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纪骁车祸/亲爱的绵羊先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姜时晏和叶晴空对视一眼,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同样的震惊,以及不可置信。

这不是真的吧?

姜时晏指尖轻颤,点进了推送的微博新闻,果然已经上热搜了。

热搜榜第一的词条“纪骁车祸”,后面跟了一个绛红色的“爆”字,热度已经高涨到可怕的数字。

有消息称,今早凌晨高架上发生了一起严重的车祸事故,因货车司机疲劳驾驶,撞上了一辆豪华超跑,车主正是当红男星纪骁。司机当场死亡,纪骁被救护车送往最近的医院抢救,目前还没脱离危险期。

消息之所以现在才爆出来,是因为纪骁面部遭受创伤,媒体一开始根据那辆价值千万的法拉利猜测车主是一位京圈富二代,后来经过证实才确认身份。

姜时晏想到上个星期纪骁还因为试镜通过神采飞扬,在电话里说这个星期回北京请他吃饭,让他怎么相信他出了车祸。

货车司机当场死亡,不用想都知道车祸有多严重。

姜时晏只觉得有股晕眩感袭来,他立刻拨打了纪骁的电话,希望这个新闻是假的,媒体只是认错了人,他本人还在上海为新电影做准备。

然而,电话一遍遍打过去,都在提醒他用户已关机。

叶晴空也联系了认识的人询问情况,她在娱乐圈人脉广,辗转问过几个人,便得到了确切消息。

纪骁确实出车祸了,浑身多处骨折,脑部受到重创,还有面部……毁容。

叶晴空听到最后一项,呼吸不由一紧,尽管之前有过竞争关系,她和纪骁的经纪人还有几分不对盘,陡然听到这个消息,仍是心中沉重。

对于一个明星而言,脸有多重要,相信不用她说所有人都明白。

两人都被这条突然的消息弄得心烦意乱,没心思继续商议工作上的事。

网上关于这件事已经炸开锅了,各方媒体都出动挖掘最新的消息,还有路人实时更新小道消息,大家都非常关注后续情况。

纪骁的粉丝早在得到消息时就不肯相信,直到更为权威官方的媒体号发出新闻,她们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纷纷在微博上祈祷,希望纪骁能平安度过危险期。

这条新闻的热度持续了整整两天,热搜第一的词条一直未曾变动过,这在过去是从未有过的情况。

终于,在第三天凌晨,纪骁的工作室发布了一条报平安的微博,称纪骁已经脱离了危险期,目前在留院观察中,请大家不要担心。

确定人没事了,大家才开始讨论起相关问题。

“我看到媒体发的车祸现场监控,看起来好严重啊,就算纪骁脱离了危险期,短时间内应该也很难恢复正常吧?那梅若林导演的电影怎么办?难道要等到纪骁痊愈以后再开机?”

“我觉得不太可能,之前好像有消息说最晚这个月底就会开机,梅若林为这部电影筹备了那么多年,前期工作准备就绪,就等着选角后开机,而且年底要送报给几大电影奖参与评选,时间很紧。等到纪骁痊愈,只怕要参加明年或者后年的电影大奖评选了。”

“啊?那纪骁岂不是不能出演这部电影?太可惜了。一路过关斩将打败无数对手,好不容易获得参演资格,转眼就化为泡影。”

“我突然有一个大胆的猜测,既然纪骁不能演的话,这个机会不就顺位轮到排名第二的姜时晏?这是什么神仙运气,他过年转发锦鲤了吧。”

“这么一想,我怎么觉得这场车祸像是有预谋的呢?傻子都知道只要干掉了纪骁,姜时晏就能顺理成章上位,我闻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

“阴谋论的可以去死了,说这种话良心真的不会痛吗?什么时候能把造谣的抓起来,我就欢天喜地了!”

还有网友说,即使纪骁不能参演梅若林的电影,而这个机会轮到了姜时晏,出于江湖道义,他也会避嫌拒绝出演。

好兄弟躺在医院里,他却抢走了原本属于他的电影,怎么看都有些不厚道。

如果姜时晏真的接了这部电影,只怕会遭受比之前更强烈的谴责和辱骂,他的团队不会干这种蠢事,大家真是多心了。

怀揣着各种猜测,纪骁的情况在半个月后稍微稳定,距离电影开机只剩下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

外界只知道他身上受了很重的伤,也知道他脸部有多处擦伤,却并不知道他脸上的创伤严重到需要出国动手术的地步。

这天,姜时晏在傍晚时分低调进入纪骁就诊的医院。

他早就该过来探望他,只是听说纪骁的情况一直不太稳定,病房外一天24小时都有保镖守护,纪骁的姐姐亲自到医院照顾,不准人前去探望。

他让叶晴空帮忙打听了,得知他身体有所好转,这次过来探望他。

陆放原本也要过来,但他临时被经纪人安排了通告,所以只有他一个人前来。

来之前叶晴空千叮万嘱,一定不能让媒体拍到,不然又要惹出乱子,最近接连曝出的事已经让公关那边焦头烂额了。

一些猖狂的黑子竟然连“纪骁的车祸跟姜时晏有关”的话都敢说,气得她连发了数封律师函。

姜时晏深吸口气,低着头从电梯里出来。

他穿着黑色夹克衫,鸭舌帽的帽檐压得很低,一抬眸就看到纪骁的VIP病房外站着四个高大魁梧的黑衣保镖。

他还没靠近,保镖就警惕地看着他,其中一个上前一步拦住他的去路。

姜时晏抬起帽檐:“我来看纪骁,麻烦你跟他说一声。”

“抱歉,我们少爷目前不见任何人,请回吧。”保镖不认识姜时晏,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声音也冷淡得没有一丝温度。

恰在这时,病房门被拉开,走出来一位美丽的女士。

女人穿着长风衣,面容有些憔悴,眉眼与纪骁有几分相似,她手里拿着一沓报告单,边往外走边低头翻看。

这位应该就是纪骁的姐姐纪姝。姜时晏隔着保镖对她说:“你好,我是姜时晏,纪骁的朋友,请问他情况怎么样?我现在能见他吗?”

纪姝看着他,她平时忙着管理家族企业,对娱乐圈并不熟悉,却也知道弟弟有几个关系不错的圈内朋友,姜时晏算是其中一个。

她稍稍一顿,转头看向病房内,医生刚来给纪骁看过诊,他现在没有休息,不过她不确定他愿不愿意见人。

身体上的伤虽然严重,好好休养总有痊愈的时候,只是毁容……想要再恢复成跟以前一模一样恐怕很难。她知道纪骁有多喜欢演戏,甚至他最初进娱乐圈,家里想要给他提供资源他都拒绝了,可以说他在娱乐圈能有今天的地位全靠自己。

突然发生这样的变故,哪怕是一个大男人,心理也承受不住。

这段时间以来,他拒绝了所有人的探视,不想让人看到他的脸,更不想看到别人露出同情的眼神。

纪姝沉默片刻,对姜时晏说:“你稍等,我去问问他。”

保镖见状放下了拦住姜时晏的手臂,回到原位双手背在身后笔直站立。

须臾,纪姝从病房里出来:“你进去吧。”

姜时晏道了声谢,走进充斥着消毒水味的病房。

纪骁穿着病号服躺在病床上,手里拿着一份报纸,轻轻翻动,他左半张脸蒙上了雪白纱布,露出来的下巴上有一处狰狞的伤疤,头部缠了一圈又一圈厚厚的纱布,腿上打了石膏固定。

不过半个月时间,他已经瘦得认不出原来样貌,颧骨微微凸出,嘴唇苍白得几乎没有血色。

听到开门的声音,他收起报纸,没有正眼看姜时晏。

“就像你当初知道我打电话的目的,我也知道你今天过来的目的,梅若林的电影我已经确定辞演了,他那边应该跟你联系过了吧。”纪骁嗓音低沉嘶哑,“你不用顾虑我,该接下就接下,机会千载难逢。”

------题外话------

你们好聪明哦,天天祈祷纪骁出事故不能演电影,然后他就真的出事了,而且还比较严重。

我们纪骁宝宝要暂别娱乐圈啦,不过别担心,他后面还会复出哒。

纪骁:我怀疑我是被诅咒了【摊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