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哥哥发消息哄我入睡/亲爱的绵羊先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路棉之后一直没有理姜时晏,认真看电视剧,男女主角分手不到三天又在一个下雨的夜晚复合,抱在一起痛哭流涕、互诉衷肠。

路棉平时很少看电视剧,发现这部剧除了剧情有点狗血,好像还挺好看的。

她正看到男主把浑身湿透的女主带回家,两人在门口就情不自禁亲上了,一路边亲边进了卧室,接下来的事情就顺理成章了。

路棉尴尬地移开视线,果然是出师不利,看个电视剧也能碰到这种剧情。

正想找个去洗手间的借口避开,手机就响了起来。

路棉顿了顿,拿起来一看是家里的座机打来的,连忙接通了:“爷爷,我……我还在朋友家,嗯,马上就回去了。不用让杨叔来接我,我自己坐车回去。”

路樱已经跟爷爷说过,路棉去朋友家玩,晚饭不在家吃。距离晚饭时间已经过去快两个小时,路棉还没有回来,路望就有点担心了,非要亲自打电话问过才放心。

路棉挂断了电话,一抬头就看到姜时晏探究的眼神,有点心虚地垂下头,还没等他问,她就主动交代:“我还没跟家里人说我交男朋友了。”

姜时晏并不介意这个,闻言点了下头。

路棉想了想,忍不住问:“你呢,你跟家里人说过吗?”

毕竟他的经纪人都知道了,家人……应该也知道吧。想到这儿,路棉忽然有点紧张,不知道他的家人对她是否满意。

姜时晏重新把她揽进怀里,下巴搭在她头顶,笑着说:“我爸爸早就知道了,叮嘱我一定要好好对你。要不是我再三强调你年纪还小,他都想让我带你回去见他一面了。”

另外,听说路棉家境不错,老人家念叨了好几遍让他多存点老婆本,别委屈了小姑娘,顺便又聊到了买房买车等一系列娶妻必备条件。

“那你妈妈呢?”路棉顺口问。

姜时晏顿住了,眼神暗了暗,许久没有说话。

路棉以为他妈妈不喜欢她,心中一紧,直起身子看着他,只见他脸上没什么表情,语气很淡地说:“我没有妈妈。”

路棉短暂失神后连忙道歉:“对不起,我不知道……”

姜时晏手指抵住她的唇,阻止她接下来的话,释然一笑:“没关系,已经过去很久了,我都不记得了。”

路棉自小生活在父慈母爱的环境里,乍一听到这个消息,感觉胸口被堵住了,闷闷的,有些难受。

她抱住姜时晏的腰,轻轻靠在他怀里,什么也没说,动作却胜过一切言语。

她的意思姜时晏都明白,沉默片刻,他低下头在她耳边说:“所以,我都这么可怜了,你别抛弃我。”

路棉大概明白他那种患得患失的心情是怎么回事了,用力抱紧他:“不会的。”

“拉钩。”

姜时晏伸出右手,大拇指和小拇指竖起,其余三根手指并拢,朝路棉晃了晃。

路棉知道他偶尔会幼稚,但没想到他这么幼稚。

一会儿盖章的时候是不是还要念一句“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心里虽然这么想,路棉还是非常配合地伸出小拇指勾上他的小拇指,两人的大拇指合在一起盖了个章。

姜时晏终于满意了,紧抿的嘴角翘起弧度。

路棉想起饭前他经纪人过来找他谈工作,问道:“经纪人来找你,是通知你的休假时间结束,要有新工作了吗?”

她难得主动关心他的事业,姜时晏就把跟经纪人的谈话内容完完整整向她复述了一遍。

按照他目前的红火程度,绝对没资格谈休假,递送到经纪人那里的剧本没有十本也有八本,其中不乏好的作品,包括之前网友猜测的两个大IP项目,公司做过测评,拍了就能火。如果运气好,后期宣传到位,再大爆一把也是有可能的。

正在叶晴空筛选剧本之时,业内有消息传出,梅若林导演沉寂五年后出山,准备拍一部现实题材的电影,剧本打磨了几年,相关准备工作也在进行中,只待两个多月后公开试镜选角。

两个多月,这个时间点卡得很尴尬,

有这么一个机会,叶晴空当然希望姜时晏去试试,万一选上了那就是一步登天。如果没选上,中间这两个多月算是白白浪费了,因为不够拍一部戏的时间。

叶晴空今天过来就是跟姜时晏讨论这件事,如果决定参与这部电影的试镜,意味着他要有两个多月的空档期,如何维持人气这一点很关键。

另一个问题是,他要是有幸出演这部电影,应该算是正式转型了,以后的戏路基本就往正剧上走,再想回去演什么偶像剧大概不可能,就算他的粉丝同意,公司也不会同意。

这也是叶晴空最为纠结的一个问题,姜时晏目前为止播出的作品不多,转型转得太快对提升人气没好处。

根据近几年的市场反应,偶像剧和古装剧是最能提高人气的,虽然姜时晏的名气在一众同龄小生中遥遥领先,跟那些火了好几年的男演员还是有很大差距的。

但,这个机会千载难逢,她又实在不想错过。

梅若林导演闭关了这么久,拿出手的作品肯定是奔着冲奖去的,内地的几大电影节就不用说了,目光再放长远一点,说不定能拿个国际电影大奖。

叶晴空不得不权衡两种选择的利害,再结合姜时晏自己的意见。

两人开了快三个小时的会议,最终敲定了方案。

姜时晏确定参与梅若林导演的电影试镜,放弃进一步提高人气,从而走上转型之路。

试镜前空出来的两个多月也不能什么都不做,接拍一部新戏的时间没有,但接几个综艺节目和真人秀的时间还是有的,或者再多加几个专访。

两人一拍即合,叶晴空于是推掉了那些剧本,开始帮姜时晏筛选综艺节目和真人秀,争取让他在没有作品的空档期也能稳住人气,如果能提升就更好了。

路棉对娱乐圈的事不太了解,艰难理解了一会儿,终于明白过来:“所以说,你接下来的两个多月就要参加综艺节目之类的,一直到新电影的试镜?”

“可以这么说。”

“会比拍戏的时候更忙吗?”路棉问。

姜时晏盯着她看了片刻,猜到她在想什么,嘴角扬了扬:“放心,就算很忙,跟你见面的时间还是有的。”

路棉的心思被他看穿,不自在地敛了敛眼眸,拿出手机看时间。

爷爷刚打来电话催她回家,她也说了很快回去,自然不敢耽误太久,跟姜时晏打了声招呼就要走。

“我送你吧。”姜时晏说。

“不要,我自己打车回去。”路棉说,“上次就是因为你坚持送我才会被拍到,你有点危机意识好不好。”

姜时晏轻叹口气,他就知道会是这样,一旦让路棉知道被狗仔偷拍的事,她就会更加小心翼翼。

他不放心,举起手机晃了一下:“路上保持跟我通话,直到安全回家。”

路棉答应了。

姜时晏送她到门口,一只手还握着她的手腕,不舍得松开。

这几天他总在回想那一晚,他把软软的小姑娘搂进怀里,他们躺在一张被子里,他听着她的呼吸声入睡。早上醒来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是她安静的睡颜。

他很想把她留下来,又觉得不太现实。

路棉转动手腕,却没能挣脱,疑惑地看着姜时晏。

他顿了三秒,缓缓松开手,还想再说点什么拖延时间,想了想也没什么要说的。

路棉走到电梯门前,摁了向下的按钮,忽然回头看了一眼,只见姜时晏懒洋洋地倚靠着门框,双眸注视着自己。

数字键不断往下跳跃,距离这一层还有3层,她飞快地跑回来,踮起脚尖在他唇上亲了下。

身后恰好响起“叮”的一声,提示电梯在这一层停下,路棉一秒都没有停留,转身跑进了电梯。

姜时晏还没反应过来,电梯门就已经关闭,他望着那里好一会儿,手指抚了抚嘴唇,很轻地笑了声。

——

元旦假期结束,路棉就回学校上课了。

经过几次分别和见面,她终于适应了异地恋的节奏,即使半个月见不到面,也觉得没有那么难熬。

他们还是像以前一样,有空就视频通话,有时候两人都太忙就只发微信。

相比起来,路棉倒是比姜时晏还要忙一些,临近考试周,大家都在抓紧时间复习,为期末考试做准备。

宿舍里四个女孩轮流早起到图书馆占座位,有时候一待就是一整天,中午去食堂吃个饭,下午接着复习。

姜时晏最近在录一档户外真人秀节目,与极限探险题材相关。

真人秀节目一般都是录播式的,不同的是,这一档节目是录一期播一期,跟那种全部录制完成后期剪辑再播出来不一样。

这种新鲜的录播方式吸引了一大批热爱观看综艺的网友,再加上姜时晏的高人气,微博热搜几乎天天都有相关话题,完全不存在叶晴空担心的人气下滑现象。

上一周最新一期已经播出。

姜时晏连同搭档一共六个人,在一处未开发的深山中探险,按照节目组的要求寻找线索完成任务,然后才能被直升机救援。

荒山野岭手机没信号,对于每天要跟路棉说早安晚安的姜时晏来说格外焦虑,帐篷搭好以后,他就爬上了最高的那棵树,高举起手机企图找到点信号。

不料这一幕被摄像大哥拍到了,后期一刀未剪播出来了。

姜时晏的粉丝包括路人看到这一段都笑疯了。

“???我以为我哥哥是安静的美男子,漫画里走出来的那一种。原来私下里这么活泼吗?他居然会爬树?还这么熟练?ojbk,我又解锁了哥哥一个新技能。感谢公司给他安排真人秀,以后这样的节目麻烦多安排一些。”

“姜时晏上辈子是猴子变的吗?后退一步一个冲刺就窜到了树上,我和小伙伴看到的时候都惊呆了,还以为他吊了威亚!这哥们儿有点厉害!”

“我比较好奇的是他爬那么高干什么?”

“找信号吧,没看到他拿着手机吗,八成是想搜索什么有用资料。不过,整个节目看下来,好像也用不上手机,线索都是靠自己去指定地点寻找的。”

“我掐指一算,这棵被姜时晏爬过的树会成为粉丝们接下来的重点打卡地点。”

这一期节目因为高难度任务以及几位搭档闹出的笑话收获了超高的播放量。

一行人回到北京后都被媒体拦住接受采访,顺便为下一期节目做宣传。

采访到姜时晏,记者就问出了大家都好奇的问题:“你爬到树上是为了找信号吗?”

“嗯。”

姜时晏笑得有点无奈,他也没想到摄像大哥会将这么无聊的内容拍下来,后期居然也没剪掉。

记者两眼放光:“据我所知,你们做任务好像用不到手机,你找信号是为了什么?”

姜时晏看着镜头,半晌,没想好糊弄的理由,简单说了句:“有很重要的事,需要发消息。”

他说很重要的事,记者自然联想到是工作上的事,也就没有细问。

这一期节目路棉也看了。

她最近在复习,没有休闲时间,是跟室友一边吃饭一边看的。

关荷喜欢吃饭的时候看综艺节目,称之为“下饭节目”,最近她发现这个真人秀非常有意思,吃饭时间必点开看,路棉就跟着一起看了。

看到他的采访,她下意识就想到那天晚上姜时晏给她发消息,说自己被困在深山老林里,接下来两天可能没办法联系她。

所以,他说的很重要的事,其实是跟她聊天?

关荷悠悠道:“我刚看到有一个网友大胆猜想,姜时晏可能有女朋友了,他在跟女朋友发消息。”

路棉埋头吃饭,不敢搭腔。

关荷分析道:“你想啊,姜时晏的团队都知道他在录节目,有什么事非要在这个时候打扰他。”

这种说法刚冒了个苗头就被姜时晏的粉丝掐死了。

有女友粉甚至放出话:“好吧,既然大家都这么好奇,我就实话实说了,哥哥在给我发消息,哄我入睡。”

往往这样的言论一出来,姜糖姐姐们都会劝她多吃点菜,别光顾着喝酒。

一直到路棉考完期末试正式放寒假,他们也没见到面。

姜时晏去了另一座城市录节目,这一次要录一个多星期。结束后,他会在北京转个机,然后飞国外。

两人已经有26天没见过面,四舍五入就是一个月了。

路棉听说他会在北京转机,大概有四个小时的停留时间,想着自己反正放假了也没事可做,于是提出了去接机。

姜时晏到达首都国际机场是下午一点。

机场一如既往的人山人海,全都是闻讯前来接机的粉丝,手里举着手幅和准备好的书信,一路跟着他。

男人穿着黑色羽绒服,戴着鸭舌帽和口罩,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低着头一遍看手机一边往前走。

姜时晏以为路棉口中的接机,指的是在机场外某个地方等他,他正想发微信问她在哪儿,某个抬眸的瞬间,他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很神奇的,好像上一次也是这样,不管机场有多少人,他就是像有心电感应般,能在茫茫人海中一眼看到她。

路棉不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却是第一次亲身感受。

好在姜时晏的粉丝都比较有素质,没有想象中的推推搡搡,大家都很有秩序地主动往后退,让开一条道路供人行走。

只是不凑巧,她站的位置刚好在最外围,不断被逼得往后退,距离姜时晏越来越远。

路棉踮起脚尖抬眼望去,隔着人群,端端与姜时晏的视线对上。

他藏在口罩下的嘴角翘起,露出来的眼睛微微弯了一道弧。

路棉听到站在自己前面的女生尖叫起来:“啊啊啊啊哥哥在看我吗?他是在看我吗?!哥哥还对我笑了!我给大家表演一个原地升空!”

路樱今天上午考完最后一门,回到家扔下书包,连东西都没来得及收拾就背上相机火速赶往机场。

她昨天就得到消息,姜时晏会在今天下午一点左右到达国际机场。

终于,她终于见到心心念念的哥哥了!

路樱和一众站姐混在人群中给姜时晏拍照,忽然在镜头里看到了一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面孔。

这不是她亲爱的姐姐吗?

------题外话------

美好的周末只有一更哦【捏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