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 就找你的茬儿!【二更】/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腰了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十分钟后,郑永丰在小巷里找到鼻青脸肿的段长延。

他开着手机手电筒,一圈灯光罩下来,落到坐在地上的段长延身上,段长延下意识伸出手遮住脸。

他半眯着眼,透过指缝见到是郑永丰后,才稍稍舒了口气。

“你来晚了。”

段长延坐靠在墙边,理了理衣袖,“人都揍完走了。就你这速度,以后我要是遇到点什么事,你只能来给我收尸了。”

“怂样儿。”

将手机一收,郑永丰微一拧眉。

段长延不满了,眼睛一瞪,跟他据理力争,“被女人追那叫怂吗?那叫绅士!”

郑永丰斜他一眼,说着风凉话,“被揍成猪头的绅士。”

“你!”

段长延抬手一指他。

结果,牵扯到酸痛的手臂,疼得他“嘶”了一声,只得将手收了回去。

郑永丰催他,“起来。”

“缓缓。”

直抽冷气的段长延,无力地摆了摆手,表示暂且浪不起来了。

这姑娘不仅是个真的暴脾气,下手也是真的狠极了……

一点都不念及往日情分。

见他是真疼,郑永丰不催了,倚在一边,摸出一根烟来叼上,点燃。

抽了一口烟后,他眼睑微微一垂,掠过段长延。

问:“谁啊?”

“湘城苏家一姑娘,苏秋月……”

段长延一顿,倏然改口,“哦,不对,她不喜欢那名字,自己改了个名儿,叫苏秋儿。”

想想那姑娘的彪悍样儿,郑永丰评价道:“挺温柔秀气一名儿。”

“是吧?”段长延摸着裂开的嘴角,感慨道,“啧,人不如其名啊!”

“该。”

郑永丰对他一点都不同情。

“……”

段长延哼哼,却没说话。

“苏家……”郑永丰话头一顿,忽然想到什么,“是那个将自家机关术吹得神乎其神,实则被司笙实力打脸、毫发无伤进出机关城的那个苏家?”

“没错,就那个‘一顿吹嘘猛如虎,实际操作菜如鼠’的苏家。”

司笙横闯湘城苏家机关城,算是司笙早些年的经历了。

那会儿,段长延和郑永丰都不认识司笙,所以都没亲眼见证过司笙这一传奇性的一刻,只是偶尔听人闲聊时提及罢了。

段长延对司笙这师叔是很仰慕的,从别人那里闻不到具体细节,后来是想法子从安老板那里套来的事情经过,所以比郑永丰更要了解一点。

郑永丰拧了拧眉,看向段长延的眼神里,略有一种看叛徒的味道。

他问:“你怎么跟苏家的人扯上关系的?”

“谁跟苏家扯上关系了?我才不稀罕呢。”段长延愤愤然辩解道,“我就认识这么一个,而且……嗯,那什么,她早就脱离苏家了。”

说到这里,段长延不想跟郑永丰掰扯他那点桃花债,想想后,就转移了话题。

“沙州那事,师叔怎么说?”

“尽快解决。”郑永丰道,“这个节骨眼上,应该会动她一点关系。”

“那,”

段长延眨了一下眼,然后活动着筋骨,从地上站起身,拍拍身上的尘土。

他声音轻快地说:“那他们死定了。”

郑永丰斜了他一眼。

段长延跃跃欲试地搓着手,“好怀念师叔走南闯北的日子,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才能重出江湖。”

“……”

眸光微闪,郑永丰没吭声了。

以司笙现在的身体情况……

难。

那帮杀千刀的。

郑永丰眸底杀气浓烈。

一个眼风扫到路人,好奇往里往的路人登时胆寒,条件反射似的加快速度,落荒而逃。

*

东峰镇,烧烤店。

挂断郑永丰电话后,司笙点了一些烤串,百无聊赖地等待着。

段桐月等人在不远处一桌落座,几人的交谈声断断续续传来,无非都是些恭维、讨好段桐月的话,落在耳里有点烦人。

“您好,这是您的烧烤。”

服务员将刚烤好的烤串端上桌。

这是一家二三十年的老店,在小镇里积累一点名声,算是旅游打卡的一个去处。

门面虽小,五脏俱全,烧烤种类繁多,香味扑鼻。

待服务员走后,司笙将鸭舌帽一摘,用手机随意拍了一张照,然后传给凌西泽。

【凌西泽】:……

每次分开,凌西泽除了饱受相思之苦,还要饱受司笙糊照对眼睛的折磨。

曾经诚实的评价和感受遭到司笙多次怼后,如今的凌西泽,早已学会用省略号来表达他内心一言难尽的感受。

司笙一瞥那串省略号,略有不爽,拿起手机继续批评他。

【司笙】:什么意思?

【司笙】:敷衍我?

【凌西泽】:不。

【凌西泽】:请容我真挚地发问。

【凌西泽】:你拍的是食物吗?

【司笙】:你死了。

【凌西泽】:在我死之前,我还有个遗愿。

【司笙】:说。

【凌西泽】:我去联系一下医生,问问手残还有救么。

【司笙】:你还是去问问医生,怎么样的死法更好受一点吧。

暴躁地发完消息,司笙将手机静音,扔到一边不再搭理凌西泽。

与此同时——

“诶,美女。”

“哪儿呢?”

不远处,正在等待烧烤的几人,倏地转移了注意力。

三个男人,纷纷将视线投到司笙身上,哪怕只看到一抹侧影,皆是露出惊艳的目光。

见状,段桐月嗤之以鼻,一抬眸,视线淡淡一扫,在那道身影上略一停留,尔后,便定住了。

司笙?

怎么到哪儿都有她?!

第一次,在段氏古玩店里,司笙以竞拍的方式,让她大出血,花了三百万买了远高出市场价的机关物件。

第二次,在青山镇的周氏木偶馆,她让助理对司笙、楚凉夏的纪录片剧组动手,没想偷鸡不成蚀把米,不知司笙用了什么手段,反而让她吃了亏。在整个节目组面前,颜面尽失。

而且……

事后她惩治助理时,竟是被心上人凌西泽撞了个正着。

一桩桩,一幕幕,都能令段桐月想起来时吐血。

看得出司笙有点身份——

不过,管她呢!

段桐月站起身,椅子往后一踢,“刺啦——”的摩擦声,登时引来不少注意。

三位师兄皆是回过神,讶然地看着段桐月。

而,段桐月已经离开座位,不偏不倚地走向他们刚还惊叹“漂亮”的美人儿。

“哐——”

刚一走近,段桐月就一脚踢过去,把司笙对面的椅子掀翻了。

来势汹汹。

周围一干顾客、店员,皆是被这一幕惊到,愣住了。

眼角余光早瞥见段桐月走来的司笙,捏着一串掌中宝,轻咬了一口,慢条斯理地吃着。

段桐月这一脚踢过来时,她眼皮子都没眨一下。

慢慢咀嚼着,咽下后,司笙才掀了掀眼睑,看她。

两秒后,她淡定开口,“控制不住蹄子就去医院治。”

本等着司笙变脸的段桐月,听此回应,难免气结,没好气怒骂,“你踏马才蹄子呢!”

“找事儿?”

眉一挑,司笙打量着她。

“对!”段桐月气焰嚣张,手往桌面一敲,眼神里尽是狠劲儿,“就找你的事儿。”

在娱乐圈待久了,段桐月平时会注意一下,稍微收敛点脾气。

但是,这一次——

管她呢!

她现在看着司笙就不爽,就是想要找司笙的茬。

“哦。”

没有接段桐月的招,司笙气定神闲地将掌中宝放下,然后,将刚被她扔一边的手机拾起来。

慢条斯理的,不知想做什么。

没有预料中的反应,反而将自己晾在一边,段桐月略有暴躁,“你干嘛?”

点开相机视频,司笙将手机后置摄像对准她。

“拍视频,传网上。”

懒声说着,司笙唇角上翘,扬眉,“你继续,我拍着呢。”

“你——”

段桐月被她气得浑身发抖。

什么玩意儿!

整不死她!

当即,段桐月手一收,握成拳头,直接砸向司笙的脸。

眉眼闪过抹冷意,司笙轻笑着,游刃有余,在拳头靠近脸颊的一瞬,她微一侧头,避开。

动作快得令人反应不及。

段桐月一怔,欲要收手、转移方向,结果拳头刚一停顿,她的手腕就被倏地抓住。下意识欲挣脱,可,不等她有任何动作,手腕就传来剧烈疼痛,疼得她浑身每根汗毛都在一瞬竖起。

下一刻,手腕被拧着后扣,同一时间,一只手摁上她的后脑勺,力道赫然压过来,她微微睁大眼——

然后,见桌上那盘烧烤,距离她越来越近。

惊慌失措中,段桐月的脸几乎变形。

最终,她还是被摁着脑袋,强行跟盘里的烧烤来了亲密接触。

------题外话------

(^_^)/早上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