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 紧紧拽着她的手不放/神秘顾爷掌上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虽然说整个顾家东苑这边是独属顾玖笙的区域,也只有独特的少部分人能够进入,但是因为他身体的缘故,所以这边的情况时时都会传递到老太爷那边去,这边人刚刚烧的不省人事,那边老太爷已经顶着暴风雨急匆匆的从前宅过来了。

向管家忙着给老太爷擦拭衣服上被打湿的部分,前宅一部分都是长廊,顺着过来撑着伞也淋不到多少雨,可是这样的天气,伞肯定是挡不住呼啸的暴风雨的,看着按照白淽的要求到药房那边取药的佣人,老太爷这会儿更加着急了。

“怎么好端端的就淋了雨了,出什么事情了。”老太爷看着严逸道。

“白二小姐昨晚上给九爷开了个方子,早上按着这方子服了药,白小姐也吩咐了说是不能受凉,可是我却没能照顾好九爷。”严逸低头自责的说。

这件事情他脱不了干系,如果他能够在九爷苏醒之前就将白小姐找回来的话,那么九爷也不会在暴风雨下来的时候到后山去找白小姐,也就不会淋雨。

说来说去,还是他的问题大一些。

“白二小姐?”老爷子看了眼那边佣人进出的顾玖笙的房间,“他们两人相处的很好吗?”

“九爷对白小姐很上心,也十分的在意。”严逸老老实实的说道。

虽然严逸也不知道顾玖笙对白淽这么上心的理由到底是什么,九爷这人无论做什么事情都是有他的考量,自己只要按照吩咐来办事就可以。

“那现在情况怎么样了,有没有危险?”老太爷担心的看了眼卧室的方向。

虽然这孩子三天一大病两天一小病的,身子孱弱,可是老太爷却还是没办法去习惯,这会儿心里的担忧自然是可以理解的。

“白小姐看上去的确是医术很高的样子。”严逸思索着回答,“这会儿有白小姐陪着,老太爷不用太担心。”

向管家给顾老爷子泡了杯清茶过来,路过房间门口的时候他侧目看了眼里头正在认真给顾玖笙施针的白淽,笑呵呵的回到了老太爷身边。

“您也别着急,您不是也说了白家能够绵延这么多年,肯定也是有两把刷子的,我瞧着这白二小姐身上的那股气质就和旁的白家人不同,肯定也是有她自己的底气在,否则的话肯定是不敢施针的。”向管家说着将茶杯递给了老爷子。

老太爷叹了口气,看着那边已经动作迅速的将木桶取过来往浴室里头搬进去的佣人。

“这是要做什么?”老爷子看了眼。

“白小姐说要开始让九爷泡药浴。”严逸回应道。

佣人从房间里头开开心心的跑出来,喜悦的对着老太爷说,“九爷的烧已经退下去了,也不知道白小姐用的是什么法子,竟然这么快就将温度降下来了。”

几人脸上一喜,老太爷看了眼卧室的方向松了口气,心里悬着的那块石头轰然落地,顾玖笙也曾经发过几次烧,温度简直高的可怕,他原本天生就体温偏低,烧成那个样子可想而知有多严重了。

那时候医疗队围着折腾了一晚上才将体温降下来,期间还好几次吐血不止,凶险万分。

可是这丫头是用什么样的法子,才将温度给降下来的,老太爷心里头那个信念越发的坚定了,这白淽,真的是笙儿的贵人。

老爷子这么想着起身,向管家扶着人往卧室那边过去,严逸当然知道老太爷这会儿是想去同白小姐说几句话,九爷这次能够化险为夷,是白小姐的本事。

“老太爷......”严逸低头在老太爷耳边说了几句话。

老太爷哼了声,拐杖在地上动了动,“你以为我是傻子,我知道。”

这年头的年轻人不知道到底是在想什么,身份这种东西玩什么隐藏,真的是。

白淽这边低着头和死命拽着自己不松开的手斗智斗勇,这人明明已经昏过去,还能这么用力的拖着她不放,五指十分的用力,捏的她手都有点疼。

“松开,你先松开我。”白淽说着已经从针包里头取了针出来。

给他扎一针,让人先把她手给松开在说。

刚准备下手的时候,老太爷已经在向管家的搀扶下走进了房间里头,严逸跟在两人身后,看到了白淽这会儿的状况,脸上带着微笑。

九爷还真的是,很在意白小姐的。

“小姑娘。”老太爷看着白淽,语调不自觉的带上了柔和。

刚准备扎针的白淽听到了老太爷的声音,动作迅速的将银针收了起来。

“老太爷。”她蹲在床边,脸上扯出笑容。

老太爷往前走了两步,床上的人脸色这会儿有些苍白,却不像从前那样的危机,视线落在了顾玖笙抓着她的手上,老太爷笑了笑。

“谢谢白小姐操心了,原本我想着你年纪轻轻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作为,谁想到还是我老头子目光浅显了。”

“您过奖了。”白淽微微颔首。

“这孩子身体一直不太好,以后也需要你多劳心了,今天就麻烦你多看着了。”老太爷看着床上还没醒过来的人。

白淽也明白了老爷子的意思,是让她今天晚上都得守在这里,看着床上的男人。

“老太爷也不用多担心什么,他这会儿烧也退下去了,不会有任何问题。”

给顾玖笙吃的那药,是她特别做出来的,对于感冒发烧这些小病症都是有奇效的,从望华山上下来的时候她身上带了一瓶,也是以备不时之需。

“白家那边我会安排人回去通知一声,白小姐先且安心的在这里住下了,这段时间月离的身体都需要你留心照顾了,看的出来他对你很信任,就有劳你多费心了。”老爷子同她客客气气的说话。

语调之间丝毫没有任何的架子,反倒是平和近人很多,一点也看不出来曾经顾家掌权人那样的杀伐果断,当真岁月对人还是有抚平棱角的作用,人到暮年之时,年轻气盛的张扬,总是会被下意识的收起来。

“老爷子客气了,医家以治病救人为信,况且这也是应当做的,我随着姐姐过来,自然这也是我应该做的。”白淽手已经被捏的麻木了。

她都怀疑手掌纹都快被这昏迷的人给捏没了。

老爷子对她的礼貌态度很满意,到底是玖笙看中的孩子,从气质到礼数分毫不差。

“既然这样,我就不打扰你了,需要什么尽管同他们说。”老爷子说完这句话,就被向管家扶着走出了卧室。

原本安分的端坐着的白淽在老爷子离开之后开始用力的挣扎,严逸看着她的样子有些好笑,却是没敢笑出来,安安静静的给她倒了杯水递过去。

“白小姐喝点水吧。”严逸带着笑意开口。

白淽看着递到自己面前的杯子,抬头看了他一眼,这家伙,是在挑衅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