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7章 一腔热血,心怀天下【二更】/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腰了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司笙侧首,不给他允诺,而是拎起打包的夜宵。

问:“吃么?”

长腿一伸,将脚边挡道的零件踢开一些,凌西泽斜眼问:“郑永丰做的?”

“啊,”司笙应了声,尔后挑挑眉,“不吃?”

走之前,她跟郑永丰说带点夜宵回去吃,郑永丰临时帮她做的。看得出凌西泽跟郑永丰不对付,凌西泽要傲娇起来,不吃这份夜宵,没准还真有可能。

“吃。”

暂停手中工作,凌西泽不假思索地答,悠然起身。

司笙轻笑:“非得问他一句,你看上他了?”

“……”

凌西泽无言。

一边用脚踢开挡道物品,一边清道来到门前,凌西泽立到司笙跟前,手一抬,猝不及防地揉了一下司笙的头发。

司笙一拧眉,刚要找茬,手中的夜宵就被勾走,尔后前方飘来凌西泽轻悠悠的声音,“情敌孝敬的夜宵,必须吃。”

话音落,人已经走开了。

踱步跟在凌西泽身后,司笙嗤笑,“你见谁都情敌?”

“嗯。”凌西泽没点破她的低情商,不疾不徐地说,“防男防女,防老防少。女朋友长得好看,一个都不放过。”

“有病。”司笙低声笑骂一句,走过去,帮他将餐椅一拖,“不是,合着别人喜欢我,都是因为我‘长得好看’?”

“可能,”凌西泽将夜宵往桌上一放,故意一顿,尔后笑眼扫过来,几分戏谑,“还因为你有趣的灵魂?”说完,还欠欠地补充一句,“……这有点难找啊。”

“出息了啊!”

司笙气得一脚踢在他身后的餐椅上。

餐椅欲倒,凌西泽跟有预料似的,手往后一伸,将其稳稳地捞住了。

他笑着,随手拉开隔壁的餐椅,然后拽着司笙的手将人拉到身侧,摁着她的双臂让她在一旁落座。

他说:“有请祖宗吃夜宵。”

“谁请谁?”

“情敌请我,我请你。”凌西泽正儿八经地说。

“……”

司笙忍无可忍,一脚踹在他小腿上。

力道也不重,凌西泽嘴上讨了个赢头,任由她踹了。

夜宵除了一堆色香味俱全的烧烤,还有一份味道颇为寡淡的南瓜粥。

凌西泽以前挺爱养生的,一日三餐,按时作息,年纪轻轻活得像个小老头一样,就差没枸杞泡茶过日子了。

但这几年不知他怎么混日子的,落下了点胃病。他没说过,司笙这些日子跟他待着,意外发现的。单吃烧烤怕他胃疼,司笙就交代郑永丰准备了点粥。

“改装无人机做什么?”司笙用筷子挑着烤茄子的肉,不紧不慢地说,“不防水不抗寒不御风,论性能,市面上哪架无人机不比它好?”

凌西泽挑开一罐冰镇啤酒给她,自己寡淡无味地吃着粥,勾勾唇,“你不是另辟蹊径加了机关么?”

“问题是,”司笙喝了口啤酒,反问,“你会吗?”

“……”

还真不会。

“做点小改动,加一套自动运行程序……”

凌西泽伸手去拿牛肉串,被司笙抬手拍开。他手一顿,眉一扬,冲司笙似笑非笑地看去。

司笙吃得正香,觎见他的表情,叮嘱道:“喝完粥再吃。……然后呢?”

笑笑,凌西泽老实将手收回去,说:“参加七月的无人机展览。”

“哦,”司笙倒是很平静,没觉得有什么,只是略有感慨,“好久没看你亲自动手了。”

以前凌西泽喜欢自己动手玩这些,跟宋清明和司风眠一样,一闲着就捣鼓那些玩意儿。

司笙没去过凌西泽家,但鲁管家那里看到过一个相册,都是凌西泽拿各种科技大奖的照片,从小学到大学,全都被鲁管家一一保存起来。司笙当时抱着相册看了一个下午,越看越觉得这男人有魅力,不过,至今没跟凌西泽说过。

“怀念吗?”

“一玩就入魔,怀念个屁。”

司笙没好气地嘟囔。

这男人脑子就一根筋的。他们交往时间不长时,司笙等到一个周末,本想约凌西泽去爬山露营,结果这人直接跟她玩消失,直至第二周周末才露面。这人还贼奇葩,没意识到他生气,兴致勃勃拉她到一场地,给她露出几只机器人小狗,会叫会跳会跑,说是送给她的。

合着他消失的时间,全都是研究这几只小狗去了。

司笙险些没当场把他锤死。

她要喜欢小狗,不会买活的?

没毛没温度没感情的机器狗,有什么好显摆的?

她谈对象又不是为了这些,若是对机器狗感兴趣,偌大一京理大学,研究什么的没有,她干嘛不跑人实验室待着?

——这几年凌西泽有所长进,不知意识到她发火的理由了没有。

不过,一想——

正出神之际,她听到凌西泽宽慰地说:“这次很快就好。”

眼皮一掀,司笙定定地看他两眼,然后,她伸出两根手指,沿着桌面一路跳到凌西泽手边,轻轻戳了下他的手臂。

“诶。”

“嗯?”

凌西泽喝了最后一口南瓜粥。

“你要是真喜欢,也没必要顾及我。”司笙捏捏他的手腕,手指在他腕骨上摩挲着,单手支颐,不紧不慢地说,“我也不至于趁你不在,将它们全扔了。”

轻轻低笑一声,凌西泽覆上她的手,拍了拍,语重心长地感慨,“懂事了。”

“……”

司笙一记飞眼扫过去。

“用不着,”凌西泽又笑,裹着几分懒散,眸光微沉,“公司有专门的研究团队。我只是个商人,享受成果就行。”

微怔,司笙笑了下,“变了啊。”

“是么?”凌西泽眉头微动,抓着她手的力道紧了紧,轻声说,“一个技术人员,改变不了世界。”

“什么能改变?”

“领先的科技。”凌西泽说,“它不是一个人能做到的。”

“……”

司笙愣了一下。

从热爱到责任。

你自诩为利益至上的商人,实际呢?

一腔热血,心怀天下。

稳重成熟、利欲熏心的表面,仍是少年那颗赤诚干净的心。

年少时,我们不管不顾追逐一样事物,答案是——热爱。

成熟后,我们仍旧追逐那样事物,理由呢?

热爱不能持久。

责任可以。

其实,他一点都没变。

“喏。”

司笙将他想吃的牛肉串递给他。

凌西泽将牛肉串接过来,见到她发亮的眼神,揶揄道:“眼神变了啊。”

视线落在他身上,司笙牵着他一只手,往后一靠,微微侧首,思考几秒后倏然问:“是爱吗?”

噗嗤一笑,凌西泽险些被呛到,别过头,肩膀轻轻耸动。

尔后,在司笙警告的眼神下,将笑容一收,一本正经地附和,“嗯,是。”

勾着他的手指,轻轻晃了一下,司笙笑说:“小师姐说,各行各样,看似鱼龙混杂,什么人都有,心怀幻想进行业的新人往往会失望。其实总有一批赤诚天真的人,有能力有信仰,站在前沿,永远干净,真正热爱这个行业。他们会被别人辜负,但从不会被自己辜负。”

“那你呢?”

仔细一想,司笙随口道:“我没有特别喜欢的东西。”

“漫画不是?”

“不知道,”司笙扬唇轻笑,“成就感太容易得到,会失去激情。”

她认识很多人,包括她自己,都被称之为——老天赏饭吃。

称他们为天才。

实际上,在他们擅长的领域,他们确实上手快。

好像他们天生就为这一行而生的。

而,像他们这样的人,多多少少,会有点叛逆。

“这就是你抓着竹笛不放的理由?”凌西泽露出恍然的神情,轻谑道。

司笙瞪他一眼,“吃的都堵不上你的嘴?”

凌西泽乐了,得寸进尺,“演戏辣眼睛,吹竹笛辣耳朵,咱们能不能在你不擅长的技能上找点不影响人的?”

“……”

司笙欲发难。

但一想,他说的还挺有道理的,一时没有忍住,反倒是自己先乐了。

她将手抽出来,把快冷掉的夜宵往他跟前一推,“赶紧吃,吃完抱着你的代码过夜去!”

------题外话------

以前说过,这篇文的主题是——热爱我的热爱,做我想做之事。

基本每个角色都有擅长的技能,老天赏饭吃,或是真正的喜欢。

女主这一拨人,都有江湖习性,性格不羁,吊儿郎当的,踩在行业前沿作妖,他们热爱眼下的享乐,是一种生活态度。

男主那一拨人,有点不一样,他们心怀热爱的时候,对会一个行业抱着责任感。男主哪怕是为女主收购的娱乐公司,但却整顿内部,引领行业风气。何况对他的热爱。(另说一句,玄方科技,一开始就奔着军民合作去的,凌西泽和阎天靖目标一致。)

资本没有正邪之分,但生而为人,我们自有道义。

(*/ω\*)不好意思总是加这种个人情绪,夹杂私货,咳,我会好好写故事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