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你是在嫌我笨/亲爱的绵羊先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毕业典礼结束,接下来就没什么重要的事了,毕业生们要么跟家人在校园里游玩,要么回寝室收拾东西准备搬离学校。

路棉不住在学校里,省去了搬家这一难题。

姜时晏终于哄好了生气的女朋友,牵着她的手在偌大的校园里漫步,参观她生活了三年的地方。

学士服已经还回去了,路棉穿着自己的衣服,黑色的小短裙,露出一双修长纤细的腿,非常凉快。唯一的不足是脚上的高跟鞋,走路很不方便,再加上身体还有点不舒服,逛校园就更费劲了。

好在姜时晏全程搀扶着她,避免她摔倒。

他本来要背她,不过被她拒绝了。一来,在校园里太招摇了。二来,她穿着短裙容易走光。

“你每天上课下课是不是会经过这里?”姜时晏走在一条林荫路上,两边都是草坪灯,还有高大的绿树。

路棉:“是啊,怎么了?”

姜时晏摇摇头:“没什么,我对这里印象深刻,因为在你的视频里出现过很多次。我看录像的时候就想过来看看了。”

两人逛了很久,路棉拉着他在旁边休息一会儿,跟她聊一些在学校里发生的趣事,有的他已经在她的视频里看过,仍然听得津津有味。

“前面就是三一学院,我们要过去看看吗?”路棉忽然指着前面道。

姜时晏看着她的脚,担心道:“你确定还能走吗?”

路棉站起来走了两步给他看:“我没事。你好不容易来一次,当然要陪你逛个够,下次来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这舍命陪君子的精神当真是让姜时晏感动,他站起身,手揽在她腰间,让她大半个身子的重量交给自己:“走吧。”

路棉轻笑,靠着他往前走,继续充当导游一职,边走边给他介绍。

“看到那棵树了吗?那就是砸到牛顿的苹果树!期末考试前,同学们会来拜一拜,祈祷考出好成绩。”

姜时晏看着那棵不算粗壮的小树苗,枝叶倒是繁茂,像一柄撑开的绿色雨伞,静静地立在高大的建筑前。

他对路棉的话表示怀疑:“你们学霸也信这个?”

路棉本人是不太信,但身边有的同学会信,她笑道:“玄学嘛,高深莫测,信一信还是可以的。”

她所有朋友中,最信玄学的应该是宋颂,高中三年,每逢考试必拜各个学科的名人。她甚至认为,高考数学能取得好成绩,一部分原因是她向林书山借了运气。

姜时晏忽然觉得不对:“你确定这是砸牛顿的苹果树?几百年过去了,才这么小?”

他一脸“你是不是骗我”的表情,路棉解释:“这当然不是最初的那棵树,这是从那棵树上分出来的枝条种出来的苹果树,本质上没什么区别。”

这么解释,姜时晏就相信了。

“看到苹果树旁边那栋建筑物了吗?牛顿当年就住在这里,你要不要拜一拜?能变聪明。”路棉推了推他的胳膊,怂恿道。

姜时晏“嘶”了一声:“你是在嫌我笨?”

路棉连忙摇头,眼神非常诚恳,她绝对没有那个意思,她就是兴致来了随口一提,要不要拜全凭他。

姜时晏看了她一会儿,忽然反应过来,嗯,女朋友是剑桥学霸,就算嫌弃他笨,他也只能认了。因为跟她比起来,他确实可以称得上“笨”。

他甚至开始祈祷,以后他们俩的孩子最好全部遗传路棉的智商,那么他就不用操心孩子的学习状况了。他有时刷微博,看到家长辅导孩子功课的视频,看得直皱眉。

虽然心里是这么想的,姜时晏还是听话地朝牛顿的苹果树拜了拜。

路棉笑得眼睛弯弯,真是口是心非的男人,刚才还在怪她不该嫌他笨,转眼就老老实实地拜苹果树。

果然,他也觉得自己笨,想要通过这种方式提升智商。

姜时晏一脸虔诚地拜完苹果树,一转头就看到路棉在笑,屈指在她额头弹了一下:“你就笑话我吧。”

路棉捂住额头,学他刚才那样无辜地眨眼。

——

中午一家人在附近一家西餐厅用餐。

荣绘切下一小块牛排,用叉子扎起送进嘴里,食物很合口,她满意地抿了抿唇,似乎在回味。

“你们什么时候回国?”她知道姜时晏正在拍戏,从剧组请假特意赶来的。

这件事路棉在逛校园时已经跟姜时晏商量过了,此刻面对妈妈的提问,她不假思索道:“明天晚上八点左右的航班。”

虽然章汉光导演那边没问题,还是尽早回去最好。姜时晏毕竟是主演,戏份重,他请假缺席,跟他有对手戏的演员也会受到影响,继而影响到整个拍摄进度。

明天是路棉的生日,打算中午在舅舅家聚餐庆祝,下午回出租屋那边收拾一下东西,晚上出发去机场。

姜时晏的大明星身份有点麻烦,需要注意的地方很多,机场人来人来,很容易被人认出来,继而拍到照片。

荣绘捏起胸前的餐巾擦擦嘴角:“你们决定就好。”

她本来想找机会跟姜时晏好好聊一聊,眼下看来,两人的安排太紧,实在抽不出合适的时间。

荣绘端起果汁抿了口,眼神有点复杂。

有些事情骗不了过来人的眼睛,早上路棉看她时的眼神,还有他们两人自然而然流露出的感情,都让她相信他们之间有了实质性的关系。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还是觉得太早了点儿,至少……至少也得等订完婚吧?

不过转念一想,路棉一向懂事,不用她操心。而姜时晏经过她的考察,也知道他是个懂得分寸的人,必然会有责任有担当。她把事情挑破了,反而会让他们不知所措,还不如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交给他们自己选择。

荣绘敛下眼眸,不知道自己的“放手政策”是不是对的。

她看向对面的两人,路棉低头喝南瓜浓汤,似乎不合口味,蹙了蹙眉,姜时晏便将自己面前那份甜品推过去让她尝,并顺手将她垂下来的头发别到耳后。

姜时晏抬眸时发现荣女士正看着自己,连忙正襟危坐,拿起刀叉切自己的牛排。

Sana看到路棉吃的草莓千层,舔了舔唇:“我也想吃。”

姜时晏放下餐具,招手叫来侍者,帮她点了一份跟路棉一样的甜点。小姑娘立刻投来感谢的笑容。

姜时晏回给小姑娘一个微笑。

荣绘一番心思百转千回,最终看向路棉,明天过完生日又长了一岁,早就过了领证的年龄,她确实该学着放手,把她交给别人,只是心里还是舍不得。

路棉抬头看着她:“妈妈?”

“没什么,回国后好好照顾自己,别忘了常给妈妈打电话。”荣绘笑着说,声音里多了一丝感概。

路棉摇摇头,荣绘一愣,却听她说:“不光是打电话,有时间我就来英国看你。”

荣绘眉开眼笑。

姜时晏在桌底下握住路棉的手,眼睛看着荣绘,认真道:“您放心,我会好好照顾绵绵的,不会让她受到伤害。”

荣绘向来温和,此刻的眼神难得一见的锐利:“你说的,我记住了。”

路棉昨天下午没能见到Gavin教授,今天下午要再去一趟实验室。午饭后,荣谦他们先回家,姜时晏陪他去见教授。

所幸今天下午Gavin没有忙着做实验,而是在办公室里喝茶看档案。

实验室比较严格,没有证件不得入内。即使路棉有证件,也不能带没有证件的姜时晏进去,他只好在外面等她。

路棉进去一个小时还没出来,姜时晏无聊得快要跟蚂蚁聊天了。

又等了半个小时,她终于出来了,面无表情地走到他面前。

姜时晏心里咯噔一声:“不是去跟恩师告别吗?怎么表情这么凝重?”

路棉主动挽住他的胳膊,没有隐瞒他:“导师希望我能留在他的实验室,继续为伟大的科研事业做贡献。”

姜时晏脸上也没有表情了:“那、那你是什么想的?”

路棉沉吟片刻,说:“恩师的口才太厉害了,引经据典,找出各种理由说服我,我一个作家都说不过他,最后只好答应了。”

姜时晏看着她,眼眸蒙上一层灰暗,她要留在英国做研究项目的话,他们岂不是又要分开……

路棉忽然歪头一笑:“不是你想的那样啦!导师只是给我留一个名额,我不用待在实验室,不过有大的研究项目需要我的话,我可能会过来帮忙。我跟高学长那种可不一样,我顶多打打杂。”

这是毕业前教授就跟她提议过的,她也认真考虑过。

姜时晏长舒口气,目含幽怨地看着她,差点被她吓死。

路棉像是恶作剧得逞的小孩,弯唇一笑:“你是不是以为我要留在英国?”

姜时晏不想谈这个,转移话题道:“晚上想吃什么?我们去逛超市买食材。”

路棉:“你逛超市上瘾了?”

姜时晏:“可能吧。”

两人手牵手往前走,远离那栋实验楼,阳光下影子叠在一起,路棉的声音响起:“不用害怕,我是不会离开你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