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小孩子撒谎鼻子会变长/亲爱的绵羊先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路棉的小姨是江夜行的舅妈。

那个时候荣蓁还没有离婚,跟丈夫项易沣的感情很好。江夜行的父母常年在国外忙于工作,他大部分时间都跟舅舅在一起。

路棉六岁生日那天,项易沣夫妇带着江夜行来路家做客。

小少年穿着挺括的黑色小西装,系着精致的领结,像个小大人,不管见到谁都礼貌问好,惹来长辈们一致称赞。

对这个大自己半岁的小哥哥,路棉一见到就非常喜欢,拉着他的手,让他陪自己玩。

大人们在客厅里聊天,两个小孩子就在后花园玩耍。

那天天气很好,阳光明媚、万里无云,花园里姹紫嫣红,还有一个白色小天使造型的喷泉,喷洒出来的水珠在阳光的照射下晶莹剔透。

路棉这个小寿星打扮得很漂亮,穿着雪白的公主裙,黑色小皮鞋,乌黑的头发挽了个鬏,上面绑着一朵粉色毛球。随着奔跑的动作,头顶的小毛球一晃一晃,煞是可爱。

她怀里抱着亲戚送的生日礼物,是一只小棕熊毛绒玩具,眼睛是黑色的宝石。她一看到这个礼物就喜欢得不得了,抱在手里不舍得放下。

两个小孩子就在喷泉旁边玩起了游戏。

路棉把小棕熊高高抛起,让江夜行接住,然后再让他丢过来,自己接住。

小女孩脸蛋红彤彤的,眼睛比怀里小棕熊的眼睛还要好看,每次成功接住小棕熊,她都原地蹦一下,开心得咯咯笑。

玩游戏的时候,江夜行还不忘老成地提醒:“你当心一点,不要踩到旁边的花了,不然我们会被骂的。”

小公主仰着头,娇声娇气地说:“我是小寿星,才不会挨骂。”

江夜行想了想也是,大人们都说生日这天寿星最大。

小公主努了努嘴巴,张开双臂做好了准备动作:“行行,快把小熊丢给我。”

“我不叫行行,我叫江夜行。”

“小姨夫就是这么叫你的,行行,行行,行行……”

江夜行无奈地叹口气,决定不跟她计较,扬手将小棕熊扔过去,谁知没控制好力度,小熊在空中划了一道弧线,直接从路棉头顶飞过,掉进了她身后的喷泉池子里。

路棉吓得脸色都变了,忙跑过去查看。

江夜行也吓了一跳,跟着跑过去。

出于安全考虑,后花园的喷水池四周的围栏筑得很高,两个小孩子踮起脚尖才能看到一只小棕熊可怜兮兮地躺在水池里。

路棉只觉得整个世界都要崩塌了,肩膀往下一塌,扁着小嘴哭了起来。

这是她最喜欢的生日礼物,妹妹想要她都不肯给,现在却掉进了水池里。

小女孩趴在围栏上望着小熊嘤嘤哭泣,伤心到了极点。今天是她的生日,所有能来的亲戚朋友都来了,本该是最开心的时刻,她却哭得这样难过。江夜行自责极了,又是道歉又是哄她。

可她根本听不清他在说什么,一个劲儿地哭。

最后是怎么哄好的?

江夜行举手发誓,等下一次见面,他一定送她一个比这个好看一万倍的小棕熊,小公主终于不哭了。

明媚的阳光下,两人小拇指勾在一起拉钩。路棉红着眼睛一边抽鼻子一边说:“你说的哦,不许食言。妈妈说过,小孩子撒谎鼻子会变很长很长,像大象那样。”

江夜行重重点头,承诺道:“我不会骗你。”

不过他还是食言了,路棉没有收到他的小棕熊,因为后来荣蓁和项易沣离婚了,两家再也没有来往。

路棉和江夜行小学初中都不在一个学校,也没有见过面,直到高中。

高一报名那天,她站在附中校门口的成绩榜前看分班情况,在第一名的位置看到了江夜行三个字……

讲台上,生物老师牛莉莉在讲一道遗传学的题,画了半个黑板的基因图:“基因型为AaBb的个体占25%,那么……”

“报告!”

站在教室门口的江夜行忽然出声,打断了老师的讲话。

班里的同学头皮一紧。

牛老师除了讨厌上课迟到的学生,还讨厌打断她上课的学生。她是那种放学铃打响,也装作听不到,非要把一道题讲完的老师。

然而,牛莉莉视线一转,看到是江夜行和路棉,上一秒皱起的眉毛瞬间平复了:“进来吧。”顿了下,她看着路棉说,“身体不要紧吧?要实在不行就向班主任请半天假,休息一下,别硬撑。”

全班同学:“……”

双标过分了啊。

话是这么说,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不光是这一位老师搞特殊对待,整个高三年级的老师都恨不得把路棉和江夜行保护起来。这次模拟考,两人以723分的成绩并列第一,已经惊动了校领导。校长上午还把他们叫到办公室谈话,不仅对接下来的复习千叮万嘱,还对他们的身心健康关怀备至。

这么说吧,这两人就相当于附中的活字招牌。

面对老师关心的话语,路棉只觉愧疚,但宋颂的谎言已经说出去了,她不圆回来肯定不行:“我没事,谢谢老师。”

两人一前一后走到座位坐下。

同学们当然都知道路棉不是因为身体不舒服才跑出去,不过没有人拆穿。想到下课期间发生的事,大家都是一副没消化掉的表情,目光似有若无往路棉那边瞟。

还是要感叹一句,她太低调了!

好歹同窗三年,居然连这个爆.炸新闻都不知道!

牛莉莉察觉班里的气氛躁动起来,眉心一拧,用手指敲了敲黑板:“不好好听是吧?行,我找个人上来讲。”

此话一出,所有人齐刷刷看向黑板,全都装作聚精会神、冥思苦想的状态。

路棉舒口气,在卷子上找到老师讲的那道题,静下心来专心听讲。

旁边的人用笔戳了戳她手肘,递过来一张纸条。

路棉垂下眼,看到纸条上那一行跟鸡爪子挠过似的字,艰难辨认了一会儿。

“对不起,我当时没想那么多,一着急就说出来了。”

现在看大家的反应,她才知道路棉一直以来隐瞒身份的做法是正确的。

她越想越觉得对不住路棉,连玉米都顾不上吃,现在好饿啊,偏偏桌肚里的玉米散发着诱人的香味……

路棉瞄了一眼讲台上的老师,见她背过身在黑板上写东西,提笔在纸条上写下三个字:没关系。

------题外话------

两个小朋友太可爱了,呜呜呜,我好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