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3章 假古董【10】司笙:八一八笙裳cp/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腰了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愧是他。”

好半晌后,司笙道出感慨。

不愧是他,谨慎到如此地步,这种据点保险还不够,还要分散各种地点。

“有可能不止第二个?”司笙又问。

“嗯。”凌西泽微微颔首,“情报不够,真动手的时候,很难一网打尽。”

“说起这个,”司笙顿了顿,继续道,“百晓堂一直在阳城查,查到过几个疑似地点,但每次深入调查时,就发现不是那么回事。有没有可能——”

司笙眯了眯眼,“弄很多地点,虚虚实实,来回调换?”

“……”

听到这猜测,哪怕是精明如凌西泽,此刻也忍不住额角抽搐,在心里暗骂了句老狐狸。

司笙越想越觉得有可能,忽然没了胃口,筷子一扔,往后一倒,被气笑了,“操。他怎么不做成马蜂窝?贩药都没他这么严谨。”

凌西泽眉头微动,沉声说:“本来是为了以防万一——”

“嗯?”

凌西泽说:“我带了一套窃听设备在车上。”

司笙眨眨眼。

手指轻叩一侧的窗户,凌西泽继续道:“我刚看到封仰和封管家进店了,你要不要试一试?”

凌西泽指的是“封仰手里有王爷爷金蝉仿制品”的事。

王爷爷的金蝉是独一无二的,找不到第二个。司笙见过好几次,当然能辨别真假,所以一眼看出封仰那个是假的。

但是,就像他们分析的那样,如果赝品处于坑封家的那一批里,那封齐岚肯定会全部处理掉,怎么可能让赝品从封家流出去?那封仰的赝品从何而来,就有点值得思考了。

何况,封管家如此维护封齐岚,也显得不正常。

万一真是封管家内部搞鬼,那么,没准就跟范子城的赝品团伙有私下联系……

“走吧。”司笙当机立断做出决断,站起身,又瞥了眼桌上丰盛的饭菜,觉得可惜,又补充了一句,“打包!”

“……”

老婆大人珍惜粮食,值得称赞。

这就一举一动里的豪迈和霸气,出现在这种场合里,颇有一点违和感。

*

十分钟后。

司笙和凌西泽坐在越野车后座,一人一只耳机。几个打包好的饭盒放在中间位置上,司笙手里端着一份米饭,一边夹菜吃着一边听着动静,那架势可怎么看都不像个下凡的天仙。

“……”

凌西泽觉得自己对司笙的天仙滤镜怕是要到头了。

司笙扒拉几口后,烦躁地皱皱眉,将耳机摘了扔给凌西泽,“磨磨唧唧,点菜都要点半天。”

她就是没耐心。

凌西泽并不意外,捡起那一只耳机,放到自己耳里。

“万一他们不说这个,我们俩的约会就以挺他们叭叭哪样饭菜好吃结束了?”司笙有点小郁闷。

她都想找人过来监听了。

不过,这一时半会儿的,很难找到值得信任的。毕竟吃顿饭时间不长,人一来,他们早走了。

窃听器是他们买通服务员放在包间里的,不会跟着封仰和封管家走,机会就这么会儿。

凌西泽轻笑着,伸手去戳她的脸颊,指腹蹭了蹭,好笑道:“没情报我们还可以逛夜市。”

司笙一顿,侧首问:“那我少吃点?”

“……”

那到也不必,吃饱为准。

好在司笙只是随口说说,并没有特地空出胃来逛夜市。毕竟,她是不希望这段时间浪费掉的,肯定想着拿到有用情报最好。

司笙本来就吃到一半,现在没几口就吃饱了,将饭盒一收,然后有一搭没一搭地跟凌西泽聊着天。

直到——

“开始了。”

凌西泽忽然说。

司笙讶然挑眉。

凌西泽将一只耳机递给司笙。

“艹,我的金蝉不见了!”封仰似乎这才发现金蝉被顺走,气急败坏。

封管家倒是很随意,“又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不见就不见了罢。”

封仰骂了几句,最后也不了了之。

“那个姓凌的怎么回事,我平白挨了一顿打,就这么算了?”封仰没顺着假古董的事说下去,转移话题,颇为不忿地问。

封管家沉声道:“那是二少团队的投资商,来头很大,不能明着得罪。”

封仰登时道:“不能明着,意思是——”

“等我先查明他的住址,然后再派人找过去,肯定给你出了这一口恶气。”

“那就好。”

……

司笙揶揄地看了凌西泽一眼,“怎么办,人要找上门了。干得过吗?”

“鲁管家是摆设?”凌西泽悠悠然反问。

“……”

想到家里还藏着这么一尊大神,司笙一时哑然。

毕竟,鲁管家无所不能呢。

……

封管家和封仰一顿闲聊,正当司笙听得不耐烦的时候,封仰终于再次将话题拉了回来。

“跟他们约的几点?”封仰问。

“七点半。”封管家道,“再过一会儿,就会有人接我们过去。”

听到这里,凌西泽和司笙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停止说话,屏息聆听。

“搞得神秘兮兮的。”封仰不屑地哼哼。

“不谨慎一点,能把生意做这么大?”封管家冷声问。

“……”封仰没再辩驳,只道,“反正随便了。合作了这一次,就逼着老头子把封齐岚的权利分出来。现在家里全听他的,窝囊死我了。”

接下来就是封仰对封齐岚的吐槽,大意就是回来得晚,不仅没争到什么家产,还天天挨那兄友弟恭的两位少爷白眼。本来教育环境就天差地别,他跟封齐岚、封岩相比,除了吃喝嫖赌,就没一样能比得上他们的。

搁家里就是受气。

也正是如此,封仰和封管家才会联合起来。封管家牵了范子城这条线,想从中抽成获益,同时帮封仰尽可能从封齐岚这里夺权,到时候有什么好处就承诺两人一起分。

对于封管家来说,为封家做了几十年的事,封齐岚却不给他一点捞油水的机会,实在是不留情面。但是到封仰这里,利益是统一的,一旦暴露本性就能一拍即合。何况封仰人傻,容易掌控,是最理想的靶子了。

“啧,”司笙不留神吃了一大口瓜,感慨,“豪门辛秘啊,带感。”

凌西泽:“……”我们家没瓜给你吃,真是太对不起了。

“对了,有没有写手太太写你们兄弟仨的同人文?”司笙还来了兴致,“比如兄弟相残、相爱相杀什么的。就有很多人写我的,我上次还看到笙裳cp的百合文,看出我一身的冷汗。”

凌西泽:“……”你这种癖好你的粉丝知道吗?

不是。

他也是第一次发现司笙有这种癖好!

她到底有多少他不知道的小秘密、小惊喜?!

“有一篇你和靖哥哥的同人文写得还挺好,我一直在追。”司笙自顾自地问,“你要看吗?”

“……不了,谢谢。”

“高冷腹黑攻和斯文败类受,还挺形象的。看得我以为她认识你们俩。”

“……”凌西泽忍无可忍,深吸一口气后,不知哪根神经抽了,忽然问,“萧逆和司风眠的有吗?”

“……有吧,没搜。”司笙说,“有那种直接在我评论区写的,上千沙雕网友现场连载兄弟俩的校园爱……唔,兄弟情。那阵子太忙了,我没仔细看。”

看在自己是亲姐的份上,司笙没有说得太露骨。

凌西泽:“……”你可真是个好姐姐。

沉默三秒,凌西泽怕司笙又拉出一对毁人三观的cp出来,他摘了耳机说正事,“跟踪有点困难,但安装一个跟踪器……”他打量了司笙一眼,“你应该手到擒来。”

“开价——”司笙张口就道,顿了顿后,反应过来,“哦,习惯了。免费。”

“……”

她刚刚肯定在想写手太太的某对cp。

给司笙塞了一瓶矿泉水,凌西泽让她喝完冷静冷静,省得在行动途中还拉着人扯cp的事。

司笙说这个只觉得有趣,就当开玩笑一样,不知他对自己误会那么深。索性喝完水后,她再也没提过,渐渐让凌西泽放松下来。

“走了,”拿了凌西泽给的设备,司笙又怕被认出将外套脱了,穿着一件短袖跳出车门,落地时她忽又侧身往回看了一眼,明眸善睐,“回来去逛夜市?”

“好。”

------题外话------

(*/ω\*)一号啦,求个月票么么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