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 到底谁是小三 一更/神秘顾爷掌上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太太带着白淽直接到了白建禾的书房门口,扶着她的佣人点头退下,老太太带着白淽走进了房间。

白淽站在入口处环顾整个房间,这里是白建禾的书房,所有白家任何资金往来,生意上的文件也全部都会经过这个地方,整个白家能够自由进入这个地方的,也就只有白薇和白建禾。

佣人打扫的时候也会选择在白建禾允许的时候才会进去。

“你坐吧。”老太太往前坐在了沙发上,对着她抬手。

白淽站在门边,往前迈两步大大方方的坐在老太太对面的位置,既然对方有话跟她说,她也想听听这么多年过去了,念雯英还能够说什么。

“我瞧着你长的,是真的挺像你母亲的。”念雯英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白淽。

她伸手理了理裙摆,“您见过我母亲?”

老太太看着她抬眸的瞬间,眼眸一滞,白淽这张脸,真的和白姗媛长得像极了,就算是放在现在,能够有白姗媛那样一副好相貌的人也不多见。

白淽将母亲身上有关相貌的有点出色的继承下来,就连微微上扬的眼尾都和白姗媛神似无比,血缘这东西,真的很可怕。

“当然见过。”老太太回了句。

白淽双腿交叠,姿态悠然,“哦,原来见过,我还以为老太太您不清楚呢。”

当初白姗媛疯掉之后,白建禾以极快的速度将人赶到了望华山上的精神病院里头,将荀露霞带回了白家,最可笑的是,分明是明媒正娶的白姗媛,整个海城却很少有人知道她。

白姗媛好像从来没在任何人的世界里存在过一样,在海城消失的彻底。

“你在讽刺我?”老太太盯着她。

这么多年的时间,她阅人无数,在交谈的时候能够分辨的出来,这是嘲讽,还是疑惑。

“没有,我怎么敢。”白淽轻笑。

念雯英脸上带着冷笑,“你不敢?建禾是念在你是他女儿的份上不同你计较什么,他想将你接回来所以你才能进的白家的门,可是我不一样。”

“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外头那些被放出去的新闻,和你脱不了关系吧。”念雯英将猜测说出来。

白淽心里冷笑一声,还真的猜的没错,这老太太要比荀露霞和白建禾更加的聪明,也更加不好对付。

“你在望华山上待了这么多年,白家安排的人也好好的在照顾你的饮食起居,有什么不满意的要想办法回来?你的目的是什么?”老太太起身盯着她,瞳孔互相影射出来对方的面容。

“奶奶,您在说什么呢?”白淽丝毫没有慌张,看着她好笑道。

“别告诉我你真的将建禾是你亲生父亲的事情放在心里,血缘之情在你的心里,恐怕也不会那么重要。”

她几乎一眼就能够看穿了,对面的小姑娘心里在想什么。防患于未然总是没错的,对于这个白淽,她心里那股不祥的预感越来越厚重。

“您想多了,新闻的事情我不算不清楚,只不过是那个报道新闻的记者潜伏在精神病院的时候正好看到了我,之后是怎么挖出那些消息的,我想您应该去查病院里头的人。”

“你的意思是这件事情跟你没有关系是吗。”

念雯英是不可能会相信她这句话的。

“您想怎么理解都成,我想你把我叫进来,也不是为了简简单单的问这么个问题吧,其余的呢?”白淽十指交握放在膝盖上,“别浪费彼此的时间了,奶奶。”

既然话都这么说了,念雯英当然也不会客气。

“我只想告诉你一件事情,就算你回到了白家,有些东西不属于你的就不要轻易肖想,当然如果你真的全心全力的为白家好的话,也是不会亏待你的。”

白淽明白他的意思,念雯英特地找她也就是为了提前给她打好预防针。

“我原本是不喜欢你的,当然我更不喜欢你妈妈,这点不用确认什么。”念雯英盯着她,说的毫不客气,“其实在本质上你和白薇并没有什么不同,都一样的是女孩子,白家不需要那么多女儿,建禾为了将你带回来不惜顶撞我,希望你能够为你父亲多考虑考虑,做任何事情之前,都要为了白家考虑。”

所以这话的意思是要她做什么事情之前都想着是白建禾要将她带回白家,要有感恩之情,不能够对白家的利益有丝毫的损害是吧。

“以后白家会全数交到白旭的手上,你若是有多余的心思的话我劝你还是收起来一些。”老太太说出了最重要的话。

任何一个大家庭都害怕孩子的争夺,财产越多的人家争夺也就越多,这几乎是亘古不变的定律,只不过白家只有白旭这么一个儿子,老太太也格外的放心。

但是白薇和白淽,看上去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她总归还是要提醒她们,让她们摆正了自己的位置。

“说完了吗?”白淽斜眼看着她,嘴角带着嘲讽。

“差不多了。”老太太给她倒了杯茶,“你妈妈的情况也一直都不太好,过段时间我会直接送她出国治疗,也不能就这么疯着你说是吧。”

这话里平淡,但是却带着浓浓的威胁,这么说来,白淽如果不听话的话,白姗媛就会被带走。

还真的和她想到的一样,老太太最懂得如何拿捏人的痛处,白姗媛就是白淽的弱点,一旦碰到了就动弹不得。

“我母亲的病不用劳烦您了,再说了,白家的人送到国外去治病,这要是被媒体再播报了一次,恐怕白家这脸真的就被扔在地上践踏了。”白淽将她给的茶杯推过去。

“至于该怎么做我会清清楚楚,您的要求我肯定会做到放心。”

白淽没再搭理她,起身走到了书房前拉开房门,扭开门把手的时候,她转头过去,“您说错了一点。”

她开口,认真无比,“血缘关系对于我来说,很重要,否则的话我也不会回到白家。”

血脉相连,如果不是为了白姗媛的话,她是不会回到白家的,很多事情不是她不说就代表不在乎,他们都是将白姗媛害成这样的凶手,都不值得原谅。

自然,也都要付出代价,她在白家,会一点一点的取回属于白姗媛的,也将那份耻辱还给他们。

整个书房内只剩下了念雯英一个人,听了白淽的最后一句话,她眉头紧蹙。

这只怕是话中有话吧。

张良推开门走进来,看着坐在沙发上的老太太走过去,蹲在了她面前,“你安排的事情已经差不多了,整个望华山都被我们的人看住。”

只要白姗媛在他们的掌控之下,白淽就不敢胡来。

念雯英低头,看着面前的精壮男子,抬手抚过了他的脸颊,语调柔和无,“辛苦你了。”

张良吻过她的掌心,抚着她穿着旗袍的膝盖,“嗯,不辛苦。”

白淽出门的时候就接到了苏媚的短信,真的和她猜想的一模一样,念雯英真的让人看住了望华山,为了看住白姗媛遏制住她,也真的是让老太太花心思了。

回了苏媚消息之后,她将手机扔回了口袋往房间过去,这是他们自己往圈套里钻的,现在念雯英的人为了堵住外头的悠悠之口,是不敢轻易将白姗媛接下山来的,所以这段时间之内,白姗媛会一直被监视放在山上。

只要能够安安全全的在那个地方就成,她以为将望华山围起来就安全了,真是可笑。

只要她想,白姗媛随时都能下山到海城来,到那时候,就是白家的覆灭,天翻地覆。

白淽伸手将房门拉开,一抬头就看到了站在她房间内的白薇,她蹙眉看了眼。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这会儿二楼一个佣人都没有,灯光微亮着,她出去也没有锁门的意思,这会儿白薇站在她房间里头,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她。

“我有话要问你。”

白淽门也没关的就这么走了进去,随手将手机扔在了床尾,“说吧,说完就出去。”

白薇看着她神色坦然的样子,走过去将房门合上,这话不能当着父亲的话说,否则的话父亲对白淽会更加的另眼相看,她就一点机会都没了。

“我问你,你这两天在顾宅到底做了什么?”白薇没有直接了当的问。

白淽挑眉,“你想问什么?”

“问什么?为什么顾家会单独将你留下来,还有,你今早上是和谁在一起?”白薇说这话的时候手指紧紧的捏住,看得到手背上格外分明的青筋。

“你什么意思。”

“说,你到底在顾家做了什么,为什么老太爷会对你另眼相看!”白薇抬手要扯面前人的胳膊,却被她躲了过去。

“你到我房间里头问这些不明所以的话,白薇,我看你是这两天已经精神错乱了是吧。”白淽盯着她。

估计是在治疗的时候顾家已经出了什么苗头,白薇这神情分明就是不对劲,想来也是顾宅出的问题才会让她这么着急。

“你早上是和谁在一起?”白薇重复了这句话,“那个男人是谁!”

百分之九十确定了是顾玖笙,但是白薇却不能明目张胆的问出来,总觉得从她的口里说出来白淽和顾九爷在一起的话,她会格外的有挫败感。

“男人?”白淽盯着她,脑袋里回想今天她和什么男人在一起。

“在顾家的时候,我问你那个男人是谁?”

白淽反应过来了,估计她说的是月离,白薇看到了她和月离在一起。

“我警告你,在顾宅的时候要格外的小心,怎么才这么一会儿你就勾搭上了顾宅的人,你让旁人怎么看我们白家!”白薇语带恨意。

一想到那个同她手牵手的男人会是顾玖笙,她就和恨不得将面前的女人碎尸万段。

她白淽怎么配得上那样的男人,怎么能够。

“说话放干净点,否则别怪我不客气。”白淽冷着脸。

“才不过去顾宅一会儿你就勾搭上了顾家的人,骨子里还真的是和你妈妈一样,做小三的料。”白薇咬牙切齿。

白淽往前一步,看着她冷笑,“是吗,我怎么记得我妈妈是白建禾明媒正娶进门的,是实打实办了婚礼的,你妈妈呢?婚礼呢?”

白薇冷不丁的被噎了一下。

白薇大了白淽四岁,当然很多白旭不清楚的事情她都有记忆,的确,白建禾和荀露霞并没有办婚礼,整个海城虽然已经遗忘了白姗媛的存在,但是白姗媛,实实在在的是白建禾明媒正娶进门的。

“要我提醒你吗?哪个是第三者?”

白薇深呼吸忍住怒气,“白淽,别怪我没警告你,顾家是整个海城最有名望的家族,那里的人无论是谁你都招惹不起,无论今天我看到的那个男人是谁,你都必须马上断了联系,否则一旦出事,不光光是你的事情,还会连累整个白家!”

白淽已经确定了她是看到了月离,这副大义凌然的样子,说的话她差点都信了。

“你这个样子,我看出了嫉妒,并没有你口中应该有的恐惧。”白淽恍然大悟一样的表情,“哦,你看上他了,原来是在嫉妒我啊?”

白薇被戳中心事,脸上有些架不住,却还是稳住了心神,张口呵斥,“你胡说什么!”

白淽这下真的是确认了白薇只怕是看到月离了,不过这么大的反应,真的让白淽挺意外的。

“说完了就出去,你不如多花些心思放在钻研医术上,这些多余的事情少做,你能够正二八经的成为顾老太爷的大夫,那时候在来指手画脚也不晚。”白淽懒得同她多说。

白薇看着女孩的样子,最后了落下了警告,“记住我的话,要是丢了白家的脸面,我不会放过你。”

站在走廊里,白薇咬牙握拳,她不能直接了当的将顾玖笙的名字说出来的,看白淽这个样子,恐怕还不知道那就是九爷。

否则的话这会儿借着九爷的势力还不在白家闹翻天了,女人最好的翻身机会,就是依仗男人的权势。

她不知道那是九爷,那恐怕是最好的。

白淽将门合上,靠着门板沉思,白薇能够看到月离就这么大的反应,倒是让她不得不多想了,这月离,恐怕不是她想的那么简单。

还是白薇仅仅是以色视人,看上了月离不成。

白淽扶着下巴若有所思,那张脸还真的是能够一眼就把女人的魂给勾了去了,很多时候她看着都险些被带进去。

唉,以貌取人要不得啊。

------题外话------

第二更在两个小时之后啊,想不想看九爷掉马甲,九爷快掉马甲了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