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 多谢九爷对我的照顾/神秘顾爷掌上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淽打了出租车出的门,苏媚给定的餐厅是个不错的茶餐厅,fany因为收到了顾家警告的缘故,所以并没有对白淽和陆金宵的新闻进行任何的报道,所以也不会有跟踪采访,她现在要做的就是等着这个热度被白薇雇的人炒高之后,再进行澄清。

舆论和绯闻是最容易让新媒体人赚钱的,前期又多么的热闹,后期就基本上有多么的赚钱,再说了,苏媚和白淽这层关系摆在这,就算有任何对她有利的证据,也是会从fany这里进行报道,所以她现在,安安心心的等着白淽的消息。

白淽坐在出租车后座上,司机的收音机是打开的,这会儿正好放着白淽和陆金霄的新闻。

“据可靠消息称,医药界大亨白家长女与陆氏现任总裁陆金宵的婚事疑似因其妹妹的插足而变化,白薇妹妹名叫白淽,少时走丢,前些日子才被白家寻回......”播报员的声音甜美,普通话也十分的标准。

司机开着车子,透过后视镜看着后面漂亮的小姑娘,做这行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拉过这么好看的小姑娘。

“这年头的豪门世家,这关系还是挺乱的啊。”司机自顾自的说了声。

可是后头的白淽却丝毫没有回应的意思,司机有些尴尬,继续张口。

“白家可是十分厉害的人家呢,我们家去看病都是到白氏名下的医院里头去,上次曝光出来这有一个私生女,很快澄清了是白夫人生的,怎么现在又闹出了刚刚被找回来的妹妹抢了姐姐男人的新闻......”

司机转动方向盘,依旧还是得不到白淽的回应。

“我听说了,白薇刚刚才得了医药学大奖,因为长得好看,经常被一些杂志拍到,我女儿就是她的粉丝,穿的好看长得美,又会治病救人,应该性子也是十分好的,没想到被自己的妹妹抢了未婚夫......”

后座的人依旧没有回应,司机闭上嘴,安安静静的开车。

这年头的小姑娘,都这么不喜欢说话的吗。

车子很快去到了目的地,白淽拎着包包下车,头顶大厦上的新闻放着的有关白淽和陆金霄的新闻也都是一笔带过,并没有做过多的解释。

看着这阵仗,她叹了口气,现代社会真的是十分麻烦了,一点点事情只要十分钟的时间就能够传的让所有人都知道,难怪苏媚建议她用这样的方式来进行计划,真的是十分不错。

刚刚到餐厅门口,白淽就看到那边抬手的苏媚,女人身上穿着简单的墨色长裙,头顶带着蓝色的阔边帽子,十分贵气惹眼,也时尚感十足。

“早上不上班?还能约我吃早餐?”白淽盯着她。

这个点吃早餐的确是晚了些,不过难得遇上苏媚这么一大早的就有空,她正好闲着也没什么事情,就出来走走。

“因为你新闻的缘故,很多网站都炸了,我们杂志社无论刊登什么内容恐怕热度都抢不过你,所以我这两天休息,等着你这边的消息出来才开始忙碌。”苏媚搅动咖啡杯里头的液体说道。

“不过念念倒是挺忙的。”白淽回了句。

苏媚才想起来自己那个不着调的侄女儿,这会儿估计又在哪里蹲点呢,挺辛苦的工作,她倒是做的津津有味。

“真是讨厌,这个白淽到底是什么来头啊?居然抢了我女神的未婚夫,真是不要脸啊!”隔壁桌一个间隙的女声传过来。

苏媚蹙眉,回头看了眼那边三个坐在一起的女人。

“就是,你说这虽然是同父同母的,但是好歹也是咱们家白薇的亲妹妹,这妹妹怎么就能这么不要脸的抢了自己的姐姐的未婚夫,真是恶心。”

“别让我知道那是谁,否则的话我直接过去灭了她。”

其中一个穿着蓝色格子套装短裙的女孩子滑动着手机,“你说这往上怎么也没个照片什么的,一点白淽的信息都没有,我想看看那张脸到底长得什么样子才能够抢了我们白薇的未婚夫啊。”

她们三人的旁边,白薇的应援牌格外的刺眼,如果猜的没错的话,这些人应该就是传说中的白薇的粉丝后援团了。

这新闻一出来,她们就开始迅速集合起来,到各大场地去游走,希望能够增加这件事的影响力。

苏媚听着这话不舒服,刚要起身,就被对面的白淽按住了手。

她捧着杯子喝了口奶茶,“你跟她们计较什么?”

不过是一些被舆论引导的无知群众而已,说再多有什么用,她们只认为自己心里头的概念是正确的。

苏媚偏头看了眼那边还在骂骂咧咧的人,嫌弃的说了句,“不过是些名不见经传的小杂志刊登的内容,都这么相信,恐怕白薇那边的人付了不少的钱。”

否则的话也不会这么卖力了。

“你不是说白薇在网络上很有人气吗,也有自己的粉丝团,有这些为她说话的人很正常。”白淽将杯子放下。

而且有关小三这个内容,几乎是整个社会的人都排斥的话题,女人都讨厌第三者,在面对第三者的问题上,无论是什么样的女人都会自觉的站在同一条线上开始抨击对方。

“闭嘴吧你们,吵吵闹闹的像什么样子,白薇抄袭的事情还没说的清楚呢,她妹妹有没有抢她的未婚夫我们不知道,也不想从你们口里知道。”三个女人对面那张桌子上的人仰头叫了声。

这边的人一愣,停下了叽叽喳喳正在说话的嘴,狠狠的瞪着对方。

“谁说白薇抄袭的?没有证据的话你给我不要乱说啊,否则的话就是诽谤!”格子衣服女孩子站起身气哄哄的说道。

对方嘲讽的看着她们,“我们暖暖都已经发声明了,而且她就连药方都抄袭,愫鸢大神的医药书都抄袭,真的是奇怪了,网络上调色盘已经出来了,你们怎么还是死鸭子嘴硬,我看着这事儿指不定就是她因为抄袭,人家陆家不要她了,她才恶人先告状的。”

“你们什么意思啊!给我说清楚!”对面的人气急败坏的张口。

这边餐厅经理和服务生走了过来,礼貌的看着她们。

“几位小姐,请不要大声喧哗影响到其他客人用餐,谢谢。”

苏媚听着后面人的话,杵着下巴看着白淽,“你可是有名了,白薇这屎盆子扣在你头上,要想拿下来可就趁早了啊。”

后面闹得沸沸扬扬的,这名声可不是越吵越热闹来的好。

“不过挺奇怪的一点是,出了这样新闻,应该不少媒体都卯足了劲儿要挖你的照片放出来博眼球,可是到现在了,你的照片可是一张都没漏出来,就连从前那些模模糊糊拍到的,也都被勒令删除了,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苏媚看着白淽。

她表情微愣,“不是你做的吗?”

苏媚翻了个白眼,“我做的,我最多就是往下压,还没有到连从前的内容都被删除的程度,我问过主编了,她只是说,有大人物已经叮嘱过了,白淽的照片,一点都不能往外漏出去。”

白淽有些想不通,她认识的大人物,好像也没有吧,怎么就冒出来了要帮她的人。

“是顾家吗?”白淽问道。

苏媚点头,“对,的确是顾家派人过来打的招呼,我们主编都吓惨了,一点你的消息都没敢漏出去。”

现在想起来主编的样子,苏媚心里头还是有些嘲笑,能被顾家下成那个样子。

白淽想起了月离,她在顾家给月离治病的时候老太爷说过,让她不要有后顾之忧,也许真的是老太爷安排人过去打的招呼。

“不错啊,有顾家护着你,基本上可以在海城横行霸道了。”苏媚说道。

顾家那是什么样的身份地位,不少人想攀附都还攀不上呢,白淽这趟到顾家去,去的可是值了。

“我安排了人跟着白薇,今天一整天都盯着她,不过后天晚上就是她的生日了,这次宴请了不少海城的名门望族过去,这是白家给我的邀请函。”苏媚将裹着蕾丝的请帖拿出来放在桌上。

“她邀请你,你要过去?”白淽看着苏媚。

后者笑了笑,“现在白薇可是整个海城舆论的中心点能够去到她的生日晚宴上,并且能够拿到宴会的第一手资料,可是十分难得的了,能够博多少人的眼球呢,这么好的事情,当然得带着摄影师过去了。”

相信以白薇的性子也不会拒绝fany的报道请求,甚至巴不得他们赶紧过去。

“你倒是挺会利用的。”白淽握着蛋挞说道。

苏媚食指动了动,“我可是为了你,以我对你的了解,要对白薇反击,也是在那天了,站的最高摔得最惨,在最得意的一天被拉下来,不是你最喜欢做的事情吗?”

身体的消亡对于白薇来说并不重要,她在意的是面子,所以只要能够将她的骄傲和自尊都给打下来,会让她生不如死。

“跟我说说说呗,你想怎么做?”苏媚单手抚着脸颊,媚眼如丝的看着对面的女人。

白淽看着她,“你觉得现在白薇在做什么?”

苏媚看了眼手机,“往快递的方向过去了。”

这是跟着白薇的人汇报的情况,苏媚想了想,低头看了眼桌上的请帖,恐怕这白薇是想,过去将生日会的请帖快递出去。

以她的性格,那天晚上肯定是要做出点什么事情来的否则的话,她心里这口气肯定是放不下去的。

......

顾氏分公司的大门前,白薇抬头透过墨镜看着对面大厦顶上闪闪发光的几个字,过来之前特地去了一趟商场,身上的行头也重新置办了,这会儿她脚上踩着一双中跟鞋,一条淡色长裙格外的惹眼瞩目,路过的人都不由自主的将视线转到了她身上。

如果说今天最火爆的新闻是白淽和陆金宵的话,可是这白淽的脸长得什么样子是没人知道的,但是白薇的脸却是整个海城百分之八十的人都见过的。

端庄贤淑大方典雅,这是人们对于她这个海城第一名媛的夸奖。

白薇动了动包带,姿态优雅的往大厅里头过去,接待完了宾客的前台看着女人越过旋转玻璃门走进来,姿态格外人惹眼。

“您好,请问您有什么问题吗?”前台恭敬的颔首。

白薇挎着包带,有些居高临下的看着面前的人,“告诉顾总,白家的白薇找他有些事情。”

前台这才确认自己没认错,眼前的人的确是白薇,是白家大小姐。

“抱歉,您如果没有预约话,我恐怕很难帮您传话呢,毕竟顾总的时间很宝贵。”接待小姐礼貌的说。

随便来一个人都要见顾总,她们都一一报上去的话,恐怕早就被开除了,在这里工作,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是吗,你确定不过去和顾总说嘛?我过来可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顾总的,要是耽搁了,你能承担责任吗?”

听了白薇的话,前台接待才想起来前段时间白薇自告奋勇说是能够将顾老太爷的病给看好的事情,好像最后白薇真的被接到顾家去了。

至于是不是真的成为了顾老太爷的主治大夫,他们也不太清楚,可是白薇这样,万一是过来和顾总说很重要的事情,恐怕到最后他们都担待不起。

“您等等,我联系何助理。”

白薇踩着轻松的步子往身后的卡座那边坐下,“一杯黑咖啡谢谢。”

前台脸上笑了笑,安静的过去给她泡咖啡,这白薇小姐,怎么有种盛气凌人的感觉,和平时电视上看到的根本不一样啊。

何杰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好顾清隽刚刚从会议室里头出来,想到了九爷吩咐的事情,他过去和顾清隽说。

“顾总,楼下白薇来了,说是要见您。”

顾清隽动动手,这个节骨眼上,白薇过来找他,能有什么事情。

“让她上来吧。”

如果不是涉及到九爷的吩咐,一定要看好白淽小姐的安全问题,而且,这白薇是和白淽小姐有关系的人,只怕顾清隽也不会见她。

白薇咖啡都还没喝,那边就来了消息说是让人带着她上楼。

她拎着手包跟过去,很快坐着电梯到了顾清隽的办公室门口,她四下张望看了看顾氏分公司,心里一片哗然,区区一个分公司都能够这么富丽堂皇,可想而知顾氏总部会是什么样子了。

何杰走过来将门打开,领着她进去,黑白相间的装修风格,是顾清隽办公室的装饰,这里的放着的每一样配件,都是格外珍贵。

白薇收回四下乱看的视线,坐在了顾清隽的对面,男人这会儿斜靠在沙发上,指尖点燃的烟雾缭绕,男人一双勾人的桃花眼格外的迷惑。

“我同你好像没什么交集吧,白小姐忽然过来,是有什么事情吗?”顾清隽修长笔直的双腿交叠放在面前的茶几上。

白薇想起了顾清隽第一次到白家接她和白淽到顾家的时候,那张脸如何的勾魂夺魄,不过比起九爷那张妖娆邪肆的面孔来说,还是淡了些。

她稳住心神,从包里将准备好的请帖放在了桌面上,“后天晚上是我的生日晚会,所以想要邀请顾总,能够过去看看,毕竟我们之间,可是曾经有过交集的。”白薇脸上笑意分明。

顾清隽看了眼那两份请帖,丝毫未动,“我只有一个人,怎么还能够有两份请帖呢?”

“这份,是麻烦顾总能够帮我转交给九爷的,我在顾家的时候得到了九爷不少的照顾,所以我希望能够好好的谢谢他。”

顾清隽含在嘴里的烟差点呛了自己一口,这白薇什么时候说瞎话不打草稿了。

受到九爷的照顾,九爷没将她给灭了,已经算是仁慈了,现在她又在外头弄出了那么大的舆论新闻,将白淽陷入舆论漩涡当中,九爷没直接折腾死她算是仁慈的了,还赏脸参加她的晚宴。

“白小姐,你也知道九爷从来不喜欢参加任何的晚宴和公众场合,你凭什么认为,九爷会对你另眼相看?”顾清隽语调平缓无比。

但是白薇却分明从他眼中看到了嘲讽,她心下一紧,拳头握紧了。

“我只是希望顾总能够帮我转交这封请帖,至于去不去,这是九爷的事情,我想我和九爷之间的事情,还没必要和您说清楚。”白薇这话说的可是底气十足。

顾清隽越发觉得好笑,但是却不知道怎么嘲讽,毕竟九爷说过了,盯着归盯着,不要插手白淽小姐做事,他也就没管。

“白小姐,人自以为是还是要有个限度,我希望你能够看清楚了。”顾清隽说着动了动腿,鞋子将桌面上的两封请帖扫进了一旁的垃圾桶里头。

“你!”白薇霍然起身。

这是是对她的羞辱,是一点也不能忍受的。

“我还忙着,何杰,送客。”顾清隽说了句。

何杰站在了白薇面前,对着她恭敬的比出了手势,“白小姐,您请。”

白薇再怎么不舒服也知道面前的人是什么样的身份,不是她随随便便就能够得罪的,现在她已经得罪了陆家和白建禾撕破了脸,无论如何也不能再得罪顾家。

她低头,还是伸手从纸篓里将请帖捡出来,放在了桌上,看着顾清隽的表情有些威胁,“我在顾家这段时间,我和九爷之间发生了什么,恐怕不能够对外人说的很清楚,我还是希望顾总能够帮帮我将这封请帖放过去,麻烦您了。”

还没等顾清隽说什么,白薇拿了包包转身走了出去。

何杰跟在她身后将人送出去,顾清隽坐在沙发上,看着被她捡出来的东西,嘲讽的表情止都止不住。

这女人真的是突破了他看到女人的下限。

准备点烟的动作停了停,他想到了自己查到的东西,白淽和苏媚之间关系匪浅,恐怕白淽要做什么,都得要通过苏媚。

这么想着,他拿出手机对着茶几上的请帖拍了张照片,紧跟着调出了苏媚的联系方式,按下了发送键。

正在吃早餐的白淽和苏媚说着话,苏媚脸上笑意横生,手机上就传来了一条信息,她放下叉子看了眼,除了附带的照片之外,下面还有一句话。

白家晚宴,不知道苏记者,想不想做这个头条新闻。

这个痞子。

苏媚放下了手机,盯着对面的白淽,“刚才白薇过去给顾清隽送请贴了。”

和她们的猜测一样,白薇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会放过任何一个攀上顾家的机会的,尤其是在她见过了顾玖笙之后。

“刚才谁给你发过来的信息?”白淽看了眼旁边的手机。

苏媚咬着叉子,面色未动,“没有谁。”

白淽带着怀疑的眼神看着她,冷不丁的想到了那个痞气冲天的顾清隽,举手投足自带三分邪气的男人。

“你和顾清隽,是朋友?”

“不是。”苏媚反驳的很彻底。

“真的?”白淽盯着她不放,“那我怎么感觉你和他有那么点不对劲。”

苏媚抬头,笑的格外亲切,却是吐字十分分明,“没有,我和他之间一点关系也没有。”

就算有,也是仇人,分外眼红的仇人。

白淽也没在多问下去,苏媚的性子从来不会让自己吃亏,哪怕她被损了一百,也要让对方加倍奉还,他们两要是真的对上了,针尖对麦芒,算是彻底的碰撞了,虽然说她有些感觉,但也不用说出来。

餐厅旋转门那边进来一个人,身上穿着银灰色的西装,身形修长,钻石袖口格外璀璨,面容英俊五官精致,看上去去格外的帅气俊朗,一下子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苏媚刚刚想到了一件事情,准备张口和白淽说的时候就被身后的人打断了。

“小淽?”

正在咬三明治的白淽抬头,就看到了对面惊喜走过来的男人,她放下了手上的东西,看着迅速蹿到她面前的男人。

“宫黎?”

宫黎高兴的点头,“我还正愁没办法联系你呢,没想到居然就碰上了。”

苏媚杵着下巴仰头看着面前的男人,在看看白淽,这男人是在拍卖会上和向雯在一起的宫黎,这男人不像是会容易被忘记的人,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

“你找我?”白淽看着对面的男人。

宫黎笑了笑,对着她伸出了手,“是我唐突了,还没来得及好好的感谢你,这次我回国,国内也没什么朋友了,就想着能够和你遇上也不错,没想到我们之间还真的是有缘分,这么快就碰上了。”

白淽同他握了手,对于这个宫黎的身份,她还真的没有仔细去调查过,去年出国的时候正好在当地的博物馆里头遇上了宫黎,那个时候他正在犯病,倒在地上浑身抽搐,一旁的人都手足无措的时候是白淽救了他的命。

两人也算是认识了,在国外的时候她仔细的给宫黎看了病,接着一个月的时间调养,他身上那些原本从娘胎里头就带出来的毛病全部被治好了,两人也算是成为了朋友。

白淽回国的时候太仓促,没来得及同他说,就直接走了,现在他心里也还是不舒服。

“对了这位小姐是?”宫黎看着面前的苏媚。

苏媚动作优雅的起身,同他面对面,虽然说个子矮了对面的男人一些,但是气势上却是一点也不输。

“你好,苏媚,我想我们已经见过了,顾氏的拍卖会上,不知道宫先生还有没有印象?”

宫黎看着女孩子明艳的面容,恍然大悟一般张口,“我记得,你是向雯的同学。”

“您记性不错,我和白淽是好朋友,没想到你们会认识,我们杂志社也曾经和宫先生有过一段时间的合作。”苏媚说着将名片递过去。

宫黎接过来看了一眼,这才清楚了苏媚的身份,fany杂志社他的确是合作过几次。

白淽在国外的时候和宫黎认识也算是萍水相逢,两人的相遇十分的戏剧性,但是也十分的浅薄,就算被邀请到他家给他治了一段时间的病,宫黎也只是知道这小姑娘的名字和年龄和出生地,其余的算是一点也不清楚。

她不辞而别的时候,宫黎正好回家了,大家族事情多,宫家就算这些年一直都低调行事,也没有停下家族产业的运营,他就算当个闲散的艺术家,也少不得会被父亲盯上。

等到他回到家的时候,小姑娘已经不见了,只留下了一张纸条,上面寥寥几个字,大概就是她已经回去了,他赶到机场也没能够寻到人,那张纸条他现在还保存的很好。

“一起坐吧。”白淽指着身边的空位开口道。

“可以吗?”宫黎问这话的时候分明是看着苏媚的,后者礼貌的点头,算是同意了。

他心满意足的在白淽身边拉开椅子落座,没想到出来一趟就能够遇上她,太幸运了,原本宫黎做好了要在海城大海捞针的准备了,没想到这么轻松的就遇上了她。

“你到海城是有什么事情吗?”白淽看着他问。

宫黎笑了笑,“我是有些私人原因要到海城来,其中也是为了找你。”

苏媚听着这话有些不大对,笑呵呵的看着白淽。

“找我做什么?你的病还没好吗?”白淽好奇的看着他,“你没有按时吃药吗,只要按时吃药的话捏病现在也已经治好了啊。”

宫黎抬手拍了拍肩膀,“你放心,我已经好了,我过来是因为要在海城办一场展览会,海城一些大学同时对我发出了邀请,希望我能够做他们的客座教授。”

白淽点头,不管怎么样,能够看得到自己曾经治疗过的病人十分健康的坐在面前,是一件十分让人心情舒畅的事情,她不知不觉心情就好了。

“那你现在是住在哪里?”

宫黎抬手指了指外头,餐厅对面的六星级酒店,“我住在那里,因为房子正好在打扫现在还没办反清理出来,所以我先住在酒店。”

苏媚听着两人之间的对话就能够大概分辨的出来,这宫黎和白淽的关系并没有那么的亲近,可是只是在白淽的眼里不是那么亲近,但是这宫黎眼里,可就不一样了。

他看着白淽的眼神都不太对劲,不太像正常人看朋友会用的眼神。

“那你呢,现在在做什么?”

白淽想了想,语调柔和的开口,“还是老样子,给人看看病,九月份的时候会到大学上课,你那时候不是问我,为什么不上学吗?现在我要入学了。”

宫黎眉眼弯成了月亮,“那你是要到哪所大学就读?”

“海城医科大学。”

他心里默默记下了。

苏媚百无聊赖的听着两人说话,差不多之后带着白淽和宫黎告别离开了餐厅,她还得去上班,白淽也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去做。

看着手机里女孩子留下的电话号码,宫黎脸上露出笑容,格外的温柔无比。

只要和她能够在一个城市就成,其余的并不是很重要。

来电显示更替了桌面上的联系人号码页面,宫黎接通了那边的电话。

“宫先生,您想好了吗,我们这边已经准备好了迎接您的到来。”那边是海城大学设计学院的院长。

知道了宫黎有到海城来生活的意向,很多大学都对他伸出了橄榄枝,也开出了最好的条件,希望能够留住这个人才,这可是十分厉害的鉴宝师,能够留住他的话,何愁他们学院不出人才。

“好的院长,我决定接受你们大学的邀请。”

电话那头的院长格外的高兴,恨不得能够直接跳起来,这下好了,他们专业正儿八经的要发扬光大了。

宫黎挂断了电话,面色柔和。

海城大学和海城医科大学的距离很短,基本上就是隔了一个街区,这样的话,他也能够时常到医科大学去看看她了。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看着小姑娘那张明艳的面容,一直也都没能够忘记,她在国外照顾他的那个月,是他最高兴的时候。

不过那时候,十八九岁的小姑娘,为什么时不时的能够看上去那么忧愁,这些让宫黎记到了现在。

总之能够找回她,是真的很好。

------题外话------

白薇快下线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