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对待我要和其他男人不同/神秘顾爷掌上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顾玖笙一阵行云流水的动作基本上打蒙了白淽,直到两人额头相抵,她感觉到了那抹炙热退却之后的冰凉,四目相对,白淽看到了他眼中那抹不相同的东西,额头上比寻常人要更加凉一些的温度,肌肤间相贴的温度。

他这个人,给人的感觉是真的不一样。

注意到她的样子,顾玖笙分明也清楚了今天自己一系列的动作有些吓到她了,好不容易才建立起来的伪装,不能就这么倾然崩塌了。

否则的话,那些阴暗的东西倾泻而出,很容易将面前的人给吓跑了,他赌不起这把,从来赌不起,从她将自己忘记的那一刻开始。

从月离这个名字吐出来,对面人却丝毫无反应开始,顾玖笙心底的失落可想而知,分明就是她说了,只要说出这个名字,她便一定会想起他。

但却也是她违背了这个约定,只有他自己一个人记到了现在,午夜梦回的时候总是能够看得到十年前那个背着小背篓,每日不断给他送饭的小姑娘。

可是对方,却将他给忘的一干二净了,似乎在她的记忆里头,自己从来没有存在过。

所以他便一直在想,是不是那段相处的时间与她而言,只不过是昙花一现短暂一瞬而已,根本不值得记住,又或者是他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对的,让她就这么将自己给忘记了。

总而言之,那份属于两个人的记忆被她这么忘记了,到现在他心里还是格外的不舒服。

“你的温度不高,想来是没感冒,真的太好了呢。”顾玖笙在女人说话之前便同她分开,动作温柔,语调也恢复的和昨日一样。

就好像那个强行拉着她将她鞋子给脱掉的男人不是他一样,那样霸道乖戾的样子,也只不过她的错觉一般。

“我是大夫,当然会对自己的情况有一定了解了,我身体挺好的,不会那么点雨就病了。”白淽哼了声。

再说了,那伞全部遮着她一个人,就是裤腿淋湿了都能发烧的话,那真的是太瘦弱了些,白淽这种两世都上山采药的人来说,一点点的风雨不会太艰难。

“嗯,你最厉害了。”顾玖笙抬手,将女人额前的碎发捋到耳后,动作亲昵,可是人面上却还是冷淡风清。

白淽看着他这态度转变的样子,没多说什么,抬手摸了摸额头,“你先起来吧,到浴桶里头泡着,我给你施两针。”

顾玖笙低头,看了眼自己裸露的上半身,身上的睡袍已经被扒拉下来扔在了被子上,对面的小姑娘可是一点都没有害羞的意思,面色和寻常无异。

男人掩盖眸中的情绪,目光平和无比,“女孩子还是应该注意些,我便算了,日后和别的男人你要更加注意分寸才行,他脱衣服的时候,非礼勿视。”

白淽扶着他起身,面色未变,“我是大夫,大夫眼里只有病人,没有性别,你放心吧,这会儿你在我眼里同我也是没什么不同的。”

所以不要顾虑那么多的情绪了。

顾玖笙低头看着她,敛去了眸中的阴郁,一本正经的开口,“答应我,以后同别的男人必须注意距离。”

想到她会如同对自己一样的去扒拉别的男人的衣服,顾玖笙心里那股疯狂就几乎快要压制不住,险些控制不住将她关在身边,日日只能对着他一个人。

“自己能进去吗?”白淽扶着人到了浴室里头。

严逸带着佣人十分识相的走出浴室,这个时候按照九爷的心思,肯定不喜欢他们在这儿,早点撤退是最好的。

男人长腿一抬,轻松的跨入了木桶当中,褐色的药水浸没到了男人胸前,白淽站在他身后,开始沿着背部的穴位给他扎针。

“我想问一件事情,不知道月离先生能否回答我?”白淽手上捏着针,心平气和站在男人背后。

“嗯?”

“你是不是有洁癖啊?”白淽小心翼翼的张口。

其实她想问出来的是,你是不是精神上有什么问题啊,比如强迫症之类的什么病症,或者说是其他的什么心理上的问题。

但是她没好意思问出来,凡事得有个尺度,她的责任是治好这男人身体上的病,至于心理上的病,还真的不归她管,她来到这个世界之后才发现还有这么多心理上疾病,什么抑郁症洁癖强迫症之类的,心理上的疾病往往是最难医治的。

顾玖笙侧目,旁边拿着针的小姑娘满脸认真,囧囧有神的大眼睛好好的看着他,他没说话,也没回答。

白淽了然,还真的是十分严重的洁癖,所以她穿着那双沾了血的鞋子在东区的话,是他没办法忍受的,所以才一定要把她脚上的鞋子给清除掉。

这么一想来,还真的通顺了。

不过她却忽略掉了男人话里的那句话,对于他的东西。

“有几个穴位扎针的时候会有点疼,你要是疼的话就告诉我一声啊。”白淽顺着男人背部脊椎的位置开始施针。

悠悠药香的味道不断从浴桶里头散发出来,顾玖笙低头看了眼浴桶里头的药汤,跟着问了句,“这药香味同你身上的味道很像。”

“我泡药浴的时候也是用这个方子,不过同你的又有些不同,这里少了两味药。”白淽头也不抬的回了句。

白淽从前就用药材泡药浴,方子是及其养身的,到了这里之后也继续从前的方子,所以身上总是有股淡淡的药香味,闻着神清气爽,格外舒心。

顾玖笙低头看了眼,若无其事的问,“那我的方子,是不是能够改的和你的一样?”

他只是渴望能够拥有的更多属于她的东西,她的一切,无论是什么,哪怕味道,他也想要独占,恨不得拆分入腹,可是现在,那股渴望只能够压抑住,绝对不能够暴露在她面前。

“不行,这桶里的方子要是加了那两位药的话,与你的身体状况有些相冲,不能用。”白淽拒绝道。

这个是绝对不成的。

男人眸中一暗,顺从的点头,却还是循循欲诱,“那是什么药方,我很好奇。”

“刺五加,白术,茯苓,人参,鹿茸......”白淽老老实实的将药方念了出来。

严逸进到浴室的时候白淽刚刚出去打算吃饭,药浴桶里头的男人老老实实的坐着,肩膀上扎了三四针的样子。

“九爷,您先吃点东西吧,白小姐已经准备吃饭了。”严逸张口道。

顾玖笙抬头看着他,透过没有拉下帘子的玻璃看到了那边乖乖洗完手坐在房间沙发旁准备吃饭的小姑娘。

“以后我的药浴桶里头,再加上两味药,别让她知道......”

------题外话------

正在努力码字,22号上架哟大家,我想想要搞个小活动的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