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你总是欺负我/亲爱的绵羊先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说……什么?”

姜时晏是真的没有听清路棉的话,她声音太小,又闷在被子里,只依稀听到几个含糊的字眼,拼凑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路棉脑袋往下埋了埋,紧紧闭着眼,那句话是她鼓起勇气好不容易说出口的,怎么好意思说第二遍。

她沉默半晌,用一种不知是抱怨还是生气的口气说:“你没听到就算了!”

姜时晏掀开被子坐起来,扭头看向床上的女孩,她并没有把他刚才的话听进去,照样蒙着头,只有黑发露在被子外面。

他顿了数秒,根据自己听到的零星几个字眼猜测:“你想让我睡床上?”

路棉一言不发,像是又睡着了。

姜时晏一笑,用实际行动验证自己的猜测,他抱起沙发上的被子放到床上,从头到尾铺好:“有点挤。”

原本床上只有一张被子,路棉睡在床的正中央,现在两个人睡,肯定不能这样。

路棉顿了顿,裹着被子往旁边挪了一点,给他腾出空间,就势翻身背对着姜时晏那边。

姜时晏挑眉,他的猜测果然是对的,她是心疼他躺在沙发上不舒服,所以才叫他睡到床上。

他躺进被子里,看着用后脑勺对着自己的女孩,唇角的弧度怎么也拉不下去。

房间里充满温暖的色调,两个人躺在同一张床上,即使没有过多的亲密,也让他一颗心忍不住加快。

姜时晏脑子里那些杂乱的事都消失不见了,只剩下路棉。

他想起她穿着校服穿过林荫路的样子,害羞时低眉敛目的样子,喝醉酒时抱着他诉说爱意的样子,还有此时此刻,安静躺在他身边的样子……

许许多多的画面,如电影般循环播放。

姜时晏忽然说:“你还记不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场景?”

他那时在附中的实验楼拍戏,因为学生们总是跑过去围观,休息时间他就躲到人工湖边享受片刻的清净,遇到了在那里写卷子的路棉。她为了拯救一张卷子掉进了湖里,还是他出手把她拉上岸。

当然,后来她解释过,自己不是为了捡卷子,而是踩到石子不小心栽进去。

路棉没有忘记,那是四月初的某一天,回想起来,原来她和姜时晏认识快一年了,而他们在一起也有五个月了。

但她没有顺着他的话说起回忆,而是秋后算账:“我记得你当时说我脑子有问题。”

姜时晏一噎,着急否认:“我没有说过。”

“你是没有说过,但你表达的就是那个意思。”路棉翻身面朝他理论道,“需要我帮你回忆一下吗?你被助理叫走,回过头看了我一眼,用手指点了点脑门,难道不是暗指我脑子有问题?”

姜时晏一愣,仔细回忆了一番,好像确实有这么一回事。

他那个时候脑子不知在想什么,估计是觉得有趣,忍不住想要捉弄她一下,没想到被记仇了。

可恨他没有预知能力,当时并不知道自己会喜欢这个女孩,也不知道她会成为自己的女朋友。

路棉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想起来了:“你还有什么话说吗?”

姜时晏咧嘴一笑,祭出百试不爽的绝招,举起双手作投降状:“是我的错,不该嘲笑你。路棉同学是拿过理科状元的学霸,怎么可能脑子有问题,脑子有问题的人是我才对。”

路棉憋了三秒,还是忍不住笑出声。

姜时晏见她笑了,也扬眉一笑:“说真的,我要是早知道自己会对你动心,我一定不嘲笑你,还会抓住你的手多握一会儿。”

路棉:“那我可能会把你当成流氓。”

那个时候他们又不熟,他要是真这么做了,她肯定会给他贴一个“流氓”的标签,搞不好还会跑到微博去挂他。

姜时晏啧了声:“是哦。”

他也觉得自己胡言乱语了。不过,他转念一想,眼下这样就挺好,不管当初的相遇是怎样的慌乱,他们还是在一起了。

姜时晏摸着她柔软的头发,微笑着说:“我真是太幸运了。”他要感谢那天下午选择在人工湖边休息的自己,要不然也不会遇到路棉。

路棉对上他的黑眸,不仅在里面看到了他的欢喜,还看到了自己。她翘起唇角,轻声说:“我也很幸运。”

得到她的回应,姜时晏收紧了手臂,将她揽进了怀里。

路棉恍然惊醒,才发现不知何时,两床被子中间的阻隔消失了,姜时晏都快睡到她的被子里来了。

她耳根一热,支支吾吾地挣开他的怀抱:“我……我要睡觉了。”

姜时晏也反应过来了,却不舍得松开手臂:“我抱着你睡。”

什、什么?

姜时晏掌心是柔软的布料,小女孩一紧张脊背就绷直了,他拍了拍她的背让她放轻松:“我们那次在酒店不就睡在一张被子里吗?”

路棉心说,那能一样吗?那是中午,现在是……晚上。

姜时晏使出杀手锏:“你还记得你答应过我什么吗?我试镜第一轮通过的时候,你说过会给我奖励,我不要别的,就要这个。”他顿了下,堵住了她接下来有可能说的话,“虽然我最终试镜没有通过,但第一轮的奖励还是要有的。”

说完,他叹了口气,像是想起了什么不开心的事。

路棉一听他提起试镜就联想到网上那些乱七八糟的新闻,顿时升起了同情心,嗫嚅道:“那好吧。”

姜时晏计谋得逞,心情瞬间明媚,往她那边蹭了蹭:“你明天早上想吃什么?我起来给你做。”

路棉垂眸,看见他嘴角来不及收回的笑意,合理怀疑他刚才根本就是装作惨兮兮的样子来博取她的同情。

她上当了。

然而她已经答应了给他奖励,想收都收不回来。

“姜时晏,你总是欺负我。”路棉忍不住对他发起控诉。

姜时晏不料自己的得意没有藏好,被她看出来了,轻咳一声正经道:“喜欢你才想要欺负你,我对别的女孩子可没有这种想法。”

路棉努嘴,就你的歪理多。

不过他后面那句话她喜欢听,他对别的女孩子都是礼貌有余亲近不足,对她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想要靠近。

路棉闭上眼,闻着两人身上同样的味道,一颗心像是找到了安放的地方,不知不觉睡了过去,呼吸也变得均匀平缓。

姜时晏借着灯光看她的睡颜,很不正人君子地偷亲了她的嘴唇。

——

网上关于姜时晏的事议论了有好几天,从一开始的热搜第一,到姜时晏和纪骁相继出来解释,热度渐渐降下去,再到偶尔被人提起。

叶晴空的预想没有错,这次的事出发点虽然是弊端,却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好处。

这个星期,她陆陆续续收到好几个剧本邀约,其中还有两部电影,有一部科幻题材的电影姜时晏看过后表示很喜欢。

其实稍微一想便能明白那些人的心思,姜时晏试镜落选后接的第一部戏,这个噱头等同于免费的宣传,恐怕这部戏从开拍起就注定要受到广大群众的关注。

等姜时晏看完了剧本,叶晴空就跟他见面商议:“你觉得怎么样?我已经让公司测评过了,班底和制作都很大,投资也拉了好几个,前期的筹备工作基本完成,这个月中旬就能开工。不过这个题材很冷门,有一定的风险,要么大爆要么就扑得连水花都溅不起来。”

姜时晏揉着眉心,刚想说自己要不再考虑两天,手机就响了起来,巧的是叶晴空的手机也响了起来。

两人同时拿起茶几上的手机,看到同一则微博推送的新闻,齐齐变了脸色。

------题外话------

阿晏的下一部戏到底是什么呢,让我们期待一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