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9章 假大师【07】三爷:我是项目组的金主爸爸/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腰了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刘副队在堂里资历高,不是挂个名的成员,他是当年被范丰岚亲自邀请进百晓堂的。

范丰岚力排众议推举司笙当百晓堂堂主,他有所耳闻,因信任范丰岚看人的眼光,所以哪怕没有见过司笙,也早就将司笙当做自己人了。

尤其是司笙上任后,削弱长老团的权利,把长老团削成有名无实的空架子,又揪出几年前让团里损失重大的内奸……这件事是范丰岚一直想做但是从未做到的,她上任不到一年就将事情处理得漂亮周到,让百晓堂一干成员心服口服。

何况……

她还长得这么漂亮,让人看一眼就想当孙女来疼。

刘副队无条件站司笙。

——他们万人之上的百晓堂堂主,怎是由得别人随便欺负的?今日司笙若是为顾全大局咽下这口气,他或是会觉得她窝囊,担不起百晓堂这江湖组织堂主的大任。

“封队,这个事我来之前已经听说了。”刘副队站直身子,拧着眉看向封岩,没一点对司笙时的和颜悦色,只有严峻面孔,他一字一顿道,“你们年轻人中的一句话,叫先撩者贱。事情是谁挑起的谁担责,没什么好说的。”

表明立场后,刘副队迅速看了面色不佳的井念一眼,趁着封岩没来得及开口,又道:“你去腾个房间来,给井小姐住下。井小姐有什么损失,我赔。”

“……”

井念铁青着脸,想应付地给刘副队做出个表情,但无可奈何,动一下就跟要哭似的。

僵持片刻,封岩只得看在刘副队的面上妥协,颔首道:“我知道了。”

若是只有司笙和老沈,他还不一定顺着司笙的心意来,但忽然冒出个德高望重的老前辈站司笙,他哪怕再不情愿,也不可能当面跟老前辈撕破脸皮。

不过——

司笙这一番任意妄为的作风,无疑是将自己置身于整个团队的对立面。本就是个花瓶人设,她没能耐不惹事,旁人或许还能忍,但没有能耐又要逞威风找靠山,刚来就耀武扬威的,简直就是铁了心要当旁人的眼中钉。

明天项目就要开始了,肚子里没有一点墨水还不老实,到时候指不定得多少人找她麻烦呢。

这种气,不跟她置也罢。

“银大师,碰上蛮不讲理的人,只能委屈一下你了。”封岩说话没有避讳谁,冷着一张脸,拐弯抹角地对司笙冷嘲热讽。

“没事。”见封岩还是站自己这边的,井念又想到自己现在的身份,不能跟司笙置气掉了身价,吸了口气后冷静下来,“就当长见识了。”

当事人算是谈妥了,哪怕结果不愉快,也是有了解决方案。旁人都是来看戏的,没有谁站出来说话,但人一散,都主动凑到井念跟前,对井念的遭遇表示愤慨、遗憾,同时背地里骂上司笙一通。

“刘副队真是老糊涂了,怎么能帮着这样一个不讲理的女人呢?这不是为虎作伥吗?”

“我也是长见识了,一个啥本事都没有的娃娃,听说本科都没毕业,一来竟然为非作歹无法无天,真是一颗老鼠屎。”

“一来就丢别人东西,过两天是不是要向我们下手了?”

“银大师你放心,明天有她好瞧的。”

……

*

人一走,房间登时安静不少。

“堂主你有什么事随时找我,”刘副队道,“我在团队里还算说得上一点话。”

“行。”

司笙不跟他客气,点头应了。

刘副队看着司笙就欢喜,拉着她说了一通话,先是赞扬她多才多艺连这一行都擅长,之后得知她是林羿推荐的,又开始吹捧司笙真是人脉广,各行各业的泰斗都认识……总之,说什么都能吹。

“老头你这彩虹屁吹得挺利索啊。”老沈在一旁瞠目结舌。

刘副队笑眯眯的,“客气客气,我说的都是心里话。”

老沈磕巴了一下,“奶奶你们堂搞传销的吧,洗脑洗得这么彻底?”

“滚。”

司笙赏了他一记白眼。

刘副队笑了笑,看了二人一眼后,道:“堂主,时间有点晚了,我就不打扰了。你好好休息,待会儿我让人送点夜宵过来。另外,明天九点有个会议。”

“行。”

司笙点头。

刘副队便退下了。

他一走,老沈就不明所以地凑上来,“奶奶,他在圈里还挺有地位的,怎么在奶奶跟前这么……你们堂真不是搞传销的啊?”

司笙斜乜着他,“意思是我不够格?”

“够够够!”

老沈忙不迭。

司笙掀了掀眼皮,“你奶奶要准备休息了。”

“行,奶奶你好好休息。”

老沈说着就要走。

但是,他走到门口时,司笙忽然又叫住他,“等等。”

连忙回过神,老沈赶紧道:“奶奶你还有什么吩咐。”

思索了下,司笙问:“怎么没看到苏秋朗?”

事情闹得这么大,如果苏秋朗在别墅里,不可能不知道。

“苏秋朗?”老沈愣了一下,然后才想起这么个人,解释道,“哦,你说湘城苏家那个啊……听说他妹妹车祸了,他就赶去医院了,就算要回来那也得下半夜或明早了吧。”

“哦。”

司笙摆摆手,示意他这次真的可以滚蛋了。

……

门一关,房间里就剩司笙一个,司笙起身,玩着手机想先跟凌西泽打通电话,可在往阳台走的时候,司笙眼角余光倏地瞥见电视柜上一个打火机,停顿一秒,她视线扫过,然后踱步来到门口,关了灯。

视线在房间里环顾一圈,司笙拧了拧眉。

艹。

搞了半天,竟然给自己挖了个坑。

重新开灯,司笙走向阳台,拨通凌西泽的电话。

司笙张口就道:“给我空一间房,我明天搬过去。”

“被欺负了?”凌西泽下意识问了句,然后道,“不用空,我的床够大。”

“……”强忍着没吐槽他,司笙无语道,“刚抢了个单人间,不过有监控,没法住人。”

凌西泽马上道:“我现在过来接你。”

“用不着。”司笙淡淡道,“你今晚找几个同款,明天带过来。”

“……行。”

压低声音聊到这里,司笙就恢复成正常音量,跟凌西泽简单说了下刚才发生的事。刚开始凌西泽还挺为她不爽的,听到后面就哭笑不得,简直不知该说她什么好。

最后只得道:“扔得好。以后见一次扔一次。”

司笙轻哼一声,“没那闲工夫。”

“那哥哥明天来帮你撑腰。”凌西泽低声笑道,话语嗓音尽是宠溺味道。

“说好的地下恋呢?”

“换个身份也可以撑腰。”凌西泽笑了笑,“你到时候就知道了。”

“……”

司笙撇了撇嘴。

二人聊了一阵,要挂断时,凌西泽老母亲附体,格外认真地叮嘱:“晚上睡觉多穿点,别乱踢被子。”

“我什么时候踢过被子?”司笙拧眉。

“……错了,我踢的。”凌西泽一秒改口。

司笙轻笑,“知道就好。”

*

房间里不知有多少监控,司笙哪怕再心大也没睡好——她最烦的就是这种玩意了,就跟作弊似的,搅得人半点隐私全无。

第二天一大早,天没亮司笙就醒了,简单洗漱完,她就拿着竹笛出了门。

于是这一天,黎明时分,整个村庄都听到断断续续的笛声,从山里传出来的,虚无缥缈似有若无,跟催魂一样,醒得早的小孩听完直接被吓哭了,而村民们将门窗关得一个比一个要紧。

八点多,司笙收到凌西泽的信息,才从山里走出来,来到别墅门口也不进去,拎着竹笛在门外一杵,等人。

两个眼熟的保安认出她,浑身直哆嗦,对她避而远之。

“奶奶,早!”

别墅二楼一阳台上,传来老沈的高喊声,嗓门响彻整个别墅。

众人:“……”

这俩不省事的犊子,大早上的就开始刷存在感。

司笙闻声抬头,远远朝阳台看了一眼。

抬起手臂跟司笙晃了晃,老沈很快就进了屋。不多时,他从一楼大门跑出来,屁颠屁颠来到司笙身边。

他问:“奶奶,在等谁呢?”

抬眼看着一辆车开过来,司笙淡淡道:“你爷爷。”

老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