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 满柜子合身的衣服/神秘顾爷掌上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头顶的雨滴落下的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密集,稀稀落落的打响了周遭的树叶,风吹过来满脸的雨水,白淽站在树下,看到了他头顶雨伞上汇聚下来的雨水顺着落下来,打湿了他的肩膀,黑色的外套上头落下的晕染开的浅浅痕迹。

注意到她下意识往后退的动作,顾玖笙原本就深邃的眸子越发暗沉,眼中似乎阴郁一片,整个人身后像是被黑色雾气笼罩起来一般。

“霹雳......啪啦......”

一道闪电划过,忽明忽暗间,他身上那股邪肆之气越发的严重,一改平时的温润尔雅,彻头彻尾的像是换了一个人。

严逸也没敢开口说话,这会儿九爷的心情不好,他是看的出来的,抬头盯着对面的白淽,心里头微微叹了口气,这白小姐,还真的是挺不听话的,这么一会儿的时间就已经跑到后山来了。

后山上是真的挺危险的,毒蛇毒虫多的很,难怪了九爷会担心。

好不容易反应过来的白淽这会儿抖了抖手上的树叶往前过去,她害怕个什么毛啊真是的,她是大夫,哪有大夫怕病人的。

这么想着骨气硬起来的白淽往前冲了过去,顶着那片比她脸还大的树叶放在额头上挡雨,“你出来做什么,你这会儿不能淋雨。”

他吃的药很避讳风寒,这么明目张胆的出来淋雨,是真的不太好。

男人低头,视线落在她脚上的鞋子上,薄唇微抿,“你出来做什么?”

“我看后山这边没什么人会过来,被保护的也很好,所以就想着过来山上看看有没有什么罕见的药草。”白淽被他的眼神这么一看,老老实实的说了句。

头顶的雨下的越来越大,白淽反应过来之后,用力的将自己的声音盖过雨声,“你现在不能淋雨,赶快回去。”

严逸将雨伞牢牢的撑在了顾玖笙头顶,还没等她在说什么,就看到面前的男人已经蹲在了地上,白淽反应过来低头就发现他动作强硬的在扒她脚上的鞋子。

白皙的脚掌被他握着踩在了地面的手帕上,白淽单手撑着他的肩膀让自己站稳当了,“你在做什么。”

脚上的鞋子很快被扔在了地上,紧跟着一阵地转天旋,她被顾玖笙抱了起来,他的净身高就有一米八左右,这会儿被拦腰抱起,离地面这么高的距离,她伸手抱住了男人的脖子。

“月离!”白淽叫了声。

这大下雨的闹什么呢这是。

男人一言不发,抱着她往顾宅的方向过去,他唇线紧抿,下颚线条紧绷,严逸将伞往两人头顶撑着,白淽分明感觉到自己自己腿弯处被捏的生疼,紧紧的扣在他身上不许动。

“等等,我自己走,你现在不能淋雨。”白淽叫了声。

她鞋子是被扔了,但是腿还在好不好,再说了,正常人谁会把人家鞋子给扔了,这么做真的已经超出她的认知范围。

“别说话。”顾玖笙动作平稳的往前走着,目光平视前方,没看她一眼。

别说严逸了,就算是白淽也知道他这会心情十分的不好,虽然不清楚原由,这种下雨天为了不在节外生枝,只能让他抱着往那边过去。

严逸动动树上的伞骨,还没等挪动过去,就听到男人的吩咐。

“遮着她。”

“可是......”再看到男人面部紧绷的线条的时候,严逸下意识的收回了话,九爷这会儿真的是到了极端了。

可是九爷的身体是禁不住雨打的,这么淋了雨不是更加要乱了吗。

对着白淽使了个眼色,白淽准备动手的动作停了下来,严逸的眼神里分明充满了警告和劝诫。

让她不要轻举妄动。

三人回到玻璃房的时候差不多快湿透了,白淽身上还好一些,只是腿被打湿了,上半身被严逸手上的伞给遮的严严实实的。

玻璃房里头的温度被调高,白淽被放在了沙发上坐下,看着面前男人已经被打湿的衣服,她蹙眉,“你先去洗个澡换了衣服,不然的话病情会很严重。”

严逸将白淽的拖鞋取了过来递给了顾玖笙,男人在她面前单膝跪地,取了一旁的抽纸过来,低头握着她的脚踝认认真真的擦拭了脚上的水渍和不小心沾到的枯树叶,一直到白皙的脚掌变得干干净净的他才将拖鞋给她套上。

“我看你是真的听不到我在说什么。”白淽无语。

“这便去了。”男人听话的回了句。

紧跟着注意到了她裤腿上的水渍,他方才舒展开的眉头又紧皱起来,起身将她从沙发上牵起来,男人带着她一直走到了隔壁的房间门口,还没等白淽说什么,就已经被男人给推了进去。

“衣服在左边的柜子里,先换了干净的,免得感冒。”男人的声音从门口出传进来。

她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裤腿,说实话,她身上这点水渍和他的比起来,真的不算什么,而且方才月离看着她的样子,就好像要亲自动手给她换衣服一样。

“九爷,您先把衣服给换了吧,热水已经备好了。”严逸急匆匆的开口。

黑色的外套已经被雨水给浸透了,这会儿就连里头的白衬衫也是一样的,裤腿上还在不断的往下滴水,昂贵的浅色地毯上这会儿落下了浅浅的水渍。

“咳咳......”嗓子里头那股熟悉的感觉又上来了,顾玖笙捂着嘴咳了两声。

严逸脸色变了变,急忙将手帕递了过去,“九爷,还是快去泡个热水澡。”

男人接过帕子的时候,指尖的冰凉让严逸心头一颤,这温度超过了从前的冰凉。

“看着她。”顾玖笙说了句,迈开步子往浴室那边过去了。

落在地上的帕子上,一朵血腥的红梅绽放其上,严逸捡起来握在手上,面色有些凝重,说实话,他并不是很相信白淽小姐的医术。

可是九爷相信她,他也就选择了无条件的服从,九爷的心思他从来看不透,握着手上的帕子,他看了眼次卧的方向。

但愿白小姐真的能够给九爷的病情带来希望。

白淽踩着拖鞋站在了宽大的衣橱面前,看着里头被摆放的整整齐齐的女式衣物,她已经快疯了,这里头衣服随便取一件过来就是她尺寸,不大不小,正合适。

今天这一系列的事情,都让她没办法去解释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低头看了眼,莫名的觉得,自己脚上被绑了一根铁链,而链子的那头,在月离手上,被他紧紧的捏在手上,丝毫不松。

这人到底是什么意思,从拖鞋到衣服,再到亲自给她穿鞋子,到现在了,如果说不觉得奇怪,那她才是真的傻了。

刚才将衣服换好了,门口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白小姐,九爷的情况不太好,您快去看看......”

------题外话------

抱歉啊,今天晚了点,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