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 你是白家的人得为白家着想/神秘顾爷掌上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顿晚餐也顺利的吃完了,荀家人在饭桌上倒是一点都没客气,该吃该喝一点也没落下,虽然多了白淽拿到通知书的插曲,但是总的来说也还是不错。

更重要的是荀露霞心满意足的赶在了念雯英回来之前将荀家人送走,客厅里头这会儿只剩下了荀露霞和一双儿女,白淽早就起身回了楼上去,这会儿三人在客厅里头面对面的坐着,电视里放着十分喜庆的节目,荀露西却是心情十分的不好。

“你说她怎么就能够拿到大学的通知书呢,分明她连高中都没毕业啊,而且已经辍学了很长时间了,怎么今天就忽然拿到了通知书?”荀露霞现在还是觉得不可置信。

白薇坐在沙发上,脸色及其的不好,这两天连续发生的事情已经让她对自己这个妹妹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到现在为止她对白淽的第一印象已经全部被推翻了,有的只是深刻无奈。

她隐藏的东西太多,一个一个的让她几乎是搓手不及。

“你们说,这通知书真的是真的吗?会不会是她花了大价钱买的?我可是听说最近这世道,只要投资够了的话,就能够拿到任何大学的通知书呢。”荀露霞煞有其事的说。

白旭摇头,看着妈妈和姐姐,“的确是真的,我已经确认过很多次了,再说了,海城医科大学的通知书可不是那么好拿的,不是你给了投资就能进去的。”

盛名在外的大学,从来不缺资金周转,不说每年国家给的各个专项项目的资金,光是每年出色校友的捐赠就是其余大学可望不可即的程度,这样的大学,根本不需要用一张通知书去勾引投资。

而且,这可是全国学术性最高的大学,怎么能够容许人这么玷污了。

“那怎么办?真的让她去这里念书吗?我不甘心。”荀露霞叫了声,“你们学校审核的未免也太不严苛了,一个高中没毕业的人都能够进去的。”

她绝对不甘心自己的孩子被白淽这么压了一头,再说了,这要是被白建禾知道了,知道这死丫头是特招生的话,现在她又是顾家的大夫,心里头原本就对白淽有愧疚的白建禾,还不得更加的刮目相看啊。

那以后在白建禾的心里头,还能有白薇的地位吗,说不定连她都要让位了。

“我上去,把她的通知书拿下来毁了。”荀露霞说着气哄哄的起身。

白旭眼疾手快的抓住了母亲的手不让动,“您这是做什么,那是她凭借自己本事考上的学校,得到的东西,您怎么能上去毁了呢。”

这不合适啊,就算再怎么都不能这么做,他坚决制止母亲这样的做法。

“放开,如果现在不毁了她的通知书,以后就是她毁了你姐姐,我不能让这样的情况发生。”荀露霞挣脱了两下。

白旭死死的抓住不放,“就算您毁了通知书,她还是一样能够入学,她已经被录取了。”

而且还是萧教授的关门弟子,以后在整个医科大她都能够横着走,就算是校长也不能随随便便的开除了她,这个现实是永远没办法消除的。

荀露霞如同霜打的茄子一样,愤愤然坐在了沙发上,老太太那边就算了,无论白淽取得多么大的成就,在她的眼里,也是自己的孙子更加重要,这点她不用担心。

可是白建禾那边,从今天开始白淽在他心里的地位,只怕有更加上一层楼了。

这边白薇手指按在太阳穴上,被母亲吵得脑袋疼的厉害,她应该庆幸的是现在白建禾还没有让白淽参与到公司的管理当中,否则的话麻烦就更加大了。

“我先上去休息了,你们也早点睡吧。”她起身,这会儿头疼的更加厉害。

荀露霞也知道女儿心里不舒服,心疼的扶着她起身,“宝贝,你好好的休息,一点也别担心,陆家那边我想很快就会有动静的。”

马上就是白薇的生日了,在白薇生日上,也会邀请不少的记者过来,也算是让白淽正式出现在公众眼中,她们必须未雨绸缪,在白淽做出什么之前,提前动手才是。

成为整个海城臭名昭著的人,也好挫挫她的锐气。

“好好休息,你今天也很累了啊。”荀露霞哄着女儿。

白旭看着姐姐和妈妈的样子,也没多说什么,到现在为止,他并没有看到白淽对他们有什么威胁的地方,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人生的权利,白淽也有资格过的比他们想像当中的更加好。

可是姐姐和妈妈,却接受不了这样的改变。

说起来,是有些霸道了。

白旭有些无奈的靠回了沙发上,有些心力交瘁,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掏出来看了眼,是陆念那个小丫头。

他想了想,原本放在了挂断键上的手指自觉的移动之后接听了电话,那边炸耳的声音传过来,差点震破他的二模。

“白旭!!”

将手机移动了一段距离之后,白旭说,“你这丫头,就不能温柔点?”

陆家可是大户人家,陆金宵从小就被调.教的特别好,到现在也是商场上叱咤风云的人物,怎么这丫头就生生的长偏了,任性霸道妄为。

“白旭,我妈妈刚刚说了取消婚约,怎么办啊?”陆念可怜兮兮的声音传过来。

白旭愣了愣,刚才陆夫人过来到底说了什么他没空过去听,怎么就取消婚约了呢,这可是老一辈定下来的,奶奶都不会同意取消婚约的。

“发生什么事情了,你有没有听你妈妈说?”白旭握着手机开口。

陆念吸吸鼻子,“妈妈说了,这婚事要么取消要么换人,让哥哥选一个,哥哥没说话,可是我看出来了他一定是想换人了。”

“怎么办?我不想换人,我想薇薇姐姐能够做我的大嫂。”陆念吸吸鼻子开口道。

她从小那么喜欢白薇到现在了,就算他们没结婚,她脑袋里已经有了一个根深蒂固的思想,那就是,她哥哥一定会娶白薇姐姐,白薇是她的嫂子。

怎么能够这个时候换人或者是结束了。

她不要,绝对不要,而且她也接受不了任何其他的女人成为她的嫂子。

“行了行了,你好好的去问问你哥哥是怎么想的,我这边再看看。”白旭揉着脑袋。

陆念委屈兮兮的说,“那你问清楚了要给我电话,我现在去找哥哥。”

挂断电话之后,白旭坐在沙发上揉着脑袋,平白无故的这一天,好像所有的事情都发生了变化,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黑色房车开进来,正好停在了别墅门前,后车座上老太太坐在上头,张良蹲在她的面前,略微年轻的肉体上半身赤裸着,后背肌肉横生,能够做她这么多年的保镖,肯定也是身体不错,这么长时间的健身保养,让他这一点也不像是年近四十岁的身体。

念雯英脸颊泛着不正常的潮红,染着红色指甲油的手指抚在他的后背上,轻轻的拍了拍,“起来吧。”

张良吻了吻她的指尖,将黑色的衬衫穿上之后扣上了外套,黑色的档板将驾驶座和后面的空间区分开来,扣好扣子时候,张良带上了黑色的耳麦,拉开车门下车。

念雯英将旗袍半开的扣子扣上,被他搀扶着下车。

夜风吹散了两人身上的燥热,车子开过去停在了院子里,两人进门的时候只有白旭一个人坐在客厅里头,看着她孙子脸上的皱纹,老太太松了被搀扶的手过去。

“哟哟,怎么了旭儿,这脸皱成这样?”

白旭看到进门的老太太,脸上绽放出笑意走过去,“奶奶您回来了。”

“回来了,原本的打算在那边过夜的,但是我想着还是得回来一趟。”念雯英拍拍孙子的手,“吃过饭了没?”

“我吃过了,你呢,没吃的话我让他们给您准备。”

念雯英笑呵呵的看着孙子,“还是我们旭儿知道疼奶奶,我已经吃过了。”

她视线环顾四周,整个客厅里头只看得到白旭一个人,其余的一个也没有,老太太脸上不高兴,白旭看出来她的意思。

“我爸还在公司呢,妈妈和姐姐在楼上。”

老太太抬手,脸色有些不好看,对着身边的佣人说,“上去把大小姐和夫人都叫下来,就说我有点事情要问她们。”

白旭心里一沉,奶奶原本打算过了夜才回来的,可是这会儿到家,恐怕是收到陆家那边的消息了,如果白薇坚持不嫁的话,恐怕陆夫人这是联系了奶奶了。

这婚约的走向到底是什么,他现在也是一头雾水。

二楼最里面的房间内,白淽从浴室里头出来,头上包裹着毛巾,她赤着脚踩在地板上过去,从扔在床尾的布包里头取了个黑色的瓶子。

小白甩着尾巴,从白色的烟雾幻化成为了实体,稳稳当当的蹲在了床上。

半分钟之内,白淽看着床上那坨棉花糖滚了一次又一次,兴奋的差点摔在地上,她扶额,为什么每放它出来,都得疯一回儿才能恢复正常了。

她往后坐在了沙发上,取出随身携带的平板电脑坐着刷了刷新闻,她从前没这么关注外头的世界,这平板都是苏念念给她的。

说了是让她时刻注意新闻的动向,现在热搜第三位,是白薇涉嫌抄袭的新闻。

现在网上已经是沸沸扬扬,愫鸢的粉丝量十分庞大,而且这些粉丝大都是医学领域里头的领头人,都在发声斥责白薇抄袭,白薇的粉丝量的确很多,毕竟年轻人的团体那么广泛,可是这一个一个的调色盘放出来,她的粉丝也还是在狡辩。

说什么药方不都是一样的吗,她能够用的话,白薇肯定也能够用啊,不能够因为她出名就欺负白薇一个小姑娘。

可是这从始至终,愫鸢都没发过声。

白淽对这些新闻没多少兴趣,充其量是打发打发时间,现在她已经找到了钥匙,接下来就是到白家的地下室将药鼎带走。

其余的事情都不如这个重要。

小白慢悠悠的走到她身边蹲下,仰头的时候嘴里叼着一条黑色的条状物,白淽抬头看了眼,跟着低下头继续划拉屏幕。

“小白,你是灵兽,什么时候开始吃蛇了?”

被点名的小东西哼了声,软乎乎的前脚踢了踢白淽的手。

这是我要吃的吗,你好好的看看这东西能吃吗。

被它这么一踢,白淽才将注意力放到了小白的身上,好像这蛇有点不大对劲啊,她伸手取过来,指尖按了按,是属于硅胶类的柔软,而不是皮肉组织的柔软。

“玩具蛇?”

白淽更加深刻的看着小白,“你是去偷人家哪个小朋友的玩具了,快点拿还回去给人家。”

小白差点被气的翻白眼,叼着玩具蛇跑到了床上,在被它掀开被子中央将这东西扔在了床上。

“乌咪......”

白淽这下明白了,这玩具蛇,是在她被子里的。

对于这个房间,白淽只当做是一个临时的住所而已,除了一些必要的衣物之外,她任何重要的东西都放在了戒指里头,所以这房间她出门也没有任何锁门的习惯。

这是谁放在她被子里头的,恐怕应该不会是白薇,白薇如果要放,可不就是放假的了。

“乌咪。”小白哼了声。

现在你应该明白这是在你被子里头的了吧。

她起身,这么幼稚的方法,恐怕也不会是什么正常的人类能够干出来的,她走到了衣柜边上,取了一身丝质睡衣出来换上。

刚刚扣好扣子,佣人就敲门了。

“二小姐,老太太让您下去一下。”语调很客气。

白淽蹙眉,这个点了,老太太可是从来不喜欢见她的,怎么这个时间要见她。

佣人敲门也没得到里头人的回应,安安静静的站在门边等着。

原本打算下楼的白淽刚好看到了沙发上手机亮起来,她过去一看,这号码,是月离的。

她接过来看了眼,送她回来的时候男人说了,他要到同洲去一趟,说是去办点事情,白淽也知道同洲是什么地方。

距离海城很远,那地方的一年四季都是十分寒冷的地界,他的身体过去,也不知道有没有什么问题。

“喂?”白淽接通了电话。

这边的男人眉梢染上笑意,双腿叠放在面前的茶几上,对着那边的人无比温柔,“还没休息吗?”

“这会儿时间还挺早的。”白淽笑了笑,“你那边情况怎么样?同洲的温度很低,有没有感觉到不舒服?咳嗽还有没有再犯了?”

空旷的宴会厅里头这会儿只有头顶的水晶灯亮着,偌大空旷的屋内这会儿沿着墙边站了一群黑衣保镖,他们面无表情,戴着黑色的墨镜,两只手放在背后,站的笔直。

铺着奢华地毯的地面上现在横七竖八的躺着不少的人,红色的血迹从他们身下蔓延开来,一点一点的汇聚起来,浓郁的血腥味挥之不去。

最中央的白色手工皮质沙发上,坐着一个面容俊美邪肆的男人,他双腿交叠而放,他附近半径三米额距离内,这片区域干干净净,一滴血迹都没有,和周遭的血气冲天形成了奇特的对比。

严逸站在他身后,看着对面跪了整整齐齐低着头的一排人。

顾玖笙一只手低垂,指尖星火忽明忽暗,烟雾缭绕,昏暗的房间内,男人俊美邪肆的面容越发的放肆不堪,但是他这会儿说出来的话,却是格外的温柔低沉,“嗯,是有些不太舒服。”

“你注意多添些衣服,我给你带的药别忘记吃了。”白淽这边吩咐道。

整个大厅内这会儿安静无比,跪在顾玖笙面前的人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却是清楚的听到了电话那头传出来的女孩子的声音。

她声线柔和细腻,听着就知道肯定是个十分温婉的女孩子。

众人错愕,听了九爷温柔的语调之后,都下意识的绷紧身体,九爷从来不近女色,到现在为止他们所有人都是格外清楚那些打算给就九爷床上送女人的人,下场到底是如何的凄厉。

“好,我听你的。”顾玖笙听着她的话,嘴角的笑意藏不住。

“那你先忙吧,我还有点事情。”白淽张口道。

顾玖笙听话的回应,“我还有三天回去,给你买了一份礼物,你一定会喜欢。”

“那我先挂了。”

一直到那边已经挂断了,男人才将手机随意的扔到了一旁,眼眸略带慵懒的看向了对面的人,被盯住的一排人下意识的一抖。

这是什么样的眼神,被死死定住一样,丝毫动弹不得一样的眼神。

“九爷,没找到。”严逸身后的人走过来,低头对着顾玖笙说。

原本这趟九爷是过来同洲看看,没想到这么一场接待会,居然暗藏杀机,只可惜,想对九爷下手,这些人还是太过稚嫩了些。

“找不到。”顾玖笙声线平缓,低沉的说出这几个字。

“九爷,看样子是宁家的人。”严逸看着地上躺着的尸体身上的图标。

衣摆下方绣着宁家的图腾,宁家的家主现在是宁筬,这些年宁筬和九爷作对也不是一两次了,自从九爷十八岁接手顾家开始,这宁筬就一直没有停止过找他们的麻烦。

这些年也算是有来有往,他伤顾家一分,九爷还他十分,他也从来没从顾玖笙手上讨到什么好处,两人也算是势均力敌。

“九爷,现在怎么做?”严逸张口道。

虽然这次袭击也是无痛不痒的,其实严逸也奇怪,为什么这么多年了,九爷和宁笙也算是乐在其中。

宁家是M国的名门望族,这些年生意遍布各国,连同A国一起,和顾家一起也算是在世界享有盛誉的家族,在不同的领域有不同的成就,基础业务也不一样。

不过这些年发展的迅速,时代在变化,也导致了他们两家之间的碰撞多一些。

这宁筬和顾玖笙的年龄相仿,也是年轻有为,两人这些年你来我往的互相争斗,也让很多人感叹,既生瑜何生亮,也幸好宁家并不是在A国境内,否则的话,这两家可是要斗得你死我活。

“宁筬啊,这么多年一点长进都没有,总是喜欢玩这些手段。”顾玖笙似在感叹。

严逸看了眼前面的人,“这些人怎么处置。”

对着九爷开了枪,还能怎么办。

顾玖笙眼眸微敛,淡淡的扫了眼跪在他面前的人。

“我们的人损失了多少。”

严逸明白了男人的意思,打了个手势,清点了数目之后,抬起了手上的枪口。

很快沙发上的男人再次张口,“行了,都废了一只手。”

面前视死如归的人们猛然抬头,这是,放过他们了。

顾玖笙可是从来没有心软的时候,基本无人敢惹,他们是宁家人,和顾玖笙打了这么多年的交道,对着他开过一枪的人,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今天这是怎么了。

顾玖笙起身踩着满目狼藉往门口过去,身后传来枪响声,可是却没有听到任何的惨叫声。

这些人都是经过专业训练的人,视主人的命令为天,那里知道什么疼痛。

薄唇吐出一丝烟雾,手上的香烟很快被扔在了一旁,顾玖笙看着这边的月亮,要比海城的更加大一些,也更加圆一些。

她总说医者仁心,这样的场面若是让她看到的话,只怕她接受不了。

严逸跟在身后,踮起脚尖将带过来的黑色外套给男人披上,这是白小姐特地吩咐的,就算九爷的体温要比寻常人更加低,白小姐也说了,还是要十分注意现在不能受凉。

“我们该回去了,九爷。”

这外头凉,万一再受凉了,回去白小姐那边他可是不好交代。

“严逸,你也看得出来了我身上的不同是吗?”

顾玖笙抬手,看得出来微弱的蓝色火苗在他掌心燃烧,悬浮其中,格外惊艳。

严逸抿唇,他跟着九爷这么多年了,自然很多时候都看得出来,九爷和其他人的不同。

“在严逸的眼中,您就是九爷,再无旁人而已。”

顾玖笙五指合拢,那抹火焰消失,带出来的热气往上浮动,他五指白皙,骨节分明。

九爷身上那股戾气,并不是无缘由而来,绝对的权势,绝对的能力,决定了他绝对的狂傲,九爷能有今天这样的地位和名望,并不是依仗顾家的权势而来,就算没了顾家,他也是个绝对强悍的存在。

只可惜,九爷的身体太差,这些天经过白小姐的调养的确是好了很多,但是也只是好了一点点而已,过慧易夭,总是天妒英才,但愿九爷不要有那么一天。

......

白淽挂断电话之后,门口的佣人再次敲了敲门,这次的声音依旧礼貌。

“二小姐,老太太在下头等着呢,您快些。”

白淽将手机放好之后走进了浴室,小白抱着那条玩具蛇玩的挺高兴,吹风机的声音响了一会儿就停下来了,白淽拢了拢身上的睡衣。

小白四肢裹着那条蛇从床头滚到了床尾,再从床尾滚到了床头。

女佣好不容易等到了白淽的出现,带着她往楼下去,这女佣看上去也挺礼貌的,不过看着年纪不大。

“二小姐,老太太现在心情不太好,刚刚才对大小姐发了脾气,您要小心点。”小女佣忍不住提醒道。

白淽对着她,礼貌的点了点头微笑。

这算是整个白家的佣人里头,对她最有礼貌最客气的一个,其余的佣人倒是将荀露霞的宗旨贯彻的十分彻底,基本上将她当做空气人,除去白建禾在的时候,基本上没人会搭理她。

楼下白薇这会儿已经跪在地上了,老太太看上去被气的够呛,一下一下的喘着气,白旭和荀露霞两人都心疼的看着白薇。

“你倒是给我说说!陆金霄哪里配不上你了?”老太太指着她。

白薇背脊挺得笔直,丝毫没有要说话的意思,老太太急了,手上拿着的茶碗就要砸下去,白旭往前挡在了白薇的前头,老太太急忙收回手。

“奶奶,您先别生气,气坏了身体。”白旭哄着老太太,“如果姐姐真的不喜欢陆大哥的话,他们勉强在一起也是没什么好处的。”

老太太瞪着她,“这婚事她从小可是热衷的很,三天两头的往陆家跑,可也是她自个儿闹得满城皆知他们要成婚的,今天一句不结就不结了,把人家陆家当什么?”

“妈,那时候不是有婚约撑着吗,您说了这婚约不能解,又不愿意白旭娶陆念,所以薇薇才主动承担了这个责任的。”荀露霞张口说道。

“怎么你的意思还是怪我了?临时换人,你把陆家当什么了?”老太太气急败坏的看着面前这对母女,“别以为我不了解她,以她的性子,要不是有了更好的选择,她能在这个时候放弃陆金霄?只怕她穿着婚纱主动嫁过去都来不及。”

老太天这话说的不好听,但是却是实打实的,活了这么多年的老太太,对于自己这孙女的品行,可是格外清楚的,拜高踩低的东西。

白薇闭着嘴没有回话,这会儿无论说什么她都是错,还不如不说话。

“怎么,不说话是吗?”老太太嘴角带着冷笑,“别以为你不说话就没事儿了,我告诉你,只要陆家不松口,你就必须嫁过去,这件事情没的商量。”

白淽从楼梯上下来,刚好听到了老太太这些话,白薇看样子是真的已经下定决定要让她嫁到陆家去了。

这如意算盘是打的啪啪响,宁愿牺牲自己也要将她拉入万劫不复的深渊,这白薇做事清,倒是挺狠的,一点退路都不给自己留。

“奶奶,无论您说什么我都不会嫁给陆金宵,我已经牺牲了这么长时间,怎么她白淽回来享受了白家的荣华富贵,她自己就不能做出点牺牲吗。”白薇说话间冷冷的看向了楼梯上下来的白淽。

老太太一愣,回头就看到了上头走下来的小姑娘,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她,瞬间有了什么想法。

“白淽,你先坐过来。”老太太指着自己身边的空位。

白淽提起脚步,慢腾腾的走到了老太太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您找我有什么事情就说吧。”

说完还得快点上去,她床上这会儿还有一只四脚朝天的白胖子正在发疯呢。

“对于陆家和我们白家的婚约,你清楚多少?”老太太盯着她问。

“知道一点。”白淽没看她。

她刚才也听出来了老太太的意思,只要陆家没有说要换人,那么白薇就必须嫁过去,但是如果陆家说了换人的话,念雯英也会毫不犹豫的将白淽嫁出去。

孙女在她的眼中远远没有孙子金贵,只要能够给白家带来好处,她会毫不犹豫的将白淽嫁出去,一点不留情面,当然白薇也是一样的。

“好,若是陆家换人了,你就要做好嫁到陆家的准备。”老太太中气十足的说道。

“我?”白淽指着自己,“他的未婚妻是白薇吧,您是要我背上一个抢了自己姐姐未婚夫的名声吗?”

老太太摇头,“对于你来说能够嫁到陆家已经是很不错的选择了,你的出身不好,学历也不高,陆家在整个海城名望不错,让你下来是让你做好心理准备了,至于金宵你也见过了,我看明天还是让你妈带你到陆家去走走。”

“送货上门吗这是?”白淽面带嘲讽,“这婚约是你们的事儿,同我无关,别把我扯进去,你就不怕我嫁过去之后忍不住,联合陆家灭了白家?”

“混账话!”老太太手上的杯子重重的摔在地上,“你是白家的女儿,无论何时都应该以白家的荣誉为先,别忘了是谁给了你生命,只要白家需要你,你就应该无条件的顺从!”

这大概是白淽听到过的最为无耻的话了。

白淽懒得听她多说废话,起身看了眼白薇,“受白家恩德最多的人可不是我,你先让她顺从你吧。”

看着慢悠悠上楼去的人,老太太被气的差点背过去。

“都是混账!”

地上的白薇看着被气的半死的奶奶,嘴角讽刺,白淽怎么可能听从她的话,奶奶到现在还是没有深刻的意识到这么问题。

不过明天新闻就会出来,到时候无论白淽愿不愿意,奶奶都肯定会帮着她将白淽送到陆家。

这陆金宵,她是嫁定了......

------题外话------

在想什么时候让权爷进来客串一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