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3章 坑蒙拐骗收喻立洋为徒/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腰了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坐在飘窗上,司笙翻看着喻宁给的原稿,神情认真。

翻完最后一页,司笙问:“都是第一手资料?”

“差不多。”

正在整理资料的喻宁,回应一句。

单手支颐,司笙浅笑,随口评价道:“厉害。”

喻宁看了她一眼。

“没完?”

微微颔首,喻宁道:“才整理出三分之一,剩下的还在整理,多数是随笔,没法给你看。”

司笙挑眉。

还带追续集的。

将手中原稿整理了下,司笙走下飘窗,将其放到喻宁的书桌上。

倚在一旁,她视线落到一个相册上,微怔,尔后朝喻宁扬扬下颌。

喻宁会意,将相册拿起来,递给她。

相册一打开,全是各种战地照片,分门别类,以居民们的生活现状居多,占据大半,少部分有领导人各大事件的拍摄,还有各种袭击、交战时留下的照片。

司笙估摸着,这些照片只是被挑选出来的一部分,喻宁拥有的照片数量,是这个远远不及的。

“你拍的?”

司笙面不改色看完,打心底艳羡喻宁的摄影技术。

“一半一半吧,”喻宁道,“还有些从同行那里搜集的。”

“拍得真好。”司笙由衷感慨。

喻宁:?

这是重点?

停顿须臾,喻宁问:“我看过你的《小白鸽》,你也拿到不少资料吧?”

“嗯。”

司笙应了一声。

一顿,又道:“从朋友那里拿到的。你有需要的吗?”

画《小白鸽》时,小师姐刚参加维和,她出院没多久,需要好好休养,于是闲在家里画了这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所有资料全都是通过朋友到手的,但都可以保证内容真实可靠。

“确实有几个问题,不过……”喻宁有点为难,“国内的记者应该没有能到手的资料。”

司笙轻笑,一歪头,“正好,我朋友是国外的。”

喻宁扬眉。

“他叫克里·伯恩……”司笙问,“听说在你们圈子还挺有名?”

喻宁愣住了,“那个拿过卡洛斯非虚构文学奖,敢把单反怼到某邪恶集团首领脸上,还把一KB组织耍得团团转、讹了人一大笔钱的那位大佬?”

“……可能吧。”

司笙对这个不大了解。

他们是在野外生存的时候认识的,话语投机就成了好友,为人爽快够义气,找他要资料的时候二话不说就给了。虽然追过她……不过,被拒绝后,照样是朋友。

喻宁不可思议地盯着她。

这段时日看了些司笙的八卦,听到网民们说司笙人脉广的时候,她还没什么概念,现在——

有点小惊悚。

“对了——”司笙将相册一合,忽的想到什么,勾勾唇,“他有个观点,挺有意思的。”

“嗯?”

将手机拿出来,司笙不紧不慢地说:“这份职业给他带来的,莫过于刺激和乐趣。悲天悯人的心都是次要的,人要照顾好自己的情绪。”

喻宁微愣,旋即反应过来。

她的情况,司笙大抵也听说了……说这番话,约摸是拐弯抹角地开导她。

喻宁轻笑,“谢谢。”

发送完消息,喻宁的手机一振动。

司笙道:“联系方式发给你了,我会提前跟他说一声的。”

“谢谢。”

喻宁再次道谢。

站直身子,司笙道:“你先忙,我去找小洋玩儿。”

“嗯。”

……

为了跟司笙拉近距离,喻立洋甘愿放下习题册,跟司笙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聊到一半,司笙忽然想起什么,“上次给你的卡片,复原了吗?”

“嗯!”

喻立洋点点头,迅速起身,奔向卧室拿了成品,然后拿过来给司笙看。

他拿了两份。

一份是司笙先前随便画出来给他的,另一份是他拿着较厚的硬纸板复原的。

一模一样,一分不差。

司笙略微惊奇地挑挑眉。

微微眯起眼,司笙打量了喻立洋几眼,手指捏着成品,一上一下地抛着。

她问:“有趣吗?”

“嗯。”

喻立洋点点头。

如此斩钉截铁,一是不愿违背司笙的意思,二是……确实挺有趣的。

几张卡片,不用胶水、胶布,没有任何黏合,仅凭其中一些凹陷、突出,就拼凑成一个整体。像乐高,但是,又比乐高有意思多了。

司笙问:“想学吗?”

虽然她远不如易中正……但,祖传手艺,失传的话,还挺可惜的。

喻立洋眨眨眼,“可以吗?”

将成品往茶几上一放,司笙叠着腿,直起身,往后一靠,尔后垂眼瞧着喻立洋,正儿八经地说:“要拜师的。”

“师父。”

喻立洋立即改口。

下颌微抬,司笙道:“去倒茶。”

“哦。”

不懂拜师流程,喻立洋只当司笙口渴了,当即拿起一个茶杯,跑来跑去地给司笙倒了杯茶。

不多时,端着茶水跑到司笙跟前,双手递过来。

古时拜师,规矩繁多,司笙向岑峰拜师时,可是一步一步都走了流程的。但现在,她省去了那些,将茶水接过,喝了一口,就当是完成拜师礼了。

将茶水一放,司笙盯着喻立洋,“叫师父。”

“师父。”

喻立洋不假思索地喊,声音脆生生的。

司笙满意极了。

她欠的人情,总算有人还了……

就是不知道易中正若知道她如此草率收了徒,是否会气得掀开棺材板数落她一通。

眼皮一眨,司笙回忆了一下墨上筠瞎诌的那一百零八条门规,因记不清,索性作罢。

她微微倾身,手肘搭在膝盖上,慢条斯理开口,“说几条规矩。”

“师父您说。”

喻立洋机智地接话。

“第一条,师命不可违。意思是,师父的话,永远是对的。师父的命令,一定要做。”

“哦。”

喻立洋颔首,似懂非懂。

“第二条,祖传机关术,不可外穿。意思是,教给你的东西,不能轻易跟人透露。”

“好的。”

喻立洋乖乖应声。

“第三条……”司笙想了一下,悠悠补充,“一切机关术,以师门为准。也就是说,外面那些机关术,吹得一个比一个牛的,看看就行,肯定没学成后的你厉害。”

“……”

虽然有点难懂,但稀奇古怪的,喻立洋竟是听懂了司笙的话。

嚣张之余,让喻立洋心生向往。

“嗯!”

喻立洋当即点头。

司笙眯了眯眼。

这是个热爱学习的小男孩,司笙心情不错,临时跟他讲了一些基本知识,他倒是听得很认真。

并且,喻立洋特别上道,不多时就改了称呼,师父长、师父短的,围着司笙叫个没停。

喻宁出来倒水时,见到喻立洋黏着司笙喊师父的模样,懵了懵,不过,她不明就里,并未将“师父”这个称呼放在心上。

——指不定是司笙教了喻立洋几道数学题,被喻立洋这积极表现的缠上了。

也是奇怪,平日里喻立洋很少亲近谁,跟萧逆关系好一点,是因为他基本是萧逆带大的,懂事起就跟着萧逆转悠。

从未见过喻立洋跟刚认识不久的这般亲昵……

*

“待会儿一起吃午饭吗?”喻宁喝着水,问司笙,“我们在家吃饭,要下午一二点才出门。”

“可以。”

司笙并未客气,点点头,旋即想到什么,问:“你们去哪儿?”

“今天有个科技展,约了朋友。正好小洋感兴趣,就顺便带上他。”喻宁如实回答。

“这么巧?”司笙挑眉。

“你也去?”喻宁讶然。

“嗯,”司笙笑了笑,“不然,一起?”

“可以。”

喻宁没多想,很爽快地答应了。

三人在家里吃了午饭,之后由司笙开车,捎上喻宁、喻立洋二人,径直抵达科技展。

人流量多得令人叹为观止。

一停好车,司笙就给凌西泽打了通电话,让他来门口接,然后同喻宁、喻立洋二人走向展会入口。

没想——

来接他们的,却有两个人。

“凌叔叔,靖叔叔。”

喻立洋礼貌地跟二人打招呼。

对上阎天靖的视线,喻宁面色微僵。

而,二人眼神交汇那一刻的微妙情绪,正好被司笙清晰捕捉到。



这猫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