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宣平候张敖/帝国败家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一百七十八章 宣平候,张敖!

赵国有着三大行省,西山行省正是其一,西山行省总督宣平候张敖,他是封疆大吏,更是老牌贵族的先头人物!

玄武城,西山行省的中心城市!总督府也是在此!

在封地之争的比试结束,董易武便带着董乾来此,负荆请罪!

虽然罪过并不完全是他。

但也只能是他了,宣平候是军武出身,治下甚严,若不主动请罪,那下场恐怕更为惨烈。

总督府!

雨越下越大,董易武与董乾二人同跪,腰板笔直,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这般他们已经跪了一天,所跪的位置就是宣平候的屋外。

二人浑身已经湿透,脸色也一片惨白,董乾因为年轻相对还好一些,而董易武身子已经开始摇晃,几欲昏倒。

董乾咬着牙,目中的恨意如倾盆大雨!

王康,你给我等着,若不是你,我们父子又怎会受如此苦处!

“总督大人恳求再给我一次机会!不为其他,只为伯爵府颓倾!以还我遭受之辱!”

董易武高声喊道。

每过一会时间,他都会如此喊一遍,董乾心中恨意丛生,他又何尝不是?

此次封地之争失败,让他惨遭一次次打脸,如是当头棒喝,将他惊醒!

若是之前,他只是为了总督大人的命令,只是为了能够获取自己的利益而打压伯爵府!

那么现在,已经带有了个人私怨,他要报复,他要让伯爵府瓦解,他要让王康付出代价!

“吱呀!”

面前屋子的门突然开了!

看到此,董易武二人皆是眼前一亮,莫非能逃过此劫?

“总督大人有令,你们进来吧!”一人站门口说道。

闻言,二人更是精神振奋,慌忙抚地欲要站起,但,却起来不来!

跪了这么久,腿早已经麻木。

过了片刻,董乾先是咬牙挣扎的站起,又将其父董易武抚起,二人踉跄的走进屋子。

只是到门口看到,屋内地面铺着毛绒地毯,他们二人身上雨水稀流,却不敢进门,唯恐给弄脏了……

“进来吧!”旁边那人又说了一句,目中隐有嘲讽。

董乾看到了!他下意识的握住了拳头,不过是一个仆从下人,都对他们如此。

今日之辱,都是那个败家子带来的,董乾把所有的事都记在王康的头上!

进了屋子才发现此屋纵深,又往前走了几步,面前是一张深色幕帘,幕帘将眼前挡住,通过幕帘下方,能看到一双官靴!

黑面白底,绣有金纹!

看到这一幕,董易武面色一凛慌忙跪下,“罪臣董易武拜见总督大人!”

见到父亲如此,董乾也是诚惶诚恐的跪下,他知道这帘后之人便是西山行省总督,宣平候张敖!

正二品的封疆大吏,在赵国这样的人物也只有三个!

尤其是在西山行省,他是真正的土皇帝,就连赵皇也拿他没办法!

张敖是老牌贵族的头号人物,西山行省被他经营多年,大部分都在他的掌控之下。

哪怕是赵皇,朝廷吏部任命官员也得经过他的颌首,不然也当不了,当了也做不久!

这也是赵皇要下大决心削藩斩贵的原因,因为在老牌贵族的手里,把持着太多……

说直白点,已经危及到了皇权!

张敖是真正的权势滔天,董易武贵为一州刺史,连其真面都难以得见,所能看到的也只是一双靴子……

“我问你!”

幕帘之后张敖厚重的声音响起,“那篇名为《教战守策》的策论真是王鼎昌的儿子所写?”

“这个……”董易武蓦然一惊,他没想到总督大人首先所问的竟然是这个。

“应该不是吧!”董易武想了想应道。

“应该?”张敖的声音明显重了些。

董易武身子一颤忙着道:“不是,定然不是,那王鼎昌的儿子就是一个败家子……”

“糊涂!”他的话还没说完,直接被张敖打断!

“一个只懂的花钱的败家子能会作出那等画作吗?一个只懂花钱的败家子能创立的了富阳小报吗?一个只懂花钱的败家子能让你如此吗?”

张敖连声喝道:“识人不明,知敌不深,那分明是一个难得的人才,亏你还一直当是个败家子!”

听了这话,董乾微微一怔,拳头又是握紧,原来王康早已经入了总督大人的视眼,甚至还给了其那么高的评价!

自己比他真的就差这么多吗?

康乾不共,难道就注定无法改变?

不!我不信!

我是董乾,最后的胜者,一定是我!

“我且问你,那新奉县可还再有矿藏?”张敖又是问道。

董易武明白总督大人所担心之事,一个贫瘠的封地跟一个拥有铁矿的封地完全不同,若是后者,就可依托与此很快发展起来。

他忙着道:“先前我们发现的,已经全部采完,应该是没有了!”

“应该?又是应该?”

张敖的冷声令董易武脸色一白,忙着道:“总督大人放心,新奉县是我一直经营之地,县令也是我的人,而且新奉县山匪聚集,其中有一股已经被我收买……”

“其目的就是骚扰伯爵府,让他们无法安心接收发展新奉县,再来此之前,我已经暗示他们,让他们埋伏抢劫,这种发财的机会,那帮山匪定然是不会错过!”

董易武赶忙说出自己的计划,他就是要争取,让张敖觉得他还是有用的。

“这只是第一步,若是伯爵府那边侥幸进了新奉县,也不会顺利接受,新奉县县令是我的人,他也有一些暗步……”

“再说了,新奉县是阳州最贫瘠之地,四面环山,就算是被伯爵府拿到也不会有什么作为……”

董易武说完,又是跪下俯首。

这般又过了一会,张敖才是开口沉声道:“如此我便再给你一次机会,你的目的就是要打压伯爵府,不能让其再度发展,我不允许有任何威胁到我的存在,明白吗?”

“明白,明白!”董易武脸色一喜,自己带着儿子在雨中跪了一天,终于是没有白费。

“尤其是王鼎昌那个儿子,才是棘手之人,”

张敖又是道:“我会让我的小女跟你一同前往阳州,由她来对付王康!”

“董易武惊道:“莫非是您那位智近乎妖的千金?”

“正是她!”

闻言董易武更是大喜,“有了小姐辅助,易武此次定然不辱使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