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6章 假古董【13】江湖气息/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腰了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封岩给司笙打的是微信电话。

谈话内容大抵就是跟司笙说几天后交一份图纸的事。

“行啊。”

听完后,司笙轻描淡写地应了。

“……”

电话那边的封岩一怔。

他还以为要做一下司笙的思想工作。

“还有事吗?”司笙显然没耐心继续跟他交流。

“……”封岩顿了顿,口吻僵硬道,“看在凌总的份上,我会尽量护你周全,在这地界保你平安。但你最好不要做什么出格的事。”

“拜拜。”

压根没理睬他的提醒,司笙将电话给挂断了。

封岩:“……”

*

吃过早饭,司笙忙活了一会儿木工,然后就回到工作间研究数据和图纸。

抽空还瞥了眼1101工程队的群。

【陈噶】:@所有人,银大师又熬夜解出两道难题,大家半个小时后来会议室。

【???银大师果然厉害。】

【是昨晚我们讨论的那两道吗,银大师这么快就解出来了?】

【不愧是银大师,速度太快了。】

【我们马上来。】

……

大致浏览了一圈,司笙手指摩挲着下颌,单手打了一行字,发送。

【司笙】:都靠机关术和银大师,天天吹着彩虹屁,各位专家都是摆设吗?

群里:“……”

几分钟后,司笙就在群里消失了。

凌西泽刚给司笙端来一盘水果,就见司笙皱着眉将手机扔到一边,满脸的不爽。

凌西泽问:“怎么了?”

谁敢招惹这位祖宗?

司笙咬牙,“操,陈噶把我移出群了。”然后将刚刚的事跟凌西泽说了,颇为不忿,“我说的不是实话?”

“不是很正常吗?”凌西泽很淡定,喂了她一粒圣女果。

“?”

“当面骂你会被怼,还不许背后骂你?”

“……”

司笙把凌西泽踹出了门。

*

司笙被陈噶踢出群,不仅是因她在群里的讽刺。

还有苏秋朗的原因在。

苏秋朗因蓄意谋杀被关押,很快将面临起诉一事,被1101工程队的人一传,就是司笙和凌西泽故意设计整他。

毕竟就司笙和苏秋朗的表现,他们实在不敢相信司笙的为人。

前者作恶多端,后者循规蹈矩。

“循规蹈矩”的人怎么会害“作恶多端”的?

何况听说凌西泽第一时间准备了证据上交,很多大佬都站司笙这一边,警方没怎么调查前因后果就判断是苏秋朗做的。于是,他们就更加怀疑这件事的真假了。

正因此,集体抵抗司笙。陈噶怕小纠纷成大撕逼,赶紧将司笙踢出了群,避免他们有接触。

司笙自是不知道这些,撸了撸袖子,专心画图纸。

……

司笙忙了一天。

凌西泽以为司笙专心画图,早将昨晚跃跃欲试的计划抛在脑后,结果刚一入夜,司笙就换上方便行动的长衣长裤,跟凌西泽使眼色。

“……”

服了。

想改变司笙的想法是不可能的,凌西泽唯一能做的就是选择去与不去。他知晓司笙的能耐,但放任司笙一个人行动,难免不放心,所以只能点头答应,跟司笙一起过去。

但——

他实在想不到,司笙在去的路上,竟是换了三趟车。

一趟是四轮的越野,开到能开的地方。然后有人准备了两辆自行车,司笙和凌西泽一人一辆,然后靠着两条腿一路蹬了一个小时。

最后就是扔下自行车,司笙和凌西泽徒步前行。他们走小道隐藏他们的行迹,以防被人看到。

这么一番折腾,等他们抵达时,已经十一二点了。

十一月,纵然是南方,天气也转凉了。接近深夜时,气温渐低,星光黯淡。

举目看去,村庄被层叠的山包围,黑夜笼罩下,隐约看到错落的房屋。静谧的夜里,偶有几声犬吠声,宣告着人间烟火的气息。

凌西泽拿出一份打印的地图,交给司笙,“这是村庄的卫星图。”

“哦。”

司笙接过来。

这里离村庄有一段距离,无需担心被发现。司笙随意往地上一坐,就举着手电筒看卫星图,脑子飞速转动。

对于司笙来说,这样一张图,可以分析出潜入路线、逃跑路线、目标所处的位置。

“这两处的院子比较宽敞,方便他们扎堆运作。”司笙思索片刻,手指往两个地点一指,然后在其中一处绕了个圈,“我们先去这里。这一处背靠山,前面居民房比较多,如果真买通村民的话,比较好放哨。”

凌西泽颔首,“符合范子城的思维。”

“嗯。”

食指在地图上绕圈,司笙划出几条可行路线,在凌西泽的建议下,选了一条最保守的。

“你记一下路线。”司笙把图交给凌西泽。

凌西泽垂下眼睑,淡淡道:“记住了。”

司笙怔了怔,斜乜他一眼后,“哦”了一声,然后就将图折叠起来。

“走吧。”

她关了手电筒。

*

范子城很谨慎,但是,正因他的谨慎,导致手下没有危机意识,越来越放松警惕。

在好几个司笙以为会存在暗哨的地方,都没有暗哨和摄像的痕迹,偶尔见到一两个,都无所事事地游荡和打盹,司笙和凌西泽轻易就避开了。

潜入比想象中的简单。

二人不费吹灰之力地来到院落外。

将竹笛扣在特制腰带上,司笙动了动手腕,跟凌西泽道:“我先上去看一眼。”

凌西泽没跟她争,“嗯。我盯梢。”

司笙专门学过轻功,不能像武侠剧里飞来飞去,但身轻如燕、飞檐走壁、走路无声这些都可以办到。她往后退了两步,然后猛然冲向墙,踩了两脚就顺利摸上院落墙壁。

视线顺着她看去,凌西泽见到她立在院墙之上,无尽黑夜形成点缀,她身形高挑,夜风撩起绑在脑后的黑发,那一幕如同被洗涤过的黑白画卷,画面干净又素雅,一笔一划的线条都染上江湖气息。

“汪汪——”

院里养了狗,第一时间叫出声。

但,下一瞬就见司笙摸到腰间的竹笛,手持竹笛往前一指,手指扣动机关,一枚银针飞射出去。犬吠登时消失在微凉的夜里,悄无声息。

“是这里。”

半蹲下身,观察完院落的情况,司笙微微扭头,跟墙下凌西泽低声道。

她想问凌西泽,是待在外面放哨,还是随她一起进去。下一刻就见凌西泽抬步上墙,轻易攀上顶端,轻轻一跃就跳到司笙身边。

“跑酷?”司笙微怔。

跑酷属于极限运动,专业训练者可以正确控制危险,遇到危急情况时妥脱险几率远高于常人。属于特种部队也会教的技能之一。司风眠就很喜欢跑酷,司笙还让段长延带着他玩来着。

“学了一点。”凌西泽云淡风轻地说,一顿,又补充解释,“毕竟学轻功有点晚了。”

“……”

这货到底在背地里学了多少她不知道的江湖技能?

*

司笙确定这里是目的地,是因为院落里有很多货箱,一堆一堆的,其中之一还刻上段长延家古董行的标志。

——司笙有理由相信范子城想阴段家。

这里没有安装摄像头,毕竟没有人会记录自己犯罪的证据。所以,方便了司笙和凌西泽行事。

二人前后翻下墙。

司笙走到倒地不起的田园犬面前,俯身拔出它身上的银针,同时又给它加了一剂分量,确保它能睡到天明。

凌西泽戴上手套,打开其中一个货箱,见到里面的古董花瓶,挑挑眉,跟司笙确定了这一点。

“嘶,是个有能耐的。”

盯着箱子上的标志看了两秒,司笙再次感慨范子城真是个能人。

真是什么人都不怕得罪。

以最谨慎的姿态,搞最大的动静。

凌西泽低笑,想说什么,但没开口,就听到门被打开的声音。他下意识地拉了司笙一下,二人迅速躲在箱子后面。

庭院里亮着灯,但光线昏暗,进门的两人用手电筒晃悠一圈,没有发现异样,然后就大喇喇地进了里屋。

“该轮班了。”

他们高喊一声,将接下来值班的人吵醒。

醒的人哈欠连天。

“两年了,都没见一个可疑人物,还天天值班。就不能让人多睡会儿吗?”

“想要钱就老实办事。”

“这一单是要给段家和封家的,你们看紧一点,千万不要出什么意外。”

“是是是。”

……

司笙看到旁边有光一闪,扭头看去。

------题外话------

o(╥﹏╥)o求个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