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我怎么可能喜欢她/亲爱的绵羊先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路棉离开后,姜时晏还站在公告栏前,直视着面前的年级大榜,目光反复在第一名上流转。

路棉,道路的路,棉花糖的棉。

她考了723分。

脑海中浮现那个女孩冷静从容的样子,穿着蓝白相间的校服,拉链规规矩矩拉到领口下,扎着高马尾,露出白皙的额头,嘴唇红润润的,像沾了露珠的玫瑰花瓣,浑身都好像散发着光彩。

姜时晏忽然想到“腹有诗书气自华”这句话,觉得用在她身上再合适不过。

念头一转,既然她不是为了学习成绩烦恼,那是为了什么?

他绝对不会看错,刚才路棉站在这里,蹙着眉头、嘴唇紧抿,像是遇到了令人苦恼的事。

难不成……真的是因为感情问题?

不知怎么,想到了那个高高瘦瘦的男生,他也不是白长他们几岁,当然能够看出男生眼里对路棉的关切。

姜时晏余光忽然瞥见个熟悉的身影,愣了愣,一秒收敛了表情。

赵明峻不知躲在暗处看了多久,见自己暴露了,一脸戏谑地走过来:“导演让我过来叫你,下一场戏要在食堂里拍,趁着学生没放学赶紧拍完。”

姜时晏淡淡道:“知道了。”

“晏哥,你和那个女孩说话我都看到了。”赵明峻说,“你加她微信了?不是我说,你的私人号最好不要加素人,免得产生不必要的麻烦。”

大明星的微信好友除了熟悉的亲戚朋友,剩下的都是娱乐圈的合作伙伴,没有一个陌生人。

姜时晏置若罔闻,大步流星朝食堂走去。

赵明峻快走两步跟上他,老妈子附体似的唠叨:“你别拿我的话不当回事,现在的私生粉太猖狂了,你忘了上次出席活动被堵酒店的事了?万一她把你的微信号泄露出去怎么办?换号很麻烦的!”

这话仿佛戳到了姜时晏的痛处,他脸色忽然变了。

别说私生粉了,人家根本就不是他的粉,搞不好回去就把他的微信删了。

那会儿他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明明可以直接还她钱,怎么脑子一抽就加上好友了?他摸了摸口袋里的手机,思绪渐渐飘远。

赵明峻想到从林瀚那里听来的八卦,打量了一眼姜时晏,越想越觉得有可能:“该不会……林瀚口中的女孩就是她吧?你上周六亲自送她回学校?”

姜时晏皱了皱眉,两手插进校服口袋里,只觉得这助理太聒噪了。

还有,林瀚那个人怎么那么不靠谱,这种事居然转头就跟别人说了,以后要是真有什么事,绝对是从他嘴里传出去的。

见他沉默,赵明峻大惊:“你不会喜欢她吧?阿晏,我告诉你,晴姐说了,上升期艺人不能谈恋爱!”

姜时晏处在爆红阶段,如果这个时候曝出恋情,后果不堪设想,说是万劫不复都不为过。他的粉丝群体还未稳固,大部分都是颜粉,把他当作男友甚至老公。要是知道他有女朋友了,肯定会大面积脱粉,搞不好还会回踩。不同于在演艺圈待了数年、作品无数的前辈,死忠粉偏多。

“你想多了,她只是个小孩子,我怎么可能喜欢她。”姜时晏觉得自己要是再不表明态度,他会越说越离谱。

“真的?”赵明峻半信半疑。

姜时晏不耐烦道:“不信就算了。”

赵明峻心中的大石头终于落地,长舒口气。

他了解姜时晏,他不至于在这种事上说谎。大概是他多虑了,虽然那个女孩长得很漂亮,但娱乐圈最不缺的就是长相漂亮的女人,比她成熟有魅力的比比皆是。像姜时晏这样的明星,未来的伴侣百分之九十是圈里人,比较有共同话题。

警报解除,赵明峻顿觉轻松,笑眯眯地开起了玩笑:“你知道我刚才为什么躲在暗处不出来打扰你们吗?”

姜时晏不语。

赵明峻调侃道:“因为我看到你们穿着一样的校服站在一起说话,就像两个高中生,我要是突然冲过去,那就跟抓早恋的教导主任没区别了。”

姜时晏这才注意到,他身上穿的是剧里的衣服,同时也是附中的校服,跟路棉穿的一模一样。

对上赵明峻眼里的笑意,他嗤了声:“无聊。”

——

上午最后一节课上完就是午饭时间,大家吃完饭回到教室,不像往常那样趴在课桌上做题,或者是休息,而是围在路棉的座位上。

上午刚得知这个消息上课铃就响了,他们都没来得及采访当事人,现在终于逮到机会了。

“宋颂说的是真的吗?路永璋是你爸爸?”

“说实话,我到现在还没消化这个新闻,以为上午的事是个幻觉。”

“我靠!我居然跟荣露集团的唯一继承人做了三年同学!以后再跟人吹牛逼,我就有的说了。”

路棉:“……”

面对大家的围攻,她苦恼不已,只得把头埋得低低的,强迫自己专心做题。

江夜行看着前面的女孩恨不得抱头躲进桌子底下,又是同情又觉得有点好笑。半晌,他端出班长的威严:“快打铃了,大家快回座位吧,一会儿班主任就要过来巡视了。”

大家一听班主任三个字,立刻作鸟兽散。

路棉大喘了口气,扭头对江夜行投了个感激的眼神,班长大人的大恩大德,实在是无以为报。

江夜行轻轻一笑。

同桌冯子洋凑过来,推了下他肩膀,压低声音说:“咱们班发生了这么大的新闻,你怎么一点都不惊讶?”

大家中午吃饭的时候还在讨论路棉的身份,个个都惊掉了下巴,只有江夜行,从头到尾都很淡定。

江夜行笑而不语,他不惊讶,当然是因为他早就知道了。

晚上回到寝室,路棉把自己摔到床上,这一整天过得太惊心动魄了,只希望同学们的八卦之心能随着时间慢慢消失,不要再好奇了。

宋颂嘴里叼着根棒棒糖,把书包放桌上,从里面找出手机,坐在椅子上低头玩手机,不像之前那样争分夺秒钻研数学题。

路棉:“你不做题了?”

“今晚不做了,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宋颂正义凛然道,“我越想越咽不下这口气,不能轻易放过沈言歌,说不定她早就在那帮小姐妹面前乱嚼舌根。”

路棉被她眼里的杀气吓到:“你、你要干什么?”

------题外话------

现在的阿晏:怎么可能喜欢她?

后来被赵明峻发现两人在一起了。

赵明峻:去你大爷的,心好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