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长安老师戏演得太棒了/亲爱的绵羊先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路棉站在所谓的VIP位置,看着宁悦走到姜时晏身边,两人低声交流,应该是在商量待会儿怎么拍这场戏。

忽然,姜时晏扭头朝她看了过来。

路棉微微一愣,他看她做什么?他的眼神是什么意思?难道担心她在这里围观会接受不了吗?

他想多了。她顶多心里会有点泛酸,理智告诉她,这是他的工作,她应该给予最大的支持和尊重。

路棉抱紧怀里的电脑,静静地看着他们做准备工作。

宁悦见姜时晏默不作声,以为他是赞同了自己的提议,挑了挑眉道:“那就这么说定了,我去找导演说。”

她就知道姜时晏不会拒绝,能光明正大跟自己的女朋友拍亲密戏,他怎么可能抵得住诱惑?

“等等!”姜时晏叫住她,“你这个提议太扯了,我拒绝。别折腾了,按照原来的计划拍摄。”

宁悦脚步顿住,不敢相信他居然会反对,难道他怕露馅?

嗯,一定是这样。

情侣之间演这种戏,没准演着演着就真情流露了,围观的人很容易看出端倪,确实有点冒险。

“既然姜老师不同意,那你去跟长安老师说,让她别在这里围观。”宁悦捂住胸口,艰难道,“我这心里有负罪感啊,感觉像是被捉.奸,完全找不到演戏的状态。”

姜时晏:“……”

宁悦怕他不信,强调道:“我没有骗你,本来我心里就紧张得不得了,怕演砸了,你女朋友在场我就更紧张了。拍这种戏,一直NG的话不太好吧。”

姜时晏眉心紧蹙,有点无奈,怀疑宁悦是故意为难他。

这种情况下,他怎么能让路棉离开?恐怕会让路棉误以为他在心虚。她要是不在现场观看,肯定会胡思乱想。

姜时晏犹豫了几秒,斩钉截铁道:“不行。”

宁悦耸耸肩:“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就等着被我演砸吧。到时候NG太多次,姜老师您可别埋怨我,我这个人入行多年,奈何心理素质始终不怎么好。NG次数多了,心态就更容易崩了。”

姜时晏算是知道了什么叫做天道好轮回,昨晚他才用“如果不提前对戏,搞不好会NG”这一招哄骗路棉,现在就轮到他自己。

他再一次看向路棉,想到宁悦的提议,头有点疼。

路棉这次没注意到他的视线,因为周淇淇拉着她咬耳朵:“我发现,姜影帝好像看了咱们这边几次,他是不是在看你?”

她的话吓得路棉不敢再去看姜时晏。

“没……没有吧,这边站了这么多人,或许他只是随便扫了一眼。”她心虚地为自己辩解。

前两天剧组的人还怀疑他们有关系,她出现在片场实在不明智,今天是头脑发热、一时冲动才会过来。

她已经有点后悔了。

戏还没有开始拍,现在走还来得及。路棉摸着怀里电脑包,对周淇淇歉然一笑:“我突然想起来,手头还有工作没完成,我先回酒店了。”

周淇淇一愣,怀疑自己幻听了:“你要回酒店?你要走?我特地给你留的位置啊,你不打算看将姜影帝人生中第一场床戏吗?”

谢谢,并不是很想看到。

路棉正要拒绝,章汉光的声音通过扩音器传遍片场:“无关人员请速速立场。再说一遍,无关人员禁止围观!”

周围发出类似惋惜的叹息,纷纷离开了现场,本以为会看到姜影帝的床戏现场版,他们真是做梦。

不用想也知道,拍这种戏需要清静的氛围,现场人多会影响到演员。如果有个别不规矩的人偷拍了花絮传出去,被一些不明真相的网友看到,怕是会闹起风波。

周淇淇是场记,需要她打板,她不属于无关人员行列,可以留下来围观。

她扭头看向路棉,朝她挥了挥手,遗憾道:“唉,早知道我就不叫你赶过来了,害你白跑一趟。”

路棉唇瓣紧抿,半晌,故作轻松地笑了笑:“我先走了。”

她望了一眼姜时晏,转身往外走。章汉光忽然叫住了她:“等会儿,你留下来,有件事我要跟你商量一下。”

路棉困惑地回过头,还有点不确定他是在叫自己。直到章汉光朝她走过来,表情有些凝重:“我们的拍摄遇到一点麻烦,可能需要你帮忙。”

“我吗?”

路棉指了指自己的鼻尖,她能帮什么忙?难道还指望她去给姜时晏和宁悦指导床戏怎么拍摄?别开玩笑了……

章汉光说:“宁悦刚跟我说,她的手臂受伤了,不能入镜。这场戏你清楚,是要露出手臂和肩膀的,宁悦原来的那个替身条件不行,替一下远景还可以,这种就不行了。放眼整个剧组,只有你的身形跟她相似。所以,你能不能替她拍几个镜头。”

周淇淇捂住嘴巴,露出来的那双眼装满小星星。

长安路这是什么神仙运气,居然有幸跟姜时晏拍亲密戏!

啊啊啊!她要嫉妒疯了!

周淇淇想到导演说别的人条件都不符合,只有路棉可以,心里还有点不服气。然而当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臂膀和腰,再对比一下路棉的,深深地自卑了。

路棉今天穿的比较休闲,普通的棉质白T恤搭配天蓝色的高腰牛仔裙,T恤下摆扎进裙子里,圈出一段儿纤瘦的腰线。裙子是中长款,前面开叉,一双腿又白又直,还很修长。

周淇淇服气了,但心里还是好他妈嫉妒,跟姜时晏搭戏啊,还是这种戏码,这是多么千载难逢的机会。

不过,换作别的女孩早就兴奋得晕过去了,路棉怎么这么淡定?

路棉不是淡定,是根本没反应过来。

什么情况?

让她代替宁悦拍这场戏?开什么玩笑?

章汉光以为路棉不乐意,虽然姜时晏很受女孩欢迎,毕竟是拍亲密戏,她可能没办法接受。

他继续游说:“你放心,这场戏会拍得比较含蓄,我们姜老师一向绅士,你担心的那些问题不会发生。至于不会演戏,我会教你怎么做动作,面部表情和眼神那些还是由宁悦本人来完成。”

路棉还是觉得有点荒唐,奈何找不到理由拒绝:“可是……可是……”

“我们已经布置好现场了,今晚不拍就白忙活这么久了。”章汉光说,“另找替身,或者是等宁悦伤好再拍都不现实。这部电视剧是你的作品,你也希望它能顺利完成吧。”

路棉感到为难,看向旁边的周淇淇,却见她疯狂地眨眼示意,恨不得替自己做决定,那眼神仿佛在说你快答应吧!

“长安老师,就当帮我一个忙。”宁悦不知何时走过来,假装捂住手臂,“这件事说起来是我的责任,给大家添麻烦了。我是晚饭时间不小心弄伤了手臂,还没来得及跟导演报备,这边的景已经布置了一大半。”

姜时晏静静地看着宁悦演戏,觉得去年那届金马奖她没能拿到最佳女主角真是太不公平了,演技如此炉火纯青。

导演和女主角双重夹击,路棉觉得自己要是再不答应就有些矫情了。

她刚要点头,姜时晏就走过来了,顺着导演刚才的话,看着对她说:“嗯,不用担心,我会很绅士的。”

路棉放下电脑,稀里糊涂地换上了宁悦的戏服,挽了跟她一样的发髻,从背影来看,两人就像是复制粘贴。

周淇淇看了眼那一抹纤细的身影,暗暗决定回头就重新拟定减肥计划!

宁悦是女明星,身材好并不奇怪,她在采访中也说过,开水煮白菜是她每天必吃的一道菜。路棉就不一样了,偶尔大家一起在片场吃盒饭,可以看到她的饭量并不小,竟然在以瘦为美的女明星面前没有被比下去。

姜时晏那边完全不用担心,章汉光主要是给路棉讲戏,告诉她怎么走位,以及一些细节动作。

说到一半,他猛然反应过来:“不对,你是编剧,不用我讲你也明白吧?”

路棉该怎么说,她不仅明白,昨晚还陪姜时晏排练过一次……

她看向姜时晏,他也看着她,两人目光交汇,似乎想到一起去了。

章汉光最后坚持讲完了这场戏,还亲自拉着姜时晏示范给她看。

旁边留下来围观的周淇淇以及灯光师等人眼珠子都快掉了,看着年过半百的导演坐在姜时晏怀里,教路棉如何宽衣解带,手该往哪儿放。

教完了,章汉光长舒口气,看着一脸呆滞的路棉:“记住了吗?一会儿就这么演。”

路棉愣愣地点头。

章汉光坐回监视器后面,抬手示意各就各位,要开始拍了。

路棉紧张地咽了咽口水,这跟昨晚对戏时只有她和姜时晏两个人不同,虽然清场了,留下来的人仍然不少。

在这么多人面前跟姜时晏演那样亲密的戏,她克服不了心理障碍。

她都想撂挑子不干了。

要是今晚没跑过来看戏,估计就没有这一出了。如果说那会儿只是有点后悔,那么她现在是非常后悔。

就在她懊恼之际,肩头忽然落下温暖的手掌,隔着一层薄薄的纱质大袖衫。她回头,是姜时晏站在她身后。

他轻声安抚:“别担心,一切有我。”

路棉不语,姜时晏盯着她片刻,微微一笑:“我忘了说,你穿成这样还挺好看的。”

虽然是跟宁悦一模一样的造型,但两人呈现出来的效果截然不同。路棉平日里就优雅端庄,换上飘逸的轻纱,只觉得清丽动人。

章汉光导演已经等很久了,见他们俩在说话,以为在交流剧情,便没有打扰。他都计划好了,今晚就拍这一场戏,如果能达到预期的效果就好了,不指望别的。

“准备好了吗?好了我们就开始了。”

姜时晏朝导演比了个手势。

场记板打响,章汉光喊了声“action”,姜时晏立马就进入状态了。

路棉也没问题,反正后期会剪掉她的脸,她只需要按照导演的要求走位和动作就行,不用有演技。

姜时晏说完台词,在她靠近之时,一把将人拉入池中。水花溅起,下一秒挂在她肩头的绯色大袖衫漂浮在水面,如同莲花在清池中绽放。路棉的肩膀和手臂都暴露在空气中,大半个后背在水里,看不真切。

披散在身后的长发被打湿,她抬起眼眸,怯怯地看着他,这里本来是有一句台词的,但她太紧张了,忘了说,导演居然也没喊卡。

姜时晏抬起手指抚摸她的侧脸:“若不是为了茹月,你会来吗?回答我,我想知道你的心里话。”

他用了“我”,而不是“朕”,足以见得他对贺兰音的感情,哪怕是九五之尊,面对心爱的人时,也会放下高高在上的骄傲。

路棉怔怔与他对视,眼里有情意溢出,可能她自己都没发现。

许久,她眼神多了一丝慌乱:“我……我不知道。”

章汉光惊讶地盯着监视器,心中有怀疑,长安路真的没有学过表演吗?这眼神和表情简直绝了,完全符合贺兰音心动而不自知的状态。

最难得的是她竟然能演出那种足以打动人的情意。

章汉光哪里知道,路棉根本没有演的成分在里面,是姜时晏演技太厉害了,能轻而易举调动对反的情感,再加上路棉本来就喜欢他,真情流露的自然而然。

贺兰音回答“不知道”,意味着她没有正面拒绝卫翊,仅仅是这样,足够让他心中欢喜。

他揽过她的腰,另一只手捏着她的下巴微微抬起,偏头准备亲上去。

“Cut!”

章汉光喊了一声,打断了姜时晏的行动。

他忽然别开视线,后背抵在光滑的池壁上,暗暗松口气,还好导演即使叫住了他,搞不好他真的亲上去了。

路棉面颊通红。过了这么久,池里的水其实已经有些凉了,她却觉得全身如同泡在温泉中,热得她要晕过去了。

宁悦在旁边鼓掌,不吝夸赞:“长安老师戏演得太棒了!我都看入迷了。真的不考虑进军娱乐圈吗?”

姜时晏转头警告性地瞪他一眼,宁悦缩了缩脖子。

浴池中的戏份不算什么,下一场戏才是重中之重,姜时晏捞起池中湿透的大袖衫披在她肩膀上,将人抱起来,朝三米开外的床榻走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