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 那个男人,肯定是顾九爷/神秘顾爷掌上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夜安宁平和的度过,欲望最容易在生根发芽之后变得颓然茂盛起来,清晨总是欲望萌芽的时候,尤其是对一些人来说。

晨曦微光下,透明的玻璃房反射出耀眼璀璨的光芒,除却被帘子蒙上的两个卧室之外,其余的房间都被阳光照射的格外透彻,整个房子像是盛满了阳光一般,格外的温暖无比。

严逸站在房檐下,看着澄澈湛蓝的天空,这段时间海城的天气格外的好,空气的污染指数也明显的降下来了,这会儿在山间的顾宅自然享受到了最好的空气和天气。

已经过了七点半的时间,两个房间都还是房门紧闭,他看了看腕上的手表,以往九爷都是七点钟自动醒过来,生理钟一刻不多一刻不晚,可是今天却已经晚了半个小时了,这会儿还是没见九爷有动静。

想来是白小姐睡在隔壁,安抚了九爷格外躁动的情绪,让他今天清晨能够多睡一会儿时间,老太爷听到这件事情,心情肯定也能够更加好。

佣人蹑手蹑脚的打扫卫生,生怕发出点动静将房间里头的两人给吵醒了。

银灰色的窗帘将偌大的落地窗遮盖的严丝合缝,一点光线都透不进来,床头的壁灯带来细微的光亮,给整个房间里头带来了一丝光线。

黑色丝绸被下的人动了动,喉腔中溢出难耐的渴望和低哑的嘶吼,男人白皙俊美的面容上泛着微微酡红,黑眸满满当当的染上了欲望,看着对面房间里头睡着的女孩子,他的节奏越来越快。

一声低沉的吼声传出,被子下的人停下了动作,他俊美无俦的脸庞侧着,紧紧的贴在柔软的枕头上,白皙的脸庞透着红晕,一双染了欲色的黑色眸子紧紧的盯着玻璃那边还在沉睡的女孩子,眼角的泪痣这会儿越发妖艳无比。

白淽安然熟睡,丝毫不知道自己这会儿被对面的男人看的清清楚楚,她抬手,白皙的手臂从被子里伸出来抱着被子角,那双白皙精巧的小脚踢了踢被子,动作可爱无比。

看着她的样子,男人眸色暗沉,某处又有了苏醒的感觉,他掀开被子起身,精瘦的身体上褐色的睡衣松松垮垮的搭在肩膀上,赤足踩在地毯上,男人紧贴玻璃,五指和在她的脸上。

“宝贝,早安。”

熟睡中的女孩子努努嘴,抱着被子翻了个身,男人唇齿间溢出轻笑,提起脚步转身,浴室里头传来哗哗的水声。

严逸一直待到了八点钟才看到了拉开房间门走出来的男人,将手上的文件在桌上整齐的放好了,严逸走过去微微颔首。

“九爷早,要吃早餐了吗?”

顾玖笙侧目,看了眼自己旁边的房间,里头的人这会儿还是没有苏醒过来的意思,他看了眼已经照射到房檐下的刺眼光芒,想到她刚才熟睡中下意识的小动作,他唇角带着璀璨的笑意。

“再等等。”

严逸也知道九爷肯定是要等着白小姐一起吃早餐,也就没多说什么,安安静静的到一旁等着房间里头的人出来。

趁着这会儿白淽还没起,九爷也还没开始吃早餐,严逸将积累了两天的文件放到了茶几上,这段时间财团在海外的视屏会议请求一个跟着一个的打过来九爷都没怎么管。

虽然说手底下有可以信任的人存在,但是也不能完全放手不管,该处理的也都必须要本人亲自处理。

这边九爷没吩咐要用早餐,佣人也就安安分分的等在门外,没敢进来客厅里头。

整个客厅里头就只有男人在文件上书写名字的沙沙声,顾玖笙几乎是一目十行动作很快,十八岁接回顾家他就开始打理财团的生意,短短一年的时间就将整个顾家扩大了一倍,也就是十八岁那一年,顾家嫡子人唤九爷,做事狠厉手腕决绝,令人闻风丧胆的名声开始传出来。

昏暗的房间内,纯白的被罩和宽阔的大床上,被子下突起的那个点动了动,白淽翻了个身,睁开了眼睛,女孩子睡眼松惺,她睁大眼睛看着天花板,脑袋开始慢慢的恢复清醒。

她从来都起的挺早的,不过今天却例外,七点准时睁开眼睛之后她反应过来了这不是在山上,安静再次闭上了眼睛,从前她每天五点起床进山采药,七点晒药研磨,可是到了海城之后,这些事情她都不用做了,可是这生物钟还是按时按点的存在着。

得慢慢的习惯才行,床头上的电子钟告诉她现在已经八点了,她在床上翻了翻,起身坐了起来,海藻般的长发有些凌乱的垂落下来,白淽抬手揉了揉眼睛,才发现了一旁床头柜上的手机信号灯亮着。

是苏媚和苏念念发过来的消息,因为顾家的缘故她同两人的约会也一再推迟,苏媚担心她是不是在白家遇到了什么状况,接二连三的发了消息过来。

吃了早餐之后她会从顾家离开,另外海城医科大学那边萧教授说了希望她能够好好的考虑考虑,今天就让苏媚和苏念念先陪着她过去看看,其实她也挺想到这个世界的大学里头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地方,能够让那么多人向往。

将信息回过去之后白淽掀开被子下床,脚踩着拖鞋进了浴室洗漱,盯着浴室镜子里头的人,她到现在还是奇怪,这张脸同她在栾朝那张相差无几,几乎可以说是一模一样,只不过是相比起十五岁的时候长开了一些而已。

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事情都是有因果联系的,她不会莫名其妙的从栾朝来到这个地方,其中肯定有什么因缘。

将浴室门合上,白淽耳朵竖直听着门外的动静,四周的帘子被紧紧的拉起来,她扭动戒指,一道绿光浮现,小白跟着出现在了洗漱台上,毛茸茸的一团蜷缩着,这会儿还安静的睡着。

白淽抬手捅了捅小白,被打扰了睡眠的小东西慢慢的抬头,对着她哼了声。

“小白,你找找有没有什么玄学类的书籍,我想翻翻看看,最好是时间越古老的就越好,在从你洞穴里头带回来的那堆东西里头我记得有不少书,里头肯定有什么特殊的。”白淽压低声音对着小白开口。

灵兽的洞穴不能够用寻常人的眼光去看待,昨天她忙着往戒指里头丢药草的时候,好像看到了小白将一堆书和蘑菇一起扔进了戒指里头。

小白看着她歪歪脑袋,书,会不会就是那堆它用来垫着睡觉的东西。

白淽这才想起来小白有睡硬板床的习惯,那时候就不习惯睡在她给买的软包上,都是习惯从她书房里头拿一堆药草典籍去垫着睡的。

其中好几本用皮质包着的书籍都被它给蹭掉了墨水。

“过两天我给你在这个世界买个硬板床放着,你不许给我拿那些书垫着。”白淽提醒道。

“扣扣......白小姐,可以用早餐了。”门口传来了严逸的声音。

她动作迅速的将小白给收进了戒指里头,抬头叫了声,“好的。”

戒指里头放着的东西太多了,这个世界召唤灵力有些不稳定,就连能够准确的将小白给放出来她都控制不好戒指,先让小白去找找,她再想办法翻翻看看。

总归是有办法的。

简单的洗漱完毕之后白淽从房间里头走出去,这会儿顾玖笙已经坐在了房檐下,白色木质的餐桌上摆满各类点心,精致的餐具在阳光下反射出光辉。

白淽走出去,桌前的男人对着她抬手,面上带着柔和的笑意,“过来吃早餐吧。”

她越过了空位直接到了月离身边坐下,将旁边人的手拉过来切脉,“今天的情况比昨天好很多,平和很多,不过你早上去运动了吗,为什么脉象略微有些浮动?”

像是剧烈运动过一样,这大清早的。

“你这身体是经不起大的动作的,每天早上可以适度运动,但是不能太过了。”白淽小脸上满是认真的开口同他说。

顾玖笙面色未变,听话的点头,“好。”

严逸将文件收好之后从书房出来,安静的往两人身后站过去。

“对了,我一会儿吃了早餐就该回去了。”她咬了口面包。

男人拿着叉子的动作一顿,抬眸看了她一眼,唇线紧抿,没说话。

但是白淽就是看出来他不乐意,也没多想什么,看着那双眼睛她下意识的就开始解释,“我昨天就没回去了,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

看到她的怵意,顾玖笙敛了眼中的阴郁,面色柔和明媚,“我让严逸送你回去。”

“好。”白淽点头。

顾玖笙抬手将一旁的奶茶递了过去,“那,什么时候过来?”

白淽接过喝了口,奶茶浓郁的香味让她勾唇,“明天吧,今天我暂时不能过来了,再说了你的脉象也很好,搏动有力,整个人气色也很不错,按照我给的药方继续吃药就没什么大问题。”

男人指腹捻着咖啡杯,没说话,但是严逸却分明感觉到了九爷这会儿身上那股失落,他也不好多说什么。

白淽差不多将早餐吃完的时候,才想起来早上是不是顾家人也过去接白薇过来了。

“严助理,我能问你件事吗?”白淽抬头看着严逸。

顾玖笙侧目扫过,严逸感觉到了一股阴凉的冷风浮过,他急忙张口,“白小姐客气了,您说就是。”

拜托白小姐不要用那样的眼神看着他,他还不想英年早逝死在九爷手上。

“几天早上我姐姐过来了吗?”

“去接白薇小姐的人已经返回了。”严逸毕恭毕敬的张口。

所以说白薇这会儿是已经到了顾家了。

“您要见白薇吗?”严逸看着白淽的神情问。

这姐妹两也不是感情好的那种,他也就是充其量问问而已,并没有太多的意思。

“不用了。”白淽摆摆手,她没事见白薇做什么。

差不多将盘子里的早餐吃干净之后,白淽起身去换衣服了,顾玖笙捏着咖啡杯坐在原地,等着她从房间里头出来。

顾玖笙将杯子放在了桌上,起身往房间里头进去,严逸安排了人将车子备好,估摸着看这样子,九爷应该会送白小姐出门,公司那边也几天没过去了,积累起来的文件数量不可小觑。

白淽换好衣服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了同样换了身休闲服的顾玖笙。

“走吧。”男人伸手过去拉着她。

“你也要出门?”白淽看着他身上的穿着。

顾玖笙这会儿心情的确是不好,拉着她往门外去,严逸走在两人身后,慢慢的往东区走出去,九爷出门从来没有往侧门出去的习惯,三人往前宅过去。

车子已经等在前门了,白淽往回缩了缩手,却被人死死的拽住不放开。

前院,白薇所在的院子。

这里是整个顾宅最中央的位置,前门也距离这不远,不过被区分成为一个一个的院子,多了几个围墙挡着罢了,这会儿白薇已经在院子中央坐下了。

昨天那位病人的病症因为白淽那两针情况好转的很厉害,顾家为了彰显公平,向管家又给她换了一个,对面的人面色苍白无比,眼袋很大,黑眼圈也很严重。

“请问你身体有什么不舒服的?”白薇十分专业化的询问道。

对面的人声音很小,几乎可以说是很弱,“我很难入睡,每天晚上都睡不着,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到现在已经快一个月没睡觉了。”

白薇起身,指腹翻开他的眼帘看了眼瞳孔情况,“试过什么样的入睡方法?”

“安眠药,香薰,只要有助于睡眠的东西我都试过,可是还是不管用,大夫求你帮帮我......”病人言辞恳切,他知道这是白家的人,白家人的医术当然没的说。

这位小姐一定能够治好她的病的。

白薇仔细的查看着他的情况,看清楚之后她低头从放在桌上的医药箱里头取针出来,抬眸间她看到了对面走过去的人,她瞪大了眼睛。

刚才过去的那是,白淽。

透过围墙上的镂空窗户上,她看到了白淽还有陪在白淽身边的男人,那张脸俊美无俦,宛若神祇一般,她瞪大眼睛,扔了手上的东西急忙冲过去,刚刚跑到了圆形拱门前头,就被佣人给拦住了。

“抱歉白小姐,你不能乱跑,请回到原位。”佣人面无表情丝毫不带感情的说。

“我刚才好像看到了我妹妹。”白薇着急地说着。

佣人转头间她往前跨了两步,站在了拱门前头看到了走廊尽头已经走过去的三人,那的确是白薇没错,她身边的男人身形修长,他低头看着身边的女人,右手紧紧的牵着白淽,不过一个侧脸,都是让人痴迷的弧度。

严逸跟在两人身后,毕恭毕敬的控制了一定的距离,不过一瞬间,三人消失在长廊尽头。

白薇瞪大眼睛,心脏跳动的十分厉害,刚才那个男人,刚才那个男人到底是谁,不过一个背影就让人可望而不可及,无比尊贵灼眼。

她按动心脏的位置,靠在墙壁上,不由自主的再次抬眸看向了他们消失的走廊尽头。

她活了这二十四年,游走在上流社会的各类晚宴,整个海城所有的名流权贵没有她不认识的,就是没见过那样一张脸,那样迷人的男人。

他到底是谁,和白淽又是什么样的关系,为什么会那么亲密的牵着白淽的手,男人低头间她能够看得到他眸中满溢的温柔波动,好像眼中只是看得到白淽一人。

“白小姐,请你回到原位。”佣人蹙眉看着她说道。

白薇反应过来急忙抬手拉着他,“请问我妹妹昨晚上是住在哪里呢?”

关于东苑那边的消息,整个顾家都是不能够同外人说的,这是所有人公认的也清楚的事情,佣人拨开她的手,低头说,“抱歉白小姐,这个我不清楚,任何人在顾宅是不能私自乱走的。”

这点她希望这位白小姐能够清楚。

不过她们这些佣人也挺奇怪的,虽然是两姐妹,但是在顾宅的待遇却是分毫不同的,一个有九爷的照顾,能够在整个顾家随意走动,就算是最重要的北苑也能够过去,可是这白大小姐却不一样,不说被特殊对待也就算了,在这个小院子里头被限制的死死的,连向管家对她的态度都是和对白二小姐不同的。

不过她倒是在东苑前头远远的见到了九爷牵着白二小姐出来,白淽小姐的长相真的是惊为天人,她真的从来没见过长的那么好看的女孩子,和九爷的长相再没有更加匹配的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九爷对白小姐格外的上心。

相比之下白薇小姐好像更加惨了一些。

白薇有些失神的走回了原位,坐在了病人的对面,白淽和那个男人的样子一直不断的浮现在她眼前,挥之不去。

那张脸和气质,身后还毕恭毕敬的跟着严逸,她当然知道严逸的身份,在整个顾家,除了顾老太爷之外,能够让严逸这么毕恭毕敬的,也就只有那个人了。

顾家现在的掌权人,令人闻风丧胆的顾九爷,手段狠辣无情,十八岁接手顾家就进行了一次大洗牌,以狠戾的手段和当仁不让的姿态重组顾家,横跨两道是无人敢惹的存在。

对于顾九爷,当中最多的猜测便是他的面容,有人说九爷生了一张俊美无俦倾国倾城的面容,是让男人看到也走不动道的主儿,可是又有人说,他青面獠牙,满脸伤疤,所以才不喜欢在任何公众场合露面。

白薇紧握指尖,指甲陷入掌心都未知,刚才那个男人,如果她猜的没错的话,肯定是顾玖笙无疑了。

可是白淽,为什么能够同他那般亲密,他们是怎么认识的,到底为什么白淽又能够如此不同,顾玖笙众多传闻当中还有一条白薇记得格外清楚。

他不喜欢任何异性的触碰,也不喜欢和任何女人打交道。

“大夫?”对面的病人看着她这样扭曲的样子,有些害怕的张口叫了声。

白薇抬头,眼中一闪而过的狠辣让他往后缩了缩身子,这位大夫,到底是怎么了。

“把手伸过来,我给你把个脉。”白薇迅速恢复了平静,同对面的人说道。

病人老老实实的伸手过来,白薇开始给人细细把脉,就算脑袋里那张脸挥之不去,她也没有多言。

事情总得要一件一件的解决才是,只要她还在顾宅,就不愁没有机会能够见得到那个男人,无论他是不是九爷,她总会知道真相。

一排黑色的车子沿着顾宅大门往外而去,严逸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伸手将后视镜拨上去,然后张口问了句,“白小姐,您要到哪儿去呢?”

按照白小姐的性子,这么着急总归不会是回去见白家人的。

“我到星耀广场去。”

坐在她旁边的顾玖笙揉着她的手掌,指腹温柔无比,指尖相抵,感觉得到他手掌微凉的触感,“去买东西吗?”

白淽摇头,她没那么多闲情逸致逛街买东西,“在那里约了朋友。”

苏媚约的时间是上午十点,差不多到那里的时间也刚刚好。

“一起吃晚饭吧。”顾玖笙握着她的手掌说。

白淽看着身边的男人,他的样子应该是要出门工作才是,是和九爷吗?还是其他人?

“怎么不愿意吗?”男人看着她,莫名的有种像是被扔掉的小狗一样的眼神。

“今天晚上可能不行。”白淽还是拒绝。

这会儿他眼中的失落越发的明显了,白淽有种负罪感,她为什么要有罪恶感,病人和大夫没必要二十四小时都待在一起的啊,况且他的病症也稳定,不是随时发作的那种。

“那我如果晚上有时间的话就给你电话,但是我也不敢保证是不是有时间。”白淽松口说了句。

顾玖笙抬眸,脸上绽放出了明媚的笑意,“我等你电话。”

严逸叹了口气,九爷这一天算是有的等了,他可是看得出来在白小姐的眼里,九爷的地位可不像九爷看重她那般的重要。

------题外话------

写了九爷那个啥,我好怕被屏蔽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