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2章 临时改规矩,移动NPC/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腰了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紧握着拳头,段桐月怒火万丈,从梅花桩上跳下来。

她暴躁地妥协,“不玩了!”

发脾气了。

“小桐啊,别生气。表现挺好的了,耐不住你碰上一变态啊。”

“来,坐坐坐,休息会儿。瞧你累的,浑身是汗。”

俩老MC早就习惯段桐月这脾气了,拍拍屁股站起身,轻车熟路地招呼段桐月过来,一边劝慰一边开导。

冬至蹲在司笙旁边,没动。

他才刚来,第一次见司笙这一招,正处于懵逼惊愕中呢。

至于段桐月是何状态——

完全不在他操心的范围之内。

“笙、笙姐,刚刚那一手,就,嗖嗖的——”

冬至目瞪口呆,手舞足蹈。

他震惊地问:“刚刚是真的,不是特效吗?”

“嗯。”

司笙挑挑眉,抛着手中的碎石。

愣怔片刻,冬至舔了舔唇角,紧张又期待地提意见,“我能再看一次吗?”

司笙抬起眼帘,唇角轻翘。

下一瞬,一枚石子捏在指间,手腕抖动,石子笔直飞出去,砸在十米开外第二张卡片上,将其击落。

全场:“……”

第一张卡片离得近,他们只当那容易击中,司笙才揪着第一张卡片不放的。

结果——

您哪张卡片都能击中呢?

“……”

冬至惊得半天没缓过神了。

“谁爱玩谁玩去,我走了!”

段桐月一声暴怒叫喊,将在场惊呆的人,再次从愕然中拉回来。

俩MC好心劝她,结果被她一通咆哮,面上都有些难看。

然而,段桐月、段小姐骄纵蛮横惯了,怒火攻心,气到极致,懒得管这么多,一说完话,就急不可耐地走了。

她一分钟都不想再在这里待!

丢脸死了!

她就这么走了,气氛难免闹得有些尴尬。

俩老MC面面相觑,犹豫着是否找新话题缓解氛围。

就在这时——

司笙就跟没事人一样地开口了,“还有人要上吗?”

她淡定从容。

完全没将段桐月放心上。

不顾场合氛围,尽职尽责地当个没心没肺的NPC。

“我我我——”冬至非常给脸儿,迫不及待地举起手,“我想拜你为师!”

司笙勾唇,“先来后到。”

“……哦。”

冬至有点小失落,不过,规矩就是规矩,他老老实实答应了。

俩老MC对视一眼。

背脊发寒。

就段桐月的表现来看,他们俩可能会死在这里啊……

但是,都临阵退缩太羞耻了,于是二人在交头接耳后,最终剪刀石头布——

赢的选择退出看戏,输的则是硬着头皮上。

年纪轻那个赢了。

在看完小陈表演后,他捏了把汗,颤颤巍巍地上梅花桩。

没想到的是,因司笙没有动手扔石子,他这一路有惊无险,竟是夺得三张卡片,顺利过关了。

第一遍,因隐藏的陷阱,他没回答出问题,输掉。

尝试第二遍时,他一眼洞穿暗示,在做动作时一一记住,问题也悉数回答正确,顺利被司笙纳入麾下。

“该你了。”

给了‘大徒弟’铭牌认证,司笙朝一旁守候的冬至扬扬下颌。

“哎!”

冬至眉花眼笑地跑去梅花桩。

有了第一个的经验,他第一遍就去记暗号了。

加上他本就是唱跳歌手,舞蹈出众,平衡力一流,这些招式在他这里,自是不成问题。

一遍过。

“小姐姐,宠粉啊。”

‘大徒弟’蹲在司笙旁边嗑瓜子,看着轻松自若的冬至,意味深长地感慨道。

明眼人都看得出,司笙先前说“先来后到”,为的就是让冬至得到“暗号”的提示,从而少走一遍梅花桩。

司笙斜眼看他,“叫师父。”

“师父。”

大徒弟从善如流地该称呼。

司笙轻笑,从他手里抓走一把瓜子,慢条斯理地说:“师父偏心,今儿个,你多担待。”

大徒弟欲哭无泪:“……哎。”

偏心还能如此坦然承认的?

你们江湖人真的很直白哦。

*

两个徒弟顺利拜师,司笙这NPC的任务,暂且告一段落。

嘉宾另有安排,NPC们聚集在一起,吃着剧组提供的早餐。

司笙不在。

她领了早餐就去打电话了。

但是,正因为她不在,NPC和工作人员,才敢肆无忌惮地议论司笙——就司笙那一手,足够他们议论一天的。

“这简直就是宝藏明星。就算她演技不好,没人请她拍戏,怎么没人请她上综艺?看点太多了叭!”

“她光坐在那里扔石子,我能看上一整天。”

“长见识了。那一手功夫,我一直觉得只能在影视剧里看到。”

“我已经过了追星的年龄了,但我现在一颗追星的心,蠢蠢欲动。”

“司笙不火,天理难容。”

……

三两成群的团体,每一个话题,都离不开“司笙”。

*

司笙搬着板凳坐在空旷的前院里,一边吃着统一发放的早餐,一边塞着蓝牙耳机跟凌西泽通电话。

“我今天去上班,喻立洋交给阎天靖带。”

早餐吃到一半,二人忽然说起喻立洋的事。

司笙一怔,“你不是放假吗?”

先前决定出门约会,所以凌西泽空出几天假。

今日虽小长假结束,但是,凌西泽应该不用上班的。

凌西泽笑说,“怕待在家里睹物思人。”

“扯淡。”

司笙冷哼。

“怕气不过,来东峰镇把节目组炸了。”凌西泽又换了个理由。

“……”

司笙一时无言。

不过,这种设想……虽然只是设想,但司笙还是很乐意听的。

“阎天靖不上班吗?”

“不上。”凌西泽说,“幼儿园亲子游戏,他陪喻立洋过去。”

“……”

沉吟片刻,司笙挑挑眉,“这才是你偏要上班的真实理由吧?”

凌西泽并不反驳,“第一次得留给亲儿子。”

“……”

司笙没接他的话茬。

跟凌西泽打电话,仅是吃早餐无聊,拉着凌西泽闲聊罢了。

西一句东一句地扯着,司笙吃完早餐后,就过河拆桥,结束了跟凌西泽的通话。

*

吃过饭,司笙在车里小睡片刻,约摸九点左右,又被工作人员叫醒。

新一轮的录制即将开始。

“今天有个特殊环节,我们十点开始直播,播到第一个游戏结束,时间大概俩小时左右。”

工作人员给司笙递来一瓶水,详细介绍道:“每个队都会分配一个手机。到时候会计算巅峰观众数和最终观众数,数值最好的,今晚游戏最终环节是能加分的。”

“跟我有关系?”

司笙莫名其妙地问。

她是NPC,负责走流程就行。

直播?

数据?

挨得着她衣角吗?

“……”

工作人员一噎,讪讪地摸了摸鼻子。

您可是第一次直播就拥有六千观众,直接让酷岚直播平台服务器崩溃的人……

大佬你清醒一点。

你就不是一普通的NPC,而是一行走的流量吸粉机器啊!

就一个早上的功夫,在场三分之二的工作人员,都嚷嚷着要路转粉了好吗?

不过,想到她清晨的表现,工作人员没敢多说,直接领着她去指定场地。

“嘉宾完成任务后,会来这里领取奖励卡。”工作人员将道具卡交给司笙,“到时候您发给他们就行。”

司笙接过道具卡,随手一翻看,有些索然无味。

真就是一固定NPC,没半点乐趣。

想了想,她问工作人员,“我可以自由走动吗?”



当然不可以!

工作人员张张口,刚想说出答案,可见到司笙那惊艳绝伦的脸……

美色惑人呐。

拒绝的话,硬是说不出来。

他回首,朝朱副导投去求助目光。

“等等!”

朱副导灵光一闪,朝他摆摆手,示意待会儿再给答案。

背过身,朱副导掏出手机,一个电话打给苏辉。

“司笙问NPC能不能自由走动,我有个大胆的想法……”

朱副导神情跃跃欲试。

苏辉登时接过话,“为什么不能?”

朱副导:“……”

很快的,苏辉就直接发话——

“赶紧的,各部门传达下去,四位师父可以在指定范围内任意走动!所有嘉宾在完成任务后,需要找到NPC才能拿到任务卡!线索可以通过路人和直播进行寻找。”

???

朱副导:“……”给他一个说话的机会行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