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 特招生/神秘顾爷掌上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偌大的客厅内一片静谧,所有人不可置信的盯着白淽手上的那个信封,虽然再怎么不愿意承认,再怎么不愿意接受,可是那却却实实的是海城医科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没错。

海城医科大学的通知书要比其余的大学晚一些才能够拿到,现在是差不多七月底的时候,基本上是八月中旬才会开始派发通知书,但是却有一个例外,就是特招生,只有被海城医科大学破格录入的学生,特招生,才会提前拿到通知书。

作为整个A国医学院的翘楚,海城医科大学每年都会有特招生的名额,能够被特别招进来的这些学生,要么是在医学上天赋异禀,要么就是年轻有为,能够在各类医学大赛上崭露头角的年轻人,就算是白家这样医药世家的孩子,白薇和白旭都没能够拿到特招的名额。

但是这些年能人居士越来越多,年少成名的人也不在少数,那些年天赋异禀的人才在这两年也并不多见了,所以海城医科大学这两年的特招生名额也越来越少,一直到去年,也就只是特殊招进来五个而已。

但是也以为名额金贵,业内都清楚的知道,这些特招生在这个年代,含金量有多么的高。

白薇走过去,对着她伸出了手,“给我看看?”

白淽手上的信封慢条斯理的撕开一点也不着急,漫步经心的回了句,“我的东西,为什么要给你看?”

信封被彻底撕开,露出了里头的东西,荀安娅目不转睛屏住呼吸的看着她手上的那封通知书,医科大的照片印在上头,格外的大气恢弘,上下左右四只角上面烫金纹路明显。

白薇低头就看得到白淽翻开的通知书上,清楚明白的写着她的名字,最下方刻着的印鉴,是他们学院院长的印鉴。

她呼吸一顿,心里格外堵得慌,所有通知书上都是用的校长的印鉴,可是用了他们学院院长的印鉴,每一年都是他们院长负责进行的特招。

“我看看。”这边的荀安娅坐不住了,直接冲了过来将。

白淽看到他们的样子,手上一松,将通知书扔在了面前的小圆桌上,纸张还没贴到桌面,就被荀安娅一把接了过来。

她死死的盯着通知书不放,好像要从上面找出来些什么瑕疵一样,很快她指着上面刻着的萧克字样的印鉴图样哈哈大笑。

“我说,你这作假做的也太假了些,最起码要查清楚我们学校的校长的名字。”荀安娅指着上面额图文对着白淽嘲讽。

荀文和荀武算是明白了,原来是骗人的,看向白淽的眼神也多了几丝轻蔑,到底不是他们露霞的女儿,跟白旭和白薇有天壤之别。

高中没毕业就算了,连海城医科大学的录取通知书都敢作假,真的是太不知廉耻了。

“要不要我回去拿我的通知书来给你看看,我们校长的名字叫什么,而且,你这通知书的样式也不对啊。”荀安娅抖着手上的纸片说道。

虽然说着孩子明面上大家都不说破是个私生女,但是这会儿白建禾也不在家,就算他们说什么也没人管,况且那边的小厅就坐着陆夫人,再怎么长辈的面子还是得摆出来。

荀文看着对面看着冷冷清清的小姑娘,“白淽啊,好歹你也叫我一声舅舅,舅舅可得好好的说说你了,做人得诚实,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怎么能骗人作假呢?”

一旁的荀老太太看着对面的小姑娘,这生的这么精致好看的小姑娘,怎么能这么虚荣去做这样的事情呢,这未免也太不合适了。

“就是,再说了你就算做了假的录取通知书,也不可能拿着这东西到学校里头去上学的,这大学里头额教授老师也不是傻子,你是什么他们清清楚楚明白着呢。”

荀老太太没说话,咬了口手上的饼干。

“二表姐,这可不是随便能够作假的,再说了,你找的这个人也太假了,连我们校长的名字都找不对,你是被骗了吧,我帮你报警怎么样?”荀安娅脸上得意的笑容更加的灿烂。

“这不是假的,是真的。”旁边一直没说话的白旭忽然张口。

几人的视线都被吸引过去,荀安娅拉了拉白旭的袖子,“你晕头了?”

白旭可是见过校长的,他可是第一名考进的学校,而且他跟着学校最厉害的教授进行研究,怎么连假的通知书都分辨不出来。

再说了,白淽一个高考都没参加过的人,怎么可能拿得到他们学校的通知书。

白旭默不作声的将荀安娅手上的通知书接了过来,指着上面红色印章,“这是萧教授的印鉴。”

荀安娅脸上的笑意收敛,萧教授是谁她清清楚楚,整个国家传统医学界泰斗级别的一样的存在,在海城医科大学从教几十年,带的学生现在在医学领域也都是有个中翘楚。

不少进入医科大学的优秀学子,都希望能够成为萧教授的关门弟子,可是萧教授十分严苛,这两年也没有再收过徒弟进过实验室。

荀安娅这仔细辨认出来了,这的确是萧教授的印鉴名字,萧教授的名字在她的录取通知书上,那么就说明了白淽是特招生,海城医科大学时隔三年以来的,第一个特招生。

而且一进去之后,就能够成为萧教授的弟子。

她盯着白淽,不可置信的眼神一览无遗。

就连白旭都没能够得到萧教授的青睐,这白淽是怎么能够做到的。

“不可能的啊,她怎么会是特招生?为什么?”荀安娅翻看手上的通知书,不可置信的样子,“她连高中都没有念完,怎么可以进我们大学??”

而且还是特招生,所有海城医科大学学生里头最金贵的,白淽怎么看都不可能啊。

荀文看出来了荀安娅的不对劲,清楚大概这应该是真的。

白薇脸色惨白的要命,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白淽,已经快冒火出来了,会治病就算了,她居然还隐藏了这么多东西。

“白旭,这是真的通知书吗?你没看走眼?”荀文拉着外甥问道。

白旭点头,看向了对面没说话的女人,“你真的是萧教授的特招生?”

白淽被他们吵得脑袋疼,手指按着太阳穴不动,“东西都在这儿了,你们不都是海城医科大学的高材生?连自己学校的通知书都分辨不出来真假?”

荀安娅眼中一刺,听着这话怎么有点像是在嘲笑她一样。

“你怎么可能会是萧教授的特招生?白淽你到底隐藏了多少东西?”白薇气急败坏的张口。

从她进入白家开始,从假装不会治病到成为了顾家的大夫,说是一个高中没毕业的野丫头,到成为了海城医科大学的特招生。

她都分不清楚自己到底被白淽算计了多少次了。

“所以你一直不说,你在算计我是吗?”白薇双拳紧握,听着有种咬牙切齿的味道。

沙发里的女孩子眉眼微抬,眼皮子动了动,“从来也没人问过我,到底念到什么时候的高中,以及我要到哪儿去念大学。”

这话说的也是的确,白家人也没问过正儿八经的问过白淽,也怨不得她没说了。

“白淽,你到底想做什么?”

“我?”白淽偏头笑着,“我什么都不想做啊。”

白薇现在才意识到,白淽的回归,可能并不只是一个意外而已,这其中只怕有更加深层次的理由,她一步一步的走到现在,几乎将她们所有的人都给瞒住了。

真是有本事啊。

这边的动静被小厅里头的陆夫人听的一清二楚,他们家也是搞医学的,当然多多少少也听过了萧教授的名字,她视线落在白淽那张茭白的小脸上。

原本以为一个一无是处的小姑娘,现在成为了顾老太爷的主治大夫,也成为了几年未曾招徒弟的萧教授的特招生。

恐怕,这白淽也不是他们想象的那种平庸之辈,光是能够成为顾家的主治大夫,她就已经比白薇要强很多了,这小姑娘也并不是荀露霞口中的一无是处啊。

“陆夫人?”荀露霞叫了声看着白淽不动的女人。

陆夫人转过头来,对着她礼貌的笑了笑,“特地上门来找你,我没有打扰到你吧,我看你这里也挺忙的。”

荀露霞将自己亲手泡的红茶给她倒在杯子里头,一脸的和颜悦色,丝毫不为白淽的事情有丝毫的波动。

“没有,原本就是我应该过去你那边坐坐的,倒是你先过来了。”荀露霞往后优雅的落座。

对于她的这些亲戚,她不愿意多提,就算现在荀家因为她的帮扶也过的不过,但是终究是小门小户,难等大雅之堂,在陆家这样的人家眼里,荀家什么都不算。

所以就算是和陆家来往了这么年,陆夫人也是第一次见到荀露霞的娘家人,可想而知她藏的有多么深了。

“既然我过来了,我也不绕弯子了,您看看这个,你是不是知道。”陆夫人从包包里将带过来的文件放出来。

荀露霞翻看了两眼,是有关白陆两家婚约的说明,上头还附有戴着黑色墨镜见记者的白薇的照片,陆家的速度是很快的,这消息能够那么迅速的就被fany的主编拿到,那么作为当事人的陆家,肯定也是以十分迅速的动作拿到了这新闻。

她和陆镇江也通过电话了,陆镇江也大概清楚了这是怎么回事,将这件事情的处理权全权给了陆夫人。

陆金霄才说了白薇不愿意同她结婚才几年的时间,今天就动作这么迅速的将消息背着他们放给了外头额新闻记者,要不是陆家拦了下来,这消息出去了。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他们家陆金霄不检点,看上了自己未婚妻的妹妹呢。

“这个我自己也不太清楚啊。”荀露霞惊讶的看着照片文件。

这件事情白薇是和她提过,可是真的没说过这么快就有动作,再怎么不是都得等陆家那边的动静吗。

“我想着你们也是肯定不知道,因为毕竟这件事情不光光只是白家的事情,牵扯更加多的还有陆家,这新闻一旦放出去,会引发外界多么无端的猜测,这点我们都清楚,可是为什么白薇会这样说?”

陆夫人到现在为止还是觉得十分的惊讶和震撼,这种事情无论如何都不像是思虑周全的白薇会做出来的,这孩子一向识大体,也懂礼貌将尊重,就算是不喜欢陆金霄,不打算嫁给他,也断然不会出这样一招。

这个新闻如果真的放出来,引起的大众舆论猜测的话,对陆金霄和白淽会是及其不利的,尤其还是在白薇这么模棱两可的解释之下,会更加引人遐想。

这对于陆金霄的名声,将会是一次打击。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我会和建禾好好的商量商量,可是我想薇薇是不是被人陷害了?”荀露霞替女儿辩解道。

陆夫人瞄了眼那边死死盯着白淽不放的白薇,她从前也觉得白薇是不会做出这样事情的,可是从她对白淽的态度来看,丝毫不像是那个在她面前几次维护妹妹,美好的长姐形象。

现在她心里对于白薇的认知,真的颠覆了一些。

“照片和记者的录音我都拿到了,确认了是白薇没错,所以我才想着不能冤枉她,在找她谈话之前,我先同你商量一下,两个孩子的缘分不能就这么断了。”陆夫人说话掷地有声,丝毫没有要好好商量的语气。

荀露霞心里一咯噔,白家现在的财力比不上陆家,这么些年她在陆夫人面前一直都感觉矮了一截,尤其是现在,临时反悔,原本就不是他们要理亏,而且这件事情白建禾还不清楚。

她在陆夫人面前多多少少会有些底气不足。

“可是这毕竟是孩子们的事情,这么多年新闻报道也没有完全确认过到底是白薇嫁给金霄,还是我们白旭和陆念的婚事不是吗,所以就算是临时换了人,恐怕媒体也没太多话说。”

其实她心里还有句话,只要给的钱够了,什么都好说。

“开什么玩笑。”陆夫人音量不轻不重。

对面的荀露霞抖了抖,停下了动作。

“这不是儿戏,不是说想要随便换人就能够换人的,我们陆家不是普通人家,更加不能伤了我儿子的名声,白太太,我原本以为你是个明事理的,所以才想着过来同你好好的聊聊,这两家的关系,总不能为了这么一件事情就毁了。”

她儿子不是没人要的,白薇在海城的确有些名声,但是她陆家从来也不差,若是白薇这个时候反悔不嫁,那这婚约大可取消,断断然没有随便给陆金霄按个名头就随便推个女孩子过去的说法。

“您误会了,白薇也是为了我们两家的交情着想,所以才想了这么一个主意,白旭和陆念从小就处不来您也不是看不到,这老一辈留下来的婚约,断然没有折在我们手上的说法。”荀露霞解释道。

只可惜这话也没办法让陆夫人满意,“总之白薇这事儿做的可是有些不妥当,而且也十分的荒唐。”

那里有将姐姐的未婚夫给妹妹的说法,这是要让外头的人明里暗里的嘲讽他们陆家吗。

“您放心,我们一定会给出一个解释的。”荀露霞安抚陆夫人的情绪。

“妈,阿姨。”白薇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小厅这边,看着她们俩叫道。

两人回头,脸上的表情各不相同,荀露霞带了些尴尬,但是陆夫人,可是妥妥的薄怒。

白淽依旧坐在沙发上没说话,她看了看手上的时间,她肚子也差不多饿了,回来的车上她吃了些糕点,好歹能够撑到现在也算是不错了。

手边那张烫金纹路的通知书上,海城医科大学的校徽格外夺目。

这通知书她原本就没想接,可是没想到肖教授的动作这么快,她才松口两天的时间,这会儿通知书就给送到了,至于特招不特招的,她心里也没那么多的计较。

一会儿把饭吃完了,天黑了,就带着小白到后院去取药鼎。

被白淽的通知书惊呆了的荀安娅乖乖的坐在父亲身边,眼中满是不甘心,这个私生女,怎么能够有这么大的本事能够成为特招生。

要知道就算是白薇和白旭的身份,当时也是自己考进去的海城医科大学,断断然没有被特殊招进去的资格。

如果说是白建禾给她找的关系的话忙着未免也太荒唐了些。

“哈哈,没想到白淽还挺厉害的啊,不过不错,年轻有为啊。”荀文笑着夸奖道。

能够让白旭和白薇都认可的通知书,可想而知这孩子是本事不轻的,没想到这白家三个孩子,就算白淽是个私生女,这基因血缘就放在那个地方,是不可磨灭的。

“对,我们刚才还担心你这以后没学历的话,要是出社会可怎么办啊,现在这年头没点好学历,真的找不到逞心如意的工作。”荀武回了句。

可不是要自己出去找工作吗,这白家以后注定了是白旭继承,白薇好歹是亲生女儿,不论如何,现在荀露霞才是白家的主母,白薇就算是不出去工作,在白家也能够得到很好的发展。

可是这白淽就不同了,她始终还是要脱离白家的。

白淽没搭理他们的话,原本也就是不认识的人,她这会儿没什么心情和对方聊天熟络。

看着对面人拿着手机不说话的样子,荀安娅心里头的不舒服越发的严重,死死的看着她不放,“白淽你别太过分了,我爸好歹是你的长辈,你怎么能这个态度。”

她这分明就是不将荀家人给放在眼里。

“尊重是自己赢的,不是别人给的。”白淽头也没抬起来的说了句。

语气冷漠的冻人三尺,荀文和荀武被她这话刺激了一下,刚要说什么就被对面的母亲给制止住了。

“行了,孩子也不容易,你们应该高兴才是。”荀老太太说的时候手指不留痕迹的指了指小厅的方向。

两人这才想起来,陆夫人这会儿可是还在小厅里头坐着呢,就算有什么,也不适合在这个时候吵闹,况且他们也只不过是时不时的会过来一趟,又不是时常到白家来。

以后荀露霞会治她。

低头将回给苏媚的消息发送出去之后,白旭往前,在她身边落座,脸上的表情略带惊讶。

“你是什么时候参加的学校的考试?”白旭套着近乎问道。

白淽指腹回了两条苏念念的消息,“没参加。”

“没有参加?”他蹙眉。

的确也有特招生不参加考试的说法,直接给发通知书过去的,可是这白淽也没有在国际上参加过什么比赛,也没能够得到什么样的奖项,如果不是到他们大学参加了考试的话,是凭什么拿到的单招的资格。

“有没有参加考试,很重要吗?”她偏头看了眼白旭。

“如果你是特招生的话,那么你肯定是有什么过人之处的,可是到现在为止,国际著名的大赛上都没有出现过你的名字,如果你不是自己过去考试的话,怎么可能拿的到?”白旭眼中的疑惑越来越大。

手机屏幕暗下去,白淽低头看了眼两人之间的距离,第一次到白家的时候,白旭对她可是避如蛇蝎,怎么现在,会是这个态度。

“你往那边坐过去。”白淽指着荀安娅身边的空位置。

白旭看了眼那边将耳朵凑过来偷听的女人,嫌弃的没挪动位置。

“你别这个态度,你瞒了我们多少事情,怎么还是这个态度,别忘记了我可是你的学长呢。”白旭说着坐直身体。

他今年大二了,要是白淽入学的话,可不就是他的学妹了,真好。

白淽脸对着他,嘴角扯出笑容,“我通知书上写的,是大二。”

萧教授可是说了,她一入学就是大二的学生,而且没有学分限制和课程要求,想什么时候毕业就什么时候毕业。

白旭将通知书扯过来看了眼,上头明晃晃的大二新生几个字,让他脸色刹那间就黑下来了。

白薇的突然进入让两人之间的谈话到了一个僵硬的程度,陆夫人抬眸,目不转睛的看着走进来的女孩子,她是看着白薇长大的,这些年白薇在她的面前都是十分懂事得体的孩子,断断然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她也想要白薇的一个解释。

“薇薇啊,你过来坐,正好你陆伯母想要听听你的想法。”荀露霞看着女儿道。

毕竟这事儿也是白薇自己挑起来的,既然白薇做了这个决定,那么她知道女儿肯定是有万全之策的,否则的话不会平白无故的就这么草率的做了这个决定。

如果这时候要平息陆夫人的怒火的话,肯定是白薇过来解释要更加好一些,好在女儿要比她更加会说话。

“伯母,我知道您过来是想问什么事情。”白薇落落大方的在两人中间的椅子内坐下。

视线往下,白薇清楚的看到了照片和文件,没想到记者的速度能够这么迅速,这么快就已经到了陆家的手上,她原本还以为会更加慢一些时候。

“这是什么意思?”陆夫人将照片往她面前推了推,“白薇你别告诉我,你是被人陷害了?”

“不是,这是事实。”她张口,毫不避讳的承认了。

陆夫人脸上的表情变了变,忍住了心里头的怒气,“那你倒是同我说说,你是怎么想的?真的不愿意嫁给金霄?”

白薇将其中一张照片拿起来,仔细看了两眼。

“详细情况我已经和金宵谈过了,我们不合适,而且他不喜欢我,这么多年追着他跑我,我也累了,既然双方都不会快乐的话,不如趁早结束这段关系。”白薇简明扼要的说。

“你的意思是这些年,你从来没喜欢过金宵是吗?”

白薇的意思可不就是这个吗。

“是,所以我给他找了最好的人选,白家若是我不嫁的话,肯定也是只有白淽了。”白薇不轻不重的说了句。

所以这么多年,她对陆金宵的喜欢,只是当着她的面演的戏是吗,还真是演的挺长的,能够将他们所有人的眼睛都给骗了。

造成了她对陆金宵一往情深的假象是吗。

“勉强是不会有好结果的,希望伯母能够成全我。”

陆夫人嘴角泛着冷笑,“你是个懂事的孩子,这么些年我都以为这种不知轻重的情况不会出现在你身上,看样子是我高估你了,这婚约是怎么回事我们都清楚,你和金霄不是自由恋爱,是被绑在一起的,这会儿我们金霄还在绳子上,你怎么就先松开了?”

这段关系可不是她白薇说是要结束就能够结束的。当年可是白薇自己缠着陆金霄,这婚约也是荀露霞私自露给媒体的,现在倒是好了她白薇就算不嫁,也不该这么做。

“伯母,您也知道金霄不喜欢我,既然这样的话,我们互相勉强也没有任何的意思,所以我想,我们还是早些结束吧。”白薇丝毫不为陆夫人的神情所动,说出来的话依旧是条理清晰。

“我只所以希望将白淽嫁给金霄,也是不希望媒体说我们没有信用,这是两家人的事情,而且白淽也十分优秀,又是我们家的女儿,我想您应该也没什么不满意的。”

陆夫人这会儿可是彻底被气懵了,这人临时悔婚,居然还能够悔的这么义正言辞,好像给他们家金霄做足了打算似的。

她活了这么多年,还真的从来没遇上这样的人,这白薇从前也不这样啊。

“好,很好,你们白家可真的是好极了。”陆夫人努力平和急促的呼吸,“我明白了,这婚事就当是我们家给退了,以后我们两家的合作也暂时中止。”

他们陆家在海城也是有头有脸的人家,什么时候轮到她白家来欺负了,白建禾这些年将白家管理成了什么样子他们心里就一点数都没有。

白薇偏偏还在这个节骨眼上得罪了他们陆家,她儿子想要什么样的女人大把大把的有,没必要被一个白薇给骗了。

“伯母,你要清楚,这婚约可不能随便退了,如果真的要解除的话,恐怕得我父亲和陆伯父坐下来好好的谈谈,所以您应该能偶好好的想想,到底应该怎么做。”白薇提醒了一句。

所以这是在威胁她是吗。

陆夫人霍然起身,拎着包包整理了衣襟,端庄大方的样子。

“这个不用你们操心,我会回去说,至于娶谁由我们陆家自己决定,整个海城想要嫁给我们金霄的人多了去了,想要什么样的没有。”

陆夫人说完这句话就走出了小厅。

云妈急忙跟在身后将人送出去。

“这婚约我看,是取消定了。”荀露霞叹了口气。

陆夫人这么生气,只怕也不可能在继续了,不过也好,她也不希望外头那个野丫头能够嫁进陆家,就算是陆家,对于她白淽来说也是高攀了。

“妈,您还不了解父亲吗,这婚约是无论如何不能退的。”白薇悠悠的说了句。

白建禾和陆镇江都是商人,在商人的世界里,一切皆可买卖,只要能够换来利益的,婚约解除会给两家带来十分大的波动,这会儿又是他们合作的最好关头,这些事情都不能够成为阻拦他们的理由。

所以这婚约,一定能够实行,而且现在陆夫人已经被她惹恼了,就算要选择也不会在选择她。

白淽这次,是嫁定陆家了。

“你如果真的要想将白淽嫁出去的话,让你爸爸随便找个人家将她嫁出去不就成了,费这么多心力,还让她嫁到陆家去。”荀露霞不满的说道。

白薇嘴角泛着冷笑,白淽背后现在可是有顾家,只要她不想嫁,顾家肯定会伸手帮忙,所以就需要一个能够将她套死的锁链,这婚约就是一个锁链。

无论如何她都是白家的女儿,白家这个婚约放在这儿,由不得她不嫁。

就算要眼睁睁的看着她嫁给陆金霄,也总比让她嫁给顾玖笙来的好,这笔账,白薇可是算的清清楚楚。要像打消一个人的念头,总归是要将她的所有念想全部一网打尽才好。

陆夫人出去的时候路过大厅,荀文和荀武麻利的起身,对着她微微颔首。

她视线落在了白淽身上,她手边印着海城医科大学校徽的通知书格外的惹眼,看着小姑娘冷清的样子,陆夫人抿唇继续往外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