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我是清华北大得不到的人/亲爱的绵羊先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路棉想说,不,没有了大明星光环的姜时晏仍然有股独特的魅力。

他眼睛里落进了细细碎碎的灯光,唇畔挂着浅浅的笑意,说着最朴实的话,整个人看起来都是温暖柔和的。

路棉看着看着,望了自己最初要问的问题。

还是姜时晏出声提醒了她:“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难不成是因为这段时间的相处,她是对他产生了兴趣,决定抛弃陆放,改为粉他了。

路棉恍然惊醒,低下头躲开他的目光,半晌,闷闷地说:“高考成绩快出来了,我还没想好怎么填志愿。”

姜时晏的视线在她身上停留了许久。

女孩垂着头,一副苦恼的样子,似乎遇到了非常棘手的事。

所以说,她这一路上不开心都是因为这个?

学霸的烦恼还真是清新脱俗。

小时候,他真情实感的纠结过,将来是要上清华还是要上北大,长大后才发现哪个他都上不了。

用网友的话来说就是,我是清华北大得不到的人!

现在,路棉的困扰是哪个学校都能上,却不知如何抉择。

姜时晏忽然不知道该怎么开导她。

他一个成绩中等的学生,哪儿来的自信给一个准清华生当人生导师。

不过,她既然把他当朋友,向他倾诉烦恼,他自然竭尽全力帮她解决问题。再怎么说,他也大了她好几岁,社会阅历比她丰富,又是从旁观者的角度来看问题,应该比她一个人闷着头走迷宫有用得多。

姜时晏认真思考了一番,说:“我们可以先从兴趣方面下手,根据你平时的爱好选专业。”

“我喜欢看书,看电影,看话剧。”

“……”

有这种专业吗?

姜时晏一时无言,片刻后改变了策略:“那特长呢?你擅长哪些学科?”

路棉:“我不偏科,语数英物理化学生物都还行。”

姜时晏扶住额头。他忘了,这姑娘既然能考七百多分,那就说明全面发展。

这可把他给难住了。

与路棉四目相对的瞬间,他都想脱口而出,要不你还是继承亿万家产算了。

话显然不能这么说,姜时晏斟酌一会儿,提出第三个解决方案:“那就找一个自己想探知的领域吧,然后走一步看一步,没准某个瞬间就豁然开朗,找到自己想走的路了。”

路棉紧皱的眉头倏然间舒展开,想探知的领域?听起来是个不错的建议。

她展颜一笑:“谢谢你,我回去会好好考虑。”

姜时晏也跟着舒口气,微笑着说:“以后遇到问题也可以来找我,虽然不能替你做决定,提建议我还是会的。”

他说着剥了只虾放她碗里:“先别想那么多了,这么多美味的食物不吃就浪费了。”

路棉垂眸看着碗里那颗虾仁,色泽橙红,在汤汁里蘸过,看着就让人垂涎三尺。她喜欢吃虾,这道虾做得很合她口味,但她嫌剥虾壳太麻烦了就没怎么吃。

她用筷子夹起虾仁放进嘴里,咀嚼几下,那股鲜香就俘获了味蕾。

姜时晏见状挑眉,暗道她果然爱吃虾。

刚才她说话的时候,眼神有意无意地瞥了几眼那道虾,他猜想可能是小女孩想吃,又担心剥虾会弄脏手,干脆就不吃了。

路棉吃完一只虾,碗里又多了一只剥好的。

她抬眸看向姜时晏,他正低头剥第三只虾,动作娴熟,先去掉虾头,手指捏着虾背的第二节,轻巧地一拽,虾尾部分的壳就褪下来了,最后再把前面两节虾壳剥掉。

鲜红饱满的虾肉,往汤汁里蘸了蘸,放她碗里。

路棉只觉得心跳漏掉了两拍。

她想说不用了,却不知怎么开口,愣了片刻,在他剥第四只虾的时候,她深吸口气,鼓起勇气说:“你……你快吃吧,菜都要凉了。”

姜时晏将手里剥好的虾给她,打趣道:“我吃饭快,几分钟就能解决。”

路棉:“……”

他是在说她吃饭慢吗?哦对,他之前就那么说过。

路棉觉得不好意思,耳朵悄然红了,恨不得把脸埋进碗里,筷子尖儿夹起沾了汤汁的虾,慢慢吃进嘴里。

姜时晏看着她吃东西,怎么看都能看出是有家庭教养的小孩,一举一动都很优雅,安安静静的,没有发出丝毫声音。

两人都没有说话,气氛安静下来,路棉脸上的热度渐渐褪去,这才抬头看向对面。姜时晏没有说错,他吃饭确实很快,他给自己盛了一碗米饭,配着菜大口吃起来,看起来是真的饿了。

路棉撑着下巴,想起她前几次在视频通话里看他吃饭也是这样,不由得皱了皱眉。他这暴饮暴食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掉。

姜时晏见她没动筷子:“吃饱了吗?”

路棉点头,她已经吃好了,因为吃了很多菜,又喝了汤,所以一口米饭都不想吃。

姜时晏放下筷子,盛了碗汤,也没用勺子,嘴巴就着碗口几口喝掉了,又给自己盛了碗饭。

路棉默默地数,他吃了三碗饭,虽然餐厅的瓷碗很小,还没巴掌大,但是三碗饭也够多了。晚上吃太多对胃不好,偶尔一次两次没什么,长久下去消化功能会下降,引发各种肠胃疾病。

两人都吃好了,姜时晏给汪少霖发了条消息,像来时那样,一前一后出餐厅。

临走前,在汪少霖的强烈要求下,姜时晏跟他拍了一张合照,还必须冲着镜头比大拇指,意为赞叹这里的菜好吃。

他说:“我明天就把照片洗出来,裱个框,挂在一楼大厅招揽生意!”

姜时晏没说什么,压着帽檐坐进了驾驶座,问了路棉家的地址,把她送回家。

路棉在饭桌上提过要自己打车回去,她知道姜时晏不方便送,会有被拍到的风险,但他坚持,说不放心她一个女孩晚上打车。

其实现在不算晚,还不到八点。

车子停在距离家门口十米远的路边,路棉坐着没动,手指捏着裙摆的荷叶边,终于将酝酿了一路的话宣之于口:“一日三餐最好按时吃,你工作特殊可能没办法坚持,至少每顿饭都要吃。不要暴饮暴食,对肠胃不好,你还年轻感觉不到异常,等以后出问题就晚了。”

小女孩教育人的语气颇为老成,姜时晏一开始还有点没反应过来,听到最后,心就软成了一滩水。

这样温暖的话语,真实地传递出她在关心他。

车内一片昏暗,路灯昏黄的光透过一层防窥膜照进来。姜时晏侧过身,看着女孩模糊的脸,扬唇轻笑,尽显温柔:“好,我答应你。”

------题外话------

听老婆的话是对的!!!阿晏你做的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