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给对面的男人看个病/神秘顾爷掌上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无论怎么说,白淽也是活了两世的人,虽然上辈子只在十九岁就死了,也没成个亲什么的,但是加上这一世,从古到今,浑身上下练就的恐怕也就是这趋利避害的本事更加强一些了。

所以对于危险的感知程度,是时候十分深刻的。

这个时候她清楚一件事情,对面那个男人,要是她不过去的话,自己真的会死的很惨,但是过去了,指不定会变得更加惨。

这过不过去也是十分让人纠结的一件事情。

“如果你不方便过来的话,我过去。”男人语调格外柔和的补了句,可是听在白淽的耳中,却是赤裸裸的威胁。

她踩着步子慢慢过去,上台阶的时候还看到了插在上头泛着冷光的飞镖,这东西,是真的能戳死人的那种,古代用的比较多,但是现在,现代人好像用的也挺多的。

无论在哪里,这可都是伤人的利器,能够皮开肉绽的那种。

绕过了飞镖之后,白淽走到了顾玖笙面前距离一米的位置,她低头能够看得到男人的拖鞋,露出的脚踝骨白皙精致,这样的男人,无疑是天选之人,家世背景,身份地位都是顶尖的存在,并且还给了他这样的妖孽面容,可想而知会迷倒多少女人。

她方才靠近,顾玖笙鼻子里飘进了一股悠悠的药香味,清新淡雅,像是一股清灵的风,驱散了他周遭浓郁黑雾而来,让他从身到心都格外舒服,连呼吸都感觉到顺畅了不少。

“走过来点。”从喉间溢出的嗓音,莫名的带着渴望。

白淽听话的往前走了两步,这顾家的地位在整个A国,就和栾朝皇帝的地位恨不得一样了,这里头的人,一个都不能得罪!!!

那股清新的药香味将好像拨开云雾一般将男人包围起来,让他从内到外变得格外的舒畅,他满意的勾唇,伸手拉住了面前小姑娘的手。

严逸吓了一跳,差点没蹦起来,九爷这是,碰了一个姑娘的手,对面那个,确定了是女孩子没错的是吧,一定没错的。

触骨生凉,白淽掌心如同握着寒冰一般,她下意识的往后缩了缩,却被人死死的捏住不放。

白淽看得到他骨节分明的手掌,宛若瓷骨一般的精致,不同的是,他腕骨上带着一串纹身,白淽眯眼确认,那是一串梵文。

“您有什么事情就说吧,男女授受不亲。”白淽说着往后抽了抽手。

却被面前的人攥的死紧,他面色柔和无比,手下却是丝毫不松力道。

“名字?”

“啊?”反应过来他问的是自己的名字,白淽跟着说了出来,“白淽。”

顾玖笙嘴角微微上扬,带出笑意,“很不错的名字,以药材来的?”

白淽点点头,心里头一万个草泥马飞过,这位爷,您能不能先松手啊。

对面的人脸上笑的和风柔旭,但实际手上是下了死力的,她分明都能够感觉到手被捏的死紧,攥的疼。

“严逸,泡壶茶来。”

“是。”

在白淽快挣脱无力的时候,对面的人将她拉到了自己身边坐下,两人距离挨的很近,几乎是在他一松开手,白淽就往沙发那头挪了过去,紧紧的挨着这边的把手。

“你不用往那边过去,我也不会吃了你。”顾玖笙话里带着低沉的笑意。

“我觉得我们还是分开说话比较好,毕竟咱们也不认识,您说是吗?”白淽紧紧的贴在沙发边上,侧身对着他说道。

从刚才他握着自己的手的时候,白淽其实就略微的有感觉到不对劲了,这人的体温偏低,寒气重的可怕,这样大太阳晒着的时候,手掌都能够这么凉,好像寒冰一样。

估计身体也不是太好。

“我听说你是白家请过来看病的,我身体不太好,不知道白小姐是不是能够给我看看?”他说着就把自己的手腕伸了过去。

她低头看了眼,实在不敢伸手碰过去,有种她一放手过去,就会被捏断腕骨的感觉。

“我刚才是不是吓到你了?白小姐身上的药香味闻着很舒服,我情不自禁了,希望你不要介意。”男人说的诚恳,眸中平淡无波。

白淽眨眨眼,这态度,和刚才捏着她手不放的人,好像不应该是一个吧。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她脑海里莫名的就想起了这句话,和刚才的反差,实在也太大了点。

“如果白小姐实在不愿意的话,那就算了,反正我的身子也是病入膏肓无药可医了,是我唐突了。”对面的人低头,长而微卷的睫毛动了动,有些失落的样子。

白淽眨眨眼睛,这剧情变化好像有点不对劲,本着医者仁心的心思,她还是张口回了句。

“就是把个脉而已,你把手放过来吧。”

其实她心里清楚,顾老爷子让她过来,肯定是因为查到了一些东西,她敢赌顾家这盘棋,自然也知道顾家能够查到很多东西,包括她是不是会治病,以及一些她没有刻意去隐瞒顾家的事情。

过来顾家,她也是抱着治病的心情过来的,给谁把脉不是诊治,不过是顺手的事情。

“那谢谢白小姐了。”顾玖笙说着将手腕伸了过去。

严逸端着茶盘过来的时候就看到那个闯进来的小姑娘一脸认真的在给对面的男人把脉,而他们家九爷,背靠软白的布艺沙发,手腕搭在人家小姑娘的膝盖上,眉眼柔和的看着她。

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意,阳光下整个人无比的柔和,这个时候九爷的眼中,满满当当的可都是面前的姑娘。

吓得他手上的茶盘差点没掉在地上,九爷从来都拒绝任何异性的触碰,对于他的病情,除了顾家名下组成的专业医疗团队之外,还没有被其他人察觉过。

只是这次为什么这个小姑娘能够例外。

安静的走过去将茶壶放在了两人面前的玻璃桌上,这普洱茶是九爷最喜欢的,也不知道这小姑娘喝不喝得惯,毕竟现在的小姑娘,可都是奶茶咖啡什么的东西喝的要多一些。

行云流水的将茶倒好之后,严逸安静的站在了顾玖笙身后,安安静静的等着这小姑娘问脉。

------题外话------

九爷开始戴上面具装大尾巴狼,啥时候掉马甲呢,我想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