在了,还是没有和外头的媒体朋友好好的介绍介绍你,这也不太合适,我们白家的二小姐,无论走到哪里都应该是让人羡慕的。”老太太握着她的手说道。

白淽不留痕迹的将手抽回来,面色平淡,“如果我有空的话会过去的。”

“那奶奶就当做是你答应下来了。”老太太笑着说,紧跟着看向了对面的荀露霞,“你记得明天给她定礼服,还有美容,女孩子总是要漂漂亮亮的出现在现场的。”

荀露霞脸上扯出一抹比哭更加难看的笑容,“好的妈,我会安排。”

“还有。”老太太张口,“无论是礼服的款式和牌子,都要最好的,不能低了规格档次。”

现在老太太心里头清楚着在顾家,白淽的身份要比白薇的更加尊贵,白淽的需求才是最重要的。

“这个,这段时间我忙着公司的事情,一直也没空见到你,在进来第一天的时候就打算给你的,这是你的零用钱,无限额的,想买什么就去买什么。”白建禾从口袋里头掏出了一张银白色的信用卡递过去。

白淽低头看了眼他手上的信用卡,看上去等级也不低。

“看什么呢,拿着啊,是不是生气了,也是爸爸忙忘记了,你别生爸爸的气。”白建禾说着将卡片死塞到了白淽的手里头。

生硬的触感咯着她的掌心,她安静的将卡片放到了口袋里头。

一旁的白薇盯着那张卡片,那可是白建禾的附属卡,从小到大连她都没给过,白旭和她身上用的也都是其他的卡。

爸爸现在是将这个私生女看的比她们更加重要了吗。

“我很累了,先上楼去休息。”白淽起身道。

白建禾看着她,脸上带着分明的笑意,“去吧,好好休息,明天早上是不是还要去顾家?”

白淽没回答他的问题,径直往楼上过去了,不过白建禾倒是也没在意她的不礼貌,白淽的性子从她第一天回到白家开始,他便是清清楚楚的,现在过来同这孩子说这些,也没什么意思。

“你既然已经答应了,那么明天我希望能够看得到你的表现,陆家那边我会亲自打电话过去,别让我们所有人失望。”老太太盯着白薇。

现在的白薇在她眼里,不过是一个能够巩固和陆家关系的工具而已,其余的再无其他。

白薇心里嘲笑,面上却是隐忍不发,“好,我知道了。”

他们只在乎和陆家的关系会如何,却没有人真正的从她的角度去看问题,现在陆镇江夫妇对她已经不像是从前那样的喜欢了,陆金宵也不会再尊重她,这样的情况下她嫁到陆家去,无异于是自寻死路,这样的婚姻生活不可能会幸福。

为了白家,就要牺牲掉她是吗,凭什么同样都是白家的女儿,凭什么她白淽的人生就同她的不一样,她才是白家正儿八经的大小姐。

一个私生女,怎么能够骑在她头上作威作福的。

“妈您也别生气了,白薇从小就懂事儿,这事儿其中的利弊她现在也能够分辨的过来了,您也别太在意,凡事儿有我呢,别气坏了身体。”白建禾同念雯英说道。

白薇这段时间的变化和所作所为他都看在眼里,只不过是的当做孩子们之间的小打小闹,无关痛痒,可是最后却上升到了白家的程度,这下可不得不管了。

“还不是你教育出来的好女儿,你还能埋怨谁啊。”念雯英厉声呵斥。

荀露霞低头,没想到老太太回来之后因为白淽被顾家选上的事情就彻底变了对她的看法,现在在白薇和白淽之间的选择已经很分明了,老太太会毫不犹豫的放弃掉白薇选择白淽,这点毋庸置疑。

“行了,你上去好好休息。”念雯英动动肩膀看着对面的荀露霞,“明天你们都给我到现场去好好的盯着她,要是万一再出点什么问题的话,我看你们怎么收场!”

白建禾听话的低头,“我知道了妈,您就放心吧。”

“知道了妈。”荀露霞低头唯唯诺诺的说。

如果不是被逼的毫无退路的话,任何人都不会走最极端的哪一步,每个人活着都不是为了自己而活,名誉地位财富权势,这些都是人一辈子追逐的东西,人只要活着就会有欲望,只要有欲望就会不折手段。

这是人之常情,也是这个世界的法则。

白薇脚步有些沉重,往上进了自己的房间里头,刚才老太太的话一直都萦绕在她的耳边,她现在对于白家来说,就是一个毫无作用的人了是吧。

只可惜,她的价值由他自己来决定,而不是其他人,任何人只要没经历过她所经历的,就没资格对她指手画脚的。

站在窗前,她看着外头微凉的月光,手上的手机显示在拨号页面,手机响了两下之后,那边的人接通了电话。

“喂?”白薇打了招呼。

那边的人应了声,语调冷漠无比,“嗯。”

“别这么冷酷无情嘛,好歹我们也是一起长大的情分,这件事我的确是做的不太对,可是那些漫天乱飞的新闻也不是我写的,而是媒体写的。”白薇指尖碰着面前微凉的玻璃。

陆金宵没有搭理回她话的意思,却是开口,“陆念是不是在白家?”

这小丫头从学校冲回来质问他之后就不见了,送她的司机说是在白家附近的步行街将她放下来的,那么肯定是去了白家无疑,陆念从小就十分的喜欢白薇,明天是她的生日想必也是到白家去了。

“对,现在和白旭在玩着呢。”

陆金宵松了口气,“那便挂了,我马上过去接她。”

“等等,过来的时候给我带瓶酒吧,我们好好聊一聊,毕竟这问题出现了,还是得解决的不是吗。”

那头的陆金宵挂断了电话,白薇将手机扔到了沙发上,看着外头的月色微动,不是她要走这一步的,都是他们逼得,如果白建禾不将白淽接回来的话,一切都不会发生改变。

既然她现在已经是孤立无援了,不如放手一搏,很多事情不去做的话,是不会知道结果的。

......

依旧是白旭的游戏室里头,白旭和陆念并排而坐,两人聚精会神的打游戏,一旁放着的是佣人刚才端上来的果汁和点心,可是却一点都没动。

陆念的口味刁是整个陆家都知道的事情,连同白家的佣人也清楚,这陆小姐虽然看着大大咧咧的刁蛮任性,其实也不是那种恶毒的小姑娘,只不过吃东西的时候口味的确是刁了些。

送点心上来的佣人下去之后就被吩咐要出门去买点心,陆念最喜欢吃的是海城五星级大酒店里头做出来的点心,现在白家没有,可不是要出门买去吗。

老太太千叮咛万嘱咐了,一定要好好的照顾这小丫头,现在已经是和陆家交恶了,关键时候不能再掉链子了。

画面上出现了congratulation的英文单词,白旭欢天喜地的将手柄扔在了地上。

“yes!”

看着他猖狂的样子,陆念一下就不高兴了,手柄扔在了地上,“我不玩了。”

每次都是他赢,而且这人赢了之后可是超级猖狂的,她才不要跟他一起玩,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一点也不懂得怜香惜玉。

“我也不愿意跟你玩,操作菜的要死,还每次都自杀。”白旭哼了声。

陆念抓起身边的抱枕就砸在了他肩膀上,力道轻柔,带着小姑娘独有的力气。

“我现在能下去了吧,我有事情要和薇薇姐姐说。”陆念不看他。

白旭起身,拿了一把飞镖站在了一旁,“你找我姐姐做什么,你没看到下头他们在说话啊。”

要不是下面说的事情不能让陆念听到的话,他才不要陪这个小祖宗呢,真的是太烦人了。好不容易清闲了一段时间,就不能让他好好休息的。

“那我下去薇薇姐姐的房间里头的等着总行了吧。”陆念叫了声。

“别指望了,你就在这儿等着我,如果我姐姐想很你说话的话,肯定是会上来找你的。”白旭哼了声。

陆念着急的起身,“这怎么行。”

白旭抬手拦住她,“小姑娘家家的总是着急忙慌的做什么呢,你说你找我姐姐有事情,不过就是送她生日礼物的事情不是吗,除了这个也没什么其余的了啊,你拿出来我帮你看看,我姐姐会不会喜欢。”

陆念抵着他的手臂,“不是这样的。”

小丫头偏头想了想,像模像样的说,“既然薇薇姐姐现在没空的话,那么我跟你说说也行。”

白旭手上扔出了一个飞镖,扎在靶子边缘的位置,他眉头紧了紧,说,“你能有什么正经事儿。”

陆念插着腰看着他,“我刚才在门口看到了你二姐被一个男人送回来,那车子很豪华,而且,那个男人还紧紧的抱着她!”

白旭扔飞镖的动作停了停,偏头看着她,“你刚才说谁?”

“你二姐!”陆念踮起脚尖在他耳边吼了声,“白淽!白淽!”

她虽然不太懂车子的牌子,但是好歹也是豪门大小姐,她也听哥哥说过一些车子,刚才她在门口见到的那辆,标志很独特,应该不是海城能够订得到的东西。

“你看到白淽跟一个男人在门口抱着?”白旭眯眼,这不可能啊。

按道理来说,陆金宵和白淽的绯闻是假的,她应该也没有男朋友才是,怎么会有一个男人送她回来。

“对!我还拍了照片呢,可惜被白淽给删掉了。”一想起这件事情陆念就不高兴了。

要是她再小心一点,一定就能够抓到白淽的把柄了。

“你说说她怎么这样啊,勾引我哥哥就算了,还在外面有别的男人,再怎么水性杨花也不能这样啊,她怎么能这样呢。”陆念愤愤不平。

白旭往后坐在了沙发上,“你确定你没看错?”

确定白淽是和一个男人在拥抱?

“当然确定了,我手机都被她抢了把照片删除了,我还能看错吗,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她配不上我哥哥。”

白旭想了想,不确定一般的说,“你能告诉我,你看到那个男人开的车子了没有,车牌号是什么?”

被他这么一问,陆念闭着眼睛开始回忆,“好像车牌号前面的字不是海,好像是一个......一个...顾字!”

她回想起来了。

顾字?

白旭蹙眉,白淽是去顾家给顾老太爷看病的,可是冷不丁的冒出来一个年轻的男人算是怎么回事,莫名的她想到了顾清隽。

白淽和白薇第一次到顾家去,就是顾清隽亲自过来接的人,那个男人骨子里的张扬跳脱,白旭是看的清清楚楚,难不成,那个和白淽相拥的男人,是顾清隽。

他回忆起了那天的场景,因为顾清隽的态度所以白薇还有些生气,如果真的是顾清隽的话,那么姐姐这段时间嫉妒的源头,也就找到了。

顾清隽对她爱答不理的,却最后看上了白淽,恐怕姐姐心里头是没办法接受这样的差距,所以才会想尽办法的想要将白淽嫁给陆金宵。

这一切好像找到了一个突破点一样,很多他没想到的点都涌上来。

“哎?你怎么了?”陆念站在他面前摇摇手,“你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白旭回过神来,看着面前的小丫头,“没事,就是突然想到了学校里头的事情。”

陆念低头踢了踢地上的东西。

白旭盯着她,半响之后开口,“你刚才看到那个男人,不会以为他是你哥哥了吧?”

陆念急忙反驳,“怎么可能!那个男人的和我哥哥不一样......”

她哥哥她才不会认不出来呢,而且哥哥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其实你也知道陆大哥的为人,他不会做那样的事情,外面那些新闻都是媒体的无端猜测而已,为什么你还乐此不疲的东奔西跑的?”

陆家兄妹从小感情就好,陆念更加是十分黏着陆金宵的,没人比她更加清楚陆金霄的为人了,所以她肯定是不会相信那些新闻的,她哥哥是什么样的人,不要外人要评论,她只是生气,生气外头的媒体将哥哥说成那样的负心汉。

“你之所以这么热闹是害怕你哥哥如果不娶我姐姐的话,这门婚事不能落空,长辈做主让你嫁给我吧?”白旭一语捅破了她心里的所想。

陆念看了他一眼,其实他说的对,她真的是有些恐惧嫁人,以前爷爷说过,如果不是有白薇和陆金宵的话,最后结婚的会是她和白旭。

她心里头也挺恐惧的,但是又想到了如果没有他们的话,最后结婚的会是她,所以陆念从小就挺喜欢白薇的,不过那喜欢里头,掺杂了一些愧疚,现在闹成这样,她更加觉得愧疚了。

“你不用这么着急,你跟我都不想结婚我知道,就算这婚约废了,你跟我也不太可能,什么年代了还流行婚约这种事情,只要你不嫁,陆大哥是绝对会护着你。”白旭看着她说道。

所以他们两之间的可能性,基本上为零。

陆念翻了个白眼,“你放心,我一定不会嫁给你,就算这个世界上的男人都死了,我也不要嫁给你。”

“我也一样,从小到大我就没把你当做女人过。”

他们其实也不轻松,白旭也是刚刚才知道,原来在白薇的心里,她并不喜欢陆金宵,而陆金宵的心里也同样的没有她。

作为晚出生了一些的孩子,他们享受到的是哥哥姐姐更加多的疼爱,却也担负了比哥哥姐姐更少的责任,所以他和陆念心里头,多多少少是有愧疚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