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他的阳光/神秘顾爷掌上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确定了要给这位顾家尊贵的客人治病之后,白淽也仔细查看了他的情况,身体可以说是很奇怪了,各方面的缘故都有,不过奇怪的一点是,她说了隔一天过来一趟,偏偏这位爷硬是确定了一天一趟,为什么这么执拗白淽也不明白。

只不过能够多来这里一段时间,说明能够找到小白的概率就越大,现在她急需确定,小白到底是不是同她一样穿越过来的,还是在这个世界,也有同小白那样的百年灵兽。

栾朝那地方说是同A国的古代一样,但是却也并不一样,那里的人划分的很明确,都是拥有灵力的人,所谓灵力,可以说是玄学之力也能够说是人的意念和同大自然共同修炼学会的,农耕,工者,武者,最强灵力的持有者是栾朝皇室,所以他们能够统治整个栾朝,乃至五国大陆。

她出生的时候灵力偏向万物花草树木,所以选择了医者这个阶层,好不容易在那里做到了包治百病药到病除,没有她看不好的病解不了的疑难杂症,刚刚才成为栾朝赫赫有名的年轻神医,就冷不丁的就被打过来了。

在这个世界,这里的人不具有灵力的说法,她也试过了,这具身体根本不能修灵,不过医者的灵力原本也只是能够对世间所有药草的生长有敏锐的触觉,以及催生百年灵药的生长,其余的根本没什么用。

虽然说一下子从天上掉到了地上,白淽不是那么能够接受,但是这么长时间,也习惯了这个世界的修行法则。

这些年上山下海的,她也了解了这个世界植物生长的规律,药草的寻找也不用攀岩走壁,只用借助现代化的工具就成,已经死心接受了这个世界普通身体的白淽,却冷不丁的看到了小白。

如果那只类似小白的生物真的拥有灵力的话,那么她在这个世界几乎就能够如鱼得水,为所欲为。

所以这次必须在顾家将那只灵兽给找到,无论是不是小白,都得带过来,哪怕给它养一池子鲤鱼都成,得把毛球先给圈到她的圈里来。

算了算时间,白薇那边应该也差不多了,白淽收了自己的东西之后起身看着面前的男人,“既然这样,那你就先按照我的方子吃着药,早晚一副,三天之后我再过来查看你的情况怎么样。”

“三天?”顾玖笙目光同她平视,嘴里吐出这两个字。

“嗯,要想给你施针的话,身体底子得先探探,三天之后我再过来。”白淽收拾着手上的布包。

“方才说了是一天一趟,白小姐怎么给忘记了呢。”他语调温和,将刚才定好的时间说出来。

白淽眨眨眼,将帆布包挎在了身上,“我说的是开始用针之后啊,这段时间你只要按照我的要求认真的吃药就可以了。”

她也没必要过来守着,又不是当老妈子。

这三天她还得去好好查查在这个世界有关小白这种物种的资料呢,忙得很!没时间天天过来这里。

顾玖笙低头想了想,伸出手拉住了女人的手,“既然这样,麻烦白小姐给我留个电话,如果身体有什么不舒服的,我好方便联系你。”

白淽想了想,张口报出了一串号码给了顾玖笙,男人握着她的手捏了捏,满意的笑了笑,“我记住了,谢谢白小姐。”

严逸上前将人带出了竹林往前宅过去了,一路上白淽安静的跟着他,身边的人似乎有什么心事一样没说话,不过白淽也被灵兽的出现给打的七荤八素的,也没察觉,将人送到了拱门前头,严逸停下了脚步。

“白小姐请吧,以后我会亲自上门去接您过来,就麻烦您了。”

“不麻烦,医者仁心,这是应该做的。”白淽微微颔首。

人离开之后,严逸从靠在门边看了会儿,阳光下那边的白薇已经问诊抓药完毕,正在收拾自己的银针,她额头上透出薄薄的汗水,似乎的确是很耗神。

这白家人谁有资格给九爷治病,九爷自己已经做出了选择,来的是姑娘不说,就算白薇真的到了九爷面前,九爷也不会让她碰自己。

相比之下,这白淽小姐已经是九爷选定了的人,况且,九爷对她不一般,也用了心思,不然九爷那样的人怎么可能会有心思去骗一个小姑娘,所以这白薇的考验,什么时候九爷说停了,自然也就停了。

仰头看了看这顾家宅院,亭台楼阁,无比重叠,九爷从小就对自己的东西有种近乎变态的偏执,只要是他的,谁都别想碰,也别想动一下,这白淽小姐若是真的被划为了所有物。

恐怕会被九爷亲手折断了翅膀,永远关在笼子里头,再也没办法飞出去了。

原路返回了东边之后,严逸看到了已经将棋盘给摆好的男人,微风浮动,带动了周遭的竹叶发出沙沙的声音,顾玖笙指尖微动,将方才的棋局一点一点的解开。

黑白子相间的棋盘上,兵刃相见,杀的刀光剑影。

“九爷,已经将白小姐送到了前宅。”严逸低头道。

对面的男人抬头,指尖松开,棋子落在了棋盘上,丝绸绢布捂住唇咳了两声之后松开,“严逸,老爷子呢?”

“老太爷和请过来的大师在前厅说话呢。”

刚才他过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了老太爷满脸欣慰的样子,也不知道师傅是同他说了些什么,满是皱纹的脸上几乎都皱的看不到眼睛了。

这么些年,老太爷已经很长时间没这么高兴了。

顾玖笙低头,紧紧握住了右手手掌的位置,这只手,方才触碰过她的温暖,似乎还留有余温,这么多年,他没想到还能够在见到她。

也是这么多年,那抹照进他生命里头的阳光,又回来了,这次,他会牢牢的握在指尖,绝对不会再让她从指缝里头渗透出去。

男人眼中满是眷恋和不舍,嘴角带着一丝殷红,薄唇吻上了还带着余热的指尖,满目缱倦带着几乎偏执的迷恋。

看到他的样子,严逸心里明白了,这白小姐,也不知道是福是祸啊,只不过九爷向来做事情稳准狠,从来不会给对方留有任何余地,既然喜欢白淽,为什么不将人留下来呢。

“九爷,既然您对这位白小姐有所不同的话,那么为什么您要对她隐瞒身份呢?”他忍不住开口道。

以顾家掌权人的身份,恐怕会很容易受到女孩子青睐吧。

顾玖笙抬头,看着头顶略微刺眼的阳光,“严逸,你跟我多长时间了?”

“快十年了。”

“你清楚我的性子,若是决定了想要,当然是不留任何余地,若是得不到呢?”

严逸面色凝重,“毁掉......”

既然九爷已经将白淽归为了自己的所有物,就算得不到人,恐怕这尸体也会躺在这儿,同样的,商场上玩弄人心久了,没有人能够比九爷更加会用手段。

怎么样才能够慢慢一步一步的渗透,成为那个人生命当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这点,他最清楚。

并且,动作放慢,这也算是对白淽的尊重了......

------题外话------

哟哟哟,切克闹,举起你们的小手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