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2章 人傻钱多俩冤大头/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腰了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个剧组统一在食堂吃饭,但时间不一定完全相同,根据完工的时间而定。不过,附近处于商业地带,零食、餐馆、小吃等应有尽有,所以很多明星都会为了改善伙食而出去吃,或是让助理买来吃,亦或是叫外卖。

叶康属于其中之一,让助理多买了一份,跟苏秋白一起吃。

中午的时间,叶康一般会跟苏秋白找个相对安静一点的地方,边吃边讨论苏秋白的人物角色,帮苏秋白加强理解。

因为跟苏秋白在一起时间多,且基本都在讨论拍戏的事,所以叶康是知道苏秋白私下里的努力的,是以见不得有人否定苏秋白。

“你们这场戏确实难拍,有经验的演员都会NG,你心理压力不要太大。待会儿好好调整一下,下午争取一次过。”

叶康善解人意地安慰苏秋白。

“嗯。”

苏秋白垂着眼眸吃饭,有些心不在焉。

脑海里闪现的是司笙拍戏时游刃有余的画面。

谁都没有料到——哪怕是导演廖钊,都没有想到,以司笙的演技,能将这个角色完善到这种地步。私下里偶尔听廖钊提及司笙,尽是对司笙的赞美之词。

——当然,跟廖钊脾气好,内心充满美好和热爱,逮谁都会先夸一通有一定关系。

“这家店饭菜怎么样?”叶康问,“他们家还挺有名气的,算是百年老店了。你要喜欢的话,我让助理固定去买这一家。”

苏秋白看了眼包装袋,见到店名,微微一怔,对这家店也算是有些了解。价格贵,味道好,档次高,不是普通人每餐都去的地儿。

民以食为天,按理说餐饮行业应该是谁都能接触到的,偏偏这玩意儿也分个三六九等,有些店就是为有钱人、有地位的开的。

比如,德修斋。

“嗯。”

苏秋白点点头,神情淡淡的,并未显得有多迫切。

她是嫡女,苏家的大小姐,自幼娇生惯养的,食堂那些菜她可以吃,不会说不是,但对她本人来说确实难以下咽。

话音落。

一辆白色的面包车从他们身后的道路上行驶而过。

第一附中校园风景好,绿草成荫,树木茂盛,园林占比极大。二人选在一处阴凉地点,有石桌石凳,方便放置饭菜,还可以乘凉。

面包车并未吸引二人的注意,但接下来的动静,却引得二人不由得多看两眼。

苏秋白定睛看了几眼后,才略微惊讶地意识到,剧组的工作人员并没有去食堂吃饭,而是排队等在面包车旁边领饭菜。

怎么回事?

“德修斋什么时候开始送外卖了?”

叶康一口米饭险些喷出来。

听得叶康的话,苏秋白微微一惊,抬眸看去,见到面包车上非常骚包的喷着“德修斋”三个大字,还是专门设计过的图案。

而,每个工作人员提着的饭菜包装上,亦是统一的标记。

那个在餐饮界堪称传奇的德修斋?

这丫的饭店不是最赚钱的,但绝对是最具传奇色彩的,规矩多到是他们在挑选客人,而非客人挑选它。偏偏有很多人吃这一套,就爱往德修斋钻,反正就是身份地位的象征,能在里面吃上一顿、请个客,那都是面上有光的事儿。

但是,了解这家奇葩饭店的人都知道——德修斋不送外卖。

“司笙说请客我还以为就是普通的店子呢,没想到是德修斋!那个一个炒菜都贵死人一顿饭等于一个月工资的德修斋!”

“我看到好多好多钱从我眼前飘过,然后跑进了我的胃里。”

“我听说德修斋不送外卖啊。而且这家店就是以量少物贵为名的,我们手上的分量一个比一个足。司笙是怎么办到的?”

“谁知道。昨天又是她霸占热搜的一天,这人身上发生什么都不奇怪。任命吧,天仙姐姐神通广大,跟我们就不是一个物种的。”

……

有工作人员结队走过,准备找个安静的地方享受美食。

司笙?

苏秋白看了一眼手中饭菜,表情有点僵硬。

*

“师叔,怎么样,还合胃口吧?”

教室里,段长延拉出一张椅子,坐在司笙跟前,满怀期待地盯着司笙。

“……还行。”

尝了一口饭菜,司笙慢吞吞地评价,兴致不是很高。

段长延说:“木头特别为你做的!”

“吃习惯了,”司笙随口说着,一想,又撇嘴,“又没豆腐脑。”

“……”段长延被噎了噎,只得哄她,“来不及了,下午让木头给你送过来。”

今天上午,段长延有事要过来一趟,就在群里跟司笙聊天,问到剧组的伙食,司笙说天热没胃口。结果被郑永丰看到了。郑永丰一上午都在琢磨开胃菜,还把段长延按在厨房砧板上——赶紧给老子想菜,想不出来你就死定了。

段长延简直悲催。

反正郑永丰要准备饭菜送过来,段长延就想着干脆准备一份大礼,好好表现,卖剧组一个人情,顺带给师叔长长脸。所以,就让后厨赶出上百份的饭菜来,一次性打包送到剧组。

没想,还是没让司笙满意。

——就为了一碗豆腐脑。

教室里人不多,除了司笙和段长延,就只有钟裕、楚凉夏、苏秋儿三人。

在司笙嫌弃精心准备的饭菜后,还见到段长延这么惯着她,钟裕倒是没什么反应,只当习以为常,楚凉夏和苏秋儿却不由得惊讶地对视一眼。

仔细一想,跟司笙走得近的人,似乎都挺无条件宠着司笙的……

这是什么奇怪的现象。

哄好了司笙,段长延一扭头,看向坐一旁的苏秋儿,嬉皮笑脸地问:“秋儿妹妹,好吃吗?”

“……”

苏秋儿低头扒饭,没有理他。

太好吃了,没空搭理。

段长延长腿一伸,不在意,摸出一把折扇来,打开,轻轻摇了几下,说:“你那份可是我亲手做的,是不是好吃的停不下来,哥哥我久未下厨,依旧宝刀未老——”

“段哥哥。”

没等段长延夸完,楚凉夏忽然笑弯了眼,声音轻快地喊他。

这是二人初次见面,刚相识,段长延被这亲昵一声喊惊住,一哆嗦,连折扇都停住了。

“笙笙的饭菜是专门定制的,秋儿的饭菜是你亲手做的。那我和钟影帝的呢?”楚凉夏一歪头,单手支颐,有些失望,“随便敷衍一下?”

段长延被她噎住,愣了下,眨眨眼后,倏然凑近司笙,用折扇一档,小声询问:“师叔,这姑娘太不识相了,要不我给你换个助理?”

桌子底下的腿一伸,司笙隔着课桌踢了段长延一脚。

段长延“哎哟”一声,差点儿没从椅子上倒下去。

“师叔,我可是你亲师侄。”段长延呼叫。

司笙的筷子往楚凉夏方向点了点,纠正段长延的称呼,“她,我姐。”

段长延坐稳了,看了一眼楚凉夏,无语地嘀咕,“你百八十个姐姐,我哪能记得住。”

司笙冷冷看他。

段长延叹息,改口,笑眯了眼面对楚凉夏,“楚姐姐好,这次是小侄的错,下次肯定改过。您喜欢吃什么,我记着。”

“我的意思是,你是不是在追我们家秋儿?”楚凉夏笑眯眯的。

“咳咳——”

苏秋儿直接被米饭呛到了。

将桌上的饮料递给苏秋儿,楚凉夏拍了拍苏秋儿的背,继续把剩下的话讲完:“孝敬长辈,特制午餐,理所当然。但怎么想到亲自给我们秋儿做一份午餐呢?”

“……”

段长延被这话问得傻了眼。

对啊,为什么!

不就是想到苏秋儿跟着司笙做事,以他师叔的性子,苏秋儿没准得被累死,所以才想着好好犒劳一下苏秋儿么……

可是,犒劳归犒劳,他为什么要亲自下厨呢?

喝了两口水,苏秋儿缓了缓,飞快地看了眼被问住的段长延,胡乱帮忙找了个理由解释道:“他想显摆厨艺吧。”

段长延对这理由是有点不爽的——他厨艺好是众所周知的,这还需要显摆吗?!不是,这又有什么好显摆的?!

“不是,我平时追姑娘,也不下厨啊。”段长延回过神来,反驳得有理有据。

楚凉夏震惊地眨眨眼。

她还以为段长延在追苏秋儿,苏秋儿不知道,所以才好心帮忙戳破,以此来撮合一对姻缘的。没有想到,一个两个当事人,都不知情呢?

她想说——“追别的姑娘都不亲自下厨,偏偏面对苏秋儿时这么特殊,这逻辑,您品品,细细品。”不过,看到二人都有些窘迫,想了想,又没说了。

……

应付完楚凉夏这徒然抛出来的难题,段长延悄悄松了口气,忽然想到什么,搬着椅子靠近司笙一点。

他问:“师叔,司风眠和章珏那个事儿,解决的怎么样了?”

“嗯”了一声,司笙道:“一切顺利。”

章家吃准了司风眠心地善良,轮番找人上阵去说服司风眠。人都是徇私情的,章珏毕竟是章家人,做的事再怎么为人不齿,他们也不能让章珏留下案底、毁了一辈子。尽管,他们知道章珏这事做得有多绝,多不像话。

但是,司风眠并没有如他们的愿。

他态度坚决,必须追究。

司尚山在这件事上是听司风眠的,他要追究,司尚山就帮着追究,并且轰走了所有找上门来的章家人,给司风眠留了个清静。

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

司裳得知消息后,回了司家一趟,非常冷静地表示追究到底,这件事绝不可能就此善罢甘休。

态度跟司风眠一致,甚至比司风眠还要狠。

司风眠这几日只是跟司笙在电话里联系,话里行间有点惊讶司裳的变化,同时有透露司裳跟家里人愈发地不亲近了。

从里到外就跟变了个人似的。

“那行,”段长延点点头,“我还真怕司风眠那小子心软。”

司笙淡声道:“他有原则。”

做了错事,就要负责。有些毫无人性的行为不值得原谅。

话锋一转,司笙筷子一敲饭碗,道:“我东西呢?”

“带了带了。”

段长延从兜里掏出一木制玩具来。

这就是司笙亲手做的机关玩具,拿来做“诱饵”的。司笙待在剧组,手上没有多余的,就让段长延帮忙拿了一个。

司笙接过,随便看了几眼,就交给了楚凉夏。

计划早就跟楚凉夏说过,楚凉夏见到后,奇怪地打量了片刻,觉得这玩具挺稀罕的。片刻后,没研究个什么来,她趁着没有外人,将其收到包里,跟司笙做了个“OK”的手势。

该做的事情都做完,段长延一手搭在桌面,靠近了些,悄声跟司笙八卦,“师叔,最近安城出了两个傻子——”

“嗯?”

有什么傻子值得他单独拎出来说?

段长延说:“一老一少,在古董街上合伙开了一个店。”

“然后?”

段长延神神秘秘地说:“他们店里都是赝品。”

司笙没搞懂他的逻辑,莫名其妙地问:“谁是傻子?”

谁家古董店里没赝品?

“不是,是他们俩进货的渠道有问题。压根不懂古董,到处扫购,把假的当真的买,然后挂店里卖,结果还没顾客懂行。我们店里有人去试探过,全都是门外汉。你说说,是不是人傻钱多?”

“……”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正在路上的凌某人,倏地打了个喷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