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 明天我们去登记结婚/神秘顾爷掌上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色如墨,微风浮动间带来丝丝的凉意,整个顾宅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晚上安静的可怕,路灯是打开的,但是靠近东区的所有地方,都自觉的关闭了所有的灯光,形成一条无形的黑线,将整个东区和区域的地方分隔开来。

看似漫无边际的长廊下,穿着浅色衣物的白淽脚步有些快,从东区往前宅走过去,刚才男人动作狠厉的样子,手上动作无情,可是说出来的话却还是无比温柔,轻而易举的就能够结束手底下人的生命,他是这黑夜里最可怕的生物,比长着獠牙的恶魔更加让人胆寒。

完全推翻了他平时在白淽面前的样子,更加像是解除封印的恶魔,那些暗黑阴郁的情绪一跃而出,将他整个人围绕起来。

佣人被她远远的甩在脑后,只要暂时能够走出顾宅,去什么地方倒是好说,一开始就是她想的太简单了,身上封印了那么霸道强劲的灵力,这个人的性格怎么都不会是温柔如水的。

那股灵力能够感觉到的浑厚嚣张是十分少见的,栾朝那样的地方,灵力的感觉,基本上就是这个人的性子,所以医者的灵力是最为舒缓的,其次是工者,最嚣张的,便是武者。

那么强大的灵力,恐怕他的身份并不简单,一开始就是她并不愿意去太多的接触,只想着能够借用顾家,用顾的由头能够在白家解决很多问题,如果成为了顾家的医生,她就能够顺顺利利的被留在白家,其余的不用太多的担心。

现在可倒好了,月离这个人并不存在,对面那个,是顾玖笙,是苏媚和整个海城人心里头忌惮的对象。

顾氏嫡系,性子狠戾霸道,整个海城无人敢惹的主儿,这样的人手段太过狠辣,从他刚才的动作就能够看得出来,并不是好惹的,一旦惹上了,恐怕就是没办法摆脱,在她决定进入顾家的时候,苏媚就十分慎重的同她说过,一定要注意别惹上顾玖笙,否则的话,任何人都帮不了她。

这不是人类的存在,他是神,苏媚从小天不怕地不怕,能够让这么多人忌惮如斯的人,怎么可能会是一个病怏怏温柔似水的病弱公子哥。

她这个人最害怕麻烦,对于她而言,顾玖笙,就意味着一个绝大的麻烦,绝对没办法摆脱的麻烦。

“小白,给我沿着最近的能够出顾家的路出去。”白淽看着飞在她前面的小东西。

现在只要能够出了顾家,其余的问题以后再说,现在她心里头不是那么的舒服,总有种被人骗了的感觉,这是她从望华山上下来之后治疗的第一个病患,结果还被骗了,而且,还是串通整个顾家一起来骗的,难怪每次佣人看到他的样子都不对劲,感情是这么回事。

刚刚跟着小白走下了长廊,白淽低着头继续往前的时候,前面的石拱门里头忽然传过来一道男声。

“你要到哪儿去?”低沉性.感的声音,和她在电话那头听到的如出一辙。

白淽猛的停下了脚步站在原地,看着前面五米的地方,那道修长的身影慢慢的走出来,一直到那张完美邪肆的面容暴露在了灯光下面。

阴影处的线条笔直,整张脸如同被精致雕刻出来一般,可是他背后的一片黑暗却是无比的让人恐惧,如同会吞噬人的黑暗一般,格外的张狂无比,白淽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

恍惚间,对面的人换了一身衣服,一身玄色长袍,上好的羊脂玉发冠,发髻一丝不缕,银色丝线刺绣的银龙格外分明清晰,栩栩如生,腰带上悬挂的玉佩微微浮动,明眸皓月,绝美出尘。

他慢慢走过来,对着面前的人伸出手,“跟我回去。”

那双骨节分明的手白皙无比,虎口处带着厚厚的茧,是常年摸兵器的手。

白淽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用力的甩了甩头,男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她面前一身黑衣的顾玖笙,同样的脸,却是不一样的衣服。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记忆,她眨眨眼睛,用力的扣住头发,刚才那个人,如同真的存在过她的记忆里一样,言行举止,模样动作,都和现在的顾玖笙一样。

看到她往后退的动作,男人眼中的阴郁暴露,动作强硬却十分温柔的伸手将她拉过来。

“你要去哪儿?不是过来找我的吗?”他语调依旧温柔,可是这次话里却多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白淽动了动,挣脱不了他的手,“我还有事情,现在要走了。”

“你过来找爷爷,是为了问我的事情吗?”

刚才她一离开,跟着她过来的女佣就解释了,为什么这个时候,她在知道他不在顾宅的情况下却过来了,而且还是直接联系的向管家过来。

恐怕她心里已经有了怀疑,而且,刚才还让她看到了那个样子,恐怕现在她心里已经清清楚楚的知道他到底是谁,原本就知道是瞒不住太久的,不过没想到会是以这样的方式被她发现。

“是,我过来问问老太爷,到底是有多少孙子?这个借住在顾家的月离先生,为什么会拥有这么多的特权?”白淽一双眼睛直视他,眸中不带丝毫的畏惧。

看不到她眼中有丝毫的厌恶和畏惧,男人心里那股躁动慢慢的平复下去,他抬手,抚过她精致好看的眉眼。

“我没想要骗你的,给我五分钟的时间听听我的解释行吗?”他柔声哄道。

白淽手往后挣扎,却没办法挣脱出来,“你骗了我是不争的事实,我最讨厌欺骗。”

听着她一字一句说出来的话,顾玖笙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可是分明,就是她先忘记了他,年少的情谊在她的眼中那么的不值一提,一直到现在,她还是没有丝毫要想起来他的意思。

“这件事情是我的错,但是也是有原因的。”顾玖笙捏着她的手丝毫没有松开的意思。

“我先回去,你放心我以后还是会过来给你看病的,只不过我现在还是没办法接受这个事实,我们是朋友不是吗?”白淽盯着他。

从她身上能够感觉到的浓郁的想要离开这里的意思,男人心底的欲望一点一点的破灭,理智也慢慢的消耗殆尽,心里那些被死死压下去的黑暗慢慢的浮动起来,如同藤蔓一样的疯狂生长,将他整个人覆盖包裹起来。

他往前一步直接将人死死的抱了起来,白淽靠在他胸口,他一手紧紧的扣在她腰上,一手紧紧的握着她的腿弯,如同焊接上去的铁环那样。

“月离!”白淽叫了声。

这个名字越发的激发了他心里的阴暗面,这个名字分明就是她取的,可是到现在,在她的心里,一点那个时候他的位置都没有留下,到现在还是没办法想起来月离这个名字,也将他忘记的一干二净。

“我从来都没有要和你做朋友,我们的关系只是你单方面以为的朋友而已。”顾玖笙低头看着她,薄唇靠近她额头如同情人般的呢喃。

白淽挣扎了两下,可是奈何这人虽然病了这么多年,可是身高却是绝对的优势,她再乱动。

“顾玖笙!你到底要做什么!”白淽吼了声。

对面路过的佣人偏头,就看到了对面九爷抱着的女孩子挣扎的样子,佣人默默的低头,将手上的电筒关闭,消失在了长廊尽头。

“我们回去了,听话,不闹了。”顾玖笙说完这句话,抱着白淽往东区那边走。

小白浮动在两人头顶的位置,看着白淽挣扎的样子,生气的亮出了尖锐的小虎牙,张口就吐出了一个绿色针尖形状的东西往顾玖笙手的方向过来。

在距离男人手背几乎一毫米的地方,被一道黑色的雾气挡了回去,小白躲开之后露出的牙齿更加的尖锐。

白淽动了动手,对着小白使了个眼色,这人身上的力量不可小觑,一旦激怒的话,会很容易将笑吧你也给牵扯进去。

看到她的动作,小白哼了声,蹲在了红色亭子的房顶看着,毛茸茸的腮帮子鼓鼓的,跟着很快恢复下来,耷拉着耳朵有些死气沉沉的坐在那里,身上笼罩着淡淡的忧伤。

打不过......

严逸带着人动作迅速的将地面上的血迹打扫的干干净净,九爷伪装了这么长时间,没想到还是被白小姐给发现了,而且还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发现,真的是太过彻底的一件坏事。

他们这些人跟了九爷这么长时间,也还是没能够习惯九爷这个样子,更加别说白小姐一个小姑娘了,恐怕被吓得很惨吧。

“九爷这算是自作孽不可活吧。”严逸仰头看了眼头顶的月光。

所以说一开始就告诉白小姐他的身份不就成了,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身份,而且白小姐的性子也不是那种会为了身份权势而趋炎附势的女孩子,在白小姐的心里,生气的原因当中,肯定是因为被骗了的原因要多一些。

顾玖笙抱着人回来的时候,严逸带着人默默的退下去了,白淽视线落在地面上有一些没来得及清理干净的血迹上。

一晃神,看到了一片火海当中,他脚下汇聚而成的鲜血腥臭味扑鼻,他一方银剑,血迹顺着银剑慢慢往下滴落,一直到在地面上汇聚成为了一片血渍。

一直到被放在了软软的床垫上,白淽回过神来,那些莫名其妙的画面涌现出来的时候,她心里伴随而来的是有些莫名的恐惧,还有一些,说不清楚的酸涩感。

男人随着躺在了她身边,紧紧的将人扣在胸口,按在她背上的手背青紫色的血管分外明显。

“你要不要听我的解释?”他按着白淽。

她是大夫,有些事情不用多说都是知道的,尤其还是这样的一个时代。

男人和女人躺在一个床上,到底意味着什么她清清楚楚,尤其还是这样的情况下,就算心里不想听,也还是得听。

“你说吧。”白淽有些僵硬的开口。

男人紧了紧抱着她的手,一下一下的吻着她的发丝,心底满意的舒叹,从见到她开始第一眼,就想要这么拥着她,一下一下的吻着她。

现在终于心满意足了,男人从身体到心灵上都得到了满足,不由自主的将她越裹越紧,死死的扣住,白淽动弹不得,好像被无数条绳子缠住一样。

“你,能不能放开,紧。”女孩子哼了声。

他手动了动,松开的却是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距离,白淽这下算是要彻底爆发了。

“顾玖笙,你还要不要解释了?不然的话我告诉你,接下来这一个月都别妄想我理你!”白淽吼了声。

门外的人听到她的声音,脸上互相暧昧的对视了一眼,严逸咳了声,带着人走出了东区。

九爷也许对于外人是没有任何一点耐心的,但是对于白小姐来说,可是格外的有耐心,十分的有耐心,他们之间的矛盾不用任何人调解,九爷自己能够解决了。

只不过白小姐总是免不了被九爷一次一次的套路,没人能绕的过九爷那颗七窍玲珑九转弯的心的。

白淽被他抱得死紧,再怎么说现在这情况也已经不是能够用普通朋友的关系来衡量的了,她努力的仰头,从这个角度只能够看得到男人线条流畅的下巴。

她有些试探性的开口,“你?不会是喜欢......我吧?”

从第一次见面开始,他的有些动作就时不时的有些奇怪,白淽不愿意去计较,是觉得他只不过是他当做了朋友才会那么亲密,可是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

他低头,薄唇凑到女孩子耳边,一下一下的吻着,“我爱你......”

白淽差点从床上跳起来,“你在说什么你知道吗?”

爱这个字不是能够普普通通就说出口来的,那么随便的称呼爱,十七八岁的少年人这么说倒是很正常,可是这位是名副其实的成年人。

“这个字眼不是那么轻易就能够说出来的,我们才认识多长时间,满打满算才半个多月,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子啊!”白淽叫了声。

男人蹭着她的脸颊,一下又一下,很亲昵,“是你忘记了我。”

“你说什么?”白淽动了动,但是奈何脑袋被紧紧的按着。

“是你忘记了我呢,没良心的小东西,你说过的,满月的时候捡到我同我分离,所以叫我月离,你说过,只要听到月离这个名字就会想起我,可是你却一点也没有记忆。”顾玖笙自顾自的诉说,满腹的委屈。

白淽迷迷糊糊的听他的话,有些云里雾里的感觉,怎么听不懂呢。

“可是你忘记我了,是你忘记我了。”顾玖笙像是被抛弃的小孩子,那样的无力和委屈。

“你再说谁?什么捡到你,什么名字?”

到现在了,白淽还是一点都没有记忆,一点也没能够想起来。

顾玖笙按着她的背,狠狠的将人扣住,“没关系,你想不起来也没关系,只要你在我身边就可以了,你听话,别离开我,别离开我......”

一声一声的像是呼唤一样,也像是恳求。

白淽听明白了,“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他肯定是认错人了,否则的话不会是这样的,不是说他心里头一直有个白月光小姑娘吗,肯定是那个小姑娘,顾玖笙这是把她错认成了那个小姑娘了吧,否则的话不会是这样的。

“没有,我不会。”他闭着眼睛回了句。

这个世界上,他唯一不可能的,就是将她认错了,这辈子,无论她的模样再怎么变化,声音在怎么改变,他一眼就能够看出来。

一定是她,一定是。

“你说过,你救过的那个小姑娘忘记你了,可是我并没有被人救过啊。”白淽辩解道。

她从来到这个世界开始,每一天的记忆都记得清清楚楚,那时候她在栾朝可是已经十五岁的人了,怎么可能到这世界就会记不住。

所以顾玖笙,一定是认错人了。

“是你,是你忘记我了。”顾玖笙低头,看着她的眼睛格外的认真。

这么多年了,她每一个晚上都在他的梦里出现,从她来到顾宅的第一眼,他就已经确定了,这个小姑娘的身份是什么,调查所放过来的所有资料也都显示了,她就是当年那个背着背篓的小姑娘。

“可是我真的......”白淽脑袋里努力的开始回想,真的丝毫找不到她小时候有被任何人救过的记忆。

顾玖笙看着她的样子,满意的笑了笑,这么多年过去了当年她一直都不知道,是他救了她,也是她救了他,当时那头狼从树林里头开始蛰伏的时候,他原本没想要管。

这个世界的生存法则就是这样,你如果自己不强大起来,任何人都可能保护你一辈子的时间,所以就算那个时候那个小姑娘被冲出去的野狼给撕成碎片的话,那也是她自己的造化,怨不得任何人。

可是没想到,就是回眸的那双眼睛,让他不由自主的冲了出去,在一切还未发生的时候结束了这一切。

那双清灵的眸子,就算未曾和他双眼对视过,也是那样的明亮澄澈,好像早就已经认识了一般,才能够让顾玖笙奋不顾身的冲了出去。

到现在看来,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她注定要走到他身边来。

“慢慢想毕竟你那个时候年龄还小,总归是记不住也很正常。”顾玖笙没提在白淽捡到他之前,在树林里发生的一切。

“可是我。”

“乖,今天晚上好好睡一觉,说不定明天就能够想起来了呢,听话。”顾玖笙说完这句话,将人紧紧的抱在怀里,扯了一旁的丝绸被子过来盖上。

被子下两人紧贴在一起,白淽能够感觉到他的炙热,他呼出的气息也一直都打在她的耳边,她的耳朵不由自主的就红了。

耳尖十分可爱。

“乖乖睡,不然我要生气了。”顾玖笙哄着她。

白淽动了动,“可是我觉得这样我睡不着,我们分开睡吧,我不是一直都睡在隔壁房间的吗。”

她现在获得的信息量实在是太大了,不光光他告白说了爱这个字,就抱着她死死的不撒手这点,白淽也是更加的无语,他是谁,顾玖笙。

就算只听说过也知道,这个人是个什么样的危险人物,是个什么样让人恐惧的人物,在他的眼里世间万物都不足为惧,这样的人抱着你说爱,心里当然会有很大的波动。

“听话,现在你也知道了我是谁,我对你也没有任何的隐瞒了,所以你肯定是要陪着我的,等到明天你醒过来,我们就去领证结婚,今天晚上就当做是提前适应了。”顾玖笙抬手,替她将额前的碎发抚平。

一语激起千层浪,白淽彻底的不淡定了,“你给我等等,结婚,我为什么要跟你结婚?”

“什么为什么,我说过了,你会是我的妻子,我爱你,所以我们要结婚,好好休息。”顾玖笙贴着她的耳朵说道。

“我不......”

话还没说完,她嘴巴就被男人死死的捂住,只有细微的声音透过她的指缝间传出来。

“宝贝儿,那句话我不喜欢听见。”

那双眼睛里分明带着阴郁无比的偏执和病态,这个时候白淽也算是分辨的出来了,这男人,是不是有心理疾病,要不要找大夫过来看看。

“你答应我好好听话,我就把你放开。”他看着她,眼中透着隐隐笑意。

白淽愣愣然,乖乖的点头。

顾玖笙放开她,抱着她闭上眼睛。

“我还没到法定年龄。”白淽喃喃道。

这个世界的人结婚要比她们那里的人要晚很多,女孩子好像是二十岁,她现在也就是虚岁二十,还差一个月才满二十岁。

顾玖笙闭着眼睛,“这不是问题。”

可不是吗,顾家家大业大的,只要她想,别说是还差一个月时间,就算是还差一年他都能够轻松的搞定,可是现在的问题是,她根本不想结婚,因为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能够回去了。

在这个世界结婚了的话,不是会有很多麻烦吗。

心理疾病严重的人,你得顺着他的意思来,否则的话,要是弄的病情恶化了,别她将身体给医好了,人最后给疯了。

“要不然我们等等,一个月的时间,也算是给我一个缓冲期。”白淽打着商量的语气道。

“呵......”男人轻笑,“宝贝儿,你这是缓兵之计是吗?”

被看穿的白淽干呵呵的笑了声,“没有,你最起码给我一个缓冲的时间,我和你相处这些天,连你喜欢我我都不知道,女孩子嫁人是要慎重再慎重的,我总不能随随便便的就点头答应了吧。”

所以说,给点时间是十分有必要的。

顾玖笙没说话了,像是在思考她的话,白淽屏住呼吸,等到明天一定让严逸去请个心理医生回来,这么一会儿已经说要结婚了。

再耽搁下去,不得把整个顾宅的女佣都给娶完了。

半响之后,男人松开她起身,掀开被子下床,不知道从抽屉里头取了什么东西出来放在了床头柜上。

“我答应你,给你慢慢接受这个消息的时间,也慢慢的开始适应我,但是宝贝儿,你不能骗我,不然的话我会很难过。”顾玖笙单膝跪在床上,指腹抚过她的面容。

白淽点头,只要给时间就好办了,她侧目,看到床头柜上放着的东西,面色一僵,那是一根铂金链子,细长泛着光泽,上面雕刻着诡异的图案,十分好看,一头接着一个叫脚拷一样的东西,另外一头是一个圆形的环,上面有一把银色的锁。

这属于无声的威胁吗......

“别怕,只要你不离开我,我不会用这样的手段,到时候我希望能够听到你的好消息。”顾玖笙揉揉她的发丝,说出来的话却好像是在说明天早餐吃什么一样的轻松无比。

白淽僵硬的点头,面带微笑,“我会好好适应。”

“好,从今天晚上开始适应。”顾玖笙掀开被子钻进去。

在被子下对着她伸出手,白淽挪过去,两手被强迫放在了他的腰上,两腿也被扣住,紧紧的裹在他身上,男人原本就体温偏低,这会儿白淽感觉有丝丝的凉意透过来。

“好暖......”他紧紧拥着她低喃一声。

黑暗中白淽的眼眸微亮,无论如何都得去将那个他救过的小姑娘找到才行,明天就去问问严逸,这人肯定是认错人了。

月离这个名字,她是半分印象都没有。

......

顾宅后山,原本蹲在玻璃房上的小白优哉游哉的往后面过去,打不过就算了,白淽也不让它现身,那男人真的太厉害了,就算是被封印住了灵力,也是一样的十分厉害。

真的不愧是当年的皇者,有些记忆可以被封存的,但是从骨子里头出来的那些东西,是不会被忘记的。

后山最中央的位置,原本应该安安静静的地方,这会儿刀光剑影一片狼藉,一片上百年才生长出来的古木,这会儿被毁的七零八落,以这里为半径的一个圆形区域,中央位置地带现在被割裂出来一片空地,只剩下树桩还在地上。

两个黑衣人站在树桩上对立,手上的剑柄比出了气势,两人互不相让,空气中杀气尽显。

“还要继续吗?”左边的人问道。

“当然,这么多年没动过手了,好不容易碰上了一次,自然是要斗个痛快。”

话语刚落,这边的人握着剑冲了出来,两人很快扭打在了一起,没有丝毫的灵力掺杂,有的只是刀剑武器的搏斗,如果这个时候有人闯入的话,恐怕会误以为自己进入了什么古装剧的拍摄现场了。

“剑速和剑力比当年有增无减,看样子这些年也没有停下练习。”其中一人张口道,剑气挑开了他头顶的斗篷,彻底的露出了下面带着银色面具的脸。

“当然,无论到了那个世界,你都还是老样子,一点没变。”

“你和我都只不过是这个时空的旁观者,他们最终会走向何方,是由他们决定,不是我们。”银色面具的人叫了声。

衍嘉死死的盯着他,“陛下来到这个世界开始,你们也跟着过来了这么多年还是贼心不死,只要有我在一天,你们都不可能得逞。”

“哈哈哈哈!你别忘记了,他现在只不过是一个没有灵力的普通人,我要杀他易如反掌,如果不是主上让我收敛点的话,恐怕当初那个战无不胜的魔皇已经死去了,这么算起来你还应该感谢我。”

衍嘉从容的接下来他的招式,再反击的时候刀刀毙命,“就算忘记了,他也还是最厉害的,老虎就算沉睡,也还是百兽之王你们就别妄想了。”

最后一击,两人各自退了二十步,对方腿上手上,衍嘉手臂上开始不断的往下流血。

“好,那我们就看看,他们怎么在这个世界活下去。”

那人说完之后,化作一段蓝色的烟雾消失在空气中。

衍嘉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手臂,墨绿色的灵力从掌中化开,最近损耗太多,实在是没办法自己治疗伤口。

“乌咪。”

小白的叫声传过来。

他再抬头,就看到了化作一缕白烟浮过来的小白。

“小白。”衍嘉叫了声。

“乌咪。”小白蹲在他面前,仰头看着他,圆鼓鼓的大眼睛里头格外的有神,跟着身上散发出来一股浅色的光芒,将他手上的伤口迅速愈合了。

“谢谢你啊小白,这段时间谢谢你了。”衍嘉蹲在地上摸摸它的脑袋。

小白是娘娘的灵兽,如果不是跟着陛下从寺庙回到顾家的话,他也不会发现,小白居然也在这个世界。

“乌咪。”它算是给了回应。

“小白,你也要好好的保护娘娘啊,别再和那个时候一样。”

那个时候的痛苦,绝对不要在经历一次,娘娘身形俱灭,好不容易有了一次重来的机会,绝对不能够再有第二次,否则的话,恐怕他们都没办法再接受一次陛下的灭灵。

------题外话------

这个才是96 昨天那个序号标错了,那个是95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