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我想给他一个惊喜/亲爱的绵羊先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路棉的计划是等6月27号举行完毕业典礼再回国,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

刚经历完人生中最后一个考试周,路棉困得脑袋都快炸了,出版方却在这时候给她打来电话,想要在北京举办一场签售会,为《和嘉公主》加印宣传。

这件事要看作者本人的意愿,如果她不愿意,出版方不会硬要求。

路棉确实不想举办签售会,主要是嫌麻烦。还有,她觉得自己的成绩在那些拥有数部作品的作家面前,根本不值一提,万一签售会没人来岂不是很尴尬。

另一个原因是,她想把学校的事情都处理完再回国,不想回去后等一个多月再来拿毕业证书。

正当她要回绝出版方,真艺世纪那边传来消息,《和嘉公主》快开机了。

正式开机前,导演要召开剧本会议,还要组织主要演员参与剧本围读,编剧最好能出席,有问题也好随时做出修改。

《和嘉公主》的剧本,路棉花了八个多月完成改编,后来交给编审检查,前前后后加在一起一年半才敲定下来。

最后一关就是导演那里了,他的意思是希望路棉这个编剧能够跟组。

路棉做出一番权衡,最终决定提前回国,便答应了出版方举行签售会。

出国前一晚,Alisa做了一桌丰盛的晚餐为她践行,一家人围坐在一起,顺便庆祝她顺利完成学业,从今以后就要踏入社会了。

Sana小朋友却不是很开心,她已经习惯了姐姐每周回来带着她玩,给她辅导功课,她不想让她离开。

路棉捏捏她脸蛋,笑着说:“等你放假了,来中国找我玩啊,中国很好玩的,你还没去过吧。”

这话果然让Sana眼睛一亮,决定这个学期结束就去中国找姐姐玩。

荣绘给路棉夹了一块鸡肉,叮嘱道:“回国后,有什么需要就打电话给你小姨,我都跟她打好招呼了。”

路棉:“妈妈,我知道了。”

——

第二天是工作日,荣谦和Alisa都要工作,路棉想一个人去机场,没想到临了,还是有人来送机。

江夜行帮她把一大一小两个行李箱搬到后备箱:“回国也不跟我说一声,朋友就是你这么当的?”

要不是他主动打电话询问,她恐怕都不打算告诉他。

路棉举起双手投降,求饶道:“我不是故意的,本来想等领完毕业证书再回去,临时有点事。”

江夜行倒是没问是什么事,而是盯着她的脸看了许久。

是因为回国就可以见到男朋友,她才这么开心吗?眉梢眼角的笑意那么明显,让人想不发现都难。

路棉摸了摸自己的脸:“我脸上有东西?”

“没有。”江夜行拉开副驾驶座的车门,示意她上去,自己坐在驾驶座,“本科学制都是三年,物理和化学系的学生一般都想多修一年,我以为你也会修四年。”

路棉拉过安全带扣上:“我跟你这个博士生没办法比啦。我不是没想过申请多修一年,但你也知道,第四年的限制性很强,学校会指定修一些别的学科,我不想再学其他的,所以没有申请。”

不像江夜行,读完三年又申请读博士,现在他已经是建筑系的博士,还跟几个同学合作开了一家工作室,让她自愧不如。

对于学术研究,她是真的比不过江夜行。

江夜行闻言挑了挑眉,还以为她是为了提前回国去见男朋友才放弃了修四年。

“你怎么就跟我没办法比了,大作家。”

“你在嘲笑我吗?”

“不,我在夸赞你。”

“……”

两人一路聊着天,去机场的这段路变得格外轻松愉快。

路棉撑着下巴,望着车窗外熟悉的大街离自己越来越远,同时,距离她想去的地方越来越近。

江夜行好几次无意间侧目,都看到她微微上扬的唇角,像是藏不住心事的少女。

他想,她的心恐怕早就飞回了国内。

到了机场,路棉下车后,想要跟江夜行告别,他却不放心,坚持送她到候机大厅,帮她办完托运。

他站在她面前,心知到了要说再见的时候。

“谢谢你来送我。”路棉笑着朝他挥了挥手,见外面天色已晚,催促道,“你快回去吧,还能赶上吃晚饭。我们,以后有机会再见。”

江夜行张开双臂,嘴角浅浅地勾起弧度:“离别的拥抱。”

路棉看着他,略一犹豫,江夜行就倾身抱住了她,仿佛彻底跟过去道别:“再见,祝你幸福。”

路棉愣了愣,察觉到他语气不对,正要抬头去看他的表情,下一秒,他就松开了手,快速地转身离开,背对着她挥手。

路棉望着渐行渐远的高大背影,有一种错觉,好像要离开的人是他。

候机大厅的广播时而响起,她只身一人坐在那里,周围都是离别的场面,她却不觉得难过,有的只是期待。

半个小时后,路棉登上飞机,接下来是长达十个小时的飞行,路棉安心地戴上眼罩,在飞机上睡了一觉,中途醒来吃了一份还不错的盖饭。

真正开始感到激动难耐,是飞机快到降落的时候。

路棉收起眼罩,坐直了身子,唇瓣抿得紧紧的,有种近乡情怯的紧张感,呼吸不自觉放缓。

她努力想找点事情转移注意力,去看舷窗外的蓝天白云,去看头等舱里的其他乘客,甚至叫来空姐要了一杯白开水,虽然还有二十几分钟就要到达北京。

路棉慢慢喝完一杯水,又检查了一遍自己的东西,发现行李箱都办了托运,随身携带的只有一个黑色挎包。

在她的焦急与期待中,终于,机舱内响起清晰的广播声。

“女士们,先生们,飞机已经降落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外面温度……”

路棉的脑子嗡嗡响,没注意听后面的广播,只知道自己终于回来了。

虽然荣绘给荣蓁打了招呼,但是不凑巧,荣蓁最近在外地,她准备派自己的助理去机场接路棉,不过被她拒绝了,她说有人来接自己。

路棉从飞机上下来,来到熙熙攘攘的大厅,先去拿自己的行李。

她一手拉着一个行李箱,像个大力士,往机场出口走去,还没走几步,她就看到了前来接她的人。

“奴婢在此恭迎大小姐回国!大小姐辛苦了,行李箱交给我吧!”

宋颂站在她跟前,装模作样地欠了欠身,将小丫鬟的形象扮演得淋漓尽致。

路棉翻了个白眼,把那个小号的行李箱丢给她。

两人对视,一秒钟都没憋住,“扑哧”一声同时笑起来,然后才是姐妹见面的正常打开方式——抱在一起转圈。

“你终于回来了,想死我了。”宋颂不停地拍她后背,激动得不行。

“我也很想你。”路棉用力抱住她。

两人拥抱了好一会儿,直到周围的人投来奇怪的目光,她们才放开彼此,脸上仍然挂着笑。

宋颂一手拉着行李箱,一手挽着路棉的手臂,大步朝前走,走到一辆黑色奥迪旁停下。

上车后,路棉坐在副驾驶座,看着宋颂熟练地挂档、踩油门,好奇道:“你什么时候买的车?”

“不是我的车,是我一个朋友的。”宋颂说,“他不常用车,放在我这里。”

什么朋友这么大方,把车长期放在她这里?

路棉想了想,片刻后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表情,声音带笑:“哦,我知道了,是男朋友对吧?”

宋颂被口水呛得咳嗽一声,半晌,侧目瞥了她一眼:“喂喂喂,你这几年在英国就学了这些?看来,我有必要重新审视剑桥大学了。”

路棉:“我说的难道不是事实?”

“当然不是!”宋颂大声反驳,并且强调,“我的男朋友只会是陆放!不对不对,陆放是我老公。”

没想到过了这么久,她依然迷恋陆放,路棉不仅感叹,追星女孩真长情。

路棉手指比画了一下:“OK,我了解了。”

宋颂怕她真的误会什么,斟酌片刻,实话实说:“其实这个朋友你也认识,是林书山,我们平时经常联系,关系还不错,算是很要好的朋友。他考研了,暂时用不上车,我刚好工作了,他就把车借给我开,他这人挺讲义气的。”

路棉闻言,眼底越发深长,倒也没说什么。

一个多小时后,宋颂带着留学归来的大小姐回到自己的住处,是一个六十平米的一居室,小而精致,收拾得干净整洁。

时差带来的后遗症发作了,路棉仰倒在沙发上,头有点痛。

宋颂给她倒了一杯水,放在茶几上,坐在旁边侧头看着她:“你还好吗?”

路棉“唔”一声,一边揉太阳穴一边喝水,眯着眼打量四周。所有的家具都是原木色,餐桌摆放在靠窗的位置,铺了浅绿色的餐布,下午四点的阳光照射进来,到处是金灿灿、暖洋洋的。

路棉慵懒地靠在沙发靠背上:“你一个人住吗?”

“嗯,现在是一个人住。”宋颂说。

“现在?”

宋颂蹙了蹙眉,说起了不愉快的往事:“大四下学期实习的时候,我跟一个女孩合租的两居室,那个女生总是趁我不在,乱动我东西,说了几次都不听,还偷了我一条项链。我一气之下就搬出来了,虽然房租贵了点,一个人住得舒坦。”

路棉有点惊讶,想不到还有这种事。

宋颂挥了一下手,仿佛驱赶一般:“不提那些了,时间不早了,你要是状态还行,我们就出去吃饭。我请客,就当是为你接风洗尘了。”

路棉躺尸了一会儿,最后不得不爬起来梳洗一番,跟着她出门。

两人找了家地道的菜馆,边吃边聊。宋颂说:“怎么样,有没有想念国内的饭菜,国外的料理不好吃吧?”

路棉夹起一块清蒸鱼,如实说:“那倒没有,我舅妈做得一手中国菜。”她自己也学会了做菜,即使在国外,也是吃中餐比较多。

“啊,那我应该带你去吃火锅。”宋颂笑说。

路棉无法反驳,她在那边确实没有吃到特别好吃的火锅。

宋颂停下筷子,托腮打量她片刻,聊起了自己最感兴趣的八卦问题:“你和姜时晏,你们的异国恋发展到哪一步了?”

姜时晏之前因为中指上戴了一枚戒指,被怀疑有女朋友了,从那以后,狗仔日夜盯着他,希望能挖到第一手消息。

然而,姜时晏的行程安排几乎称得上全年无休,屈指可数的几次私人活动,他身边都跟着大批工作人员,并无可疑女性。

渐渐的,他谈恋爱的传闻就没人相信。

用广大群众的话来说就是,这么密集的工作安排,除非姜时晏是在搞网恋,否则绝不可能有女朋友。

谁能想到,姜时晏的恋爱谈得连网恋都算不上。

“天哪!你们都没联系过吗?”宋颂刚拿起筷子准备夹一片豆干,吓得筷子都掉了,“你们到底是怎么忍住不见面的,换作我,我会疯的!”

路棉说:“时间过得很快呀,现在我不就回来了吗?而且,你不觉得,偶尔见一面更难熬吗?”

“你难道就不怕姜时晏变心?”话音刚落,宋颂就否认了,“不会。姜时晏这两年也不是没传过绯闻,每一次都是刚曝出来他就干脆果决的澄清了,那叫一个迅速。”

这也形成了娱乐圈的一大乐趣。

每次姜时晏与某位女星因为同框传出绯闻,网友就说:“我赌一包辣条,十分钟之内,姜时晏肯定站出来否认!”

“我赌五分钟!”

“三分钟,不能更多了!”

宋颂虽然不是姜时晏的粉丝,也跟着群众围观了几次,实在是觉得好笑,姜时晏的做法怎么看都像是给某人表态,跟其他女星撇得干干净净。

宋颂说:“你打算什么时候去见姜时晏?”

路棉从网上看到有关姜时晏的消息,他过两天在北京有个商业活动,肯定会回来,说不定现在已经回来了。

“我想给他一个惊喜。”路棉捧着脸,脑海中不受控制预演两人见面的场景,搞不好姜时晏会吓傻了。

——

路棉晚上住在宋颂家。

路家现在没人,路樱住在学校里,路永瑞夫妇出国采风了。路永璋忙于工作,不住在家里。

路棉想住酒店,但被宋颂阻止了,这么久没见,她必须要拉着她好好叙旧。

现实却是,两人躺在同一张床上,聊了一会儿天,路棉就困得睁不开眼了。

翌日,天刚蒙蒙亮,宋颂就被一阵叮叮当当的声音吵醒了。

她顶着鸡窝头,睡眼朦胧地看着坐在梳妆台前的身影:“你怎么起这么早?”

“你醒了?”路棉扭过头,兴奋地说,“我刚看到微博上姜时晏的粉丝发的接机照片,他回北京了!”

不得不说,国内的消息就是灵通!

宋颂崩溃地“啊”了一声,倒头蒙上被子继续睡觉,谁知刚闭上眼睛没两分钟,路棉就把她拉起来:“你有腮红吗?借我用一下。我临走太匆忙,忘了把腮红装进包里。”

宋颂努力睁开眼睛,终于看清了眼前的人,她穿了一条杏色的长袖裙,袖口绲了一圈荷叶边,还点缀了两颗珍珠,裙纱极具垂坠感,露出一截雪白的小腿。

本就漂亮的一张脸,化了妆以后,肤白唇红,更加明艳动人。

宋颂看得呆住,心道姜时晏太他妈有先见之明了,在路棉刚成年的时候就把她骗走了。否则,哪儿还轮得到他!

路棉眨了眨乌黑的眼眸,似能滴出水来:“腮红有吗?”

“呃,有,我给你找找。”

被闹了一通,宋颂没有了睡意,找出腮红给路棉,站在旁边看她用手指沾了一点,扫在苹果肌上。

宋颂满意地鼓鼓掌:“绝世佳人,倾国倾城,姜影帝看了肯定把持不住!”

路棉:“……”

宋颂今天一整天都没事干,不需要外出,于是让路棉把林书山的车开出去,方便一点。

姜时晏刚到北京,大概率会回出租屋那边,她开车过去确实更为稳妥。

她摸了摸手上的戒指,微微一笑说:“谢谢。”

路棉拿到驾驶证后很少开车,时隔太久,她行驶在路上有些紧张,尤其是遇到早高峰,前面车队排成长龙,车子像蜗牛一样走走停停,她都害怕撞到别人的车。

好不容易赶到姜时晏的小区,她手心都出汗了。

她正想找个地方停车,忽然间抬眸,看到一个再熟悉不过的身影,一瞬间,路棉的心脏都停止了跳动。

她深吸口气,克制住情绪,然而手指还是止不住轻颤,刚才停滞的心脏忽然开始急促跳动。

路棉想冲下车跑过去,谁知有个身影比她更快,一个穿黑裙子的女人从车上下来,冲到姜时晏面前,扑进他怀里。

两人不知说了些什么,姜时晏带着她折回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