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谁求着你来的/神秘顾爷掌上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三个人的这顿饭因为顾清隽的缘故吃的也还不错,餐厅经理不仅重新上了才,而且免了单,并且说是顾清隽的吩咐,以后凡是苏记者在这儿请的局,都算在他的头上。

白淽和苏念念倒是吃的挺饱的,但是苏媚可就不一样了,顾清隽特地嘱咐了餐厅经理的话让她心里头越发的觉得奇怪,顾清隽这人向来上天下地无所畏惧的,什么时候会对旁人这么上心了,而且还是她这样和他有过节的人。

有些事情越是想要掩盖,就越是容易露出马脚,这其中肯定有问题,但是这问题到底出在什么地方,苏媚自己也不太清楚缘故。

火红色的跑车从奔驰在往海城医科大学去的方向上,道路两旁的树木葱葱郁郁,苏媚两手稳稳当当的操控着方向盘,安全带规规矩矩的系在身上,苏念念坐在后座的位置,手不断抚过苏媚的车子的皮座,眼睛里都是小星星。

“我什么时候能买一辆自己的车子啊。”她感叹道。

“向你爸要钱不就能买了。”苏媚毫不意外的回了句。

苏念念翻了个白眼,要是跟苏海要钱,还轮得到她来这儿气。

“我说的是凭借我自己的力量买一辆车子。”苏念念握拳,眼中燃烧着熊熊烈火。

苏媚顺着她的话点头,“嗯,我这车落地光是裸车就是一百七十万,不加上其余的费用,你每个月税后七千块,加上年底奖金估摸着也就二十五年左右,你就能买得起了。”

“那时候你牙齿也还在,还能兜风。”苏媚补了句。

苏念念瞪大眼睛,腮帮子气的鼓起来,活脱脱的好像仓鼠一样的可爱。

“还是得在你不吃不喝的前提下,怎么,你打算回去住着?”苏媚利落的握着方向盘拐了个弯,“也对,在家里头吃多省钱,还省了房租了,每天上下班家里头司机接送,挺省钱的。”

当然这其中还不算上苏海夫妇给的一些零用钱。

苏媚大学毕业之后就直接从苏家搬了出来,虽然和苏老太爷闹了不少的矛盾,就连苏海也不同意,但是谁也拗不过苏媚自己。

她愣是将家里头给的钱全部还了回去,就带了一箱子衣服搬到了市中心去,一个人赤手空拳开始奋斗。

这三年混下来好歹也算是出了头,这会儿经济正儿八经的独立。

前有苏媚后有苏念念,苏念念是直接在大四的时候就已经不再要苏家的一分钱了,她每个月兼职给人家写写稿子,倒是活的自在,苏夫人好几次带着人到学校里头看着都心疼的要命。

那活的简直就不像个小姑娘,和街头那些假小子差不多,但是她自己倒是乐得自在。

苏家这两个孩子,偏生就是遗传了老太爷那股子执拗,想做的事情十条牛都拉不回来,不过好在也都是有本事的孩子,虽然吃了不少的苦头,但是也混出了名堂。

说的不好听点,就算苏家倒了,这两个女孩子也能够自食其力活的很好。

“切,我才不喜欢这么浮华的车子呢,说句不好听的,这要是堵车还不如我的小毛驴呢。”苏念念切了声。

“是,你那车子可不就是样板吗,上次骑到公司参加年会,你是还没被你爸给揍怕了是吧。”

上次苏氏周年年会,苏海千叮咛万嘱咐这两个大小姐一定要到,苏媚是到了,可是这苏念念当着不少人的面骑着电瓶车慢悠悠的到了公司门口。

导致那段时间不少人都在猜想这苏家是不是快垮了,怎么这苏家小公主每天骑着电瓶车进入,连车子都没有。

气的苏海差点没动手直接揍人了。

“再努力努力吧。”苏媚叹气。

“我诅咒你每次出门都遇上堵车。”

“我遇上堵车要是下雨了好歹还有个顶棚,那你呢,要是下雨了你就真的是在风雨中自由飞翔了是吧。”苏媚毫不客气的回了句。

“你可真是我亲姑姑,不光在精神上鄙视我,还在肉体上虐待我。”苏念念十分的不满。

白淽听着两人的对话耳朵疼,这两人说是感情极好,可是每次一遇到一起就能够斗起来,苏念念从小就挺崇拜这个姑姑的,也是因为苏媚的影响才决定的要成为记者,所以在大二那年把专业给改了,变成了新闻系的学生,硬生生把苏海给气的差点一口气过去。

但是却也有不同,这两人一个社会记者,一个娱乐记者,算是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去的人,而且两人的价值观严重不同,在很大部分甚至是相反的。

苏媚这人事无巨细,喜欢好东西,吃穿用度什么都要好的,所以就算在最困难那几年,也从来没亏待过自己,是典型的娇生惯养的大小姐,但是苏念念就不同了,好吃好喝好养活,就跟仓鼠似的。

所以每天骑着小摩托也是怡然自得的,所以很多时候白淽都奇怪,这两人到底是不是一家人出来的,按道理来说两人年龄相差也不过就是三岁,苏家养闺女也都是实打实宠着的,怎么这苏念念就这么不同呢。

“小白,你什么时候也去买辆车子开开的?”苏念念话锋一转,转到了白淽身上。

“我?”白淽摇头,“算了吧,我连驾照都没有,再说了,车子这东西我也不是那么喜欢。”

打车,坐公交车不都是一样的。

“这样啊。”苏念念可惜道,“你要是买了我就能借你车了。”

省的每次都被姑姑打击。

“你要是想买,我给你买一辆,我账户上应该还有些钱。”白淽无比诚恳的说。

苏念念翻了个白眼,“你们都是富婆,就我一个人,穷到心发慌。”

苏媚轻笑出声,白淽的账户上可不止是一点钱那么简单,光是她和那些制药厂合作推出的药,还有那些珍稀药草的提炼,就足够让她变成千万富翁了。

“行了,你也别气馁了,在努力几年也就到了。”苏媚说着将车子停在了医大正门口的停车场上。

白淽拉开车门下车,看着对面的广场和往来的少年少女,欧式建筑风格耸立其中。

这里就是这里人常说的最高学府了?

“走吧,你以前不是经常到医大来串门子的,前头带路。”苏媚将墨镜戴在鼻梁上,只露出了画着艳红口红的唇瓣。

她皮肤白皙,这会儿已经从商场里头将早上身上穿的黑色连衣裙换成了一套白色连体装,宽松的裤脚一直挡住了高跟鞋的鞋跟处。

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衣服能够将一个人的优点放大到最好,也能够放大一个人的缺点,让人无所遁形。

所以选对衣服是最重要的,苏媚原本就身材修长,比白淽还要高着两厘米,性子张扬不说,长相也是艳丽,这样的衣服将她衬的气场十足。

“姑姑,你太惹眼了,要不把口罩给戴上。”苏念念说着从包里翻出来一个黑色口罩。

苏媚扫过几名不断往这边看的大学生,抬手拨了拨长发,“戴上口罩才最显眼,再说了,我苏媚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人,怎么到医大逛逛都不成。”

“按照你们的划分,你应该是出现在隔壁的传媒大学不是吗?到这里,的确太惹眼了。”白淽说道。

“快点走,还要不要逛。”苏媚动了动鼻梁上的墨镜道。

两个女人跟在她的身后开始慢悠悠的逛起了医大,医大是除去海城大学之外面积最大的学校,这里综合了西医,也开设了各类传统医学的专业。

尤其是在传统医学这一领域,研究的更为深刻,不过这领域这些年人才凋零,所以萧教授才会想方设法的找到了白淽,给了所有能给的好处,就是为了让她能够到这里就学。

“我听说白薇和白旭都是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的医科大学?”白淽想起来了那天荀露霞说的话。

苏念念点头,“是第一名,不过也不太一样,白薇是以他们专业的第一名成绩入学的,并不是高考分数的第一名,而且因为她是白家的继承人所以还额外的给了加分。”

白淽挑眉,所以白薇并不是外界传言的那样是以高考分数第一名的成绩入学的。

“但是白旭就不一样了,白旭是实打实的海城市第一名的成绩考入的这里,当时还引起了不小的轰动,白家也就着这个势头开始了舆论造势,将他们两宣传的跟救世主一样,好像从这里毕业之后就没有他们治不好的病一样。”

“这就是宣传手段里头最顶级的,现在白薇的传闻不都是以海城第一名的成绩进入的大学吗?白家也因为他们的缘故股票涨了不少,尤其是在她拿了医药大赛的亚军之后,更加不可同日而语。”苏媚姿态悠然的逛着校园。

白淽听着两人的对话,明白了一点,“白旭还有点本事。”

那个看着目无尊长,被宠坏的少年,还是有些本事的,否则的话也不会那么张狂了。

“荀露霞最得意的就是这两个孩子,不过现在冷不丁的冒出了你,大学没念过,还是在乡下长大的,重点是她还对外承认了你是她的女儿,估计每次一提到你她心口都疼的厉害。”

“的确,不过要是这么点难过都受不住的话,之后她可怎么办啊。”白淽带着悠悠的叹息。

他们的罪孽太多,总得要一点一点的清还才是。

“白老太太回来了,你晚上估计得好好的回去行礼问安啊。”

苏媚不提她都还没想起来还有老太太这么个存在,对于这白老太太,她是真的没见过面,不过苏媚给的资料上有她的照片。

“我记得三食堂的排骨最好吃,五食堂的红烧肉,八食堂的包子......”

两人这边谈论事情,那边苏念念已经开始记挂起了食物,整个海城最好吃的大学食堂,当属医大的食堂。

白淽伸手将她从跑到内侧拉回来,有些好笑的看着她,“你刚刚才吃饱了的,怎么这会儿就记上了食物了?”

“你不懂,这对于我来说,是回忆,那时候常常从我们学校过来,就是挂着这的食堂饭菜。”

白淽眼中一亮,有好吃的,小白方便了。

苏媚翻了个白眼,“你这样子要是让你爷爷看到了,真的会被气死。”

恐怕所有的人看到苏念念,都会误会他们苏家是不是真的经济上出了什么状况了吧,把这丫头给穷的。

跟着她们两个人白淽也见识到了这医大的面积程度,萧教授这段时间也都在大棚里头忙着培育药草,但是也还是每天一个电话从不间断。

白淽这趟也算是下定决心要进来念书,反正也没几年的时间,当做是打发时间也好。

“你不去跟萧教授见个面吗,什么时候入学?”三人转回了大门口,苏媚看着白淽问。

“不用了,晚上我给他电话就是。”

一直跟在她们三人附近两名女生下定了决定走过来,凑到了苏媚面前,有些兴奋的开口,“您好,请问一下您是不是苏媚啊?”

苏媚隔着墨镜打量了面前两个穿着简朴的小姑娘,面无表情的点头。

两人格外兴奋的从包包里头掏出了纸和笔小心翼翼的递过去,“我们是您的粉丝,请问可以签名吗?”

苏媚接过来,“怎么医大还有我的粉丝?”

“不是,我们是隔壁传媒大学的,而且也是新闻系的,您可是我们的偶像呢。”女孩子腼腆的说道。

“我也是新闻系的。”苏念念凑过去说了句。

女孩子礼貌的回了句是吗,又凑过去和苏媚说话了。

白淽沿着操场上化的跑道线一直往前走,忘记了身后还有两个女人,一直到不远处走过来的一行人吸引了她的视线,这才停下了脚步。

今天原本老太太是不打算出门的,只是去年白旭高考的时候她人在瑞典,没有来得及回来,过年的时候又因为一些问题耽搁了,没在海城待太长时间。

所以今天就跟着白旭一起到医大来走走看看,当然除了白旭之外,还有荀露霞和几名保镖陪着,这么浩浩荡荡的一群人过来,当然吸引了不少操场上人的视线。

再加上白旭还是这学校的风云人物,所以这会儿可是吸引了不少人的视线。

“奶奶,这是我们足球场,我平时没事也会过来这边踢踢球什么的。”白旭扶着老太太给她一处一处的解释这是什么地方。

荀露霞看着周围学生们传递过来带着羡慕的视线,得意的扬了扬头。

她儿子这么优秀,无论是从家世长相还是各个方面,无论从按个方面来说都是顶尖的,肯定让人羡慕。

不过才得意了两分钟的时间,抬眸就看到了对面跑道上站着的白淽,荀露霞面色微动,这可是从昨天开始到现在,她才见到这个死丫头。

想到昨天白薇难过的样子,她就气不打一处来。

“你怎么在这里!”荀露霞一声叫出来。

周围的人都被这道声音吸引了过来,念雯英下意识的蹙眉看了她一眼,这么多年还是这么聒噪,一点也不沉稳。

白淽站在原地没动,看着走过来的一行人,这算不算是冤家路窄了,以后她和白旭,可就是同学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白旭的动静倒是不如荀露霞那么大,但是也满是惊讶。

老太太眯眼,对面的小姑娘穿着得体,就算未施粉黛也看得出来那张面容出尘绝艳,恍惚间她好像透过白淽看到了那个穿着白色蕾丝长裙的女人。

真的是太像了。

许是注意到了自己刚才的失态,荀露霞踩着高跟鞋急忙走到了白淽的面前,语调强硬,“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你们能来,怎么我就不能来?”白淽好笑的看着对面的人。

荀露霞盯着她身上的裙子不放,“你和我们怎么一样,旭儿是在这里念书的,你一个连学都没上过的人,怎么敢过来?”

白淽面带微笑,落落大方,“没准过一段时间,我就和白旭成了同学也不一定。”

荀露霞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样,面带嘲讽,“我看你是白日梦做多了,你知道这里每年的录取分数线是多么高吗?你知道旭儿是以多少成绩考进来的吗?和他做同学,你连给我们家旭儿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荀露霞这么尖酸刻薄也不是没有原因的,毕竟在她眼中白淽可是一个连高中都没念完的人,怎么够资格到这医药专业顶级的学校来。

白旭松开了扶着老太太的手,上前一步站在了白淽和荀露霞的面前,“妈您小声点,这里都是我的同学。”

一会儿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让别有用心的人听了去可不好。

荀露下这才注意起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注意他们的学生,下意识的将自己的动作收敛起来,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柔和起来。

“奶奶,这是......”白旭转身想要和老太太介绍。

“白淽是吧。”老太太看着对面的人,面无表情的张口。

这些年练就的眼神让她一眼能够分辨的出来,对面的人和她的母亲长得太像了,白淽和她妈妈,分明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老太太你好。”白淽不冷不热的打了招呼。

可是那双眼睛却好好的盯着对面的老太太,两人视线在空中对接,一个泰然自若,一个威严庄重,分明有种戾气破空的感觉。

苏念念陪着苏媚给学妹签了名之后转头,就看到了那边和白淽对上的几人,伸手捅了捅苏媚的臂弯,她朝着那边努了努嘴。

“怎么办?”

苏媚动了动墨镜,拉着苏念念转身,面带笑意的看着围上来的女生,“需要合影吗?今天可以让你们拍照。”

女孩子欣喜若狂,“真的吗!”

因为粉丝团里头的不少人都说了苏媚不合影,所以她们都没敢提出来,没想到女神主动说了,今天真的是太幸运了。

“我们过去那边拍吧,那边光线好很多。”苏媚球场对面的小树林。

“好好好。”几个女孩子欢天喜地的将手机掏出来往前走。

苏念念刚想过去帮白淽,就被苏媚一把拽了回来,“跟着我走,别回头。”

“可是小白在那边。”

那个恶女人肯定会欺负小白的,白淽那种性子不急不躁的,真的会受欺负的。

“我们现在过去未必是帮了她,你仔细看看,白老太太可是在那里的。”

如果说是只有荀露霞和白薇的话她们可以肆无忌惮,但是那可是白老太太,奸诈的老狐狸,认识苏念念和苏媚的话,很多事情她就很容易想通了。

这会儿她们还是不适合过去。

苏念念听话的捏着包子跟着苏媚往对面过去了,连头都没敢回一下,其实她也听苏老爷子说过,这白老太太可不是省油的灯,白建禾那样的性子能够有今天的成就,同她脱不了干系。

很多事情她一眼就能够看穿,否则的话不是白活了这几年了。

“没想到昨天没见到你,倒是在这里见到你了。”老太太看着她,那股子威严迫人,“现在流言蜚语那么多,你应该好好在家里头待着,而不是到处出来晃悠。”

那么多双眼睛盯着白家对她的态度,她自己可倒好,没事儿跑到这里来转悠了。

“您放心,见到我的人都不认识,毕竟白家对外可是只有两个孩子,这凭空冒出来的这个,就算是捡回来的,暂时也没那么多人认识。”白淽丝毫不相让。

“这个地方不适合你,这是旭儿念书的地方,你还是少过来的好,免得出了什么问题,再对旭儿有影响。”老太太周全的说道。

荀露霞急忙附和,“对,我们家白薇和白旭可都是顶尖的人物,你时常过来转悠,要是让里头的人知道了我们白家还有你这么个连书都没念过的人的话,让旭儿的面子往哪儿摆。”

“你母亲说的对,还是少出来为妙。”老太太站在白淽对面,莫名的有种居高临下的样子。

白旭听着两人说的话,觉得有些过分了,这里是大学,并不是一个固定人员出入的地方,也不是他们白家的产业,奶奶和妈妈这样的话,未免有些过了。

“你们放心,要不是有人求着我过来,我也不愿意到这地方来。”白淽面带微笑,看向荀露霞的眼中多了几丝嘲讽。

“有人求着你,谁?”荀露霞敏锐的感觉到了白淽话里头的不对劲,张口追问。

“没什么,你们逛着吧,我先走了。”

白淽也没再多搭理他们,在这样的地方和这些人纠缠,有种亵渎了学术的感觉。

“等等。”老太太叫停了转身的人,“果然和你母亲一模一样,一点规矩都不懂,少教,长辈还没离开怎么能够先走,还有,你既然进了我白家的门,就应该有规矩,于情于理你都应该叫我奶奶。”

白淽站在原地,回首间脸上带着嘲讽,“奶奶,可不是我自己要回来的,您搞清楚了。”

说完这句话,白淽头也没回的提起步子离开。

老太太盯着步伐轻盈的女孩子,眼眸微眯,真的是太像了,连性子都有几分相似。

她也是一样的不服管束,喜好自由,从来都不会被教条理性所束缚,一直都活的很自由。

“奶奶,您别生气。”白旭上前劝了下。

白淽这性子,初次交锋连他都被气的半死,更加别说奶奶这样年纪大的老年人了。

老太太挥挥手,语调平和无比,丝毫见不到情绪的波动,“放心,奶奶活了这么大年龄了,什么没遇见过,设么人没碰到过,气不着我。”

“妈,您累不累,我们先去吃点东西吧,逛了一早上您也累了。”荀露霞上前哄道。

老太太这性子不喜欢白淽,那就对了,以后这白淽在白家,可是有得好受了。

苏媚和苏念念打发了那些合影的粉丝之后就在车上等着白淽,苏念念这边还是很担心,那老太太看着就不是很么省油的灯。

一会儿再欺负白淽怎么办。

“来了。”苏媚从后视镜里头看到了慢悠悠晃过来的白淽。

这人好在还记得路,知道怎么找到停车场。

“走吧。”白淽坐上车合上了车门。

苏媚发动引擎,打着方向盘滑出停车场,“老太太挺有兴致的,过来看看孙子念书的地方。”

这地方白薇好像也念过,就是不知道这老太太是不是也来过。

“那女人没欺负你吧。”苏念念说着查看白淽的情况。

“顾及到白家的面子,大庭广众的他们也不敢做什么。”苏媚一边开车一边说。

“不用多在意,不过这老太太有点意思。”

毕竟姜还是老的辣,念雯英比起荀露霞来说,多的可不是那几十年的寿命而已,更加多的,是那份从年少时就带在身上的狠厉。

不是个好惹的。

“你多小心吧,老太太回来了,你在白家的处境就更加艰难,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就开口。”苏媚回道。

白淽点头,车子路过的林荫道路上,白旭扶着老太太上了车,荀露霞在一旁笑的格外开心,三辆宾利顺着林荫路行驶,朝着和他们相反的方向过去了......

------题外话------

今天好不容易打出来的稿子丢了,呜呜,重新写不好意思到现在,爱你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