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爱豆变成我姐夫/亲爱的绵羊先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高一不分科,期末考试总共要考九门,路樱以为自己被期末考试折磨得出现幻觉了才会在接机的粉丝群体中看见路棉。

她调整镜头对准刚才一晃而过的方向,这一次确定了,是朝夕相处的姐姐没错。

可,她怎么会来接姜时晏的机?她不是不追星吗?

就算突然开窍开始追星了,接机这种事怎么也不像是路棉会干出来的事。

路樱满头雾水,然而她此刻来不及想太多,亲眼看到偶像的机会太难得,她一分一秒都不想浪费,端起相机就对着姜时晏猛拍。

一边拍照一边感叹哥哥真人简直太帅了!

在没加滤镜没调色的情况下,已经这么好看了,可惜他戴了口罩,还围了围巾,要是能拍到全脸就更好了。

姜时晏看到了路棉,点开微信给她发了个地址,让她先去那里等他,他过一会儿就去找她。

路棉收到消息就退出了庞大的接机群体,先一步出了机场。

今天是阴天,天色灰蒙蒙的,好像随时会下雨或者是下一场雪,北风像刀子一样刮在脸上,机场外车来车往、行人匆匆。

路棉按照地址找到跟姜时晏约好的地方,才知道原来是家酒店。

刚走进大厅,她就接到了路樱的电话。

“你考完试了?”路棉问。

高中放假比大学晚,路樱前几天说了今天上午考完期末试,她原本是打算去学校接她,谁成想跟姜时晏回北京的时间撞上,她只好让司机杨叔去接她。

“不是,我现在不是跟你说这个。”路樱连同前来接机的粉丝目送姜时晏出机场,一回头发现姐姐人不见了,“你在哪儿?我刚在机场看到你了。”

路棉:“你在机场?!”

路樱抱着宝贝相机边走边激动道:“是啊,我考完试马不停蹄赶来接姜时晏的机,连午饭都没吃,可算是亲眼看到哥哥了!不过,你怎么也来接机了?”

“我……”

“算了,你还是先告诉我你在哪儿。”路樱揉了揉空空的腹部,“你不会这么快就坐车走了吧。”

路棉见瞒不下去了,告诉了她自己的位置。

挂了电话,她从酒店前台那里领到房卡,乘电梯上22楼,刷卡进房间,将房卡插进卡槽里,打开了套房里所有的灯。

等了十来分钟,外面响起敲门声,路棉从门镜里看了一眼,是妹妹路樱。

她打开了房门,路樱看到她匪夷所思:“我看到地址差点不敢相信,你来接机怎么还开房啊,你也太会享受了。”

路樱取下脖子上挂的相机,连同背包一起扔在桌上,瘫倒在其中一张单人沙发上。

“连着考了九门,我脑子都要炸开了。”她闭着眼睛揉太阳穴,“终于放假了,我要先睡三天。”

路棉随手关了门,靠在门边的墙壁,正在思考怎么跟她解释。

路樱没听到回复,睁开眼睛看着她:“你的眼神为什么这么奇怪?”顿了一下,想起另一个问题,“对了,你还没告诉我,你怎么会来接机?你真粉上姜时晏了?”

路棉深吸口气,决定现在就跟她说清楚:“樱樱,有件事我必须要跟你坦白。你先答应我,冷静一点可以吗?”

路樱一愣。

姐姐的语气怎么突然变得这么严肃,她有点不适应。

沉默片刻,她点了下头,语气不自觉紧张:“你、你要跟我说什么?”

路棉闭上眼睛,有股豁出去的架势:“其实我男朋友是……”

敲门声突兀地响起,打断了路棉接下来的话,她顿了顿,反应过来门外的人是谁,立刻打开了门,担心姜时晏被人看到。

门刚打开一条缝,姜时晏的半边身子就挤了进来,反手关上门,另一只手搂着小女孩的腰,将人压在门后的墙壁上。

分别了将近一个月,思念分外汹涌,他手指扯下一边口罩就要亲她。

路棉鼻间萦绕着熟悉的气息,还有股风尘仆仆的凉意,以至于她反应慢了半拍,姜时晏的唇落了下来。

她忽然想起房间里还有一个人,偏过头躲开他的吻:“等、等一下……”

“等不了。”

因为她的不配合,姜时晏蹙起了眉毛,双手捧住她的脸,不让她乱动,嗓音又低沉又沙哑。

他满心满眼里都是路棉,丝毫没察觉另一个人的存在。

路樱却仿佛被一道雷劈傻了,扑通一声从沙发跌坐到地上,嘴唇颤抖了几下:“哥……哥哥?”

我靠!这这这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我爱豆当着我的面亲我姐???

这种玄幻剧情,只怕我去知乎上爆料都没人敢信……

路樱发誓,从出生至今她都没见过这样大的场面,整个人都被刺激得失去了神智,甚至开始怀疑这是一个梦。

别人是搏一搏,单车变摩托,我是搏一搏,爱豆变姐夫???

她闹出的动静终于惊醒了姜时晏,他转过头看了她一眼,眼中闪过诧异。

短暂的对视,路樱看清了他的正脸,手死死捂住嘴巴,内心疯狂他妈想尖叫,但她忍住了,亮晶晶的眼睛快速眨动,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活的姜时晏!距离她只有三米远的姜时晏!

路棉整张脸涨得通红,谁能想到姜时晏一上来就亲她,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姜时晏是真的没想到房间里除了路棉还有其他人,但他很快冷静下来,轻咳一声恢复正常神色:“这位是?”

路樱睁大眼睛,爱豆在问她吗?

她想要做个完美的自我介绍,然而腿软,坐在地上根本爬不起来,连话都说不利索。

路樱暗自唾弃,她也就这点出息了。

好在路棉帮她做了介绍:“这是我妹妹路樱,之前跟你提过的,她是你的忠实粉丝,这次是特意过来接机的。”

她都不敢去看路樱的脸,生怕从她眼中看到杀意。

姜时晏当然对“路樱”这个名字不陌生,笑了笑说:“路樱,我知道你,不要坐在地上了,起来吧。”

爱豆一笑,路樱觉得自己的腿更软了。

她想到了网上广为流传的那个表情包,想要手捂住胸口说:我跌倒了,要哥哥抱一下才能起来。

但也只是想一想罢了,见到正主还是要矜持。她手撑着沙发扶手勉强爬起来,跌坐回沙发里,整个过程眼睛一眨不眨盯着姜时晏。

果不其然,哥哥的素颜好看得不行,好想拍他!

女朋友的妹妹在这里,而且还是自己的粉丝,姜时晏想亲近路棉都要克制,只能暗暗叹气。

路棉问:“你几点的航班?”

姜时晏:“五点半,还有几个小时。”

路棉哦了声,然后就不知道说什么了。

套房里中央空调输送着暖风,姜时晏脱掉厚厚的羽绒服,摘掉脖子上的围巾,给手机定了个闹铃。

路樱还没有从“我爱豆和我姐姐搞在一起了”的震惊中回过神,只是后知后觉意识到,自己好像充当了电灯泡的角色。

她在自觉退出房间和留下来继续跟爱豆近距离接触之间犹豫不决,姜时晏忽然说:“你们吃饭了吗?”

路棉怕错过时间,提前两个小时就过来了,没来得及吃午饭。而路樱一考完试就赶到机场,也没吃饭。

姜时晏在飞机上简单吃了几口机餐,这会儿也有点饿了。

他当即拿出手机叫餐,路棉的口味他是知道的,转而问路樱有没有什么想吃的。

后者一脸呆滞,粉丝福利一个接一个,她已经晕晕乎乎找不着北了,愣了好一会儿才说:“我都可以。”

哥哥请她吃饭,还挑什么食啊!

姜时晏没有再问,看着多点了两个菜,坐在沙发上休息。

一时间三人都沉默不语,只有路樱沉浸在欣喜中无法自拔,脸蛋红扑扑的,不断用手指掐大腿,借此提醒自己这不是在做梦。

路棉花了三分钟整理思绪,拉着她的手小声说:“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要瞒着你,你别生我气。”

路樱回过神看她一眼,那眼神仿佛在说,你的账我以后再跟你算,现在我眼里除了哥哥装不下任何东西!

不过她也可以理解路棉,要不是亲眼看见姜时晏把她按在墙上亲,就算她说了自己的男朋友是姜时晏,她也不会相信。

路棉该庆幸她只是姜时晏的妹妹粉,专注嗑哥哥的颜值,要是换了个女友粉或者是老婆粉,恐怕她就要挨顿打了。

姜时晏看看路棉,又看看她妹妹,疑惑道:“你们在说什么?”

“我事先没有跟樱樱说我和你在交往,她是才知道的,我在跟她解释。”

姜时晏捏了下她的脸蛋:“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让你不早说。”

路樱:“……”

天哪,这是什么绝美的偶像剧剧情?而且是哥哥演绎的现场版?

路樱宣布,今天可以列为追星里程碑。

还有,她要收回之前的话,她说路棉的男朋友上辈子烧了高香才能遇到她,她现在觉得是路棉上辈子烧了高香。

不多时,姜时晏订的餐送到了,路棉起身去拿过来,摆满了一张桌。

路樱做了一上午的题很费脑,又风风火火赶到机场,肚子明明很饿,却吃得心不在焉,注意力全在姜时晏那儿。

只见他夹起酸菜鱼里的鱼片,小心剔掉鱼刺,放进路棉碗里,又拿了个空碗给她盛了小半碗鸡汤。

他自己先尝了口:“没我炖的好喝。”

路樱双眼直勾勾地盯着自家姐姐,你不仅劳烦我哥哥给你挑鱼刺,你还喝过我哥哥亲手炖的鸡汤?

不说别的了,拔刀吧!

姜时晏平时跟路棉一起吃饭就比较迁就她,所有的菜都是按照她的口味,他自己吃什么都无所谓。不仅如此,吃饭的时候,像是剥虾壳挑鱼刺之类的,他都是顺手帮她处理好,她只管吃。

他是觉得小女孩在家里是宠着长大的,跟他在一起当然不能受委屈,甚至更宠一点也没关系。

路棉一开始不太适应,后来就习惯了,但那是只有两个人在的时候,现下路樱在一旁盯着,她实在是不好意思。

姜时晏倒很坦然,全程给她夹菜,还问合不合口味。

路樱始终不在状态,稀里糊涂吃完了一顿饭,不过总算接受了爱豆有对象,且对象是自己姐姐的事实。

见他们好像还有话要单独说,她识相地拿起自己的相机和背包:“那个,我突然想起来要买个东西,你们聊,我去逛个商场。”

路棉问:“你要买什么?用不用我陪你?”

路樱连忙摆手,迭声道:“不用不用,我估计要选好久,你……你这边忙完了再给我打电话,我们一起回家。”

开玩笑,我哥哥千里迢迢飞回北京就是为了见你一面,他容易吗他?你居然还想甩下他陪我逛街,你想都不要想!

路樱走到门边,想了想还是舍不得放弃如此大好良机,猛然转过身,语速飞快道:“哥哥,能拍张合照吗?”

签名她已经有了,合照她也想拥有。

姜时晏愣了愣,路樱赶紧说:“不可以也没关系!”

“可以,拍吧。”姜时晏笑着说。

路樱又惊又喜,连忙折回去,把背包丢下,然后把自己的手机递给路棉,让她帮忙拍照,不忘叮嘱她:“记得帮我拍好看一点。”

她是不指望路棉的拍照技术比得过自己,只希望她能稍微拍得好看一点。

路樱站在姜时晏身旁,激动得小脸通红,对着镜头食指和拇指捏在一起比了个心。姜时晏也很配合,微微歪了下头靠近路樱,露出微笑。

路棉肩负重任,不敢有丝毫懈怠,连拍了十数张,以供路樱后期筛选。

路樱跑过去查看了一下,照片拍得很高清,她开开心心地说:“我不打扰你们了,我先闪了。”

她边说边往后退,眨眼间就消失了。

套房里只剩下姜时晏和路棉两人,他不知想到了什么,忽然笑起来。

路棉:“你笑什么?”

“这才是粉丝见到偶像的正常反应,我在想我当初怎么会误以为你是我的粉丝呢,你看到我一点都不激动。”

路棉想要说什么,他却揽住她的肩,额头抵着她的额头:“我只知道,你现在见到我很激动就行了。”

他说着,亲上了她的嘴唇。

路棉阖上眼眸,依偎在他怀里,贪婪的汲取他的气息。如果她能随意缩小变大就好了,这样他就能把她装进口袋里,随时随地带在身边。

姜时晏的吻带了几分克制,往后退开一点,将唇印在她额头:“陪我睡一会儿?”

路棉怔忡两秒,他已经打横抱起她,往套房里唯一一张床走去,弯腰将她轻轻放在床上,自己侧身躺在一边。

她脊背都绷直了,禁不住屏住呼吸,大睁着眼睛看着他。

上次跟他同床共枕是因为喝醉了,意识不清醒,这一次她大脑无比清晰,实在没办法不紧张。

姜时晏拉过被子盖在两人身上,手臂揽着她的腰:“别紧张,我不会对你做什么,就是有点累了,想要休息一下。”

这段时间拍探险类真人秀,不是在深山老林中求生存就是在荒岛上做苦力,他是真有些吃不消。

路棉看着他沉静的睡颜,眼底有淡淡的青色,她伸出手指碰了碰那里,想要帮他消除掉,却发现怎么也擦不掉。

姜时晏忽然抓住她的手,路棉一惊,连忙道歉:“我不是故意要吵醒你的。”

男人睁开眼睛,饱含困意的眼眸里有暖融融的光,他凑近她的耳朵,啄了一下:“我发现比起睡觉,我好像更喜欢亲你。”

路棉捂住他的嘴,不让他说出更羞人的话,见他终于老实了,她才松开手,翻身背对着他。

姜时晏从后面搂着她,发现这个姿势也不错,嘴角勾了下,闭上眼沉沉睡去。

路棉听着背后浅浅的呼吸声,确定他睡着了,这才小心翼翼翻过身面朝他,大胆地盯着他看。

窗帘拉上了,窗边一盏落地灯洒下月白色的光,她看到他柔和的眉眼,挺翘的鼻梁,削薄的唇,下颌的线条也十分好看。

路棉心跳加速,凑上去轻轻亲了一下他的唇,又很快撤回,将脸埋进他的臂弯,抿了抿唇,在心里说,我也喜欢亲你。

------题外话------

路樱:请问从现在开始,我可以拿签名照和合照拿到手软吗?不可以的话我就去网上爆料哦。【拿刀威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