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2章 到底谁才是凌西泽的女朋友?!【20更】/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腰了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国博凭空出现一金杯的事,在引起一阵内部骚乱后,最终被镇压下来。

所有知情人都被封了口。

如凌西泽所料,这种会被质疑安保的事情,绝对不会被公开,只会被内部封锁消息。

三天后——

国博发布一条微博,展现出一只金杯,讲述其历史背景和考古价值后,又声称其将会在近期某展览会上公开。

只字不提来源。

关注古玩的不多,国博粉丝不到一百万,消息只在小范围内传播。

不过,该知道的人,都知道了。

……

保姆车里。

刚录制完节目的段桐月,刚一上车,就通过助理得知此事。

“国博的那只金杯,不是我们家丢失的那一只吗,这是怎么回事?”

段桐月眉头紧蹙,难以置信。

“不知道。”助理低着头,“老爷托人去国博打听,说是金杯来路正当,不是段家的那只。”

“怎么个正当法儿?”段桐月深吸一口气,没好气道,“金杯前脚刚丢失,后脚就出现在国博,能解释得清吗?”

助理嗫嚅道:“国博那边说没义务透露。”

段桐月咬咬牙,问:“我爸那边呢?”

“老爷在生气。”助理道,“不过大小姐说,不管是不是那只金杯,这事都没法再追究,只能认这个哑巴亏。”

“艹!”

段桐月怒不可遏,狠狠一锤车门,砸出剧烈声响。

段家费尽心思,才弄到这么一金杯,为的就是在展览会上赚个名声,扩大影响力。

被这么一搅和,全都泡汤了。

先前还想着,倘若那盗贼要销赃的话,他们可以通过黑市手段追回,现在倒好,直接光明正大地搁在国博了……

谁敢找国博的茬儿?!

他们查都没机会查!

这贼是不是有病,费尽心思偷个大几千万的古董,不拿去换钱,竟然上交给国家?!

“另外……”

助理慢吞吞地开口。

“还有什么糟心事,不能一口气说完?!”段桐月一记冷眼扫过去。

“不是,”助理瑟缩了下,弱弱地开口,“刚刚经纪人打电话过来,说是在《Twelve》中给你争取到一个女配的角色,是《Summer》的女二。”

闻声,段桐月眉头微松。

《Twelve》是现在整个娱乐圈趋之若鹜的热门IP。

现在刚公开开拍消息,《Twelve》的官博粉丝量就过百万了。

这是史无前例的。

先前段桐月一直在争取廖钊导演的《回转人生》女主,本来谈得好好的,结果廖钊那边忽然不干了。

段桐月听到些消息,加上一些迹象,猜到可能是凌西泽作梗。

但她……

并不生气。

最起码,凌西泽还关注过她的动向,哪怕是出手阻扰。

因《Twelve》的特殊性,明星挤破头都想往里钻,哪怕只是一个小角色。

段桐月有作品、话题、流量,经纪人是想给她争取第一女主角色的,早就瞄准了《回转人生》,但这事忽然被搅黄,只能冲别的剧本下手。

加之,上个月《Twelve》的游戏规则公开,团队在商讨之下,决定干脆不接女主剧本,将目光放到配角身上。

主要是最佳女主、最佳女配的奖励诱惑力太大了。

想要在投票中获胜的话,最佳女主难度颇大,因为到时跟她竞争的都是一些有粉丝、实力的演员,倒不如退而求其次,选个出彩的女配角色,有她的流量在,在“最佳女配”里胜算是挺大的。

段桐月倒没想过一定要演女主,所以,就任由团队出主意了。

停顿半晌,段桐月平息了点怒火,问:“《Summer》是个什么故事?”

“介绍是校园、魔幻、治愈类的故事。主角是几个高中生。”助理回答,“具体的剧本要过几天才能到手。不出意外的话,录制完《城秘》回去就能看到了。”

“嗯。”

段桐月不冷不淡地应了一声。

想要进《Twelve》,只有被挑选的份,能拿到一个配角就不错了。若让她挑角色、剧本,显然是不可能的。

虽然不爽,但,毫无办法。

良久。

段桐月缓了会儿,想到一茬,忽然问:“《回转人生》的女主人选确定了吗?”

《回转人生》女主人选跟她失之交臂,说完全不介意,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多少有点膈应。

助理点点头,“确定了。苏秋白。”

“谁?”

段桐月愣了一下。

尔后,她回过神来,“就是前脚有人爆料她和凌总一起,后脚她就出来澄清的那个?”

“是她。”

助理应声,如数家珍地介绍,“她是国家音乐学院的大一学生,19岁,著名笛萧演奏家、作曲家林羿的关门弟子,没有演戏经验。”

说到这里,助理小心地看了眼段桐月,又补充道:“最近上了酷岚自制的《密室逃脱》,作为特邀嘉宾出现在第一期。”

“《密室逃脱》?”

段桐月愣住了。

跟凌西泽有关的一切,她都想沾边。

去年听说酷岚重点打造《密室逃脱》这款踪迹后,就一直跟节目组洽谈,甚至自愿降低酬劳,合同以配合节目组为前提。

可,没想到的是,就算是这样,节目组都不签她。

说是凌西泽的意思。

眼下——

她在跟《回转人生》谈拢时,疑似凌西泽掺和一脚挤走她,接下来苏秋白成了女主人选。

她费尽心思想进《密室逃脱》这档综艺,又是凌西泽制止,之后苏秋白成了《密室逃脱》特邀嘉宾。

巧不巧?

“是的。”助理像个没有感情的回答机器,压低了声音,自顾自地回答,“《密室逃脱》第一期的预告出来了,今晚八点在酷岚上播出。”

“……”

段桐月眼底氤氲着一团黑雾。

艹!

一个苏秋白,一个司笙。

迷迷糊糊的。

到底谁才是凌西泽的女朋友?!

*

“国博那边情况怎么样?”

司笙坐在沙发上,支手托腮,视线盯着手机屏幕,背后却跟长眼睛了一样,察觉到凌西泽走出书房。

凌西泽走过来,“按照剧本走,没出纰漏。”

一切都如他所料,没有一步棋是走偏了的。

知道凌西泽有点关系,司笙问:“段二虎找国博了吗?”

“嗯。”在她身边坐下,凌西泽捏了捏眉心,有点疲惫,“他不敢直接上门找,托人问的。现在消息藏得紧,没谁敢跟他透露风声。”

“啧。”

司笙挑挑眉。

“这事差不多告一段落了,”凌西泽倏然伸出手,揽住她的肩膀,将她往怀里一拉,不紧不慢地说,“我们来说说你检讨的事。”

靠在他肩上,司笙狐疑地问:“怎么?”

“你自己看过视频了吗?”

“……没有。”

阮砚一将教育视频发给她,她就将其转发给凌西泽了。

甚至都没下载。

凌西泽扬眉。

——就知道。

“你知道视频是什么内容吗?”凌西泽手指抵着太阳穴。

“不是教育视频吗?”

“教育视频……”

念叨出这几个字,凌西泽闭了闭眼,想到视频内容,登时一脑门的官司。

司笙察觉出异样,狐疑地问:“有问题?”

“何止有问题。”凌西泽手掐住她的后脖颈,轻轻捏了捏,“说是恐怖分子发来的恐吓视频我都信。”

“哈?”

司笙一顿,狐疑地挑眉,尔后起身走向书房。

书房的电脑开着,打开的界面正是视频。

足足三个小时的视频。

凌西泽看到三分之二,点了暂停。

司笙点击鼠标左键,视频继续播放,突突突的机关枪声音传来,画面里,一群全副武装的人,举着枪正在射杀人质,一排排地倒下,现场惨烈又血腥。

看了十来秒,司笙就点了暂停。



小师姐够狠的。

“这是教育视频?”

随之而来的凌西泽,站在司笙身侧,只手按在司笙肩上。

“前面两个小时都是这些?”司笙讶然问。

“嗯。”凌西泽颔首,“跨越三十年的视频素材,各个国家,各种行动,没打码,专挑血腥刺激的场面,若是心理素质差些的,今晚大抵睡不着了。”

“你没事吧?”

司笙摸摸他的脸颊。

见她的反应,凌西泽失笑,哭笑不得,“没事。”

尔后,话锋一转,“不过,今晚你要陪我睡,我也不介意。”

“……”

司笙扬扬眉,将手收回来。

还这么油腔滑调,想必是没什么事。

凌西泽笑笑,无奈地问:“你到底犯了什么事?”

“……”

司笙脑阔疼。

事已至此,不至于隐瞒,无奈之下,司笙只得将起因同凌西泽说了。

——被通缉四年的事,以及一些细节都给省略了。

没必要。

何况,这种“蝴蝶效应”事件,她自己听着都像是在听故事一样,没有真实感。

听完。

沉默半晌,凌西泽定定地看她片刻,轻声说:“你胆儿真大。”

心有余悸。

遇上穷凶恶极的罪犯首领,事后说起来风光,其中暗藏的危险却可想而知。

索性全身而退。

倘若有一个环节出了差错,真枪实弹地上了,司笙是否……

没敢想下去。

凌西泽的心,狠狠抽了一下,撕扯着疼,背后冒出阵阵虚汗。

“我……”

司笙张了张口。

话未说下去,凌西泽捏着她的下颌,低下头,堵住她的唇。

……

比哪次都狠。

司笙被抵在墙上,简直无力支撑,脸色微红,呼吸略微急促,眼眸覆上层水润,如漆黑夜里闪亮的明星。

唇,殷红,微肿。

所有细微的一些,落入凌西泽眼里,皆是动人的美景,迫切的源头。

喉结滚动两圈。

他抵着她的额头,紧揽着她,像是要将她揉进骨子里。

司笙挣扎了下,轻轻咬牙,“松开点。”

凌西泽没松,轻吻着她的鼻尖。

他哑声开口,“检讨这事,我是不是还没跟你谈条件?”

“你想干嘛?”

司笙避开他视线,耳根滚烫,红得能滴血。

“试一试。”手在她腰侧摩挲,轻轻揉捏着,他鼻音轻轻上扬,“嗯?”

被他沙哑磁性的嗓音撩得心一烫。

心脏突突地响,像扫射的机关枪,后坐力控制不住。

多少次都可以强硬拒绝的话,这一次,稀奇古怪的,就是开不了口。

能感觉到他的紧张、担心、后怕。

种种情绪混杂着,胀得胸腔满满的。

司笙一抿唇,眉心轻拧,“怎么突然……”

又提起这个了。

“忍不了。”

凌西泽沉声道。

嗓音又沙又哑,落在耳畔,有些磨人。

头微偏,司笙避开了些,目光望向早已黑屏的电脑,一顿,她只道:“你还没写。”

“很快。”

凌西泽迅速接话。

司笙瞪他,“本科毕业论文才一万字。”

“两天。”

“……你,”司笙停顿一下,很快地看了他一眼,尔后,又将视线移开,语气有点别扭,“唔,我不急,质量为上。”

“……”

凌西泽强行克制着,红了眼。

就她现在这样……

一分钟都难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