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72】,欠的命终究是要还的(二)/神探悍妻之老婆大人上上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再说苏青回到房间里。

萧季冰坐在床上,正捧着一本书在看。

苏青不禁笑了:“你居然还带书出来了?”

这本书苏青倒是也不陌生,正是她看到过好多次的那本黑色的大部头了。

萧季冰用书签夹在自己看到的这页,然后将书合上,放在一边的床头柜上,笑了笑:“我想你应该会经常单独出去,所以我就带了一本书,你出去的时候我还能看看。”

苏青点了点头,直接坐到大床的另一边,掀开被子躺了进去。

萧季冰看着苏青,想了想还是问道:“你害怕吗?”

苏青看着他,反问:“你怕了?”

萧季冰一笑,摇了摇头:“不怕!”

苏青的目光在萧季冰的脸上落了落,眉头却是微微地皱了起来。

不过嘴里却是道:“你不怕,我更不会怕了。”

萧季冰也躺下来了,依就是侧着身子,用背对着苏青。

他的声音有点轻:“苏青,你答应我一件事儿可以吗?”

苏青一双晶亮的眸子直盯着男人的后脑,声音却渐冷下来:“说!”

萧季冰深吸了一口气:“如果到时候有人用我来威胁你,你不要理我,你一定要顾好自己。”

苏青的目光渐冷。

不过萧季冰却并没有看到,而是自顾自地往下说自己的。

“我不想让自己成为你的掣肘,而且如果是因为我而让你出事儿了,那么我也不会原谅我自己的,我真的不想再看到有人为了救我而倒下了,所以,苏青你可以答应我吗?”

这一次,话音落下,萧季冰也听到了苏青的声音,听出来了她的声音竟然是无比的冰冷。

甚至还带着咬牙切齿的味道。

“萧季冰,所以你其实是在来的时候便已经想好了,你根本就没有想要活着和我一起回去是吧?”

萧季冰的身子一僵。

眼底里飞快地掠过了一抹慌乱。

不过却已经立刻就做出了回答:“没有,没有,我怎么会那么想不开呢,苏青是你想……”

只是他的话还没说完呢,苏青的手便已地直接扣住了他的肩膀,将人生生地扳了过来,而苏青已经坐了下来,双手按着萧季冰,一双眼睛再次喷出火舌。

萧季冰的目光微闪着,他的眼帘微垂着,就是不肯去看苏青的眼睛。

苏青真的要被气死了。

“萧季冰,你看着我,我不是告诉过你吗,你这个人最不适合说谎了,因为你一说谎,你的眼睛就不敢和我对视。”

萧季冰:“……”

话说他怎么不知道苏青什么时候和他说过这样的话呢?

这话的确是真的有一个人对他说过,但是那个人绝对不是苏青。

苏青用力地摇晃着男人,恶狠狠地警告着。

“萧季冰,我之前已经警告过你了,你特么的不能死,你如果敢死我就把你挫骨扬灰。”

萧季冰的眼睛微眨了一下,不过却依就是不肯和苏青对视,嘴巴也闭得紧紧的。

反正就是一副,我就不答应你的模样。

苏青发狠了,她俯下身,凑到了萧季冰的耳边,一个字一个字地道:“萧季冰,你别以为现在这种时候我就不敢办了你。”

萧季冰终于抬眼看了她一眼,然后扯着唇角笑了笑:“你答应过我的……”

一句话还没有说完,苏青已经低骂出声了。

“妈的,狗屁的承诺,老子就是不守承诺了,你能把我怎么样,你还能咬我不成……”

说着,手已经扯开了萧季冰身上的浴袍带子。

……

只是当一切都已经到了最后一步的时候,苏青看着萧季冰依就是一副不言不动的模样,终于是长叹了一口气,然后将被子为他拉好,自己一裹睡衣,便赤着脚跳下床。

她直接推开窗户,点燃了一支烟,歪在窗下的沙发上,一口一口地抽了起来。

今天她抽烟的速度极快,几口便吸尽了一支烟,然后又是第二根,第三根……

虽然窗户开着,可是呛人的烟味还是在房间里扩散了开来。

萧季冰轻轻地咳嗽了两声。

苏青的挑起眼皮,看了一眼床上的人。

再看看指间处,这根刚刚点燃,还余下大半根的香烟,却还是硬着心肠往嘴边送去,可是明明那烟蒂都已经破到嘴唇了,偏偏这个时候床上的人竟然又咳嗽了两声。

苏青在心底里咒骂了一句,不是骂萧季冰,而是骂自己的。

然后她急燥地将香烟直接按灭在茶几上的烟灰缸里。

然后气吼吼地走回到自己那边,掀开被子躺了进来,一伸手,却是狠狠地抱住了萧季冰的腰。

还不待男人有所反应,她便已经张开嘴,照着他的左肩便一口咬了下去。

是的,她真的是要被气疯了。

气得她恨不得直接咬下萧季冰的一块肉来。

可是真的要往下咬的时候,她却无论如何也咬不下去了。

那样的话,他会疼的。

他疼,她就会心疼。

所以,他们两个人这到底是谁在折磨谁啊。

苏青气愤愤地松开嘴。

但是却在男人的耳边低声咆哮着。

“萧季冰,如果你敢死,我就敢把于倩的坟挖开鞭尸,你信不信!”

妈的,她果然气得昏头了,居然用自己的尸体,来威胁男人。

萧季冰,你行,你真特么行,居然能将她气到如此的地步。

萧季冰骇然一惊,脱口道:“不行,不可以!”

苏青依就咬牙切齿:“那你就别死,但凡你敢死,你看我敢不敢。”

萧季冰提醒苏青:“那样是犯法,你不能知法犯法……”

“老子乐意,有种让老包一枪打死我啊,你要是还念着于倩对你的好,不想她被人鞭尸的话,你就给老子好好活着!”

萧季冰抿了抿唇,没有吭声。

苏青的气可还没有消息,她恶狠狠地环着男人的腰,语气也同样是恶狠狠的:“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

于是房间里便沉默了下来。

两个人的呼吸声清晰可闻。

好半天,萧季冰的声音才低低地响了起来。

“毒狼要招待的那个喜欢喝82年拉斐红酒的贵宾是谁?”

苏青的眼睛眨了眨。

“你先答应我。”

萧季冰叹气,这么半天过去了,这个女人居然还在执着这个问题。

没有办法了,萧季冰又叹了一口气道:“好,我答应你,只要你不死,我也不死,所以想要我活着,你也一定要好好活着,在这次任务里,千万不能有事儿!”

话音未落呢,萧季冰便感觉到环在自己腰间的小手越发的紧了紧。

身后女人的声音里已经不见了火气。

“好,我答应你,你不死,我不死,这一次的任务我不会让自己有事儿的。”

话音方落,萧季冰便感觉到了,身后的人,竟然在自己的颈间直接落下一吻。

要说听了苏青的话,不感动,那绝对是假的。

就在这个时候,苏青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当然了,如果你说一句,只要在这次任务里,我能活下来,你就会对我说一句你爱我的话,我保证我一定会活下来的,千难万险,我也会活下来的,怎么样?”

萧季冰:“……”

就知道这个女人,永远都不会好好地和自己聊天。

不管什么话,总之,她一定会说着说着就下道了。

“苏青,你……”

萧季冰挺无奈的。

苏青:“……”

她比萧季冰更无奈好不。

“小冰冰。”

萧季冰没有应声。

苏青继续:“小冰冰!”

萧季冰:“……”

苏青百折不挠:“小冰冰……”

萧季冰终于忍不住了:“你到底想说什么?”

苏青的声音很认真,很轻很柔,带着和煦的暖意:“如果这一次的任务,我们都能活下来,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好不好?”

萧季冰的身子动了动:“什么秘密?”

“一个我为什么会这么爱你的秘密!”苏青淡淡地道:“难道你就不好奇吗,我为什么会这么爱你?”

不是好奇,根本就是奇怪好不。

萧季冰想来想去,想过很多次,可是却都想不明白。

现在难得苏青终于肯揭晓谜底了。

“莫不是我们两个人以前在哪里见过?”

苏青摇头:“不是!”

萧季冰:“如果你以前没有见过我,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会爱上他?

苏青放开了一直环着萧季冰腰的手,然后翻了个身,也学着萧季冰的样子,用后背对着他。

“你不用猜了,反正不管你怎么猜,你也绝对猜不到的。”

萧季冰不明白了:“为什么不是现在就告诉我?”

苏青闭上了眼睛,准备睡觉了,今天晚上马超群不会再有什么小动作了,所以今天晚上应该是他们这段时间可以睡的最后一个踏实的好觉了。

“如果你想要知道的话,就好好地活下来吧!”

如果我死了,这个秘密你自然不用知道,知道了亦是徒增烦恼,我怎么舍得?

如果你我都能活下来,那么我怎么可能还舍得让你再离开我呢?

只有用这个秘密将你牢牢地拴在我身边。

因为我知道,你对于现在的我也不是没有感觉的,只是你一直觉得你和现在的我之间横着一个于倩。

但是,其实我们之间什么阻碍也没有。

只是萧季冰却翻身过来,面对着苏青。

看着女子单薄的脊背,心底里那份酸酸涩涩的感觉是什么?

他不可否认,苏青和于倩两个人真的是太像了,有的时候他甚至都要恍惚好半天,才能搞清楚面前的人不是于倩而是苏青。

他也不否认,苏青对他很有吸引力,也许是因为他下意识地想要把她当成是于倩吧,用来寄托他心里对于于倩的那份感情吧。

可是,可是后来,他发现,事情居然不是那样的,他竟然在不知不觉之间,将苏青这个人烙在心底里。

萧季冰也不得不承认,这个春节是和苏青一起过的,他很开心,也很幸福。

只是幸福真的不是他这种人可以长久拥有的。

他始终都欠了于倩一条命,特别是在看到陈珂拿出来的于倩给他们的的邮件时,他才恍然惊觉,自己竟然那么不了解于倩。

那个人在安排完她自己的死,居然也没有忘记保自己平安,不让陈珂那些人来找自己麻烦。

可是欠的命终究是要还的啊。

但是这话,他又怎么可能会去对苏青说呢?

苏青……

闭上眼睛,时尔是苏青奋不顾身向他飞扑过来的,陪着他一起向楼下坠落的情景。

时尔却是于倩一身鲜血地挡在他身前的情景。

……

第二天一大早,马超群,苏青,萧季冰三个人吃过了早饭,马超群便上了自己的山地越野车。

“于老大,我在前面带路。”

苏青看了一眼马超群:“你身边的那四个人呢?”

马超群直接回答道:“哦,他们暂时得留在这里!”

苏青淡淡地点了点头。

于是三个人两辆车,马超越的车在前面带路,苏青的车紧随其后向着红花镇外驶去。

车速不快也不慢。

起初道路的情况还挺好的时候,马超越便刻意地放慢车速,和苏青的车来了一个并驾齐驱。

这货倒是表现出了他极为擅谈的一面。

只是两辆车合在一起这噪音简直就是没有最大的,只有更大的。

“于老大,我和你说啊咱们这得先往边境线上开,一会儿啊你得紧跟着我走,这几年边境的军队可是越来越多,特别还有特警时不时地也会联合缉D警一起来伏击我们。”

苏青侧着微微扫了马超群一眼,倒是并没有说话,而马超群则是继续说自己的。

“每年啊,我们这些兄弟在边境线上都会死不少呢。”

萧季冰听着听着却皱起了眉头,他也扭头看了马超群一眼,眼里闪过厌恶。

不过萧季冰的眼神,马超群可是没有看到的,所以他的嗓门依就还是挺洪亮的。

“妈的,那些人居然特么的一点也不知道咱们老祖宗还有一句话老话传下来呢,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呢!”

“他们这样不就是一门心思地断我们的财路嘛。”

苏青笑了笑,嗓音清冷:“你吸吗?”

马超越连迟疑也没有,便直接道:“吸啊,我们狼爷手底下的人,就没有不吸的!”

苏青点了点头。

这可以称得上是常态了,毕竟只有手底下的人也吸,才可以达到更好的控制。

做老大的,可不是每一个人都像于倩那样,黄和D是万万不沾的,特别是D,她那个时候也不让手底下的人来碰。

谁敢碰了,那可就不只是三刀六洞那么简单了。

碰者死!

没错,这就是当时她亲自定的规矩。

而这个时候,萧季冰却没有忍住,也扬声问了一句:“你不知道吸那种东西不好吗?”

马超越扬眉又大声地笑了起来,这一次他的笑声持续的时间倒是还挺长的,就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不过倒还是很快便回答了萧季冰的问题。

“知道啊,这不是常识吗,可是知道归知道,吸归吸,那些所谓的瘾君子,有谁不知道这玩意儿不能沾的,但是还不是一个个争着抢着花钱买!”

“像我们这样的人,说白了就是脑袋瓜子夹在裤腰带上,用命换钱的,有今天没明日的,谁知道会不会哪天过边境线的时候,就被人给打爆呢。”

“特别是咱就是干这个,想吸就吸了,能快活一时是一时,到时候死了也不亏不是。”

萧季冰的眉头又皱了皱:“你就没有想过你的老婆孩子?”

马超群的回答依就是挺痛快的:“想过啊,我赚的钱可是全都给他们了,就算是我现在死了,他们这一辈子也不愁了,我也算是对得起他们了!”

“这如果我不干这行,出去打工,呵呵,我一辈子下来,赚的钱,不吃不喝,也就是能在那些大地方买个厕所吧!”

“我是想通了,人啊,这辈子就得往痛快活,我吃喝玩乐也是一辈子,我面朝黄土背朝天也是一辈子,那么何不赚快钱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